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晓*同情

2021/10/14 22:31:41 作者:枝*******雪 来源:晋江文学城
晓*
晓*
作者:枝*******雪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四节课班主任才叫同学去教务处领的书,刚把书发放下来下课铃声就开始响起。

同学们一听下课铃就按捺不住,蠢蠢欲动,迫不及待的就想去饭堂吃饭了。

等班主任草草的交代几句,一说放学,个个就像脱了缰的野马往外跑。

许雨沁倒是不着急,内宿比外宿方便,饭堂离宿舍很近,转个弯就到。

她的生活用品早在报名那时就搬好放在宿舍,现在饭堂很多人,去了也挤不进去,决定等会跟林琪一起先回宿舍收拾完东西再去吃饭。

她慢悠悠的收拾着文具袋,整理完桌子摆好书,才缓缓起身。

抬眼见江皓也还没走,有点意外,他站在门口,单手插着裤兜,懒散的靠在墙上。

似乎在等人。

太阳从楼顶照射进来,恰好映在他的脚上,鞋子上的动漫画像瞬间显得熠熠生辉。

许雨沁这才注意到,原来在楼梯口碰到的是他呀。

撇撇嘴,那么好听的声音要是从他嘴里说出,那就可惜了。

在班上只顾着看戏,无心听他的声音。

难怪看他背影觉得熟悉。

她翻了个白眼,怎么所有的好都给他摊上了呢。

有颜值,说话好听,最主要的是!身为一个男生,英语还说得那么好!

老天爷不公平。

“雨沁,走啦,回去收拾东西呢。”林琪拍了拍她的肩膀,开始出声催促她。

许雨沁心不在焉的点点头,拿出塞在抽屉里的书包,背在身上,顺手挽起林琪的胳膊,向外走去。

刚走到讲台过道的时候,许雨沁觉得走路很不舒服,鞋子老是滑落,她动了动脚,努力把它套进去,这样可以稳一点。

当时买的时候没有小一码的,只能选择这双大的,所以比往常穿的鞋子大一点。

她想着懒人鞋大点也没事,将就一下,当时也没想那么多,也就买下了。

但现在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啊,走起路来鞋跟很松,容易脱掉。

突然想蹲下身瞧瞧鞋,但眼角瞥见某人还在门口,猛地又挺直身子,假装走得很轻松。

在敌对面前,再怎么样也要装得帅气。

许雨沁凑到林琪的耳边,用手挡住外来的视线,细声说:

“我的鞋子好像有点问题,走慢点。”

林琪一听,有点担忧的去看她的脚,许雨沁挽着她的手碰了碰她,让她别看。

她抬了抬下巴,示意门外还有人。

林琪以为她是害羞,不想给别人知道,笑了笑,安抚般的轻轻拍两下她的手,让她放心。

当她们经过门口的时候,江皓仿佛不知道有人过来一般,人立在那,一动不动。

“同学,麻烦让一让。”

过了好一会儿,许雨沁瞧他没个动静,忍不住出声,语气听起来很不好。

还朝他翻了个白眼,她觉得他就是故意的。

江皓这才把视线收回来,挪了挪身子,让出过道,眼神淡淡的从她们身边瞥过。

许雨沁抬起下巴,扭过头不看他,拉紧又松了的包带,正准备高傲的从他身边走过。

下一秒,江大同学把随意放的腿收回,站直身,忽然伏在许雨沁的耳边,轻声说:

“同学,你鞋太大了,该换一双了。”

语气清清冷冷。

说完那刻,他顿了顿,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一般来说,他不会多管闲事,刚刚也不知怎么就忍不住出声了。

看这个女生的样子,好像对他有很大成见。

他应该不认识她吧。

至于这敌意,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许雨沁心一紧,耳根开始泛红,停下脚步,转过头,仰起脑袋,恼羞成怒的狠狠瞪了他一眼。

“要你管。”

眉角眼稍儿上翘,眼睛瞪得溜圆,眸光如星辰,漂亮的柳叶眼显得更加有吸引力。

加上那似娇嗔的语气,整个人就像是在撒娇一样。

江皓抬眸看她,嘴角微微扬起,带着细碎的笑意,似是在笑她。

许雨沁轻跺下脚,从鼻孔发出哼的一声,拉着林琪快步往楼梯口走去。

果然,这个人不是善类。

好讨厌啊,怎么会有这样讨厌的人呢。

以为自己长得帅就很了不起啊。

韩冰从六班出来,见江皓在盯着楼梯口方向看,他也好奇的探了探头,没什么好看的啊。

走到江皓身边,勾住他的肩膀,扭过头看着他,疑惑的问:

“皓,你在看什么?”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卧槽,他居然嘴角挂着隐隐的笑意,这什么鬼?

百年不见这小子笑一下,难道是遇上什么好事了?

“没事。”

江皓嘴角一缩,恢复成以往淡淡的模样,只不过眼里的光似是溢着一丝兴味。

比平常的目光多了份东西,光泽似乎更甚了些。

他歪过头看韩冰,他一头清隽的短发,英俊帅气的脸庞,有着迷人的狐狸眼,一眨眼仿佛放出一丝勾人的韵味,魅力四射。

随意的白衣搭牛仔裤,阳光男孩的标准穿着。

“第一天在四班待得怎么样啊?”韩冰开口问江皓。

江皓淡淡的收回目光,边走边说:“还行吧。”

韩冰:“那你什么时候搬到体育班?”

江皓:“听说要过两周等老师考核。”

韩冰:“我怎么想不通你怎么会没进体育班?这老师打分打错了吧。”

他皱了皱眉,他想不透为什么老师不让江皓进六班。

“不知道。”

江皓眼皮也没抬,淡淡的回了一句。

“听说你第一节课迟到了?”

“对啊,我以为我进了六班,但是走到你班门口没看到我的名字,然后又走下去看公示栏,一来一回就迟到了。”

高二分文理班,理科在四楼,文科在三楼,艺考分为三类:体育、美术、音乐,选体育考的文化科是理科,而其他两科是文科,以此类推,体育班在四楼。

分班的名单统一贴在一楼的公示栏。

开学前都需要提前去看自己分的是哪个班。

“那不是很累?”韩冰转过头看着他,问道。

“还好。”江皓淡淡的回了句。

两人的身影消失在楼梯转角,交谈的声音也越来越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头白发踏青天支付就有奖励

    楚萧又一次面试被拒绝了,他拖着疲惫的双腿走在火热的太阳底下,辞职已经半年了还没有找到工作,原来就不多的积蓄也花的七七八八了,要是这个这个月再找不到工作,下个月估计就得睡马路了。“咕咕、咕咕,”肚子这个时候也不争气地叫了起来,楚萧抬起头看了看天,时间确实不早了。路边的小吃部里传出来一阵一阵的香味,楚萧

  • 盛世春华识字

    璇玑宫寝殿的床边,润玉掏出怀里的小白,好笑地看着小白睡得口水直流的模样,本来还想夜勤后回璇玑宫跟小白讲讲乱咬人的后果,小白倒好,除了在他布星时,偷偷地探出头打量了他几次,查看他的反应,竟就在他怀里睡着了,还睡得如此香甜。罢了,润玉无奈地把小白放到床头边,宽衣后,躺在床上,照常摸了摸小白的大头,入睡。

  • 那个学渣是戏精之小老板的自信(8)

    东京都JD区新木场,这里有着一家以品质著称的老店,现在在老店的基础上建立起了食品加工厂“藤屋”。这家店的食材目标是以高级中餐厅与一流大饭店为顾客。在北京烤鸭圈内流传着如果想要做出真正的北京烤鸭只有藤屋才可以办到这么一句话。这是因为在霓虹只有藤屋专门在华夏拥有着自家独立经营的北京鸭养殖场。与市面上做烤

  • 开局拒绝了国民女神老傅VS冉峰(上)

    老傅坐在奥迪宽大舒适的后座后面,把手中的打开,轻轻呷了一口茶水,老傅这个人,生性内敛低调,不爱应酬,也不爱在媒体面前抛头露面,平时总是喜欢带着鸭舌帽或者连衣的帽衫把头遮住,所以在国内的年轻的球员,很多都知道“傅名”这两个字,都是不知道长什么样子,如果说老傅这辈子除了篮球还有什么爱好的话,那就是喝茶了

  • 黑色火焰与失忆少年第七章在线阅读

    “你们这些不知好歹的东西!知道我是谁吗!”发声的是十岁的小王爷楚洹,此刻他站在浮光殿前,被一群奴才拦在门外,正气的直跺脚。“小王爷恕罪!公主有令,除了她的口令,谁都不可以进去。”做奴才的不敢冒犯他,只得战战兢兢的跪着。王爷王妃因宊阳和顺安的战乱死的早,当朝皇后是楚洹母亲的姐姐,见楚洹无父无母,孤苦伶

  • 带着包子被逮之穿书

    漆黑的夜里雷声大作,雨点哒哒哒地打在房顶上,扰的人心神不宁。慕容雨虽已入睡,却也睡的不安稳,她在做梦。梦里自己挖的坑变成了一个个的坑人,坑人们叽叽喳喳的控诉她。坑人甲:你什么时候来填我,我可是签约文,再不填可就解约了。坑人乙:你快点让我这边的男主出来,女主在里面都等了快一年了。坑人丙:我特么的还是个

  • 经理的小蜜果天真无邪的宁中则(跪求收藏!)

    次日,孤月再次起床,刚推开门,就被宁中则端着一盆水从外面推了进来。“要死啦!你快进去,要是被其他人看到了,我就不活了!”“哦哦~”孤月这才清醒过来,要知道在古代,这男女的清白可是比命看得还重,若是被其他的师兄弟看到宁中则在自己的房间中闺房藏美男,以她的性格,可能真的会自寻短见。看着呆头呆脑的孤月,宁

  • 铸道凡尘在线阅读第二节

    转眼间,原地就只剩下他们三个人了。库洛洛抬头看着笑眯眯的侠客,又转脸看了看蒙着面的飞坦……总觉得前途黑暗。“那么…要从哪里开始讲起呢?”侠客注意到库洛洛的视线,再次蹲下来笑眯眯地问道。库洛洛收敛起心神,眨眨眼,表现得有些惊讶,“诶?你是在询问我的意见吗?”“是啊!团长,你有什么建议吗?”侠客莫名伸出

  • 重生药师种田记杀意

    房间里,慕言清皱眉摸索着手链,她已经研究这个手链一个下午了,但愣是没研究出个什么来。手链是用一种不知名材质打造而成,一个个环扣紧紧缠绕纠结,毫无缝隙。最后,依然没能搞明白什么情况,慕言清只能无奈放弃,但却对手链留了个心眼。“清儿,热水好了,你要沐浴吗?”里间传来绫清竹的声音。“你先吧!我再等会。”慕

  • 无声回响凌国公府的赏梅会

    孟氏身边伺候的唐嬷嬷正在给刚处置好中馈的孟氏松散筋骨,听到自家主子轻轻冷哼,就笑道:“大夫人,这回表姑娘倒是做的不错。她今年已经及笄,眼看就是说亲事的人了,确实不适合私下和我们大公子再见面了。”“这也不一定,那丫头自来就没有和佑哥儿避嫌过。”孟氏眼眸中冷意一闪。唐嬷嬷闻言一愣,突然福至心灵的道:“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