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辰溪缘朱近鹤禁苑跳梁 戴杰龙球场炫技

2021/10/14 22:35:12 作者:若溪RuoXi 来源:17K小说网
辰溪缘
辰溪缘
作者:若溪RuoXi来源:17K小说网
《辰溪缘》诉说我们的无尽之缘昆仑之上,天边鹊桥,奈何桥畔,和你定下,世世情缘桃花佳节,蓬莱仙岛,十里桃花,只为博你,会心一笑六世轮回,千年等待,黄泉路上,只为和你,携手共走青梅竹马,自幼相伴,一念心动,只为和你,并肩同行走遍六界,共汇五灵,重启天城,只为护你,一世平安寻遍世界,踏遍山水,千年万年,只为助你,重生归世

却说饶腾龙正在与倭寇队长搏斗,双双力气耗尽,沉入海底。正当饶腾龙气息将绝,命悬一线时,一只大手将他拖出水面,扔在岸边上……

……

“倭寇干掉了吗?”饶腾龙还没睁开眼,就这样发问开来。

“你这垃圾,胡扯什么呢?为了赢我一回至于吗?”旁边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冷嘲热讽着。饶腾龙睁开眼睛一看,正是之前游泳比赛的对手,陈念杭是也。旁边,游泳馆的救生员大叔穿着橙色的救生衣,一脸无奈地望着他。饶腾龙长舒一口气,面对陈念杭,笑道:“怎么样,赢你了吧!”陈念杭一脸不屑,骂道:“垃圾玩意!”饶腾龙也笑了,反骂道:“去你大爷的。”

有惊无险,饶腾龙在池子边上休息了一会,也不顾救生员大叔的劝阻,又下水去游泳了。可是,当他跳下水的一瞬间,不由得吃了一惊。

原来,游泳池底下静静躺着两把亮闪闪的鱼叉,正是戚继光送给饶腾龙的那一对武器,没想到居然真的在此出现。他赶紧把它拿起来,仔细观看,确实是戚继光给的那副。饶腾龙大为吃惊,本以为自己是缺氧出现了幻觉,没想到这竟然是真的,穿越到明朝,和倭寇大战了一场。想到这里,饶腾龙心有余悸,赶紧收拾行装,径直跑回宿舍去了……

宿舍门口,迎面走来了班里身体最强壮的王天光,饶腾龙赶紧掏出一张笑脸,开起了玩笑:“哎呦,猩哥!”却说王天光身高体壮,班里无出其右,无论是打篮球还是诸如拔河这样的力量型体育运动中,这货都是好手。所以有些人给他起个绰号,叫做“大猩猩”。后来,碍于这样的绰号实在不雅,有的管他叫“猩哥”,有的干脆叫做“施瓦辛格”。

“你个青蛙,拿这么大两把叉子干嘛?别告诉我你拿它吃饭。”王天光见到饶腾龙的鱼叉,不由得发笑起来。饶腾龙一脸神秘的表情,笑着说道:“这是秘密,改天告诉你的!”说罢,就小跑回去了。王天光回头看了一眼,带着疑惑离去。

饶腾龙回了宿舍,里面暂时还没有人,他赶紧把鱼叉藏到chuang下的书柜里面,坐在自己的铺上陷入思绪。可是,当他抬起头时,发现了一样奇怪的东西。

在对面,张三石和陈念杭的chuang铺边上,放着一根长长的铁棍,貌似是张三石班会时拿着的那根。仔细观看,这根铁棍做工细致,上面还雕刻着许多图腾,像是件宝物,不知三石这货从哪里弄来的,难不成和自己的鱼叉有异曲同工之妙?看来需要等他回来好问一问这事。

收拾好了行装,饶腾龙整理衣冠,准备参加食堂举行的晚饭大典,补充身体成长所需要的一切营养……

经过了安静的晚自习,终于可以回宿舍休息了,饶腾龙迫不及待把三石拉到了外面的操场上,讨论起今日的奇遇:“三石,我想问你,你那根铁.棒子从哪里弄的?”

“那个啊!那个是我今天中午在女厕所门口捡到的。”三石十分淡定,从容不迫应答着,并没有泄露自己穿越的事情。

“可是我怎么就没看见有那玩意?”饶腾龙继续发问,他的语气开始出现了起伏,心态明显焦躁起来。

“我也不知道为啥,今天中午去那时就有了。”三石继续装作若无其事,控制着自己的言语。

“你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比如突然失去意识之类的。”饶腾龙迫不及待地发问,此时的三石,已经大概猜到了发生在这位舍友身上的事情。

“这么说来,你是不是穿越到古代了?”三石终于把惊天秘密讲了出来:“实话告诉你,那根铁.棒是古人传给我的!”

“果然!”饶腾龙如释重负,拍着手说道:“我今天下午游泳时穿越到了明朝戚继光身边,还得到了一对鱼叉。”

“那你的情况和我一样,不仅是我,咱们的许可欣班长也出过这种情况。”三石得知饶腾龙的遭遇,也不隐瞒自己知道的内情。顿了顿,三石继续说:“最近学校有很多怪事,老师的表现也十分诡异,而且咱们的班主任赵老师去了哪里?开学后一直没露面,这些都让我觉得情况不太对劲。这回穿越的事情应该不止咱们几个,以后还会发生。在事情的起因gao清楚之前,咱们先别声张。”饶腾龙点头同意,两位就这样在操场上散着步,交谈着这些古怪事情,晚些时候一同回到宿舍。

这时,大部分同学都已经准备睡觉了,宿舍楼道里一片寂静,唯独走廊的远端,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不停蹦跶着。

“那一定就是朱近鹤!”饶腾龙打趣般地说道。三石点了点头,笑道:“这家伙还嫌自己长得不够高,每天晚上都要蹦跶摸房顶。”这时,朱近鹤发现了这两人的踪迹,便挑衅道:“喂,你们要不要比比摸高啊?”饶腾龙一脸狰狞,骂道:“你大爷的,我们咋跟你比啊,你个大长杆君!”

“去你的!”朱近鹤不太喜欢这个绰号,叫骂起来。

“上次李梁异摸高把房顶掀了,您可得悠着点!”三石提醒着,还捂着zui窃笑。朱近鹤没好气地回应:“我才没那么轴呢!你看着!”说罢,朱近鹤开始助跑起来……

这朱近鹤弹跳能力确实高人一筹,行进间,他还大喊一句:“轻功水上漂!”说罢,脚上发力,腾空起来。有了李梁异的前车之鉴,朱近鹤手上并没有发力,只是轻轻一摸,就够到了走廊的吊顶。三石和饶腾龙都发出惊叹,仰视着空中的朱近鹤,后者此时完全得意忘形。

谁知,摸到吊顶后,朱近鹤的身体还滞空飞行了好一段距离,不由得脸已经贴到了廊灯附近。当他转过头,看到那银色的节能灯管时,不由得眼前一片煞白,瞬间失去了所有视野,耳边传来了嗡嗡的声音……

……

“喂!莫在沉迷梦乡啦!”有人在朱近鹤耳边大声说着话,呼喊他起chuang。朱近鹤睁开眼,发现笼罩在视野里的强光已经消失,耳边的杂音也消逝远去,而自己起身的地方,不是宿舍,居然是一幢古典建筑完全中式装饰的卧室里。

“这是哪里?”朱近鹤一脸无助的表情,向叫醒他的人发问。仔细打量,这位不速之客穿着者清朝的官服,还蓄了一撮长胡子,头上顶戴花翎左右飘摇,一副威风凛凛的官架子。不过他一但说话,就立马少了几分威严,平添一些平易近人和忧国忧民的感觉。

“你睡过头了!现在事出紧急,你马上拿着这本奏折进京面圣!”这位官员语气急促,焦急之情溢于言表。朱近鹤接过奏折,上面落款写的一清二楚:“总督林则徐上!”这下子朱近鹤傻眼了,刚才稀里糊涂摸个高,怎么就蹦跶到清朝了?穿越的剧情也不应该这么离谱吧!不过现在国运就掌握在自己手中,朱近鹤不敢怠慢,赶紧起身收拾行囊。

林则徐一边帮着朱近鹤收拾,一边交代:“现在英军在广东碰了钉子,船队星夜北上,一定是朝着京城而去。你以最快的速度到京城,把奏章和这里的情况赶紧告诉皇上,早些修缮炮台备战,否则我大清祸不远矣!”朱近鹤点着头,应付着林大人的话题,自己也细细回想上学期刚刚学过的近代史。

“目前的状况,应该是在虎门销烟以后,英国的炮舰已经打到了广东沿海。但是林则徐积极备战,英军不能从广东登陆,便沿我国领海一路北上,威胁京津地区……”朱近鹤捋清了情况,突然觉得压力山大,能否在英军之前赶到北京,这可是改写近代百年屈辱历史的大好良机。林则徐的随从牵来一批褐鬃宝马,赠与朱近鹤使用,还特意叮嘱道:“沿海各个炮台,能通知到的都告诉他们,一定要积极备战。英国人船坚炮利,早已不是我们心中的蛮夷那般不堪一击,如今世界上强国林立,我大清不能再闭关锁国了!”朱近鹤ting直身板,大声说道:“总督放心,朱某自当完成嘱托,拯救大清于危难之中!”

林则徐满意地点点头,顺手从袖子里掏出一个木盒子,递给了朱近鹤,说道:“这是一把‘飓风扇’,全身用精钢打造,配以上等绸缎作为扇叶,是可以提神养生的宝物。林某在扇面上画了当今世界之图,今将此扇赠与将军,切记林某之言,挽救大清,振兴中华!”朱近鹤shen.出双手接过,品味着林则徐意味深长的嘱托,良久,收起奏章,骑上快马出发了。

朱近鹤一路向北,所经过的炮台均告知备战。然而,英军的强大出乎许多守将的意料,某某炮台沦陷的传闻在这一路上飞传。到了夜间,朱近鹤也不休息,驱使这宝马继续飞驰,向北京奔跑去。

可是,广东到北京几乎跨越全国国境,这马再能跑,即便日行千里,也难以应付此等差事。很快,褐鬃马就瘫倒在地,不能前行,而此时,刚刚进入浙江地界,前面山东河北都还没到,更遑论京城了。朱近鹤掏了掏校服的口袋,里面只有零星几张毛爷爷,在大清的地界上,这样的货币必然是不能流通的。朱近鹤弃马步行,飞跑在通往京师的栈道上。

却说朱近鹤长跑的能力倒是强悍,跑了几十里地脸不红气不喘,只是心里万分焦躁,生怕耽误了国运。前方正是杭州城,朱近鹤决定先到城里对付一宿,明日再作计较。

为了解决吃饭住宿问题,朱近鹤连夜拜访了杭州知府,只说自己是林则徐总督派到京城报信的使者,并请出了林则徐的奏章和官贴。知府不敢怠慢,安顿了朱近鹤的食宿,又牵来一匹马,供他使用。

第二天,朱近鹤一大早就启程,驾马奔向京城。一路上,风景秀丽,青山绿水,与当代污染问题突出的环境形成鲜明对比。朱近鹤没有心情欣赏美景,他遥望海岸线,隐约觉得英国的炮舰黑云压城,带来一种不安的感觉。奔跑中,朱近鹤的kù子都已经磨破,但他也顾不得难受,仍然驱使战马飞速前进,直到马力竭而亡。

朱近鹤跳下行将断气的战马,继续跑步朝京城而去,中途遇到大城市或者驿站,就拿出林则徐的奏章,换得食宿和马匹。就这样,经过了两天的奔波,在第三天的晚上,朱近鹤终于到达了北京城下……

“广东林则徐总督有要事请奏圣上!快放我进去!”朱近鹤来到紫禁城门口,大呼门卫兵开门。

“皇上已经休息,尔等有事明日启奏!”门卫非常蛮横,拒绝了朱近鹤进城的请求。朱近鹤拿出林则徐的奏折,大喊:“广东战事吃紧,英军星夜北上威胁京津,请皇上速作决断!”可是门卫依然蛮不讲理,反驳道:“尔等小人,若打扰圣上休息,该当何罪!”朱近鹤拿这个迂腐的门卫实在没办法,气愤地离开了城门。他沿着紫禁城的城墙打转,寻找着可以进城的缺口。

果然,紫禁城的城墙上虽然有兵士巡逻,但是换班的时候还是有很大空当。朱近鹤利用这段空当时间,顺着城墙爬了上去……

且说朱近鹤飞檐走壁的功夫还是蛮深的,他曾经从宿舍楼的窗户上爬进了位于三楼的寝室里。事后校方为此事大为光火,还用钉子把宿舍的纱窗全部钉死。这回爬城墙,朱近鹤也没费太大周折很轻松就到达上面。正当朱近鹤得意忘形的时候,远处传来了喊声……

“快看!那有人!”朱近鹤一回头,只见远处几点火把的亮光,是换班的巡逻兵来了。朱近鹤赶紧向反方向跑,谁知这一跑,反而更加暴露了自己,后面的士兵一拥而上追了过来。朱近鹤一身轻装,当然比那些穿着铠甲的家伙跑得快,但是,他抬起头一看,才发现大事不妙,前面另一队巡逻兵已经包抄过来,现在可真是进退两难了。

朱近鹤看了看紫禁城里面,一池清水静静躺在城墙下面。他也顾不得许多,纵身一跃,一头扎进池塘里面去了。城上的巡逻兵没有抓到朱近鹤,也没看清他跳水的镜头,两队士兵会师后面面相觑,互相指责看走眼。朱近鹤没工夫看热闹,从水里爬出来后,径直往皇帝住处而去。

时值深夜,皇帝却并没有睡觉,而是在书房里面学习古人圣贤。朱近鹤躲开许多巡逻的公公们,一脚踢开书房的大门,出现在皇帝面前。

“尔是何人?”皇帝看到了朱近鹤,大惊失色。朱近鹤回想,鸦片战争期间,正是清朝道光皇帝在位,这位糊涂的皇帝却是长得清秀,一脸俊气。朱近鹤掏出衣服兜里面shi透的奏章递给皇帝,说道:“这时广东总督林则徐大人所上的紧急奏章,英国舰队正沿海北上,企图攻打京津。”皇帝打开奏章,只见里面字迹都已被水浸.透,看不清楚了,便问朱近鹤:“朕未曾传唤于你,你怎么能擅闯禁苑?”朱近鹤差点把吃的饭都吐出来,心想:“我靠,这昏君,国家都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了,你他娘的居然还追究我闯空门的事情?”不过出于对皇帝的尊敬,朱近鹤还是如实交代了自己进城的经过。

“英军的事,朕明日派大员前去交涉。然你这无礼之徒居然私闯皇家禁苑,罪在不赦,左右与我拿下!”皇帝怒气冲冲的发号施令,门口早就有一帮闻讯赶来的士卒,不由分说把朱近鹤制服。朱近鹤终于忍无可忍,破口大骂:“你这昏君,国运生死全在此一战,你不立足于战,却派人讲和?岂不正中英国人下怀?我为国效力,不辞劳苦,星夜兼程赶来送信,你却忠奸不分,反而治罪与我,当真是岂有此理!”

“大逆不道!你怎敢如此跟朕说话!”皇帝也暴怒起来,朱近鹤却毫不退让,继续骂道:“你身为国君,国运民生都握于你一手,如今强敌环伺,你却闭关锁国,做着天朝上国美梦!再不警醒,中华将未来百年将陷入万劫不复之深渊!”朱近鹤用很极端的语言警告皇帝。然则,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大清的皇宫卫队可不是吃素的主,朱近鹤被按在地上,无法起身。

“你们看,这是什么?”朱近鹤想出了一条脱身计策,把林则徐给他的扇子扔到了空中,扇子不偏不倚,正好落在房梁上面。抓住朱近鹤的士兵注意力稍有松懈,后者就一下子挣脱开来,三下五除二沿着书房的柱子爬到了房梁上。朱近鹤收起落在房梁上的扇子,朝下面大喊:“你们不要忠奸不分啊!有种去和英国人打架去,抓我这手无寸铁的算啥本事!”下面的士兵那里听得进去,一位队长招呼了几句,后面就来了几个拿着长qiang弓箭的汉子,连捅带射攻击朱近鹤。

“在这上面呆着可不是个办法!”朱近鹤在房梁上面思索着。他回头看了看门口,发现士兵进门时,并没有把门关上。朱近鹤瞅准机会,从房梁上一跃而下,朝着大门的方向坠落下去。

“就做一回跳梁小丑吧!”朱近鹤十分风趣地自言自语道,从抓自己的士兵们头上飞过,落在门口的台阶上。

但是,落地的地点十分尴尬,正好在两阶中间的位置,朱近鹤着地的左脚直接崴断,头重脚轻栽倒在地,从台阶上滚了下去。伴随着身体在台阶上拍打的声音和脚腕的剧痛,朱近鹤失去了意识……

……

“哈哈哈!朱近鹤你丫太逗比了!”当朱近鹤恢复意识的时候,旁边传来的是饶腾龙和张三石的嘲笑声。两位舍友虽然是嘲笑,还是很友好地把朱近鹤扶了起来。本来朱近鹤想要询问发生了什么,他明明记得自己刚从大清皇宫的房梁上面摔下来,却不确定是梦境还是真实发生的事情,这时饶腾龙的话却交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你丫这摸高太高明了,你大爷的,直直就摔在了地上,太厉害了,我们佩服得五体投地啊!”饶腾龙一脸嬉笑,指着朱近鹤大肆吐槽:“瞧你,把屁.股都快磨烂了吧!”

听了这话,朱近鹤不由自主摸了摸屁.股,确实,这好像是骑马时磨烂的。可如果刚才的穿越是梦境的话,这些事情怎么会如此真切呢?心想着,朱近鹤shen手掏了掏衣兜,非常惊愕地从里面拿出那把扇子……

“怎么会……”朱近鹤的声色完全变了样,三石和饶腾龙也立即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赶紧询问:“这个,又是哪位古人给你的?”朱近鹤的脸色煞白,更加惊讶,用颤抖的声音问:“你们……怎么知道?”

三石解释道:“因为我们也遇到过相似的情况,现在咱们学校好像中了邪一样,刚一开学就出了许多幺蛾子。”饶腾龙也安抚着兄弟,笑道:“没事,都是有惊无险,不知道这回你穿越到哪里了?”

“我到了清朝,林则徐虎门销烟的年代,这把扇子是林则徐送我的。”朱近鹤描述着自己的经历,几位一同唏嘘不已。最后,三石还是叮嘱朱近鹤,在穿越的原因没gao清之前,不要轻易声张,朱近鹤表示同意。

回屋以后,几人没有和另外三位舍友说自己遇到的事情,都纷纷解衣ShangChuang,很快进入梦乡。随着宿舍里面熄灯铃的打响,整个大楼陷入黑暗中,沉寂在无垠的夜空里。

第二天的上午,几节无聊的文化课之后,就是同学们朝思暮想的体育课了。初二4班的体育老师叫做王玮,这是个年轻的乐天派,很能和学生们打成一片。

“今天咱们上足球课!”王玮老师一上来就点燃了同学们的热情,大家欢呼雀跃起来。很快,王老师就打发对足球没有兴趣的女生自由活动去了,唯独把全班的男孩子都留在了操场上。他讲解着内脚背射门的技巧,要求同学在JinQu弧顶位置五次射门,在球不落地的情况下进门超过三次,就算及格。

当然,看似简单的动作实际操作起来却又非常难以掌握,许多同学都不能完全把皮球带起,球腾空高度不够,常常在进门之前就已经落地,不符合标准。王老师十分郁闷,训斥道:“就你们这样,天朝足球什么时候才能能冲出亚洲?”王玮老师用犀利的眼光扫视还没有出场的同学,突然大叫:“王天光!你篮球打得那么好,你来试试!”说罢,不由分说把王天光拉到绿茵场上。

话说王天光篮球打得好,得益于出色的身体素质,但是这踢球射门对他来说并非擅长。果然,五次射门,王天光无一命中,丢人糗大。

“你也配姓王?”王玮老师半开玩笑地嘲讽,骂得王天光十分尴尬。不过面对这样的困局,4班也需要有个人来撑场面。

“体委呢?你来踢!”王老师继续点将上阵,体育委员戴杰龙应声出列。却说戴杰龙擅长多种体育项目,也是4班的篮球队长,足球水平更不在话下。第一个球在JinQu正中央,戴杰龙正面助跑,用一个正脚背抽射,球正好从中路飞进球门。没有及格的同学纷纷鼓掌叫好,戴杰龙左眼眯缝,笑嘻嘻地做了个V字形手势,十分自信。

第二球在球门右侧一点的位置,戴杰龙使用内脚背抽射,打进球门左上角;而位于球门左侧的球,这位体育委员则使用外脚背技术,射进了球门右上角。几个精准的射门赢得满堂喝彩,而最后位于JinQu角的两个球,戴杰龙又会秀出什么脚法呢?首先位于左侧JinQu角的球,戴杰龙使用了脚弓推射,居然把球送进了球门左下角的死角里,这一射更是技惊四座,连老师都赞叹起来。最后一球,戴杰龙更是使出绝技,把球踢到了很高的空中。正当大家以为球会飞出底线时,它却突然下坠,正好砸在球门横梁上……这就是电梯球。按照考试规则,击中球门框的球都算进球,所以戴杰龙完美拿到了满分的成绩。王玮老师非常兴奋,赞叹道:“瞧瞧,人家体委什么球都精通,真是太厉害了,这才是4班的实力嘛!”众同学纷纷发出嘘声来回应,大家哈哈大笑,气氛非常活跃。

考核结束后,进入了自由活动时间,男孩子们分成两拨,开始足球对抗赛。刚才在考核中大放异彩的戴杰龙,此时就成为了重点盯防对象,对方的后防队员形影不离,不让他接球。

可是戴杰龙也不是吃素的家伙,他使用了一个后cha上技巧,从比较靠后的位置突然加速起泡,盯防他的人不知是计,就没有来得及跟上。正在中场拿球的张三石一个大脚长传,球正好落在戴杰龙附近。眼看戴杰龙拿球就要射门,对方后卫一把推开他,使用了战术犯规,作为裁判的王玮老师自然果断吹罚,戴杰龙起身后抱起球,准备主罚前场定位球。

“不行!你太厉害了,换个人发球!”对方球员纷纷抱怨,不希望戴杰龙主罚。这时,后面的张三石跑上来,说道:“那我来主罚吧!”说着,把戴杰龙推开。

“干嘛听他们的话?”戴杰龙有些不开心,三石却笑着,耳语道:“一会你藏在JinQu右侧后点,我把球传给你,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听了这话,戴杰龙终于泛起得意的微笑,走开了发球地点。三石拿着球,若有其事瞄准着球门的角度,造成直接射门的假象。不过话说回来,这个罚球地点确实很适合直接打门,连对方的门将也在积极安排人墙,并没有主意戴杰龙隐藏的位置。

三石故意从很远的地方助跑,装作要大力射门的样子,突然却用右脚脚弓将球挑起来,飞向球门右侧后点而去。事先安排好的接应点——戴杰龙拍马赶到,一个鱼跃头球冲顶,将球顶入球门。

整个队伍都陷入了疯狂的庆祝,队员纷纷跑向进球的戴杰龙,准备拥抱击掌。可是,戴杰龙却兀自趴在球门旁边的草坪上,迟迟没有起身,任凭大家怎么大呼小叫,一点反应都没有……

“糟糕,是不是出事了?”三石嘀咕着。

“不知道啊!”队友们纷纷表示无奈。不知戴杰龙到底遇到了什么紧急情况,刚才还生龙活虎的他现在如同死尸一样在那里一动不动。欲知戴杰龙到底出了什么事,且看下回分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在炭治郎的世界苟活在线阅读第八章

    一路上慕容晓翠把夏侯俊红抱得挺紧的,好像怕夏侯俊红飞跑了一样,真的让夏侯俊红觉着挺不怎么舒服的.夏侯俊红却只管在他身上盘踞着,享受着男生那种独有的浑厚与成熟,心里也觉着特美滋滋的.说实话,我要是能活一万年的话,夏侯俊红倒希望夏侯俊红的五千年活在他的怀抱里,剩下的五千年让他活在夏侯俊红的怀抱里.只可惜

  • 复生之刃在线阅读第九章

    “小伙子,谢谢你……”江清河刚想向夜凉道谢,便被夜凉打断了。“先生,我们还是先把您的爱人带到休息室里休息一下吧,她现在很疲惫。”夜凉微微一笑。“嗯好的,帆帆我们去休息室。”江清河扶着杨帆向休息室走去。“先生,我刚刚想了一下,觉得告诉你实话好。”夜凉严肃的表情还真是把江清河吓了一跳,那种认真的样子,他

  • 万灵苍诫燕双鹰的初次训练

    通过师父的说明,郭宇大概了解清楚了,自从昨天师徒俩分开,燕双鹰很快就找到东瀛军的踪迹,亲眼见到几百号普通人被运输车压走。其目的就是运输到301分站进行细菌实验,以燕双鹰的脾气自然忍不了,所以在半路下手,团灭一百多号东瀛鬼子,安排完村民后,就往郭宇这里赶来。“郭宇,东瀛忍者比较记仇,你要小心些,我不可

  • 炼灵神之摘星第六章在线阅读

    “队长……”赵青见到江若兰还准备继续,立马叫住,这要是被外面的律师看见可就糟了。“秦天先生呢?我受我的委托人秋月婵女士之托,前来保释秦天先生,请你们现在、立刻把秦天先生请出来,不然我将起诉你们无理由羁押,并且在羁押期前可能对秦天先生强行逼供!”听到这道低沉的声音,再看看江若兰和秦天,赵青吓的小腿都在

  • 鬼眼在线阅读文枫的问题

    “接下来,该你小子了!”李娜院长冷笑的看着文枫。文枫被李娜看的头皮发麻,说实话,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难道这是穿越的后遗症”文枫在心里只能把原因归咎于自己本不是自己世界的人。这时候李娜院长用手指了指文枫,文枫不受控制的被她拉了过去。李娜用手搭在文枫身上,闭上眼睛去感悟什么……“咦……奇怪

  • 有仇在线阅读实力的提升

    孟广修手中紧紧的攥着玉石,眼神中充满了坚定,如果自己能够将这里面的玉石给炼化掉,自己的灵气不仅能够完全的补充上来,而且能让自己的境界至少提升两层!而和林潇之间的赌约,孟广修心中更有自信,只要把这玉髓吸收过之后的实力随随便便用灵气雕刻出来的玉石可比这林上河的作品不知道要好多少倍。提着自己残存的最后一丝

  • 重生之醉枕佳人又死一个

    李子峰告诉我,就在今天早上刘家的人发现刘九的棺材盖被打开,棺材里面刘九的尸体却不翼而飞了。听到这个消息的我极其震惊,毕竟我昨天夜里才去看过刘九的尸体,今天早上竟然就不见了。我问李子峰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听谁说的。李子峰说肯定是真的,而且这叫刘家人很是着急。惶恐的刘家人,满处的寻找刘九的尸体,搞得全村

  • 神魔之鬼在线阅读第一章

    “古尊!你敢背叛我!”一个震怒的声音猛然在第一高中三年五班的教室里面响起,所有人也都被凌云这一声历喝吓了一个哆嗦。回头看去只见凌云脸上已经满是愤怒和懊悔的表情,站在自己的座位上面,身后的椅子也直接被凌云推倒在地,似乎是发现了眼前的异常,凌云的目光之中也闪过一丝迷惘。“凌云!上课睡觉也就算了,你是要上

  • 我有亿万个世界第6章在线阅读

    可叹,章明也不是超人,杀敌一万自损八百,章明的脸上也被狠揍了几拳,本来有点小帅的脸也被血污给衬托得满脸的狰狞。不顾旁边被打斗波及,混乱的人群,章明抓起杯茶水,浇在地上装死的三人组上,冷冷道:“给我道歉。”被茶水浇醒的三人看着章明满脸狰狞的恐怖表情,鼻涕眼泪都流下来了,慌忙的连连道歉:“大哥,我错了。

  • 禁止消费过逝cp在线阅读第5节

    “嗤嗤……嗤嗤……”杀伤力极大的神通,‘银蛇无极刀’宛如雷霆闪电飙射而出!在虚空之中组成两条长约百丈的银色巨蛇,飞舞盘旋着击向金鳞所在的坟坑!银色流光所过之处,地上泥坑中的雨水,迅速被蒸发!刚才还潮湿的大地,竟然被烤的裂痕斑斑!有些坟头上的荒草,也疯狂的燃烧起来!璀璨的朝霞,映照着诡异的场面,令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