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四海寻龙在线阅读第三节

2021/10/14 22:41:53 作者:孤洲 来源:纵横中文网
四海寻龙
四海寻龙
作者:孤洲来源:纵横中文网
渺渺沧海,波诡云谲。真龙隐现,神魔乱舞。为师恩,为皇命,更为探寻自己的身世,劈波斩浪,勇闯怒海。登仙岛,下龙穴,探幽境,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当然,热血少年的冒险之旅,怎能少得了红颜相伴?热血与柔情,从来都是成双入对!一部开脑洞的海上奇幻之旅,带您感受不一样的奇幻世界!

“左舵三十度五二,航速三十。前往D000001补给站。”宏为看了一眼面前的屏幕上舰载AI自动规划出的航线后便命令道。

由于十一年前光脑的研发成功,拥有简单智慧的AI成为了每艘战舰上的标准配备。这些拥有简单智慧的AI使得战舰所需的舰员减少到了之前的一半,只需要七百余人就能使航母这样的旁然大物正常执行作战任务。

“三十度五二,左舵。三十,航速”驾驶员立即按照海军的传统方法重复了一遍宏为的命令。

宏为轻轻地摘下了头上的军礼帽,露出了他那一头浓密黑顺的头发以及长期在海上而被晒得黝黑的略显英俊的脸庞。他今年刚刚年满二十八岁,由于常年在海上航行谈过了六次恋爱的他却至今未婚。但是在一百七十八个雪灵号舰员中却没有一个容许他人以此来打趣,因为他是放心不下常年执行巡航作战任务的他们而放弃了结婚。

宏为把军礼帽放在舰长席的扶手上,拿起了收纳盒中的老式光学望远镜。在普通航行时,他喜欢用老式的光学望远镜观察那看似平静实则从不平静的大海。但是他不知道他的这一爱好却拯救了初入维纳斯的雪灵号。

宏为如平常一样站在舰桥前方的巨大舷窗前,用那个陪伴自己渡过近十年的老式光学望远镜眺望着远方。

这里的海并不像他以前看到过的任何一片海一样。这里的海仿佛就是一潭死水,缺少了那隐藏在平静之下的波涛涌动。海中可以看到的生物更是一无所有。这里的海只能给人一种孤寂压抑。

“那是什么?”宏为突然发现,远处的海平面上出现了几个模糊的黑点。但是,舰载雷达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舰载AI更是没有发出任何警报。

“主动式雷达,扫描舰首十点钟方向。”多年来在海上作战的经验提醒宏为这并不是正常现象,所以他立即命令舰载AI使用雷达对那个方向进行扫描,“同时发布全舰一级战斗警报。”

“发现异常,无法确认威胁程度。”过了数秒钟,舰载AI那毫无生气的声音报告道。

“火控员使用远距离炮击光学瞄准系统侦察。”宏为立即下达了新的命令。同时他走回到了舰长席将手中的老式望远镜收到了收纳盒中,接过并穿戴上了副舰长递来的头盔及救生衣。

“发现目标,确认为碧海。三艘п05型高速隐形驱逐舰级碧海。”火控员有些兴奋地报告道。

“全员战斗配置!”宏为立即冷静地下达了作战命令,“主炮充能!航速提升至四十五节!”

随着宏为的命令的下达,雪灵号这个庞大的战争机器立即全力运作了起来。雪灵号上所有舷窗的装甲挡板被缓缓地放下,遮盖住了所有脆弱的舷窗。

雪灵号前甲板上的三座G445型双联装203mm/69电磁炮立即开始了充能,散发出淡蓝色的光芒。同时开始分别瞄准了三艘早已进入射程的碧海。同样HHQK13型舰对空垂直发射装置的全部十六个发射通道也全部打开,露出了其中白色的舰对空**。

“**来袭!数量十二。”就在雪灵号一切准备就绪准备开火时,声呐员和舰载AI同时发出了警告声。

“紧急规避中!”

“气幕降噪装置全部启动!”

“诱**发射!近防炮就绪!”

舰载AI立即按照预设的应对方案,操纵着雪灵号应对碧海发射的**。

宏为坐在舰长席上,虽然有固定装置将他紧紧地固定在了座椅上。但是他仍然需要紧紧地扶住扶手保持着自己的平衡。

“规避震动过大,主炮无法瞄准。”火控员虽然在舰载AI的帮助下用光学瞄准系统锁定了碧海,但是根据火控员的经验,在没有任何雷达辅助修正射击参数时他可以认定如果此时发射绝对无法命中敌人。

因为电磁炮是一种利用电磁场将炮弹以近二十倍音速投射出去攻击敌方的直线攻击武器,在发射时的任何偏差都会导致其炮弹无法命中敌方。

这一特性也赋予了电磁炮拥有无与伦比的穿透力,所以电磁炮发射的炮弹也是特殊设计制造的型号。

电磁炮的炮弹没有普通炮弹的底火和***,只有战斗部,这大大减少了炮弹的长度,增加了备弹量。

电磁炮炮弹的弹头及弹体也是由一种利用维纳斯特产的几种金属制成的WNS1合金制造的。WNS1合金是一种只能在温度达到特殊的溶点区间时进行铸造,超过这一区间WNS1合金就会变得愈加坚硬,而且韧性并不会下降太多。

同时由于在电磁炮面前任何装甲都显得是那么的薄弱无力,所以电磁炮炮弹很容易洞穿目标,无法对敌人造成重创。因此,科学家为电磁炮炮弹装备了一个充满了高能**的战斗部,并且配备了一个灵敏度极高的超短引信,在引信接到引导部的爆炸指令后两毫秒内就能将战斗部中的高能**引爆,让其释放出它蕴含的充满破坏性的能量。

“那就先打一轮试试,别把炮管憋坏了。”他一边保持着自己的姿态一边微笑着对着对火控员杨乔说道。

火控员杨乔是一位年近四十的老炮手,在海上渡过了他近半的人生,是雪灵号上资历最老的一批船员之一。岁月和海风联手在他的脸上留下了过深的痕迹,使得他看起来像是一位年近五旬即将迈入知天命年龄的老人。但是他仍然保持着一颗二十岁的热血之心。

“明白。一轮全齐射。”杨乔大笑着回答道,并开始着手进行手动瞄准。他毫不在意自己的身体随着座椅的摇动而摇动,专心地瞄准着碧海。

“发射。”过了半分钟一直沉默不语,专心瞄准的杨乔突然喊道,“开始效果确认。”

“确认。击沉一艘п05型高速隐形驱逐舰。”舰载AI立即将确认结果报告了出来。

“第一波**规避完成。暂未发现第二波**来袭。”随后舰载AI又报告了一个好消息,虽然舰载AI的报告时的声音仍然是机械。

“主炮再次准备。”宏为抱着礼尚往来的想法立即命令到,“HHQK13对舰模式一轮齐射。”

HHQK13型**虽然主要职能是进行防空,但是科研人员仍然为其设计了对舰攻击模式。HHQK13的对舰攻击模式并不是依靠雷达进行锁定的,而是使用激光瞄准装置直接对**进行引导,这种瞄准方式的优点就是能够最大限度地减少敌方电子干扰的影响,能够进行高精度打击。缺点也是十分明显的,极大限制了HHQK13的射程,使得可以进行超视距攻击的HHQK13只能进行视距内攻击。

随着杨乔的命令重复,位于首楼两侧的HHQK13舰对空垂直发射装置中一条条巨大的火龙腾空而起。HHQK13型**在空中稍作变向降低了飞行高度后,直奔被雪灵号用激光瞄准的碧海。

“第一波反舰**!数量八。”舰载AI在雪灵号发射的**全部腾空而起时突然发出了警告。

雷达员此时正因正专心地搜索能够锁定敌舰的雷达频率,而下意识地忽略了对于碧海发射**的预警而自责不已。宏为在此时也没有时间去责备雷达员的失误。而是开始指挥雪灵号躲避这致命的攻击。

“全速前进。”宏为这次没有任由舰载AI使用预设应对方案进行规避,而是自己立即下达命令,“近防炮自由射击。速射炮对空发射破片弹。”

不到二十公里的距离对于以八倍音速飞行的反舰**来说不过是数秒钟的事情,但是这数秒钟的时间足以让雪灵号做好所有的准备了。

两座PKK2和八座PKM10箔条诱饵发射装置作为最基础的反导措施,舰载AI在宏为没有命令的情况下自动发射了它们,在雪灵号周围布下了一道简单有效的干扰带,同时舰上的电子对抗设备也开始对碧海的**实施干扰。

雪灵号的近防炮在舰载AI的控制下,轻松地锁定了来袭的**。近防炮的六根口径为30mm的炮管在电机的带动下飞快地旋转了起来,同时持续地喷吐出一米多长的火舌。

成百上千的暗黄色的弹壳从各座近防炮的抛弹口中被抛出,然后顺着不长的引导槽滑落到弹壳收集仓中。

自从西元2023年一种新型廉价的铜合金被开发出来后,其余材质的弹壳全都惨遭淘汰。这种含铜量仅为百分之三十五的铜合金不仅硬度低于铜,而且拥有优于铜的延展性,甚至能够小幅增加弹药的有效射程。

“请立即做好耐冲击准备!七枚拦截成功。”由于近防炮没能完全拦截下来袭**,所以舰载AI立即向全舰发布了警告。

轰,随着一声闷响强大的冲击波使得雪灵号顿时下沉了些许,剧烈地摇晃了起来。

“雪灵报告受损情况。”宏为一边扶正头上歪斜的头盔一边对舰载AI说道。

舰载AI在出厂之时只有一个编号作为名称,但是舰长有权更改其名称。一般舰长对此却并不热衷,只是简单地给舰载AI起了一个易于称呼的名字。而宏为恰不属于那种人,他为舰载AI取了一个单字的名字——婧。

“**于舰上方不足百米处被诱爆,并未直接命中本舰。”婧立即回答道,“前甲板出现多出凹陷,舰体损伤度百分之零点五。”

“没想到它们还挺懂得战术的啊,竟然趁着我们发射所有的**攻击它们时,对我们进行**攻击,既能给予我们重创又能迫使我们进行规避放弃攻击。”宏为不住地开始感叹起碧海的战斗智慧。

“HHQK13损失十二枚,命中四枚。重创敌舰一艘。”在宏为不住地感叹时,婧继续一丝不苟地进行了报告。

“杨乔,剩下的交给你了。”宏为立即从感叹中脱离了出来,发布了新的命令,“后甲板主炮充能,抢占T字头。”

由于雪灵号是一艘以舰炮作为主武器的战舰,所以想要发挥出最大的火力,就必须以侧面对敌。所以雪灵号必须如同二战时的战列舰一样在战斗中抢占T字头才行。

在说话间,雪灵号上四座主炮已经将正在脱离战斗,撤离战场的碧海纳入了射程。四座主炮同时发出了怒吼,将正在撤离的碧海变成了一颗浮在海面上的巨大的火球。

“联系维纳斯司令部。”望着屏幕上已经失去战斗能力的碧海对婧说道。

“滋…滋…滋…雪灵号收到请回答……”不一会儿,宏为面前的指挥屏幕上出现了一个新的通讯窗口,伴随着严重的杂音,一幅严重失真的通讯画面出现在了宏为的眼前。

“这里是雪灵号。我们击沉两艘п05型碧海,重创一艘п05型碧海。请求指示。”宏为毫不介意地对着通讯频道报告道。

“滋…滋…滋…立即击毁。”又过了一会儿通讯频道中才传来了司令部的命令。

“前甲板主炮一轮齐射。”接到了司令部的回复后,宏为立即命令道。

“一轮齐射。三座主炮。”杨乔马上重复了一遍命令并同时开火击毁了最后一艘已经受到了重创的碧海。

“雪灵号立即汇报你的状态!”准将焦急的脸孔出现在了通讯屏幕上。

“遭遇了碧海,但是没有损失,碧海已经全部击毁。”宏为向准将敬了一个华国军礼后报告道。

“虽然很难以启齿,但是司令部希望你们能前往D000011号补给站支援那里的战斗。”准将听完了宏为的报告后,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虽然准将是以商量的语气说的,但是缺透露出一种不容质疑的坚定。

“明白。”宏为没有多说什么,平淡地回答道。然后就主动结束了通讯。

“什么叫难以启齿,还不是那样命令我们。”杨乔第一个忍不住抱怨了起来,“连舰载AI的资料库都没给我们更新,只能自己通过图像资料对比碧海的型号。”

“修正航向,右舵一度五十。航速四十。”

“维修班立即处理损伤部位。对主炮状态进行检查。”

“其余人员抓紧时间休息。”

“婧进行战斗分析。”

“所有主动式雷达待机,对外通讯静默。”

宏为没有理会杨乔的抱怨,而是立即发布了一连串的命令。

“战斗分析开始。占用舰载主机百分之四十二资源。”婧立即回答道。

“一度五十,右舵。四十,航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欢乐颂+粉红女郎]鳄鱼粉红色第十章在线阅读

    “赵敏?!”这在嬴政意料之外,但养气功夫到家,当即宁定,抱拳道:“赵正。”“这么巧。”赵敏嘀咕一句,又语不惊人死不休道:“才把我的身子看光,就着急走啊!”一言既毕,连她自己也一阵娇羞,玉容上晕红流霞、丽色生春,有如鲜花初绽、婉丽非凡。嬴政也给她说得不好意思。至于卫庄,也不禁瞟了眼这家伙,而后转过身。

  • 被樱淹没,不知所措在线阅读第九节

    第9章离开小镇第二天,叶凌便同四叔一起去到了镇上,这小镇的名字叫做石柳镇。小镇的规模也不大,客栈也只有一所,一辆飞驰的马车,一路到达客栈门前才停下,客栈不算大,还有点陈旧。现在正是饭点的时候用饭的客人十分的多,也十分的拥挤,一直都排出了客栈外。从车上下来,一个圆脸胖男子和一个个子小小瘦瘦的小女孩直接

  • 躺赢江山之大怒的嘉靖皇帝(2)

    朕!“居然敢自称朕!”陆绝是大惊,这个年代整个大明天下也只有一个人敢这么自称,那就是此时的嘉靖帝朱厚熜(cong)!顺手将刀背到背上,陆绝一抬脚便冲了出去。寻找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陆宅的正屋大堂。嘉靖皇帝朱厚熜此时正处在陆家大堂之中,居然亲自扶着一口乌木棺材,面露怒容,心中怀着巨大的悲愤。到底是谁断了

  • 吸金大怂包第二章在线阅读

    香蕉你个巴拉!老子还以为自己没系统呢,结果这货是睡了三天,刚睡醒!杜林大声喊道:“你废什么话,快……快帮我!”其他人傻眼了,这话什么意思,和谁说的?李世民问道:“你是和我说话吗?”“宿主淡定,你不需要说出来,在心里想就行了!”系统信誓旦旦的说道,“现在的情况,普通的武器不好使,这样吧,你可以召唤三千

  • 川上江舟第五章 数鸭子

    …………一夜无惊无险。出于自己的安全考虑,萧阳还是选择了没有裸.睡,白素心没有明确表态,萧阳实在无法确定她会不会半夜走出来占自己的便宜。这恐怕是萧阳从监狱里面逃出来后睡得最安稳的一个夜晚。虽然这个世界有点奇怪,虽然这里的女人有点疯狂,但却恰恰证明了,自己或许已经彻底摆脱了官府的追杀。当然,有个非常重

  • 赛尔号之坑爹任务在线阅读第十章

    唱歌唱着唱着看了电视剧真是不应该啊我还想继续唱歌看电视剧真是太贴切实际生活了又是悲剧惊吓唱歌唱歌唱歌只有唱歌一天也好

  • 银河英雄战纪第10章在线阅读

    (四)过了许多天之后,灵溪渐渐想起一些零碎的东西。但是他没有跟思狂提起过,因为他已经擦觉到思狂有意瞒着他一些事,并不想他想起来他的过往。那一天,灵溪又听见思狂在歌唱,一样的旋律,那个他所熟悉的旋律,他知道他听过,那样熟悉旋律......他聆听着,那旋律,似乎能唤醒他的记忆。他隐约记起,自己来这里是要

  • 天泪永恒在线阅读口误?!

    跑出来后,我倒是后悔了,我只知道我所处的地方是御花园,在御花园的哪里我就不知道了!好吧!我说实在话,我其实就是迷路了!我一个人渡着步子,左看看,右看看的,也不知道要怎么走!走了不知道有多久,看见不远处有一个亭子,亭内有一人坐在那里,说不定是宫女或太监什么的吧!去问问去!我走到亭子那,宫女太监什么的没

  • 网游之逆乱序列在线阅读第四章

    “哎哟”一声大叫,打破了长久以来的宁静,只见一个人影从病榻上猛然坐起,似乎是扯到了什么东西,又捂住自己的手背大叫了一声。“这里是?”林小川忍着疼痛,打量着陌生的环境,眼神有些迷离,怅然若失地叹了口气:“原来我是在医院里吗?”“我是做了一个梦吗?”他自嘲地笑了笑,看了眼旁边支架上挂着的葡萄糖水,正准备

  • 行军令在线阅读第一节

    天空呈现出一种美妙的碧蓝色,偶有几朵白云飘浮在上面,地上是漫山遍野的浅黄色花朵。四周很安静,只有微风拂过的声音。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儿睡在花丛中,一件青衣覆在她身上,三两只蝴蝶花丛间翩翩飞舞,一只蝴蝶慢慢落在女孩儿凌乱的发间。“先生!先生!”女孩儿猛地一睁眼,眼中原有的戾气一瞬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