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Together在线阅读第七节

2021/10/15 0:33:18 作者:悠罗 来源:晋江文学城
Together
Together
作者:悠罗来源:晋江文学城
因为某些原因,绯雅成为了HarryPotter,于是未来开始偏离预定的轨道。绯雅的性格相对来说是比较单纯善良的,当然只针对某些特定的对象。因长时间不与他人交往,致使自己不擅长表达感情。变成HarryPotter后,开朗很多,把自己有一点点小邪恶,小腹黑的可爱本性渐渐暴露出来。只对自己在意的人好,不在乎他人的眼光。从某个角度来说,个性极为嚣张张狂,没有太多的世俗观念。(反正我家宝贝本来就不是人类嘛。)只想说一句,也许主角真名女气,或者感觉女气,但真的的真的不是女穿男啊!!!女穿男也是我的大雷啊亲!

第七章

翌日,寂静无人的后山,因着失约不来的那人显得尤为寂寥,阮烟无奈的叹口气,她不觉得自己有做错什么,可那人…多情总被无情恼啊。

那之后的日子,在两个人看似无意又刻意的的避开下,完美的做到了有我无你,有你无我。

时间在冷漠中缓缓度过,有些东西不进不退,可有些事轻却不可避免的要发生了,八月初,秋试如期而至,书院的适龄男子几乎都报了名。

可这天一早,张贴出来的名单上却没有习武堂那位,一直被先生所器重的顾余。软烟心里暗了暗,最终还是-抛开那些令人烦扰的杂念,三番五次的去找顾余相商,只可惜这个时候的顾余正烦躁于被先生的游说,所以每每课完,她就远远的躲去了后山。

“阮妹,你来了”周护志得意满的看着徘徊在场外的阮烟,顾余那小子既无功名又不参加秋试,如何再与他相比。

“嗯,我路过看一下”阮烟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就把目光移向了人群。

周护眯了下眼睛“阮妹此来可是有事”

“嗯?无事,我先回了”阮烟没找到想找的人,就无意再待下去了。

“阮妹,你难道是来找顾余那小子的吗”周护别有用意的大声说道,他看了看周围慢慢留意到这里的人,心里有了算计,这次也不失为一个好机会,当初那件事被阮为钦给压下来,让他竹篮打水一场空,眼下正是个难得的机会。

“周护哥哥想多了,我还有事,先回了”阮烟不明白周护为何如此,这一副咄咄逼人的陌生模样让她直觉不是什么好事,于是她下意识的想快点避开。

而周护却不让她如愿,只见他做出神伤的样子,痛心疾首道“阮妹你为何就不能好好看我一眼,你遭遇那种事情我都不介意,难道你以为那顾余知到真相后也能不介意吗”

“周护,你糊涂了,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阮烟看着一向对自己疼爱有佳的周护,此时却毫不避讳的揭开她的伤疤,她不解的转身离去了。

可她身后的周护,却面上悲痛,心里冷笑的看着那匆忙离去的美人身影,阮烟明天你就知道什么叫作厉害了。

这样一场算不上风波的小插曲,周围的人都不甚在意,而顾余更无从知道了。

可第二天,在有心人的诱导下,再把此事提起,就完全变了副模样 。

“听说那阮小姐真的被人给掳去了”巷口八卦的老太太如是说。

“哎哟,那天杀的歹人啊”绣着鞋底的大妈一阵叹息。

“可惜了那姑娘啊”茶馆里喝水的老爷爷惋惜着。

“蒙那周护不嫌,这阮小姐也算是个有福气的”天桥下说书的先生欣慰道。

“那阮老夫子真不知羞,自己女儿脏了身子还让她去书院里招蜂引蝶”书院里的小姐们口口相传。

“听说那不知廉耻的阮烟就爱整天去找什么顾公子,可怜了那文武双全的周公子”未出嫁的闺中少女们嫉恨着。

阮府祠堂,阮为钦看着跪在地上的女儿,满腔怒火无处发泄“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真的是…有辱斯文…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啊”

“爹爹,您别气,您责罚女儿吧”阮烟看着盛怒的爹爹啜泣道,这无妄之灾来的突然又巧妙,让她又能如何。

“为父真的是…”阮为钦扬起的手最终还是没有落下,这是他放在手心里疼的女儿啊,怎么就这么命苦,自己女儿平白被人欺了,如今又遭人诟病,他一个做爹爹的却什么都做不了,一种深深的挫败感袭来。

阮为钦深吸了口气,仰头闭了闭眼睛“罢了,罢了,你自己好好反省吧”说完看了眼自己在旁边垂泪的妻子,和俯首跪在阮烟身侧的周护,他心里叹气连连,无奈的离开了这令人沉闷的祠堂。

“伯母…”周护见阮为钦离开,就站起身来看着阮母欲言又止。

“我苦命的女儿啊”阮母长叹一声,上前去把阮烟扶起来。

“娘,我没事”阮烟努力让自己露出笑脸,试图安慰着自家多愁善感的娘亲,可那下撇的嘴角怎么也扬不起来,嘴角嗫嚅几下终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母女俩相拥而泣,旁边的周护嘴角隐晦的泛起一丝冷笑“伯母您不要哭坏了身子,不是还有侄儿吗,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心许阮妹,我愿娶阮妹为妻,还望伯母成全”

“唉,好孩子,是我们烟儿对不起你啊”阮母老怀欣慰的放开女儿,抽开身去扶又跪在地上的周护起来,还好有这个侄儿,女儿以后也有所依靠了。

“伯母放心,此次秋试侄儿一定夺得魁首,以状元的身份迎娶阮妹过门”周护说的煞有其事,这顾余不参试,书院里是没人比的上他的,这武状元他是志在必得。

朝中大臣多是阮为钦的门生,到时候何愁不加官进爵,这阮烟也是难得的绝色,就算被人给糟蹋了,娶进门做个妾还是不亏的,只是以这阮为钦的性子,恐怕要暂时把正妻的名分给她。

这边周护百般算计,那边阮烟却大惊失色“娘,女儿只把周护当哥哥啊”

“闭嘴,此事哪有你说话的份,周护是个好孩子,你不要不识好歹”阮母恨铁不成钢的瞪了自己女儿一眼,以前还想为女儿找个如意郎君,可眼下这周护怕是最好的选择了。

“不,女儿不愿”阮烟哭着说,她心里周护一直都是哥哥般的存在,断无半点男女之情啊,更何况她已经心付那人了,是啊,这一刻她恍然明白自己竟是早已对那人倾心了。

“啪”从未打过女儿的阮母落下手。

“逆女,你是想逼死我和你爹爹吗”阮母痛心疾首,为何女儿如她那迂腐的爹爹一样顽固。

“娘…女儿已经心有所属了啊”阮烟捂着又热又疼的脸,一副冥顽不灵的模样。

“住嘴,别给我提你那些个什么顾公子,文画,扶小姐回房,没我的吩咐,不许她踏出房门半步”阮母硬起心肠,女儿你别怪为娘的心狠,娘都是为你好,你日后就知道娘的苦心了。

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可多少母亲打着为女儿好的旗号,愚昧的葬送了女儿一生的幸福,都道是母亲过来人,看人不会错,可人心难测。

当你中意的女婿在外面拈花惹草,甚至对自己的女儿家暴时,有多少母亲会为了捍卫自己女儿的幸福让他们离婚,又有多少母亲不肯承认自己眼拙,不肯承认自己女儿婚姻的失败,为了所谓颜面而让女儿一再的忍让呢。

又有多少女子为了亲情而断送了爱情,为了父母满意而完全放弃了自己的想要,人活一世,短短几十载,却不能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这天下儿女心又何尝不可怜呢?

很多感情没有得到好的结果,都说是为世俗所累,可更多的时候是,我们还没有尝试与世界对坑,就已经被亲近的人碾灭所有希望,世间安得两全法啊……

城外,青石观中,顾余跪在李从心的面前“祖母,我不知父亲与您有什么渊源,可看在这一声‘祖母’的份上,求您帮她说句话吧”

顾余跪在地上久久未动,李从心依旧闭着眼睛敲着木鱼,好像完全没听到有人在说话一样,

周宛在一侧直看得心急,这傻孩子,我才是你的亲祖母啊,这狠心的老师太可是连你那义父,她的亲生女儿都不在意,你求她有何用呢。

顾余抬头看了眼依然不为所动的李从心,她努力正了正身子,强行无视自己发麻的腿又匐身接着跪了下去。

一个时辰后,周宛看着还闭着眼睛的李从心,再看看整个身子都在发抖的顾余,她忍不住小心的开口“从心姐姐,你…”

“宛儿,慎言”

周宛话说到一半就被李从心严肃的打断了,让她一口气堵在了胸口,这讨人厌的老师太,太狠心了嘤嘤。

“可是…”周宛不死心的想再为顾余求情,结果刚说了两个字,就见李从心睁开眼睛瞥了她一眼,顿时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太可气了呜呜,周宛怨念满满的跺了跺脚离开了。

她在厨房里边烧饭边碎碎念“你这讨人厌的老尼姑,活该女儿不回来看你,若不是本夫人心善,谁会理你,让你狠心,让你无情,本夫人迟早不理你了,让你一个人孤独终老,真是,气死我了”

“吃饭了,都要做神仙吗”周宛没好气的在门外朝着没有什么变化的两人喊道。

结果房间里的两人没一个理她的,周宛这一下午的怨气顿时压抑不住了,她三两步冲到李从心的面前,一把夺过木鱼“敲敲敲,还敲什么敲,你再让孩子跪着,我…我跟你没完”

她容易吗,年轻的时候嫁个不喜欢的男人,结果夫君早早走了,而今终于和所爱的女人在一起了,结果这人已经变成了一个铁石心肠清心寡欲的出家人。

可怜她夜夜和心上人隔着一堵墙不能睡一张床,这些也就罢了,眼下她将军府仅剩的这一脉有了难处,这狠心的老师太竟也不肯帮忙,让她如何能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欢乐颂+粉红女郎]鳄鱼粉红色第十章在线阅读

    “赵敏?!”这在嬴政意料之外,但养气功夫到家,当即宁定,抱拳道:“赵正。”“这么巧。”赵敏嘀咕一句,又语不惊人死不休道:“才把我的身子看光,就着急走啊!”一言既毕,连她自己也一阵娇羞,玉容上晕红流霞、丽色生春,有如鲜花初绽、婉丽非凡。嬴政也给她说得不好意思。至于卫庄,也不禁瞟了眼这家伙,而后转过身。

  • 被樱淹没,不知所措在线阅读第九节

    第9章离开小镇第二天,叶凌便同四叔一起去到了镇上,这小镇的名字叫做石柳镇。小镇的规模也不大,客栈也只有一所,一辆飞驰的马车,一路到达客栈门前才停下,客栈不算大,还有点陈旧。现在正是饭点的时候用饭的客人十分的多,也十分的拥挤,一直都排出了客栈外。从车上下来,一个圆脸胖男子和一个个子小小瘦瘦的小女孩直接

  • 躺赢江山之大怒的嘉靖皇帝(2)

    朕!“居然敢自称朕!”陆绝是大惊,这个年代整个大明天下也只有一个人敢这么自称,那就是此时的嘉靖帝朱厚熜(cong)!顺手将刀背到背上,陆绝一抬脚便冲了出去。寻找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陆宅的正屋大堂。嘉靖皇帝朱厚熜此时正处在陆家大堂之中,居然亲自扶着一口乌木棺材,面露怒容,心中怀着巨大的悲愤。到底是谁断了

  • 吸金大怂包第二章在线阅读

    香蕉你个巴拉!老子还以为自己没系统呢,结果这货是睡了三天,刚睡醒!杜林大声喊道:“你废什么话,快……快帮我!”其他人傻眼了,这话什么意思,和谁说的?李世民问道:“你是和我说话吗?”“宿主淡定,你不需要说出来,在心里想就行了!”系统信誓旦旦的说道,“现在的情况,普通的武器不好使,这样吧,你可以召唤三千

  • 川上江舟第五章 数鸭子

    …………一夜无惊无险。出于自己的安全考虑,萧阳还是选择了没有裸.睡,白素心没有明确表态,萧阳实在无法确定她会不会半夜走出来占自己的便宜。这恐怕是萧阳从监狱里面逃出来后睡得最安稳的一个夜晚。虽然这个世界有点奇怪,虽然这里的女人有点疯狂,但却恰恰证明了,自己或许已经彻底摆脱了官府的追杀。当然,有个非常重

  • 赛尔号之坑爹任务在线阅读第十章

    唱歌唱着唱着看了电视剧真是不应该啊我还想继续唱歌看电视剧真是太贴切实际生活了又是悲剧惊吓唱歌唱歌唱歌只有唱歌一天也好

  • 银河英雄战纪第10章在线阅读

    (四)过了许多天之后,灵溪渐渐想起一些零碎的东西。但是他没有跟思狂提起过,因为他已经擦觉到思狂有意瞒着他一些事,并不想他想起来他的过往。那一天,灵溪又听见思狂在歌唱,一样的旋律,那个他所熟悉的旋律,他知道他听过,那样熟悉旋律......他聆听着,那旋律,似乎能唤醒他的记忆。他隐约记起,自己来这里是要

  • 天泪永恒在线阅读口误?!

    跑出来后,我倒是后悔了,我只知道我所处的地方是御花园,在御花园的哪里我就不知道了!好吧!我说实在话,我其实就是迷路了!我一个人渡着步子,左看看,右看看的,也不知道要怎么走!走了不知道有多久,看见不远处有一个亭子,亭内有一人坐在那里,说不定是宫女或太监什么的吧!去问问去!我走到亭子那,宫女太监什么的没

  • 网游之逆乱序列在线阅读第四章

    “哎哟”一声大叫,打破了长久以来的宁静,只见一个人影从病榻上猛然坐起,似乎是扯到了什么东西,又捂住自己的手背大叫了一声。“这里是?”林小川忍着疼痛,打量着陌生的环境,眼神有些迷离,怅然若失地叹了口气:“原来我是在医院里吗?”“我是做了一个梦吗?”他自嘲地笑了笑,看了眼旁边支架上挂着的葡萄糖水,正准备

  • 行军令在线阅读第一节

    天空呈现出一种美妙的碧蓝色,偶有几朵白云飘浮在上面,地上是漫山遍野的浅黄色花朵。四周很安静,只有微风拂过的声音。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儿睡在花丛中,一件青衣覆在她身上,三两只蝴蝶花丛间翩翩飞舞,一只蝴蝶慢慢落在女孩儿凌乱的发间。“先生!先生!”女孩儿猛地一睁眼,眼中原有的戾气一瞬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