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以我渡你替课老师萧敬然!?

2021/10/14 23:14:05 作者:陆路鹿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以我渡你
以我渡你
作者:陆路鹿来源:晋江文学城
不定时更新ing春寒料峭的三月,林闻笛第一次见到梁境生,他坐在轮椅上,眼神安静。大家说他残忍冷血不是善类,却只有林闻笛知道,那副低哑清冷的嗓音在她耳边一遍遍喊“心肝”时,是何等宠溺。*“我表现出的仁慈,宽容,怜悯,都是因为你。”关爱陆路鹿成长协会提醒您※病态偏执性冷淡x温柔文静乖乖女※狗血俗套/经不起骂/三分甜注定/男主腿没瘸/HE※革命根据地:@陆路鹿不是鹿接档新文《我在梦里谈恋爱》求收藏呀最近银河市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孟家二公子回国了。二是这位一心只有科研的天才科学家娶了冯家最不受宠的小女儿

谁说一个女人就不可以比男人强,她何生为了他,敢放弃生命,就为了得到他对她的一点点的爱!她是傻瓜,每一次的碰面,她都只是默默的哭泣,他对她的伤害不少与自己的一万倍。

“何生,你干什么去了,怎么身上好脏”

何生看了看自己问道:“有吗?” “怎么没有,你看你背后这些污垢”何生把外套脱下,看着背后脏兮兮的,心中想到这到底是谁弄的,怎么那么幼稚.

何生不想在搭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冲着白谣,摇了摇手:“别管了,肯定是哪个孩子的恶作剧吧” “对了,何生,明天期末考试你复习的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就那样呗,又不是考不好,担心什么”

白谣还想在跟何生说萧敬然的事,可上课铃起来了,白谣也只能闭上嘴回到了座位上,这节课他们很荣幸上了一节外语课,而给她们上课的是我们的男主萧 敬 然。(准确的是萧导外语的时拿个全国外语行政奖)

而今天他来给她们班上课只是个巧合,因为她们班的外语老师订婚,所以请来了萧敬然来顶替她。

甲:“哇,是萧导,不会吧,他来给我们上课,好~好幸福”

……甲说完就有乙在哪里叨叨!!

何生现在想躲避起来,因为她今天向萧敬然表白了,他来肯定是故意的,“何生同学请你认真听讲”萧敬然的声音从何生的头顶传来,何生抬起头去直视他,声音说的有点大:“知道了,萧老师”

心想他绝对是故意的有那么多不听讲的只看他犯花痴的,凭什么只说她一人,萧敬然就是要她出丑难看,可她何生早已你明白了,越是要放弃的人,越是你要珍惜的,不放手,就不会弄丢了她坚信这个道理,无论他对自己如何,那她就顺着他,直到他累了,没有心思了她来了。

萧敬然看着这个眼里冒着坚信的光辉,一时转身回到了讲台上,而何生还冲他笑了,萧敬然有点怀疑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何生,中午时的何生就有点迷茫,她真的还是她吗?这个对自己自信的她,他到底该怎么办,唉!还是待让她死心。

可他不知道,他对她的伤害,她都无视掉,她在变坚强,她不会因为一些琐事去丢掉他。她因为他在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盛世春华识字

    璇玑宫寝殿的床边,润玉掏出怀里的小白,好笑地看着小白睡得口水直流的模样,本来还想夜勤后回璇玑宫跟小白讲讲乱咬人的后果,小白倒好,除了在他布星时,偷偷地探出头打量了他几次,查看他的反应,竟就在他怀里睡着了,还睡得如此香甜。罢了,润玉无奈地把小白放到床头边,宽衣后,躺在床上,照常摸了摸小白的大头,入睡。

  • 那个学渣是戏精之小老板的自信(8)

    东京都JD区新木场,这里有着一家以品质著称的老店,现在在老店的基础上建立起了食品加工厂“藤屋”。这家店的食材目标是以高级中餐厅与一流大饭店为顾客。在北京烤鸭圈内流传着如果想要做出真正的北京烤鸭只有藤屋才可以办到这么一句话。这是因为在霓虹只有藤屋专门在华夏拥有着自家独立经营的北京鸭养殖场。与市面上做烤

  • 开局拒绝了国民女神老傅VS冉峰(上)

    老傅坐在奥迪宽大舒适的后座后面,把手中的打开,轻轻呷了一口茶水,老傅这个人,生性内敛低调,不爱应酬,也不爱在媒体面前抛头露面,平时总是喜欢带着鸭舌帽或者连衣的帽衫把头遮住,所以在国内的年轻的球员,很多都知道“傅名”这两个字,都是不知道长什么样子,如果说老傅这辈子除了篮球还有什么爱好的话,那就是喝茶了

  • 黑色火焰与失忆少年第七章在线阅读

    “你们这些不知好歹的东西!知道我是谁吗!”发声的是十岁的小王爷楚洹,此刻他站在浮光殿前,被一群奴才拦在门外,正气的直跺脚。“小王爷恕罪!公主有令,除了她的口令,谁都不可以进去。”做奴才的不敢冒犯他,只得战战兢兢的跪着。王爷王妃因宊阳和顺安的战乱死的早,当朝皇后是楚洹母亲的姐姐,见楚洹无父无母,孤苦伶

  • 带着包子被逮之穿书

    漆黑的夜里雷声大作,雨点哒哒哒地打在房顶上,扰的人心神不宁。慕容雨虽已入睡,却也睡的不安稳,她在做梦。梦里自己挖的坑变成了一个个的坑人,坑人们叽叽喳喳的控诉她。坑人甲:你什么时候来填我,我可是签约文,再不填可就解约了。坑人乙:你快点让我这边的男主出来,女主在里面都等了快一年了。坑人丙:我特么的还是个

  • 经理的小蜜果天真无邪的宁中则(跪求收藏!)

    次日,孤月再次起床,刚推开门,就被宁中则端着一盆水从外面推了进来。“要死啦!你快进去,要是被其他人看到了,我就不活了!”“哦哦~”孤月这才清醒过来,要知道在古代,这男女的清白可是比命看得还重,若是被其他的师兄弟看到宁中则在自己的房间中闺房藏美男,以她的性格,可能真的会自寻短见。看着呆头呆脑的孤月,宁

  • 铸道凡尘在线阅读第二节

    转眼间,原地就只剩下他们三个人了。库洛洛抬头看着笑眯眯的侠客,又转脸看了看蒙着面的飞坦……总觉得前途黑暗。“那么…要从哪里开始讲起呢?”侠客注意到库洛洛的视线,再次蹲下来笑眯眯地问道。库洛洛收敛起心神,眨眨眼,表现得有些惊讶,“诶?你是在询问我的意见吗?”“是啊!团长,你有什么建议吗?”侠客莫名伸出

  • 重生药师种田记杀意

    房间里,慕言清皱眉摸索着手链,她已经研究这个手链一个下午了,但愣是没研究出个什么来。手链是用一种不知名材质打造而成,一个个环扣紧紧缠绕纠结,毫无缝隙。最后,依然没能搞明白什么情况,慕言清只能无奈放弃,但却对手链留了个心眼。“清儿,热水好了,你要沐浴吗?”里间传来绫清竹的声音。“你先吧!我再等会。”慕

  • 无声回响凌国公府的赏梅会

    孟氏身边伺候的唐嬷嬷正在给刚处置好中馈的孟氏松散筋骨,听到自家主子轻轻冷哼,就笑道:“大夫人,这回表姑娘倒是做的不错。她今年已经及笄,眼看就是说亲事的人了,确实不适合私下和我们大公子再见面了。”“这也不一定,那丫头自来就没有和佑哥儿避嫌过。”孟氏眼眸中冷意一闪。唐嬷嬷闻言一愣,突然福至心灵的道:“大

  • 奇幻殿堂第八章在线阅读

    托雷因体会到黑暗炼燃之术的威力后,他想了很久,为了缉拿巫师,不惜一切代价都有抓回巫师,只是托雷身受重伤,不能和巫师相互对战,所以慕斯到神秘岛,请来一位叫迪利的女英雄过来帮忙,紧接着巫师因想重造黑暗魔法城堡,并耗尽黑暗宝典的魔法,将黑暗魔法城堡完全修复。慕斯问道,托雷,你一会别去作战,在车里等着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