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LOL之野区暴君在线阅读第10节

2021/10/15 0:42:43 作者:拂衣君 来源:飞卢小说网
LOL之野区暴君
LOL之野区暴君
作者:拂衣君来源:飞卢小说网
(收藏全订有大奖)身患绝症的职业电竞选手林旭东,重生回到2019,成为了豪门大少爷,亲眼见证了一代传奇野王香锅的落幕,怀着对电竞的热爱,衣食无忧的豪门少爷林旭东,开始了统治联盟世界之路。从此之后,英雄联盟世界里,出现了一个让所有职业选手都称之为噩梦的“野区暴君”,联盟教科书级别的大佬。野区暴君,不斩无名!(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嗳,我说,你干啥?要脸么?要脸吗?”王峰起身就夺。于伟顾不得拿筷子,伸手捏一块把碗递给旁边的人,对方想都没想夹一块塞进嘴里。

“哎哎哎......”王峰连说带叫,追到碗,一看,里面只剩酱汁,“你们?!真是够了!”

“嘿嘿,”于伟见他生气,得意的冲他晃晃脑袋,“吃吧吃吧。”说着把碗往他怀里一塞。

王峰正想开口,突然发现双胞胎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下意识地摸摸脸,“吃到脸上了?”

小五傻傻地转过头,喃喃道,“你不说他们不喜欢吃猪肉?”为啥一大碗肉一下子全没了,说着“咩”一声哭了, “骗子!骗子!你就是个大骗子!”

“好好好,我是骗子,罚我没肉吃,行了嘛。”三郎说着把小五抱起来,“别哭啦,哥哥们这么喜欢我做的肉,五郎应该替我高兴啊,以后我们不卖烧饼还可以卖红烧肉,等卖到大钱,我就,我就给小五买新衣裳新鞋子,可好?”

“不要!”小五一蹬腿,四妹朝他腿上甩一巴掌,“哭啥哭!丢不丢人!多大了还让三哥抱!”

“小五郎,别哭,我回头给你买一大块肉,让三郎做给你吃。”王峰见人家孩子都气哭了,老脸一红,顿觉羞愧。

“不要!”小五突然拔高声音。

三郎哼笑一声,“还来劲了是吧。”见他们很是不好意思,而三郎又想和这帮富家公子交好,忙解释,“五郎见我没吃到肉急的。”

“啊?”几人恍然大悟,瞬间乐不可支,指着小五说,“你这弟弟,可,可真知道疼人。”说着还竖起大拇指,“行!就冲咱五郎这么贴心,你们家的饼我全包了。”桃源县首富之子也混在其中,看到小五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大手一挥,“再送你哥十斤猪肉。”

“不用,不用,梁公子太客气了。”这下换三郎不好意思了。

“他这是想让你帮他做红烧肉哩。”于伟一言道破梁冰的小九九。

梁冰忙说,“三郎别误会,我奶奶爱吃肉,可老人家年龄大了牙口不好,你做的红烧肉正好。”

三郎“哦”了一声表示明白,顺嘴说,“家里的糖可能不够。”

“咱家没糖!”小五接道。

梁冰“扑哧”一下,刚入口的面饼一下子全喷出来了,“所有调料我包了。”

“还有我的。”王峰一点也不知道见外,看了看手里的碗,干脆学着三郎把肉汁倒入白面饼里,“这个饼,配肉汁太棒了!”

“你们喜欢就好。”三郎见他们不像敷衍自己,顿时放心了,一时间樘屋里笑声连连。

而远在千里外的甄庆明可没三郎这么快乐,第一天卖烧饼迎来一批吃货不说,还误打误撞地和桃源县的“上流子弟”搞上关系。

东来看着天空灰蒙蒙的,而他主子依旧躺在驴车上翘着腿看风看云看树叶,急的直挠地,“少爷,我们快走吧。在这荒郊野外的,回头下雨连个避雨的地方都没。”

“急啥。”甄庆明不想去桃源县,因此走了三天没走一百里。

“你万一淋着雨,有个头疼脑热的,小人十条命也不够夫人砍哩啊。”东宝跪着在车辕上苦苦劝说。

甄庆明依旧呈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状,“生病了才好,省的去那什么鬼县!”

“不是鬼县,是桃源县。大少爷说桃源县上任知县因判错案子被罢黜,说明桃源县不是少爷你想的那样太平,桃源县需要少爷啊。

话说回来,少爷不能只为自己想,也要为老爷和夫人想想啊。老爷和夫人恁大年龄了,不知道哪天就会遭到太子暗算,你若是留在京城遭到太子毒手,这,这岂不是挖他们的心么。”

“那可以让我去幽州啊。”

“我的少爷啊,快别说啦,幽州那是啥地方,那是流放犯人的地方,你要是到那里去,老爷夫人做梦都得惊醒啊。”说着东宝擦擦眼泪,“少爷,小人求你了,咱赶紧去桃源县吧。大少爷对小的讲,他以前帮过端王一次,端王看在大少爷的面上,说不定青州府碰到什么难办的案子也会找——”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甄庆明霍然坐起来。

“啥?”东宝瞬间止住眼泪。

甄庆明见他变脸这么快,抬手往他脑袋上拍一巴掌,“大哥帮过王爷?爹知道?”

“老爷?大概不知道吧。”东宝弱弱地说,“如果老爷知道就该不会给王爷写信了。”

“哼!我就说大哥怎么无缘无故让我去桃源县,合着他背着爹投靠了端王。”甄庆明说着就跳下驴车。

“少爷,哎,少爷,你干啥去?”

“回家!“

“可不成!“东来一把抱住他的腿,“京城回不得,回不得啊!”

“那桃源县就能去?”甄庆明面无表情的问。

“去得!去得!端王仁厚,京城的老百姓都羡慕青州的老百姓,小的来之前小的的爹娘还说,桃源县要是有合适的姑娘家,让小的在桃源县成亲,少爷不回京城小的也不用回京城了。”

“呵呵,难怪你俩这么积极,合着存着这个心思。”甄庆明居高临下的看着东来东宝,深吸一口气,“走吧!”

“哎!”东来东宝忙不迭爬起来,同手同脚的把甄庆明扶上驴车。

没了有意拖延,驴车换成马,没到十天,甄庆明主仆三人便到了桃源县。

看着近在咫尺的城池,甄庆明从马上下来,缰绳扔给东宝,“你们先去县衙。”

“少爷干啥去?”东来忙问。

“了解一下本地情况,省的两眼一抹黑。”说着甄庆明就往里走。

由于他们从青州府过来,而青州离桃源县只有二十里,他们又一早起来赶路,到桃源县时,街上好多店铺还没开门。

而到处弥漫地炊烟又告诉甄庆明,桃源县的乡民不是懒,而是正在做饭吃饭。

甄庆明走在干净如洗的青石板路上,看着两旁鳞次栉比的铺子,还有带着腰刀昂首阔步巡街的衙役,甄庆明暗自点头,不愧端王治下,小小一个县城都如此井然有序。

可这个想法刚在他脑袋里闪过,就听到不远处吵吵闹闹的声音。

甄庆明疾步往前走,很快便到了南北街和东西街的交叉口,循声扭过头,看到许多人围在一个小小的早点铺子前。

想了想,嗅着面香,甄庆明走过去伸头往里一瞅,登时被人拉了回来。

“哎,你这人怎么那么没规矩,排队!”说着动作粗鲁的把他拽到自己身后。

甄庆明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见人家没注意到他,不免又一阵尴尬。于是想转身回去,谁知后面人推他一把。甄庆明一个趔趄,就听到,“这位公子,要几个烧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坠落少女的校园双重曲第三章

    一夜风吹雨打,屋外的野花纷纷零落成泥,整个竹屋也都如同水浸一般,廊檐外头还滴滴答答的落着水滴,受了潮的被子整个扒在身上,搞得宋靖秋躺在床上怎么翻身都仍觉得不爽快。宋靖秋被昨夜的风雨扰了一宿,到了天要亮时,雨住风歇,他才睡得安稳了一些。可雨后的天儿总是最敞亮的,如今这东方的日头刚生,屋子里头就已经开始

  • 一头白发踏青天支付就有奖励

    楚萧又一次面试被拒绝了,他拖着疲惫的双腿走在火热的太阳底下,辞职已经半年了还没有找到工作,原来就不多的积蓄也花的七七八八了,要是这个这个月再找不到工作,下个月估计就得睡马路了。“咕咕、咕咕,”肚子这个时候也不争气地叫了起来,楚萧抬起头看了看天,时间确实不早了。路边的小吃部里传出来一阵一阵的香味,楚萧

  • 盛世春华识字

    璇玑宫寝殿的床边,润玉掏出怀里的小白,好笑地看着小白睡得口水直流的模样,本来还想夜勤后回璇玑宫跟小白讲讲乱咬人的后果,小白倒好,除了在他布星时,偷偷地探出头打量了他几次,查看他的反应,竟就在他怀里睡着了,还睡得如此香甜。罢了,润玉无奈地把小白放到床头边,宽衣后,躺在床上,照常摸了摸小白的大头,入睡。

  • 那个学渣是戏精之小老板的自信(8)

    东京都JD区新木场,这里有着一家以品质著称的老店,现在在老店的基础上建立起了食品加工厂“藤屋”。这家店的食材目标是以高级中餐厅与一流大饭店为顾客。在北京烤鸭圈内流传着如果想要做出真正的北京烤鸭只有藤屋才可以办到这么一句话。这是因为在霓虹只有藤屋专门在华夏拥有着自家独立经营的北京鸭养殖场。与市面上做烤

  • 开局拒绝了国民女神老傅VS冉峰(上)

    老傅坐在奥迪宽大舒适的后座后面,把手中的打开,轻轻呷了一口茶水,老傅这个人,生性内敛低调,不爱应酬,也不爱在媒体面前抛头露面,平时总是喜欢带着鸭舌帽或者连衣的帽衫把头遮住,所以在国内的年轻的球员,很多都知道“傅名”这两个字,都是不知道长什么样子,如果说老傅这辈子除了篮球还有什么爱好的话,那就是喝茶了

  • 黑色火焰与失忆少年第七章在线阅读

    “你们这些不知好歹的东西!知道我是谁吗!”发声的是十岁的小王爷楚洹,此刻他站在浮光殿前,被一群奴才拦在门外,正气的直跺脚。“小王爷恕罪!公主有令,除了她的口令,谁都不可以进去。”做奴才的不敢冒犯他,只得战战兢兢的跪着。王爷王妃因宊阳和顺安的战乱死的早,当朝皇后是楚洹母亲的姐姐,见楚洹无父无母,孤苦伶

  • 带着包子被逮之穿书

    漆黑的夜里雷声大作,雨点哒哒哒地打在房顶上,扰的人心神不宁。慕容雨虽已入睡,却也睡的不安稳,她在做梦。梦里自己挖的坑变成了一个个的坑人,坑人们叽叽喳喳的控诉她。坑人甲:你什么时候来填我,我可是签约文,再不填可就解约了。坑人乙:你快点让我这边的男主出来,女主在里面都等了快一年了。坑人丙:我特么的还是个

  • 经理的小蜜果天真无邪的宁中则(跪求收藏!)

    次日,孤月再次起床,刚推开门,就被宁中则端着一盆水从外面推了进来。“要死啦!你快进去,要是被其他人看到了,我就不活了!”“哦哦~”孤月这才清醒过来,要知道在古代,这男女的清白可是比命看得还重,若是被其他的师兄弟看到宁中则在自己的房间中闺房藏美男,以她的性格,可能真的会自寻短见。看着呆头呆脑的孤月,宁

  • 铸道凡尘在线阅读第二节

    转眼间,原地就只剩下他们三个人了。库洛洛抬头看着笑眯眯的侠客,又转脸看了看蒙着面的飞坦……总觉得前途黑暗。“那么…要从哪里开始讲起呢?”侠客注意到库洛洛的视线,再次蹲下来笑眯眯地问道。库洛洛收敛起心神,眨眨眼,表现得有些惊讶,“诶?你是在询问我的意见吗?”“是啊!团长,你有什么建议吗?”侠客莫名伸出

  • 重生药师种田记杀意

    房间里,慕言清皱眉摸索着手链,她已经研究这个手链一个下午了,但愣是没研究出个什么来。手链是用一种不知名材质打造而成,一个个环扣紧紧缠绕纠结,毫无缝隙。最后,依然没能搞明白什么情况,慕言清只能无奈放弃,但却对手链留了个心眼。“清儿,热水好了,你要沐浴吗?”里间传来绫清竹的声音。“你先吧!我再等会。”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