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韦帅望的江湖在线阅读第2章

2021/10/14 19:58:20 作者:晴川 来源:晋江文学城
韦帅望的江湖
韦帅望的江湖
作者:晴川来源:晋江文学城
小帅望似个泥球般自林子里蹦蹦跳跳跑了出来,一头撞进施施怀里,把施施撞得微微皱起眉头苦笑:“你这孩子。”帅望抬头笑嘻嘻地:“妈妈,什么事啊!”可是施施已经惊得跳了起来:“你你你,你手里是什么?”帅望抬起一只手来,满满一手抓了十几二十条不断蠕动的虫子,帅望天真地:“是蚯蚓啊,妈妈,你摸摸,软软的可好玩了!”帅望伸手过去,施施已经放声尖叫起来。韩青看到这一幕也禁不住笑起来,他倒伸手挑起一只蚯蚓,微笑蹲下来:“帅望,你这样抓它们,它们会痛,再说它们离开自己的家,会想家,会饿死的,放它们回家好不好?”施施

家,在我的记忆里错综复杂很难给它定义,每个错乱的画面都不能拼凑成一幅完整的家庭画面。在母亲轻声哼唱不知名的曲调时我知道她心情还不错,这只能让我微微的体会到一点点的快乐,仅此而已。而更多的是无休止的争吵画面,甚者是拳脚相加歇斯底里的哭泣,不堪入耳的谩骂。在我眼里这场家庭战争没有谁是胜利者,就算父亲把气愤都发泄在了母亲身上,母亲擦着眼泪嘴里还是会不停的咒骂,有的时候我甚至恨母亲,虽然母亲是弱势的我应该站在她这一边才对,但是我觉得她太软弱了为什么不抛弃这一切,逃离这里奔向自由呢。我知道她有过这样的想法,当她把我和姐姐带到照相馆和我们一起照了一张我们三个的照片时她是下过决心的,至于到最后为什么没有选择这样做我明白她的想法。

父亲,是一个严厉又耿直的家伙,虽然有柔情的一面,但在我孩童时我一直没有发现,造成的一切我都归功于父亲,以至于在后来的很多年里我对他一直是叛逆的,我知道他是对包办婚姻的不满,这一点我是在姑姑们的谈话里知道的,不管怎么样这不是他制造家庭暴力的原因,也许他自己会接受自己这样的观点但是我绝对是不会接受的。在这样的环境里,我的想法被压抑被扭曲,已经不能以一个正常孩童的心境对待这个家庭了,很多时候我总会在脑子里幻想我会失去亲人姐姐,母亲,父亲都被我幻想过然后不知道是谁在脑海里用一种不可以质疑的声音问我如果让你牺牲你自己你会交换他们吗,我很矛盾我不知道怎么选择,所以很多时候我很优柔寡断,在没有安全感的同时又很敏感,我感觉身体里有另一个自己存在。当父亲抓着母亲的头发在狂吼时,我没有流过泪我只是静静的看着,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的淡定,只有心跳的节奏慢了比往时更有力的跳动。我觉得这发生的一切都充斥着一种让你冲动的心悸,干裂的画面没有一点你想把它放进脑子里的想法,但是这个画面确是定格在了我的记忆里,每当在我能够回忆过去时,这就是一个标志性的记忆,记忆的画面是没有流动的,往往一个画面就告诉了你一切你想知道的或者不想知道的。生活在我面前体现的太过真实了没能给足够我对未来的憧憬与希望,我感觉不到温暖感觉不到一个幸福家庭能够带来的幸福,在得不到家庭温暖照耀的时候,我自己就学会了自己去寻找温暖,就像峭壁上的小草一样自己有自己的生长方式。我会在伤心的时候,想象明天最好的时刻,比如一个晴朗的好天气,一个可以去一个好玩的地方,或者可以得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东西,其实这都没什么只能是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琐事,只是被我自己放大了而已将伤心的时刻掩盖过去,我学会了自己骗自己,不过当想起明天有这样一个时刻时,那个时刻就像洒满了阳光变的金灿灿的,慢慢的将整颗心装满,伤心的时刻就会过去了,感觉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在寒冷的夜里点燃的火柴时看到的场景一样。有的时候真的很感激自己,纵然生活不堪入目,没有人会在意你,关心你,纵然在父母的眼中还有你可是他们也是迷失在了自己的感情世界里,在苦苦挣扎的同时怎么还会真正在乎你心灵是否有慰籍。很多时候都是自己在安慰自己,虽然还很小但是我学会了躲避,躲避不该看到的,不该听到的,不该想到的。

很多时候我惧怕在人群里行走,怕他们的看我的眼神,我用故作镇定的眼神看着前方用眼睛的余光看他们是否都在注意着我,以至于匆忙的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当我发现前面有人群时我宁愿多绕一些路,也不想与他们相遇,那种感觉很不自在像被无数只猛兽侠虎视眈眈的看着,而我就是他们眼中的猎物。

家里的房子是用泥胚剁成的房子,屋顶就是几根弯曲的榆木盖上草席糊上泥巴,由于时间长了被雨水浸泡屋顶向下塌陷不得不在屋里支上一根大腿粗的木头,以防屋顶掉下来,一下雨雨水在屋顶的各个角落里渗漏下来,拿着盆子到处接雨水是全家人必须都做的事情,窗户的窗棂都是木头的用一层白纸胡起来,外面在加上一层塑料的布来代替玻璃。尤其是在过年的时候,放一个二踢脚都能把窗户里的白纸震破了,这样的窗户在里面是看不到人的,同样光线在窗户里也投不进来,屋里黑暗暗的一共三间房到处都是黑幽幽的,白天我自己在家我都要把自己用被子蒙起来,就算是满头大汗我也不敢出来我害怕黑暗,我不知道在黑暗里会有什么样的怪物走出来。在不上学的时候我也很少在家里呆着,一直在外面漂,到了什么时候饿了什么时回家,我不想走入这个家,它对我来说是恐惧的,当我踏入这个家的门槛时,屋子里的那种安静让我受不了,哪怕有一点声响都让我提心吊胆,很多时候就是这种安静让我产生了很多的臆想,用一种近乎真实的想法来填充自己忘意的幻想,也许我是在外面捡回来的,不应该属于这个家庭,也许我该离开去寻找我真正的家人,到了那里我会幸福起来的。如果在没有想到好的结局的时候我就会结束这种臆想,不光是幻想这一件事,很多离奇古怪有头没尾的事情,我都会去幻想,很多时候我都会看着某一件东西发很长时间的呆,慢慢的这件东西在我的视线里一分为二,就这样我变成了散光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武林外史] 妖女第4章在线阅读

    几分钟后的饭厅内,欧阳天和小雪坐在一起,陶艺和她孩子位于对面。吃着饭的欧阳天,时常看向身旁的小妹,现在她满脸笑得很开心,没有了刚进门的那种冷漠,还经常往他碗里夹菜。其实,相比于她亲生父亲,小雪对她哥更要熟悉的多。因为她父亲以前是忙生意,后来被兄弟陷害破产,接着又是跑长途运输,几天也难得回来一次,即使

  • 海贼之我的老妈是BIG·MOM在线阅读第10章

    所谓魔修,大多都是心狠手辣之辈,他们与伪善的修仙者不同,修仙者为了应对未来的各个劫难,只会顺应天意,保持着慈悲的假象,而修魔者却彻底抛却了这层美丽的衣衫。所以,第一时间发现了魔修的踪迹,魔尊大人才勉强出言提醒。身为魔道至尊,莫君邪纵然一心向道,也知道手下人的那些阴、私事情,这些事情只要不触及他的底线

  • MC历险之宇宙航行在线阅读第八章

    这几日,北燕帝初到金陵,一群官员挖空了心思讨好皇上,却适得其反,唯独李太守家的小儿子因仰慕大将军,送了一尊自己用木头刻的将军像,苏辞不忍驳了孩子的心意,就收下来,北燕帝当场赏了李太守不少金银珠宝。当日,李太守就私下献上一沓子银票给刘瑾,陪笑道:“公公直不愧是皇上身边的老人,我这几日送了不少东西给大将

  • 逆天在线阅读来者不善

    夜空,繁星点点,月牙弯弯高高在挂,皎洁明亮,飘来飘去的乌云遮住,时隐时现。此时欧阳辰站在木桩之上,时不时有“咻咻”声发出,一颗颗棋子正以极快的速度飞向木桩之上的欧阳辰,狼狈不堪的努力躲避着,一脚悬空险些栽倒下来,随着欧阳辰慢慢的适应,被棋子击中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吱呀”声响起,木门被缓缓推开,不知不

  • 西北小阴阳之Miss—M?(5)

    要知道这个案子她已经跟一个月了,如若再拖下去怕是会越来越麻烦。“可以。”江疏净话音刚落,只听沈相思满是兴奋的声音高喊一声:“YES!”相对于沈相思的兴奋,江疏净确是一片淡然,淡然的让沈相思有些没底。道:“师兄,我知道战争真正开始是在咱们向法庭提起诉讼的那一刻,我也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相信我师兄,正

  • 我,道门养鬼天师在线阅读第3节

    “张哥”,时越心跳得很快,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显得平静。“我就是想问一下,今天这个事情,没有被记者拍到吧?”原主的经纪人叫张成峰,也就是今天来医院看他的眼镜男。张成锋此刻接到电话,他心底纳闷,倒是奇怪自家带的艺人怎么突然转性了,按照展亦阳以往的脾性,除了许泽的事情和一些必要的工作事务,其它的事他向

  • 老板,我不是妖在线阅读妆奁之谜

    且说小姐自从那次春月之夜后,心中便感到茫然又痛苦,她终日躲在房间屏风里,不与任何男子再有通信。而佐藤君自从那夜见到小姐容貌后,心中便怅然若失。虽然月光下小姐的脸看得并不是很清楚,但那苍白的脸色,如同象牙柱般长长的鼻子,已及鼻尖上醒目的一点红,都清晰印在他脑中。佐藤君原以为小姐身份高贵,又颇具才情,相

  • 墨守陈规在线阅读第二章

    “你是谁?”小孩子用稚嫩的声音问。Harry好笑地回答:“HarryPotter。”小孩子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脸蛋红扑扑的,小小的五官因为惊讶的表情微微扩张。Harry突然觉得如果自己也有个这样的孩子他一定没有遗憾了。可是……他和金妮分手了,也许其他的女孩可以接纳他。“啊啊!!”小孩惊讶的声音让Har

  • 天尊之转世重来第7章在线阅读

    方雨嫣担心姐姐的安危,这时也顾不得被郎军占便宜了,仔细的听着手机里发出的声音。里面传出了打斗撕扯的声音,方雨嫣听到姐姐在拼命的呼救反抗,还有几个男子骂骂咧咧的,时不时的还有戏谑的笑声。“方总裁,跟我们走一趟吧?哈哈,邹少请你过去陪他聊聊天……”一个猥琐阴沉的男子声音传来。“你们也太胆大妄为了,光天化

  •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桃花岛主第二章在线阅读

    意识慢慢回归现实,陈默只觉得脑袋疼痛异常,好似处在一个嘈杂的环境内,迷迷糊糊间努力睁开双眼,视线先是模糊,目光所及,是一张钢架上下床,床边连着一张小桌,桌上放着一个与环境格格不入的黑色皮箱。看着窗外时不时闪过的树影,这明显是在一个行进列车的车厢内。陈默先是定了定心神,确定四周安全后,便沟通自己脑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