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九界合一在线阅读第3章

2021/10/14 20:45:11 作者:七石七 来源:纵横中文网
九界合一
九界合一
作者:七石七来源:纵横中文网
在远古时代,玄幻大陆被分为9块:人仙神妖魔鬼怪佛修罗。主角是一个人界的普通人,在一次意外中来到了修罗界,然后......

三天水路,又加一天车程,数千里而来处为何方圣地?

此处,东西走向的十五里浩然长沟,两旁座座高山相连。沟西端,公社小镇边盆大个石窟里,一条莫名冒出,即以地名称谓的小河——木叶河,兴匆匆朝此奔来。可刚进长沟,即拐了个弯,没影了。有人说,小河其实就在我们脚底层层石岩下。可不,几十里外它重又现身,汇入那条在土家崇山峻岭间,匪夷所思地向西倒流八百里,最终东去的大河。

这是地处长沟中段的第三生产队。

一棵千年大枫树,三人拉手才能围。树下山沟,藏掖着几块望天水梯田。放眼望去,順沟两侧,遍是土坡。全大队,因此落得个穷名,“干沟”。人们世代都白白听着,远处河水那诱ren的流淌。

大树后挤着个山村。二十多户“冉”姓人家紧挤一块,木楼都屋连屋,瓦挨瓦。由于接受汉文化较早,土家姓氏与汉族已基本没区别。往东几里即湖北地界,所以这里口音都串味的,川腔融鄂调,非驴非马。大树前小路旁,离qun新建的两间知青房,与三间集体房连一长排。村外西头,大晒谷坝边破瓦房,间歇性传出阵阵似诵经又似哭声的,是村小学。

沟对面上山小路边,有块倒SanJiao形苞谷地,长年被赶牛的伢们,糟蹋得有种无收。队长索性都划给我俩做了菜园。我俩砍几棵杉树拉下山,一剖四开,给这路边的园子打桩加栏,栽上了东家菜秧西家苗。还去镇上公社粮站,背回当月供应粮。按规定,供应粮到来年队里给分粮了,即断。

似借着幅神幡享受香火,吃菜,全村户户轮着送。老小们口口声声,我们是“毛首脑的客人”,(首脑发号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要说服城里干部和其他人,把自己的子女送到乡下去。来一个动员。各地农村的同志,应当欢迎他们去”)都只有愧疚,毫无怨言。

听说我们还远未到来,全大队5个生产队,就展开了一场抢客大比拼,备房、置铺、购农具。结果硬件、软件最优越,无疑当数后山顶上的四队。因他们早打听到,这批知青名单里,我哥俩跟他们村寨同姓,当是远方至亲归来。全村动手,砍树锯木,在敞亮的大晒坝边,盖起两幢土家木楼,而且连全年伙食都安排好:贵宾般挨户轮流免费接待,每家一星期。新盖木楼里,还分别备上雕花大chuang——俩大小伙,日后还不娶媳妇?一步到位。格外亲。但他们也终在竞争中败下阵来。公社不仅没把我俩安排去,其它知青竟也没分一个。

大概我们确属稀罕。就没事,门外也总站些伢,默默望着你。我蹲屋前檐沟边刷牙,他们也新月形的蹲一弯,跟看熊猫一样的目光,盯着看。见我漱出满zui白沫,他们都刀抹脖子样皱紧眉头,痛苦得zui咧老宽。

……

“广阔天地”大课堂,从此添了我俩。

每天上坡做活,三十来号老少地里一字拉开。除了男女都多以黑、白土布缠头,土家服装,已与汉人没啥区别。领头的,是干瘦的高个“冉学齐”。挨边四十了,出奇的高,人们呼他“齐巴子”。怪不,这绰号,人们亲时呼来甜得腻人,仇时叫起,跟有几辈子恨似的,竟透出狗子“咔咔”地嚼骨头似的凶狠。

怎样的爱恨交织,让一个生命符号,表情达意竟成万能的。

我先想,这不雅称呼,肯定和人们挂zui边骂人话“妈那巴子”有关,其实不然。“巴子”则与女性最公开或最隐秘部位,全不挨边。土家语里,竟然是“老虎”!看看这着实让人意外的非主流模样,就想笑。就他,还老虎?谁见过一头形销骨立的长颈鹿,冠以如此威名?虽离谱,我俩还是按城里人重品牌的习惯,人前人后的叫他“齐队长”。

他长颈长腿,却娘娘腔,满zui脏话。

凑上“荤”的了,两眼一条缝,最投入。他总讲,朝xian小妹长裙雪白,个个热情又漂亮。

唯恐其带入性不强,“呐——”,他tingxiong仰头,两手xiong前张开,像拍着只长鼓,上身随鼓点左晃右晃:“﹩#@﹪¥O……”动情而忘我,洋溢着青春再现的陶醉。“也是啊,人嘛,kù裆里概不就那两家伙?男的?——男的嘛。女的?——女的嘛。小俩口过日子,你说天朝、朝xian,哪就硬要分得那清楚?”他一脸无辜。

不知有过百宝山空手而归之痛,还是昔日的高个兵,有过一段青涩的异国情缘。

在朝xian有回吃到外国罐头的经历,他永生难忘。“这大个的,净些洋码字,锃亮。一gao开,хх,那油哇……”说得涎水都滴出来。瞧那点出息,还是个党员,哪有半点政治觉悟,舍生忘死的岁月,就记着这。

可平日,你切莫撞他刀口上。他往哪一站呀,气场就完全不一样了。那神气似在问:哪些人皮痒痒了,我给他疏疏皮!刚还逗笑疯打不依不饶的小伙们,一触他威严的目光,能立刻改邪归正。刚还敲头拧腰,笑得要断气的媳妇、小姑,见他,跟小鬼见阎王似的,立马规规矩矩。他有定力,一向硬派,极具杀伤性。为集体六亲不认。zui太臭,骂死人无厌。因此,人们与他一块儿都神经紧绷。就连我哥俩,也早被好心嫂子殷殷叮咛:知青哪,千万千万,干活站得离他越远越好。

常人眼里,他就由里到外透着股子大公无私的傻气。

他家三兄弟都是有故事的人,算得本地三怪:

兄长“懒gao得”,长年窝着不出工,还总恨恨有声:“懒gao得,懒gao得”。比家看户,他像与所有人都结下梁子:菜园按人头划,七尺汉子跟个爬地伢同样,一分地。年终分粮,多口人家倾巢出动,打劫般,又担又抬往家搬。轮到他,分的点口粮,摘下草帽就够装,糊口都勉强(政策规定,粮食分配,由按人头的“基本口粮”,和少许的“工分粮”、“肥料粮”三部分组成)。

对他来说,做活当头牯牛使,分粮当只虫子喂,即gao集体。真理从来都不深奥。他看得太清楚,受刺激也就太深。“懒gao得。我才不给别个养伢呢。懒gao得。”从不讳言。

明明每天干活记工分,年底分配兑现,公公平平,全是给自己挣呀。“多劳多得、按劳分配”的至高原则,怎就被他解读成纯粹吃哑巴亏的“给别人养伢”。俗气、直白的观点,让人印象深刻。

不过细想,伢越多,按人头划的自留地、和同样以人头为主的分粮,就越占便宜。若再把菜园的物产,尤其是低价分得的相对富足的口粮,逢赶集捎去,哪角落里偷偷以十倍以上的高价轻松出手,多口人家的日常开销,都妥了。日子普遍好过得多。

“大道至简。”看,土改时不足五十人的村子,虽经天灾三年的重创,却细菌繁殖般,而今已达整整一百三,就是人们对这分配原则的最真实解读?

“老子过去帮人(当长工)都比这强。地主老财要你出力,他还把你吃饱噻。”魁梧的单身汉,似有血海深仇。乌青着张四方脸,咬牙切齿。人听着都怕沾火星。那叫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不受待见的变态者,要不是世代贫农的好出身,无辫可揪,加上互助组时期,大红大紫的全乡模范的背景,历来大会小会,早把他批斗成鬼了。

一大男人不出工,单靠论人头分的点“基本口粮”,竟长久活着。维持生命的奇观,靠的他与常人迥异的生存策略,“休眠”养命法:算计着,平均到每天的一点口粮,早上吃了下午饿;下午吃吧,上半天又熬不过。于是,平衡点找在了白昼的正中——每天午时才慢吞吞起身弄火,一天一餐。非常态不分昼夜的死睡,使他灰头土脸,瞅人都瞳孔放大似的。妙的是,睡眼惺忪人,就从没分清过当下是上午、下午,成了村里笑话。

他小弟“春儿”,也是个怪。腰别蚌壳篓,能爬树割漆;抿片树叶,能飘出各色鸟鸣,甚至老母猪FaQing的闷叫,还唱得一口俏山歌,吹得手好唢呐。别看才十六、七的,人都还没长定型,可方圆几十里,凡红白喜事,总有人专程来接请。少年才俊着实不凡。

他家颇有名气,也许还缘自几辈人光生儿子、历世不衰的一支奇脉。

由此三兄弟都极有成就感。尤其齐巴子,那臭脾气来了,说话全不兴过脑子。尖声尖气,开口闭口“死卵”(性无能者、窝囊废物),堪称镇众之神器。

从不留情面。打人打脸,下死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配她有财运挂[娱乐圈]在线阅读反叛之战(三)

    “可恶啊!”一个银甲战士被十几个反叛者围攻,虽然他实力强大,但奈何不了人数众多的反叛者,直接被乱刀砍成了碎片,飘洒在空中。这一幕,带给银甲战士们一种情绪。绝望?不,是愤怒!“杀了他们!”一个高大威猛的银甲战士怒吼着,拿起手中的砍刀不要命的向前劈去,本来稳稳压制住他的几十个反叛者竟被震的连连后退,一脸

  • 痕迹追踪[刑侦]阖家入京

    成化十九年,腊月。年关将近,无论是朱门深户的达官贵人或是寻常的平民百姓,都因年节即将到来而忙碌起来。家中富贵宽裕者,自是须得为九族亲眷备上节礼;囊中羞涩者,也不吝惜拿出所剩无几的钱财买些酒肉度过年关;离家遥远者,早已派人带着礼物与信件出行;离家较近者,则已在归家的路途之中。飘雪如絮,纷纷扬扬落下。芒

  • 随手拯救了世界在线阅读第9章

    红儿领着众人回转至七仙居中。见柳宜宣正同马天龙讲谈些文章之事。马天龙对这些兴致不大,只在旁边散漫地点头。黑鹰则独自站在一边,面无表情。原来这天宫中以白云为路,景致多幻境时有变化。黑鹰上了天宫无事可做,只得练练武。但没有橙儿这个神仙提携时,黑鹰的凡人之躯到不了可练武之处。橙儿上朝时。黑鹰只得在七仙居大

  • 心有魔债在线阅读第八章

    “喂,前面的,你们是人是鬼?”叶恒心望着前面隐藏在雾里的身影,大声问道。“兄弟,我们是人,不是鬼。我们是附近开餐馆的,来这里提货。”男人的声音从雾里传来。话音刚落,雾霾里走出来一男一女。男的体型瘦削,但一张国字脸却显得很有男人味;女人倚着男人的手臂,柔弱的脸上却也散发着坚强,而且这两个人,成烨几个正

  • 我是雄火龙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004章听到沈琼口中说出“好啊”二字之后,方清渠眼霎时就亮了。沈琼看在眼中,没来由的想起得了奖励的汤圆,也是这般模样,让人见着便觉着心软。“我打小在南边长大,还没逛过京城的庙会。”沈琼站起身来,随口道,“不知有什么新奇的玩意?”方清渠也随之站了起来,要往外边去。其实他到京城也没多久,早些时候忙着备

  • 网游之第二次命运在线阅读第8节

    白一周身梵文散发阵阵佛光,佛光中,白一面色淡定自若,“哼!”钟良手中握拳,那些冥火飞鸟顿时向着佛光急急的发起攻击,火焰爆裂,佛光荡漾,“这个家伙,修为竟然也是已经是达到了大乘期,不过还好,只是刚刚达到大乘期,要不然还真是要收拾不了他了!”钟良此时已经是看出对方的修为,若是单凭修为等级,钟良其实是大乘

  • 现在是千玺姩啊在线阅读第七章

    温菀吃了点心,喝了茶,靠在软榻上觉得有些犯困了,避免睡着,便想起身去园子里走走。“姐儿要注意身子啊。”吴妈妈招呼了两个丫鬟给温菀拿了一个斗篷和手炉来,让温菀披着藏着了才让出门。刚出了上林院,紫莺便瞧见不远处一堆人,声音也愈来愈响,笑着道:“五姑娘应当是来了,我且听到声儿了。”温菀眯了眯眼,天虽然冷,

  • 拦住那个小兵在线阅读谢云的修习

    看着谢云对冥界兴趣盎然的样子,冥神也很是高兴,等谢云神格成长完成之后自己就可以退休了。同时,冥神又有一些担忧,谢云若是成长太过顺利又能有什么成就呢?“谢云,其实你们法明长老把你交给我是想让我教你些东西。甚至是把你培养成新的神明。”“是!”“明天开始,你要早上学习暗黑魔法和亡灵魔法,下午学习武技,晚上

  • 向往的生活之最强兵哥哥在线阅读第四章

    干活吃饭睡觉,一天又一天,生活就是这样。没有既定的轨道。有一天店里面来了两个客人说是从上海来的,到这里出差,就住附近的宾馆。王菊斜眼看了一下那么老,一个瘦高个,戴着金丝边眼镜叫胡车,一个矮小肥,也戴眼镜黑丝边叫吴用。上来就吹牛,吹得天花乱坠。王菊打心眼里讨厌,没怎么搭理该干嘛干嘛。两个客人就经常光顾

  • 洪荒之沾染因果就变强第十章

    陆正听她说完,整个人都不好了,还不死心地又问了一遍,“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宋慢耸耸肩,“或许别人有办法,但是我没有。”此时的审讯室里,傅莹还在对林一城抱怨。“这位警官,我和冯云只是普通的大学同学而已,我们俩关系很一般,毕业后我们就没见过面了,也只有前几天在她开的咖啡厅里巧遇而已。她死了我很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