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半殺第六章

2021/10/15 4:11:22 作者:叫我才少 来源:3G小说网
半殺
半殺
作者:叫我才少来源:3G小说网
被神遗弃的神剑,被人抛弃的少年,即将苏醒的恶魔。一条锁链将他们紧紧的锁在一起。恶魔将要用自己至高无上的权利和力量来征服世界。少年执起神剑征战恶魔,但是这一切却仅仅只是个开始……(湛湛邀请驻站)

月色朦胧,裴瑍独自坐在树下,静静地望着月亮。

谢溦从窗后看到他恍惚的神情,从柜子里搬出一小坛酒,提起来走向裴瑍,问道:“睡不着吗?”

裴瑍点了点头,今日他被裴二老爷派来的人强行绑走,其中免不了手脚上的交锋,他现在仍感到身上一些被衣服遮盖住的淤青还在隐隐作痛。他万分疲惫,却难以入睡。

摇了摇手中的酒坛,谢溦笑道:“陪我喝点几杯吧。”

谢溦倒了两小杯酒,酒香从坛子里飘了出来,浮动在整个庭院中。这酒是他从源贞那里顺来的,是难得一见的好酒。只是他从前一人独居,倒是从未想过还有启封这坛酒的一日。

裴瑍拿起其中一杯,一饮而尽,谁知酒太烈了,他连眼泪都呛了出来。谢溦望着他水洗过般的双眼,无奈地拍拍他的背帮他顺气:“怎么喝得这么急,我没准备下酒菜,喝这么快很容易醉的。”

裴瑍捂着唇,又咳了几声才缓了过来。

片刻后,他仿佛下定决心般目光坚定地望着谢溦,道:“谢兄,你知道我祖母是怎么去世的吗。”

谢溦平静地看着他,等他释放出所有的苦痛。

“我打小便知道,二叔不喜欢我,也不喜欢我父亲。他恨我祖母偏心我和我父亲,我都知道。但是我的堂兄,我一直认为父辈的恩怨跟我们无关,我以为他也是这么想的,谁知还是我太天真……堂兄知道了我的秘密,还告诉了我二叔。”

裴瑍闭着双眼,眉头紧蹙。

“有一日二叔举行了一场家宴,我喝醉了,回到房里睡了一觉。醒来时,却发现大家都在我房里,祖母的侍女扶着她。我看到祖母满面悲戚,而二叔和堂兄的脸上上全是幸灾乐祸。”

“我这才发现身边躺着一个人,未着寸缕,只不过是个男子。祖母气病了,我想跟她说说话,可是她不愿意见我。我跪在她门前好几日,终于听到门开了,却传来侍女惊慌失措的声音,说祖母已经去了。”

“二叔一听到祖母去世,立刻叫家仆把我抓起来。我挣扎间,被一人刺了一刀,然后便跑到了这土地庙来。”

月色忽然被云遮住了大半,可是谢溦还是清清楚楚地看到裴瑍面上有大片的水光,从他轻轻闭起的双眼中溢出来。谢溦心中一酸,正想宽慰裴瑍,却看到裴瑍忽然睁开双眼望着他,启唇道:“谢兄,那个秘密是,我是个断袖。”

又饮了一杯酒,不敢看谢溦此刻的眼神,裴瑍索性用一只手捂住了双眼。衣袖滑落,风从袖口吹了进去,有些冰冷,他不禁瑟缩了一下。忽然间他感到谢溦灼热的手扣住了自己的手腕,谢溦把他的手臂拉到了自己面前,蹙起眉盯着一处淤青问道:“受伤了为什么不说?”

太近了,谢溦温热的气息吹拂在裴瑍的手臂上,柔和地像三月阳光下轻轻擦过他手臂的白絮,令裴瑍心中一动。

还未来得及思考,裴瑍便靠近谢溦,轻轻吻住了他柔软的唇。

骤然间,谢溦睁大了双眼,看着裴瑍有些痴迷的表情,竟一时不知应当做出什么反应来,只是任凭裴瑍在他唇间温柔地辗转。

许久,裴瑍才离开了他,神色间充斥着悔意,道:“谢兄如今知道我为什么要向你告辞了,你救了我,无微不至地照顾我,而我却一直对你图谋不轨……”正说话间,裴瑍便打算站起身子。谢溦却扣紧了他的手腕,不许他动。

裴瑍神色不安地问道:“谢兄?”

谢溦叹了一口气,然后将裴瑍拥入怀中。怔忡间,谢溦捧住裴瑍的脸颊,他直视着裴瑍的双眼,裴瑍看到他明澈的目光。谢溦认真地唤道:“裴瑍。”他又哑然失笑,“傻孩子。”

然后谢溦在他唇上印下了一个轻柔的吻。

是谁醉了?源贞那瓶酒未免也太烈了,连着饮了好几杯,谢溦嗅到两人唇间都有醇厚的酒香,令自己有些醺醺然。

裴瑍呼吸都停滞了,此刻谢溦把下颌支在他肩上,手紧紧地环住他的腰。他希望时间就停在当下,停在自己的肩上,永远都不要流逝。

第二日清晨,谢溦揉了揉自己略有些发热的脸,看着熟睡的裴瑍,决意去天庭去找源贞问个清楚。

源贞一大清早便在写卷宗,看到谢溦就像看到最亲的人:“你给我带瓜子了吗?”

坏了,太着急了,谢溦便把这件事给忘了。于是他有些失神地答道:“我这几日也没有瓜子吃,改日我去集市上给你买一些好了。”

源贞很是失望,继续写自己的卷宗。谢溦走上前去,道:“先别写了,我有重要的事问你。”

源贞放下笔,神情恹恹地问道:“什么事?”

谢溦面色无比认真地看着他问道:“裴瑍到底是谁?”

源贞避开他炙热的目光,答道:“问这个做什么,他不就是你庙中香客的孙子吗。”

谢溦轻叹一声:“你若再不说实话,等到回去之后我便把他扔给钟山那一位食人脑的妖怪。”

源贞大惊失色,问道:“他究竟做了什么,令你如此生气?”

谢溦神思辗转间,很快就编出了一段话:“你有所不知,我救了他,他却半分不领情。还经常指使我给他沏茶倒酒。如今不知为何,那钟山上的妖魔也要找他的麻烦。我本想听你的赶走他,却怎么也赶不走,实在是令我烦不胜烦。”

面色迷茫有些的源贞道:“他这一世竟是一个这样的人吗?不过那些妖物缠着他,确实是情有可原,那些妖物若是能吃了他在下界的身躯,必将修为暴涨。”

轻叹一声,他又道:“我悄悄告诉你,你不要声张。你应当知道天界也有一座钟山吧?裴瑍便是钟山那位苍霖帝君,天地间唯一一条烛龙。他本在天界司雨神一职,谁知十七年前,他座下的庚泽神君犯了事,他却说自己管教不严,应当受罚,主动要求下凡历劫。”

谢溦当然听说过这位名满天界的苍霖帝君。不过想必因为这位帝君下界时,他刚刚飞升,所以他从未曾听说过帝君下界历劫的事。

“我听我家星君和司命星君聊天时,司命星君提起过。苍霖帝君下界前,曾叮嘱司命星君,要给他写个六亲零落、无妻无子的命书。你也知道,裴瑍的父母、祖母已经相继离去了。至于无妻无子,司命星君干脆直接把他写成了一个断袖。”源贞道。

谢溦不禁清咳了一声,裴瑍是断袖这件事,他已经知道了。于是他问道:“那帝君下界前也是断袖吗?”

源贞瞪他一眼:“这我怎么知道?帝君经年都是独身一人。而且帝君只和庚泽神君往来,不是重要的场合,我们都见不到他的面。”

谢溦疑道:“那司命星君怎敢将帝君写成断袖?”

源贞叹道:“帝君下界前,跟司命星君说写得越惨越好。于是司命星君跟我家度厄星君商量了一下,真的是怎么惨怎么写。”

这庚泽神君究竟做错了什么?裴瑍又和他有多亲近,才要这般替他赎罪?谢溦的心绪顿时便有些低落。

源贞道:“这便是我所知道的全部了,只是没料到帝君这世是这样的人。你且忍忍,等到帝君历完劫返回天界的时候,说不定还会给你升官。”

谢溦有些愧疚欺骗了他,于是辩解道:“其实裴瑍人挺好的……”好到自己已经下手把他抢回家了。

源贞默然看着他,叹道:“跟我你还客套什么?真是委屈你了……”

谢溦干咳一声:“我回去了,裴瑍还在庙里等我,下次来看望你一定给你带瓜子。”

源贞委屈巴巴地道:“那你下次一定要记住。”

谢溦心中愈发觉得愧疚,小跑着离开了。源贞看着他急于离去的身影,还以为他深受苍霖帝君欺压,在心中默默地为他上了三炷香。

回到土地庙,裴瑍已经醒了,看到他便几个箭步冲了上来紧紧地抱住谢溦:“谢兄!我还以为你走了……”

谢溦揉了揉他的发心:“我能走到哪里去?不过是去看望了一个朋友。”

裴瑍闷闷地道:“是祁暻兄吗?”

谢溦失笑,正想跟他说不是,却忽然看到有人推开了土地庙的门。他拍了拍裴瑍的背,示意他松开自己,然后转身望过去,看到了一个身着红衣,容色艳丽无比的男子。他本以为是前来祈愿的人,谁知裴瑍却忽然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目光死死地盯着那个人。

那个男子站在庙外,对着裴瑍粲然一笑。

谢溦看到裴瑍露出十分复杂的神色,痛苦、羞辱和恨意都浮在瞳孔中。

谢溦正蹙眉间,却见裴二老爷带着数个家仆走了进来。而那男子依旧站在门外,并没有要进来的意思。

只听得裴二老爷道:“阿瑍,你这又是何必,你能逃到哪里去?”

不知为何,谢溦在裴二老爷身上察觉到一丝淡淡的妖气,可是定神一看,分明是个凡人。若是修为颇高,自己看不出来,却也不会泄露出妖气来。

一时间,谢溦心中充满了困惑。

裴二老爷挥了挥手,那些家仆便冲了上来。有一个举着木棍的,迎面便向谢溦打去,裴瑍将谢溦拽到身后,举起手臂挡住了那根木棍。

谢溦击退了背后扑上来的家仆,面沉如水。

此时忽然有一队官兵冲了进来,制伏了裴家的侍从。谢溦想,恐怕是他给知县托的那个梦终于起效了。

知县走了进来,怒道:“裴老爷,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竟在本县土地庙打家劫舍,简直丝毫不将本官放在眼里!”

裴二老爷神色一凛,第一反应却是去看门外那人,转过头却发现那人已经不见了。他便对知县道:“岂敢,在下只是在教训内侄,还请大人见谅。”

知县冷哼一声,道:“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是觉得本官瞎了?你带着这么多侍从,还敢说只是在教训自己的侄子?可怜老夫人尸骨未寒,你便如此欺负逝去兄长的独子了!若本官今日不来,这钟县岂非又要多一具无名的尸体了?”

裴二老爷慌了神,立刻跪下道:“大人,小人岂敢啊!”

裴二老爷的手下均未带什么利器,反而都是木棒麻绳之余,想必是只是想从这里带走裴瑍,知县不会看不出来。谢溦心中有些忍俊不禁,知县真的很会虚张声势。

知县挥了挥袖子:“本官命你立即离开这里,此后不许再与裴公子为难。若是让本官知道你还贼心不死,这钟县可不止你家一个药行。”

裴二老爷连声称是,带着自己的侍从灰溜溜的走了。

命手下都退出去,知县和善地对着裴瑍道:“裴公子不必担忧,若是日后裴老爷找你麻烦,一定要及时通知本官。”然后对着土地庙中的神像,上了三炷香,翩然离去了。

裴瑍还在疑惑为什么知县会替他出头,又有人来到了这座小庙中。

只不过这次来的是祁暻神君,谢溦看到他,问道:“你怎么来了?”

祈暻神君看了看有些凌乱的土地庙,答道:“有要事同你相商。”

谢溦本想亲自看看裴瑍刚刚被击中的手臂怎么样了,此时只能无奈地对裴瑍道:“你先去给自己上点药,我同他说几句话。”

眼看着裴瑍回房上药去了,谢溦问道:“发生了何事?”

祈暻神君答道:“天界本将这件事交给了翊圣真君和真武将军,翊圣真君最近有其他的事要忙,便派我陪同真武将军下届来处理。我和真武将军已经将整座山都搜了一遍了,只搜出了几具尸体,却丝毫未见那妖怪的身影。”

谢溦猜得没错,那几个人果然已经被妖怪害了性命了。

“不料这妖物竟已法力高强到连我们都查不出来,真武将军听游奕灵官说你在山中见过一只花妖,便让我请你前去协助。”

请?恐怕没有祁暻说得这么好听,眼下显然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了。他知自己法力低微,帮不上什么忙。但是一想到裴瑍日后也要上山,便觉得这妖物不抓不行,犹豫了片刻,便答应了祁暻。

“那我便同你一起去。”谢溦道。

却听得裴瑍问道:“你要去哪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欢乐颂+粉红女郎]鳄鱼粉红色第十章在线阅读

    “赵敏?!”这在嬴政意料之外,但养气功夫到家,当即宁定,抱拳道:“赵正。”“这么巧。”赵敏嘀咕一句,又语不惊人死不休道:“才把我的身子看光,就着急走啊!”一言既毕,连她自己也一阵娇羞,玉容上晕红流霞、丽色生春,有如鲜花初绽、婉丽非凡。嬴政也给她说得不好意思。至于卫庄,也不禁瞟了眼这家伙,而后转过身。

  • 被樱淹没,不知所措在线阅读第九节

    第9章离开小镇第二天,叶凌便同四叔一起去到了镇上,这小镇的名字叫做石柳镇。小镇的规模也不大,客栈也只有一所,一辆飞驰的马车,一路到达客栈门前才停下,客栈不算大,还有点陈旧。现在正是饭点的时候用饭的客人十分的多,也十分的拥挤,一直都排出了客栈外。从车上下来,一个圆脸胖男子和一个个子小小瘦瘦的小女孩直接

  • 躺赢江山之大怒的嘉靖皇帝(2)

    朕!“居然敢自称朕!”陆绝是大惊,这个年代整个大明天下也只有一个人敢这么自称,那就是此时的嘉靖帝朱厚熜(cong)!顺手将刀背到背上,陆绝一抬脚便冲了出去。寻找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陆宅的正屋大堂。嘉靖皇帝朱厚熜此时正处在陆家大堂之中,居然亲自扶着一口乌木棺材,面露怒容,心中怀着巨大的悲愤。到底是谁断了

  • 吸金大怂包第二章在线阅读

    香蕉你个巴拉!老子还以为自己没系统呢,结果这货是睡了三天,刚睡醒!杜林大声喊道:“你废什么话,快……快帮我!”其他人傻眼了,这话什么意思,和谁说的?李世民问道:“你是和我说话吗?”“宿主淡定,你不需要说出来,在心里想就行了!”系统信誓旦旦的说道,“现在的情况,普通的武器不好使,这样吧,你可以召唤三千

  • 川上江舟第五章 数鸭子

    …………一夜无惊无险。出于自己的安全考虑,萧阳还是选择了没有裸.睡,白素心没有明确表态,萧阳实在无法确定她会不会半夜走出来占自己的便宜。这恐怕是萧阳从监狱里面逃出来后睡得最安稳的一个夜晚。虽然这个世界有点奇怪,虽然这里的女人有点疯狂,但却恰恰证明了,自己或许已经彻底摆脱了官府的追杀。当然,有个非常重

  • 赛尔号之坑爹任务在线阅读第十章

    唱歌唱着唱着看了电视剧真是不应该啊我还想继续唱歌看电视剧真是太贴切实际生活了又是悲剧惊吓唱歌唱歌唱歌只有唱歌一天也好

  • 银河英雄战纪第10章在线阅读

    (四)过了许多天之后,灵溪渐渐想起一些零碎的东西。但是他没有跟思狂提起过,因为他已经擦觉到思狂有意瞒着他一些事,并不想他想起来他的过往。那一天,灵溪又听见思狂在歌唱,一样的旋律,那个他所熟悉的旋律,他知道他听过,那样熟悉旋律......他聆听着,那旋律,似乎能唤醒他的记忆。他隐约记起,自己来这里是要

  • 天泪永恒在线阅读口误?!

    跑出来后,我倒是后悔了,我只知道我所处的地方是御花园,在御花园的哪里我就不知道了!好吧!我说实在话,我其实就是迷路了!我一个人渡着步子,左看看,右看看的,也不知道要怎么走!走了不知道有多久,看见不远处有一个亭子,亭内有一人坐在那里,说不定是宫女或太监什么的吧!去问问去!我走到亭子那,宫女太监什么的没

  • 网游之逆乱序列在线阅读第四章

    “哎哟”一声大叫,打破了长久以来的宁静,只见一个人影从病榻上猛然坐起,似乎是扯到了什么东西,又捂住自己的手背大叫了一声。“这里是?”林小川忍着疼痛,打量着陌生的环境,眼神有些迷离,怅然若失地叹了口气:“原来我是在医院里吗?”“我是做了一个梦吗?”他自嘲地笑了笑,看了眼旁边支架上挂着的葡萄糖水,正准备

  • 行军令在线阅读第一节

    天空呈现出一种美妙的碧蓝色,偶有几朵白云飘浮在上面,地上是漫山遍野的浅黄色花朵。四周很安静,只有微风拂过的声音。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儿睡在花丛中,一件青衣覆在她身上,三两只蝴蝶花丛间翩翩飞舞,一只蝴蝶慢慢落在女孩儿凌乱的发间。“先生!先生!”女孩儿猛地一睁眼,眼中原有的戾气一瞬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