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从向往开始之青藤玫瑰Diptyque Eau Plurielle(8)

2021/10/15 4:10:02 作者:落兮 来源:飞卢小说网
从向往开始
从向往开始
作者:落兮来源:飞卢小说网
向往的同人。(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这是一座维多利亚式花园。

翻卷的绿色藤蔓在头顶交织成繁密的穹顶,鼻尖弥漫着一股华贵的不知名香波气味,绿叶都被修剪得整整齐齐,碎金般的阳光透过交错的枝丫流淌在地上,笼罩小径。

风也略过脸颊,吹乱发丝,在人耳里窃窃私语,轻柔地唱着爱情的歌谣。

闻韵娇闭着眼睛,黑色睫毛衬着那张白皙的脸显得格外醒目。

他的睫毛不是像女孩子一样弯卷的,而是又长又直的,纤毫毕现,黑白分明,自带浓妆效果,看起来特别漂亮。

蔡徐坤也跟着在草坪上翻滚了一圈,粉色的衣服上沾了杂乱的草叶。

他的脑子还很混乱。

理智告诉他这一切都不对劲,偏离了应有的轨道,但在此刻脑子似乎也不需要太清醒,落日的金光渐渐黯淡了,在天空镶出一道淡淡的滚边。闻韵娇靠着一棵木棉树,挨着他坐了下来。

“蔡徐坤?”

那人突然就这么叫到。

语调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

他的心渐渐平静下来,应了句:“嗯。”

闻韵娇疲惫地靠在他的肩膀上,动作流畅而自然。

“在你来这里之前……不,我是说,你的家人支持你吗?”

“是……他们一直都很支持我的决定。”

“嗯?”对方懒懒拖长了鼻音。

“我的家人一直都在为我的梦想而付出,其实,在很久以前这种关系就该反过来了,我也一直想为妈妈做点什么,”蔡徐坤觉得有些闷,就扯了扯领口:“这大概就是我到这儿的理由……”

“真好。”

“那你呢?”

“我?”闻韵娇换了个姿势:“我可没有家人。”

忽然头顶的木棉树的枝叶就像燃着了火一样。蔡徐坤没再说话,黄昏的火红裙摆撒着金辉在它笼罩的世界里,他呼吸渐渐急促,面颊发烫。

闻韵娇今天看起来真的很奇怪,可能是因为醉酒的原因。

他也变得很奇怪。

“你……昨晚到底去了哪里?”

半晌没有回音,蔡徐坤睁开眼睛,发现闻韵娇的头离得他很近,下半张脸像是去闻他的手掌般,冰冷的唇有一点贴上他的指尖,像是满天的雪落尽了一点金色的阳光,暖得让人不知所措。

他听见懒懒的笑声,带着股勾引人的味道,拖长沙哑的尾音:“我去了一个未成年禁止的地方,那儿有不穿内衣的女孩儿,当场脱裤子的男人,同性恋,嗑药的,舞池里扭着身子相互扒衣服的垃圾。”

还没等蔡徐坤反应过来的,闻韵娇突然就抬了头,这个姿势仿佛被他圈在怀里,脸都贴着胸膛,他带着笑的鼻息也慵懒喷在蔡徐坤的脖颈处,激起一阵细小的颗粒:

“但是——我他妈竟然什么都没干!”

那股酒味更加浓烈。

“我他妈竟然只是坐着喝酒而已?!”

蔡徐坤眨眨眼,半晌,挣扎着把自己惨兮兮的袖子从对方紧攥的手里解救出来:“你醉了。”

闻韵娇抬起头直直地看着他,看的眼睛都疲惫了,才撑着手坐起来。

“法国佬的酒不错,但我没醉,”他歪了歪头:“你喝过酒吗。”

“……一点,妈妈不喜欢。”

“所以才说你们这样的孩子最幸福。”对方突然又烦躁起来,脸上的笑容消失的干干净净,他难受地蹙着眉,半晌又倒在蔡徐坤怀里。

风带着清甜的素馨花香吹过,大概是酒精上来了,怀里的人慢慢消停下来。

过去了许久的许久,久得让人坐立不安,闻韵娇终于懒懒地开口:“告诉你吧,我也有一个哥哥……”

蔡徐坤认真地听了下去。

“他很好,他真的很好,”闻韵娇无声地笑了笑,泛着苦涩的讥讽,一句简简单单的话翻来覆去地重复了几次:

“他关心我,也支持我。”

“……你听过双生子吗?两个孩子在妈妈肚子里会拼命争夺养分,所以他们的能力也特别不平均。”他轻轻点了点自己的脑袋:”所以……我继承了妈妈那张脸,他继承了爸爸的脑子,我总好奇他为什么那么聪明,比如,我不会的题他一直都做得非常快,看过的故事往往一遍就记住了。”

他的声音逐渐变得有些懒淡疲惫,让人摸不着的轻缓飘渺:“我总想着超过他,但他一点都不在意。他很疼我,在父母去世后,就剩我们两个人相依为命,他真的……特别的……”

“就剩我们两个人了,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分开了,”他说:“他辍学后就拿着遗产创业,他只想让我过得开心一点而已。”

”我早就知道,我早就知道。”

“这是我的错,全都是我的错,一直都是我……”

那声音渐渐消散,蔡徐坤微微偏头,看着闻韵娇已经靠着他的肩头睡过去,他的下眼皮有一层淡淡的青灰,看起来就像没休息好的模样。

蔡徐坤帮他调整了一下睡姿,因为过敏症的原因,他没敢用手碰地面,所以这一套动作做得吃力无比,月光懒懒撒下来,落到这两个人身上。

蔡徐坤将头转过来,安静地坐了一会儿,天空布满残月的银辉,能看得见一片星星挤满夜空。

黑暗有一种幻境的感觉,就这样静悄悄的,连小鸟偶尔扑扇翅膀都声音都能清晰地听到,也听得见耳边麻黄树梢在风里发出奇异的叹息。

“后来呢?”他这么问,也不知道问谁,也不知道问什么。

黑暗里,那双深灰色眼睛疲惫地睁开,带着死灰一般露骨的绝望与怨恨。

闻韵娇轻轻说:“他死了。”

……………………………………………………………………………………

蔡徐坤和闻韵娇不在。

是Justin先注意到这一点的。

自从张PD进来一次对他们发表了一番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灵魂拷问离开后,大多数练习生都低着头作沉思状,Justin突然开口问了一句:“闻韵娇呢?”

这句话问得许多人都沉默了。

他们和闻韵娇的关系不是特别好,原因就是闻韵娇长了一张特别好看但总带着嘲讽的脸,态度也不冷不热,让人不敢靠近。

“大概是在宿舍里?”有人建议道。

Justin就亲自去了一趟他们的宿舍,十分钟后回来时脸色都不大好看了。

“他不在。”

这时也有人发现蔡徐坤竟然也不在。

“怎么办,过一会儿就要进行第二次分级了,要是他们两个人不在的话……”by一脸焦急的蔡徐坤迷弟左叶。

“会惹导师生气的吧。”by同样一脸焦急的闻韵娇迷弟侯浩然。

Justin烦躁地原地转了两圈,突然想到些什么,叫了朱正廷一声:“队长,你能帮我到外面去找一找他们吗,你知道我现在不太走得开。”

“……行吧。”

他们的队长很仙子式的揉了揉眉心,答应了,得,谁让他是这群熊孩子的队长呢。

“还有农农,你和闻韵娇关系也算好的了,能帮帮忙吗?”

陈立农原本一直抱臂沉默地缩在角落里,闻言抬头愣了愣。

“我也能一起去吗?”他有点不敢置信。

“当然,”因为外面天气渐渐冷起来,朱正廷已经开始套上外套:“你不是他最得意的学生嘛。”

最终他们也没能出了这个门。

陈立农匆匆穿上外套,前边朱正廷刚刚扭开门把手,就和对面的人碰面。

大概是走得太急了的原因,对面那人一下子撞进他怀里。

“抱歉……”朱正廷后退一步,扶住那个人的肩膀,恰好和那双冷冷的灰色眼睛对上。

“没事。”闻韵娇理了理自己的衣襟,错开他就进了屋。

蔡徐坤尾随其后。

身后的朱正廷还愣着,眉头不经意间皱了皱。

那种味道……

他看见蔡徐坤走到冷着脸的闻韵娇身边,慢慢地说这些什么。

两个人身上有一样的味道,淡淡的,清新的香气……

突然闻韵娇脱下外套,露出里面的粉色班服,即使穿着这样的颜色他依然冷得让人畏惧:“怎么了?”

这句话落下来一秒钟,原本鸦雀无声的教室又一次吵嚷起来,人们都各自讨论着各自的事情,蔡徐坤去安慰发挥失常的王子异,而闻韵娇直接向陈立农走过去。

“农农。”

原本只是普通的昵称,经闻韵娇这么一嘴就显得有些怪异起来。

范丞丞惊恐的表情是对这个场面的最好诠释。

陈立农也懵了。

平时闻韵娇也从来没有这样叫过他。

他一直对谁都是冷淡的“喂”“你好”“陈立农”,微微抬着下颌的模样,什么时候这样……“平易近人”过。

然后众多练习生就又看到了一个堪称恐怖的场面。

闻韵娇扯着唇角升到了一个均匀的高度,皮笑肉不笑地用和善的语气对陈立农说:“这次评级发挥得怎么样。”

场面静得几乎沉寂。

“……还、还行……”这孩子彻底慌了。

身后的蔡徐坤有些不忍直视地捂住自己的脸。

………………………………………………………………………………

在那个黄昏的花园里。

【自从哥哥离开后……就不会再有像他一样的人关心我了……真的,等你真的失去了某个人,你才明白他到底对你有多重要。】闻韵娇疲倦地混着鼻音低低说着,他大概迷糊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倾听的人想,才会把这些东西明明白白告诉一个不相干的人。

【你没有体会过,你就永远不明白。】

蔡徐坤的确没有体会过,也没资格评头论足,可是……

【闻韵娇。】他认认真真地叫他的名字,每一个音符都很标准。

【干嘛?】对方疲惫懒淡地抬起眼。

【你觉得你失去了什么?】

【爱我的人。】

【是所有吗?】

【……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蔡徐坤突然转过身,在他面前半蹲下来,看着他的灰色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闻韵娇,这个世界根本没有你想得那么冷漠,当你真正去认识一些新的善良的人,回过头来,你就会发现你现在的想法其实很可笑。】

闻韵娇垂着眼睛看着他,那个人背着光,已经不再是少年青涩的模样,认真时那副表情让人移不开眼。

【答应我,韵娇,去尝试,】他说:

【尝试着去体会一下这个世界有多美好。】

他背后是落霞时的光芒万丈,当月光以清晖泛滥大地时,从树梢升起,落在蔡徐坤脸上,泛红的耳尖上。

闻韵娇呼吸略微急促了一些。

情不自禁扯了扯嘴角。

有些人是天生发光的,好比太阳。

…………………………………………………………………………………………

结果……结果就变成了这幅场景。

闻韵娇在一堆粉色班服间,笑得格外尴尬。

陈立农心大后来也没怎么样,和闻韵娇尬聊得十分开心,倒是范丞丞一个蓝色在旁边安静如鸡,Justin还在一声不吭地练舞。

“请所有练习生移动到发布现场……”广播里那个干巴巴的女声将这句话重复了三遍,现场的气氛不由自主地就紧张起来。

闻韵娇总算撤掉了脸上的笑容,习惯性地玩着自己的发稍,他看见Justin率先向朱正廷走过去,在背后叫了他一声:“Justin。”

小孩儿的背影僵了僵。

“今晚我去找你,”闻韵娇又用这种慢吞吞的,充满诱惑力的,堪比海妖的沙哑嗓音唤他:

“不管你想知道什么……我全都告诉你。”

【最后……和真心关心你的人好好谈一谈吧,我想你们都需要沟通,不是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是超级英雄突破巅峰

    “看来真的是父亲看到了我在这里受到嘲笑,受到不公正的待遇而帮助我......夏忆暄依旧不敢相信这件事情,甚至用手捏了捏自己的脸看看是否在做梦,结果是肯定的,没有做梦......于是拿起元含功秘籍看着关于第四层初级的内容,要领,动作.以前看到这些内容一点感觉都没,甚至连句子的意思都看不懂,而如今轻而易

  • 撩表心意在线阅读第六节

    “警察大人,难道人民公仆能这样轻易的打我这个良民?这可是有视频监控的,小心我找督察投诉你!”李凡可不吃她那一套。“依依,注意影响啊。”老警察也提醒一句,不就是一个小混混吗?至于吗?不过这一位可是天都警务系统的警花,谁惹她就是倒霉!女警胸口剧烈起伏着回到位置上坐下。“蛮大的嘛。手感应该不错!”李凡才说

  • 明文缔造之愁苦的少年

    第四章生存的压力和艰辛,生活的困苦和磨难,每个人都必须面对。一开始就选择低头逃避的人,无疑于一开始就选择了失败。人生路上最心酸的莫过于要耐得住清寒困苦,熬得住寂寞孤独,总要有那么一段路让你一个人走,一个人不停地坚强和坚持。人的一生有许多的坎,跨越坎的原动力就是自已。生活的困苦磨难是每一块砖,所有走过

  • 我!最强迪迦在线阅读第7节

    看着这血腥暴力的场景甄繁仁虽然还有一股不适感,但明显不会呕吐了。他对着面前的两个匪首怒喝到:“还有谁?”一时间这里的气氛变得古怪起来,本来的3打1,现在已经变成了2打1,刀疤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而光头和独眼此时正一副如同吃了死苍蝇般的错愕表情。“混蛋,你,你居然会御风仙术,你……你也是太平道的人?你

  • 漫威:我的技能有点怪在线阅读第4章

    连续三遍的系统公告,顿时所有在线玩家都疯狂了,但是采花山谷在何处呢?没有人知道,而正在游戏中的周雅亭却是呆住了,自己丧失了最后控制智脑的机会,而当初利用智脑开启这个游戏,制造智脑的芯片本身含有一种莫测的能量,原以为凭借周氏一族的八卦封魔阵可以封印这股能量,可是现在失败了,如果不能制止灭世火凰,那么所

  • 都市:从智商碾压开始在线阅读潘美娘的诱惑

    第二天,刘傲去上班,林羽突然来到刘傲打扫卫生的地方,怒目圆睁,一把抓住刘傲,将他甩到墙边,用脚抵着刘傲的胸口,“小子,你是不是偷了我们的钱和武技?”“什么武技和钱,我没有钱也没有武技。”刘傲面无表情的说,他的东西都放在空间戒指里面,就算林羽搜身,也找不到。林羽果然对刘傲进行搜身,不过什么都没有发现。

  • 心酸在线阅读第10节

    第10章,“目前还不需要,如果需要的话,我会告诉你的,霏霏,真的谢谢你,没想到这里还有一个你这么关心我。”杨宇飞说得很诚恳,他的心早就被叶熙文给伤透了,而今这个萧霏霏如驾着春风白云飘到了他的面前,像一只美丽轻盈的蜻蜓徘徊在他心尖,他真的很感激她。“谁关心你了?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霏霏俏脸绯红,但人却

  • 天际迷途之地主家的傻儿子(2)

    黑夜,无月。村长家的唢呐声音和二伯家的哭声响在这个村庄的上空。本来我不想凑任何热闹,是许东拉我去村长家里。“你不是在处理二伯家的事情?”“我爹说实在太血腥,不让我们这些孩子凑近,被赶出来了。咱们去看看村长家怎么大半夜的娶亲,不会是他那傻儿子吧。”许东看神经病一样往村长家方向看。有可能。人们都传,是我

  • 我拆了我磕的CP之心比天高(2)

    “要是我能有一鼎之力就好了!”落日山上,一个微胖的男孩端坐在山头,目光注视着远方的夕阳,阳光慵懒的洒到他脸上,透过微风,映照的是一张让女人都羡慕的面庞。白皙的皮肤,有些稚嫩,仿佛风一吹就会被刮破,长长密密的睫毛微微上卷,覆盖在一双明亮而又深邃的眼眸上,淡定的目光让人捉摸不定,增添了一份神秘的感觉,俊

  • 非典型颜控在线阅读第8章

    第008章路痴这穆念儿和风无忌一样,都是十五岁,也是一个灵武境三重的武修。不过不得不说的是,一身白色衣裙的她,要是不说话,还真的是有几分高贵圣洁,仙女下凡的意思,确实不愧是望天城第一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啊?”“风无忌。”“你来自哪里啊?”“云岚。”“你要去哪里啊?”风无忌:“……”“从现在开始,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