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山海注之质问

2021/10/15 4:00:40 作者:平梵 来源:纵横中文网
山海注
山海注
作者:平梵来源:纵横中文网
逆天道之命,破大千之虚。注山海之幻,包万千之事。容我写这一遭山海注

“今晚回家陪你?”萧言旭的目光沉了沉,微含探究地打量着俞纤纤,又落在她葱白娇嫩的手指上。

俞纤纤的手指上移,优雅而不失暧昧地抚过他的喉结,红润的小嘴微微张开,轻轻地朝他吹了口气,“我不漂亮吗?身姿不妙曼吗?你看……”

她很大胆地去拉他的手,让他亲自感受着,“挺翘极富弹性的臀部,不足一握的小蛮腰,以及傲人柔软的……”

看她还有往上的意图,萧言旭蓦然抽回了手,敛去脸上的笑容,眉目沉沉而慑人,“你从哪里学来的勾人手段?”她一个在校大学生,原本不该如此豪放的。

“我原先不主动,总是在家等你,但你夜不归宿,我刚刚才知道你嫌我太沉闷……”俞纤纤可怜兮兮,情绪都低落下去,“我主动勾引你,表现热辣些,你也许会喜欢。”

她最喜欢的,就是伪装成白莲花,柔柔弱弱惹人怜惜。

“老公,你跟我回家吧?你在外面有女人,我可以不管,可以努力不在乎,只要你对我好,抽空陪着我。”俞纤纤软软哀求。

瞧瞧,她都卑微到什么程度。

“爷爷那么希望我们好,如果得知你冷待我,也会不高兴的。”俞纤纤琢磨着,这火应该再烧旺点,给萧言旭再加点仇恨值,事后得知她录音算计他后,才会生气到离婚。

反正现在萧老爷子还活着,她无论怎么折腾,萧言旭也不会把她怎么着。

“好,我回家。”

一听到萧言旭的声音,俞纤纤下意识啜泣着:“老公,你怎么对我……”

“如此无情”四个字还没有说出,她傻了。

什么情况?剧情不对啊!根据小说的描述,萧言旭不是最讨厌被人威胁,最讨厌原主仗着萧老爷子胁迫他吗?

萧言旭微翘唇角,嗓音低沉极富磁性,呼吸间层层热浪滚滚向她:“我澄清一下,我在外面没有女人,夜不归宿,是因为在新婚当晚,你和我玩了老鹰抓小鸡。”

他声音温和,甚至微含着笑意。

莫名的,俞纤纤打了个寒颤,眼珠儿滴溜溜转着,思考着他话里的意思。新婚夜玩老鹰抓小鸡?这么奇葩吗?

“你真的跟我回家?”她心思百转,脸上微显苦色,这一回,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老公,你真打算和我好好过,从此天天回家陪我,做二十一世纪好老公?”

“嗯,天天回家。”萧言旭语调温和,唇角微微上扬,肆意张扬着风流的姿态,“陪我的小娇妻。”

俞纤纤脸色古怪,只觉得他最后几个字里,好似含着讥讽的意味。但今日一计也不算落空,反正有了萧言旭的亲口保证,万一他失约不履行,她就可以去告状,“你继续去办公吧,我不打扰你。老公,再见,么么哒!”

她一个灵巧的转身,高跟鞋踏出单调的音符,高挑曲线玲珑的身姿融入暖暖灯光里。

“照拍了,录音也录了,下一步准备去告状吧?”男人慵懒的嗓音从后面传来,含着几分高深莫测的意味。

俞纤纤背影一僵,连头也不回,刷的一下冲了出去。

然而,她刚跑出一步,手腕就让萧言旭拉住,下意识就狠狠甩开,却不慎导致自己重心不稳,整个人朝墙壁倒退过去。

就在她的后脑碰上墙以前,萧言旭伸出另一只手,搁在她的后脑与墙壁之间,免了她后脑被磕出大包的风险。

俞纤纤背贴着墙壁,正在愣神的时候,男人也压了过来,坚硬而高大的身躯贴上她的,契合得十分完美。

直到手里一松,她才反应过来,手机已经被萧言旭抢去。男人语气温和,自带三分笑意:“我给你换个新的。”

“你还给我!”俞纤纤气恼,去抢他手里的手机,然而人没有他高,力气没有他大,哪怕吊在他胳膊上,也拽不下他高高扬起的手臂,“你是不是早知道我在录音?”

萧言旭漫不经心应了声,望着她气鼓鼓一脸幽怨的模样,眼里的笑意好似浓郁了些,“从你拍照开始,大致猜到了些,故意说几句话如你的愿,你还当真了?”

也不想想,从他知道她拍照后,会准许她带着手机离开吗?

俞纤纤暗暗磨牙,见计策已经败露,也懒得再装下去,插着腰直白质问:“你又不喜欢我,凭什么囚着我,我要离婚,离婚,离婚!”

“做我的妻子,给了你金钱与地位,难道不好吗?”萧言旭嗓音低沉而压抑,脸色也认真了些。

俞纤纤本着激怒他,好让他放弃拿婚姻束缚她的心思,狠狠点着头,把他从上到下批得一无是处:“当然不行,你看看你,整天皮笑肉不笑,阴沉沉的,满肚子阴谋诡计,整个一斯文败类。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样虚情假意的人!”

她原本等着他生气,结果萧言旭依旧微含着笑意,好似完全不在意一般。

就在俞纤纤纳闷的时候,萧言旭漫不经心似的,拿出一个像是打火机的东西,又点了上面一个按钮,里面传出一个声音:“……我要离婚,离婚,离婚!”

那是她的声音!

他居然偷偷摸摸录下来了!

这个奸诈狡猾的男人!俞纤纤气得脸一阵红一阵白,眼里都快喷火了,咬牙切齿地说:“你套我的话。”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分明是她想出来的招,却让他用成功了!

“乖一点,今晚我会回家陪你。”萧言旭容色不变,依旧微含着笑意,朝她轻轻眨了眨眼,“如果我是你,今晚就会表现好点,免得我发录音给爷爷。”

他温柔地低下头,手指捏了捏她的下巴,勾勒出几分暧昧的弧度,低沉似含酒意的微醺语调缓缓说着:“毕竟,爷爷是你唯一的倚仗了,我的小娇妻,嗯?”

最后那个字尾音上扬,简直苏得不要不要的。

俞纤纤心里憋着一股火,“奸诈!”但有把柄在他手里,她也只能在心里把他酱酱酿酿千百遍。

“同样的话不用重复,没有任何意义。”萧言旭把玩着录音机,嗓音依旧儒雅温和,含着让她抓狂的笑意,“与其在心里疯狂骂我,不如想着如何拿回录音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霹雳诸天在线阅读第4章

    在史良兴和我“论三国”的一个星期后。这天,我和史良兴刚吃完晚饭,我正在洗刷碗筷,这时有人按响了门铃。我赶紧放下手中的活儿,走过去拉开房门,眼前的情景使我愣住了:只见门口站着一高一矮两个穿警服的人。“你们找谁?”我问,心里有些紧张。站在后面的矮个警察挪到前面,看着我说:“方春艳,不认识老同学了?”“啊

  • 向往的生活之最强天王在线阅读第4章

    天刚亮,薄雾濛濛,“皇上,该上早朝了。”“知道了,这就来了。”凌啸从chuang上一跃而起,略显苦恼的捏了捏额头,古代人起chuang的时间实在是太早了。现在距离那个血腥之夜已经过好去几天,这几天的时间里发生了许多事。其中最重要的是凌啸顺利登上了皇位,魏忠贤等移宫案始作俑者,悉数被斩。至于李选侍则是

  • 冷血王子V冷漠公主在线阅读第十章

    这智商真的是可以,人又长得帅气,属于能够迷倒万千少女的那种,再加上他的高贵身份,这放在现代社会,妥妥的高富帅啊!“律……律,”两道马鸣声,终于在青年王爷身后响起,两个老兵护卫看见自家王爷,还没有走进那边的屋子里面,不由的松了一口气。毕竟,年轻王爷能想到的,他们这两个上过战场,见过太多生死的,又怎么可

  • 我在大唐当王爷第七章在线阅读

    眼看着突厥士兵逃了出去。众将士也疑惑的看着凌风,看着眼前这位蒙面的将军!虽然知道凌风是唐人,但看到刚才诛杀突厥畜生的那一幕,众将士仍然心有余悸。如此恐怖的杀人部队,如此冷血的部队,在这支部队里,也许只有杀戮才是他们喜欢做的事情。凌风策马来到众唐军将士跟前,对着众将士大声喝道:“尚能战否?”众将士沉吟

  • 清穿之老答应吃错面

    “呕……”看到面前跟他同吃一碗面的主人的面孔,张斌差点吐出来“尼玛,这么什么情况,穷到抢别人的面吃,而且看手还以为是美女呢,结果尼玛这脸,是男的也就算了,五官也算清秀,关键全是麻子的清秀脸,能不能不要出现在我吃饭的碗前,而且还和我共用一碗面,这是想恶心死我的节奏吗,我有点想犯罪了”“恶心鬼,你吃我面

  • 死城之惧之第一章

    自小以来,乔白就知道自己运气不好,抽奖都是谢谢惠顾,开学军训训,整个学校那么多人,就飞过那么一只鸟,它的屎都能落在她头上!上课每次开小差,都能被老师抓到。每次点名迟到的同学,不迟到的日子从来没有点名这回事,一有这回事,迟到里面准有她没错。这就算了,都不是什么大事,问题是考试从来不作弊的她,某次考试的

  • [娱乐圈]十二月的骗子第5章在线阅读

    不可否认,苏依然在那一瞬间是真的对那个风华绝代的国师动了心。可是,她退缩了。那样的人,世间怎么会有人配得上他?于是这段刚萌芽的感情,还未生长便被抹杀在摇篮之中了。你很好,可惜我配不上。苏依然望着已经走到她眼前的人,这也让她更加清晰的看见了对方的容貌。一袭雪白长衫,从头到脚全是白的,一头黑发乖顺的被玉

  • 快穿BTS之因果情缘在线阅读第五节

    长安城。李世民双手颤抖,看着下面递上来的周折,整个人一下子苍老了许多。“陛下,突厥各部大举犯境,已经冲破边关,直奔长安而来,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到达渭水河畔。”尉迟恭躬身回答,声音很是小心,生怕触怒李世民。李世民怎么也没想到,突厥竟然公然毁掉公约,率领大军进攻大唐。况且他刚刚登基不久,大唐百废待兴,将

  • 强娶王妃要休夫杀进城中(新书求支持)

    江逸带着亲卫离开,无视城墙上徐子安的怒骂。“将军,这狗日的徐子安真可恶,明知我们无法与西夏大军抗衡,竟还让我们与西夏大军硬碰硬,真是可恨!”听着亲卫不满的抱怨声,江宁淡然一笑:“无妨,让徐子安多活几个时辰,今晚,便是他的死期。”“将军,接下来该怎么办?”亲卫请示江宁。“吩咐兄弟们先好生休息,不出意外

  • 穿成暴虐龙[侏罗纪+超英]绿羽令,一诺

    面对着眼前的红色光罩,在普通人眼里就是一个光罩,但在精通阵法的人眼里一看便知是诛神古阵,是上古大能留下的旷世奇作。许多年来阵师更是苦苦追求,想要夺为己用,使自己的阵术更上一层楼。但世事变迁,这个阵法流落了千年,没想到竟然在这个家主手中。李雪看着眼前的阵法,不知为什么她对于这个阵法总有些特别熟悉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