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情*******及第5章在线阅读

2021/10/15 5:01:05 作者:唯* 来源:晋江文学城
情*******及
情*******及
作者:唯*来源:晋江文学城

“大人,到了。”

典雅精致的轿子被掀开一角轿帘,那块轿帘边角上绣着婆娑竹影,在时光的洗涤中,这些纹饰已经泛淡,干净而陈旧,倒是添了几分风雅。随后,一个身形硕长,着天青色大氅的年轻男子俯身而出,悠然落地。

“江少傅,您快请进。”武康王府前守着的门子三步做两步小跑而来,朝着面前男子俯身一礼,随即便领人入了门。

江少傅是自家世子爷关系最好的堂哥,彼此间相互串门绝不稀奇,来便来,根本用不着通报,更何况,想通报也找不着人,世子爷昨晚被缠了一身绷带抬着回来,今儿大早将绷带一扯又风风火火地跑出去了。

“世子呢?”

“世子不在府内,您也是知道的,我家世子他大半时间是逍遥在外,也就偶尔夜半三更会回来一趟,还从来不走正门,每回都是翻墙进来,小人一般都见不着他,不过前日晚间倒是瞧见他回来一趟,什么话都没说径直就往后院跑。”还从未见过世子脸上出现过如此严肃的神情。

江覆玉脚步一顿,目光缓缓转向一条清幽小径,小径通往的地方,便是这武康王府的后院。

“前日晚间?”

“是的,怎么了吗?”

江覆玉默然收回目光,微不可查地叹出口气,道:“无事,他手中可有揣着酒?”

门子挠头想了想,道:“没有。”

也是,那晚他受了惊,那两个贼人的动机目标又暂不可查,心里念着的,自然还是这后院里人的安危。

真是平日里不正经惯了,差点忘了他心中也是藏着事。

江覆玉正欲询问下人温珩的去向,就听见府门那边传来一串由弱渐强的咳嗽声,那咳嗽声犹如不成节奏的击鼓声,沧桑中含着羸弱。江覆玉对这个声音很熟悉,忙转身迎上。

“祁大夫,倾许,你们这是……”江覆玉话还未问完,就看见温珩怀里抱着一女子正火急火燎地往里赶,脚下又偏偏看起来一颠一跛的样子,江覆玉面露疑色,也来不及问些什么,只是随着他一同进了附近的一间屋子。

“祁大夫,你快看看她,有无大碍啊?这突然之间怎么就晕倒了呢?”温珩扶着怀中人的脑袋,动作轻柔地将她放在了床上。

被唤到的那位大夫,名叫祁尘,看着还不到不惑年纪,但明显能感觉到这个屋子里人对他的尊重和敬意,想必也能称得上一个神医的称呼。

那位祁大夫走近床头,一阵望闻问切之后,淡淡说道:“姑娘脉象平稳,并无大碍,或许只是受惊了,一时气火攻心而已。”

“那要吃药吗?”温珩眼中还有忧色。

祁尘斜过眼珠子轻飘飘地扫了温珩一眼,道:“待会儿便给你开个方子。”

温珩叹了口气,只好点点头。

祁尘又道:“治脑子用的。”

一听这话,本来已经放下心,正准备给自己倒杯水解解渴的温珩双手一抖,差点摔了杯子。他大步走近,蹲在那姑娘身边,手在她的额头上碰了又碰,十分不解道:“她脑子难道出问题了?”

“是开给你治脑子用的。”

温珩只好干笑:“哈哈哈,祁大夫还真是……温柔体贴。”

“倾许,休得对祁大夫无礼。”江覆玉悠悠开口,看起来对“温柔体贴”这四个字很是汗颜。

温珩耸了耸肩,唇角提了个假笑,好歹自己也算是在夸他嘛。

“这姑娘受惊憋气导致晕倒,怕是跟你这只小泼猴儿脱不了干系吧,你都对人家姑娘做了啥?”祁尘恨铁不成钢似地瞥了眼温珩。

温珩认真想了想,实在想不出自己究竟做了何事把神仙姐姐给吓晕了,便一五一十将先前的事叙述了一遍。

秋高气爽,十里飘香,清晨一道清风拂过,刷拉拉拂下数粒桂花,不一会儿,武康王府门前就铺上了一层暖黄的花毯,跟刚下了场香飘飘的花雨似的。

“世子!停,停手啊!”府内小包一声惊叫,府外桂树一只鸟儿扑腾飞走。

温珩单手扶着门框,艰难地让双脚适应着站立,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剥糖纸似的把缠在自己头上、手上的绷带给扯了下来。

门外小包急匆匆地冲了进来,须臾间就挂在了温珩身上,嘤嘤婴开始假哭。

特别着急,连包子都没有拿的那种着急。

“给我下来!”温珩很想一脚踹开他,可惜脚上没有力气。

“世子您千万不要想不开啊,虽然这是您头一回身受重伤全身被包的像个粽子,但是……”小包伸出两根指头拈起一旁木台上的铜镜:“您的脸还好好的啊,还跟以前一样面如冠玉玉树临风风华正茂啊!完全没有毁容,甚至长得更好看了。”

小包还当是自家世子一早醒来看到自己的粽子样,受到了非常沉重的打击,一时之间精神崩溃,开始撕扯绷带准备放弃治疗。

“行啊你,还会说成语了。”温珩不管他,自己扯下手臂上最后一条绷带。

“咦?世子您……”看着温珩扯下绷带后又活动了下自己的手关节,小包双眼瞪得跟铜铃一般大:“您没事啊?”

“我昨晚伤的很重吗?”温珩问他。照理说从那么高的地方一路滚下来,自己又没功夫底子,说是摔残了自己也会相信的,可是今早一醒来,除了两条腿还有些发痛外,其它的地方都没什么大碍。

小包点点头,道:“当场就昏迷了。”

吓得他以为自家世子给摔死了,跪在跟前就开始嚎哭,然后就准备去借个板车运回去埋了。不过这句话他没敢说。

“之后呢,没发生其它的事吗?”温珩觉得事情不简单。

小包捏了捏自己的下巴,思忖片刻后说道:“之后那两个女子也下来了,来看您摔死了没。”

世子您可千万别一听到就激动得上房揭瓦,您的腿脚可还不方便。

“然后那个紫色衣服的,特别凶的那个,就捏着世子您的胳膊一阵揍,看起来可惨了。”小包愤愤说道,不过她看起来真的特别凶,所以即便是世子在被欺负,也……只能看着,毕竟自己手无缚鸡之力。

“她是在帮我接骨。”温珩在心里摇摇头:“技术还挺好。”

“之后呢,她们有说什么吗?”温珩心中哀怨,怎么自己就昏迷了呢,那么近的距离,说不定还可以看清神仙姐姐的模样。

“没说什么其他的,就让我把您带回去,然后还威胁我们不许再骚扰她们。”小包想了想,又加上一句:“还有她们的驴。”

骚扰?

还有她们的驴?

温珩目瞪口呆。

“之后你便把我送回府并且将我包成了这个样子?”温珩侧过眼问他。

“我把世子您背回房间后,又去找了一趟祁大夫,本来想找他给您看看的,结果祁大夫听完连房间门都没肯让我进去,就从门缝塞了些绷带出来让我随便给您缠一缠,有事明日再去找他。”

“这么不近人情?”温珩心里幽怨:“你怎么跟他说的?”

小包想了想,好像是忘记了。

“说了你背着我回来的?”温珩帮他回忆。

“好像有说过。”

哦,居然还能被小包背着回来,说明还没有摔得散架,应该是能够活过今晚的。

唔……秋风瑟瑟,欲睡昏昏。

医者仁心呐。

“算了算了,让人把这些白布都清理了,跟我出去一趟。”温珩悠悠抛出一句,人已经是拖着双腿走了出去。

“诶……去哪儿世子,您昨天才刚受伤!”小包很无奈,有什么事情这么重要,居然瘸着也要亲自去做。

温珩刚一踏出府邸大门的门槛,就嗅到一阵被风吹来的桂花香气,旋即便觉着颈上一阵酥痒,低头一看,原来是几朵可爱的桂花被风拂到了自己颈上。

一棵高大优雅的桂树下,一名年轻如玉的青衣男子,长发高高束起,耳发随风轻扬,他缓慢而轻柔地将颈上那几粒桂花放入掌心,小小的,可爱极了。不禁便唇角轻扬,将这些小家伙都揣进了兜里。

昨日听那两个属下说,陈令街街角处的菜市场有位卖鱼的白衣姑娘,牵着头驴,气质清冷。于是傍晚自己才会带着小包去了一趟,哪知还没走到街角,就碰见了那抹熟悉的背影。

卖鱼……想起来,还挺可爱。

这样想着,温珩决定再去一趟碰碰运气,毕竟是以此为生,应当是会天天摆摊才是。一定要找到她,解释清楚昨日的事,再好好感激一番救命之恩。

目的就是如此的单纯,才不是因为已经是第三天了呢,才不是因为找不到人江覆玉那厮有可能会真的不给饭吃。

在陈令街街角菜市场坐着的宁诺,则是秀秀气气地打了个喷嚏,赶紧偷偷摸摸地瞅了瞅附近,没人看自己,那就好那就好。

阿雀师父给客人送货怎么送了这么久啊,这么长的时间,鱼都可以看着下锅了吧。

宁诺垂着脑袋,长吁短叹,心里暗自祈祷师父不在的时间里不要有人来买鱼,不要。

就这么安静地坐着,戳戳呆驴的大脑门也挺舒服的。

也不知道就这样戳了多久,周围突然沸起阵阵喧嚣,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这些喧嚣声在朝着自己包围过来。

宁诺正戳着呆驴的手指一顿,心里升腾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毕竟身旁卖白菜的大娘藤摇椅都不摇了,目光炯炯地瞅着自己的方向,这架势一看就知道是有热闹看。

宁诺正欲抬头看看情况,就听见身前“咚”的一声,什么东西掉进了水桶了,溅起一朵大的水花,还喷到了宁诺的脸上。

宁诺倒也没生气,随便用手背擦了擦面颊,这才看清掉进水里的是什么东西。

一个,包子。

视线往上移去,便看见了两张熟悉而茫然的脸。

“呀,包子没拿稳……”小包空中举着一只手,正在微微颤抖,看起来像是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温珩:“……”

“世子……”小包睫上闪着泪花,委屈巴巴。

温珩嘴角抽了抽,俯身一把捞出泡在水里的包子,然后放到了小包头顶上。

“晒晒太阳,烤干了或许还能吃。”

……

是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影寻踪之重获新生(6)

    刀一片片的切开骨肉剥离,腐烂的皮肤被切割,换上新的人皮。刀错在骨头上,每一刀,都让它痛不欲生,魂飞魄散。它知道面前的这个女子莘十三娘不会害自己,当白衣蒙面女子的刀刃落在它的脸上,终究忍受不了疼,意识开始模糊。或许,死,正能解脱!“这点痛都熬不得,还想做宫主的人?”只听一声冷嘲从它的头顶传来,“来人,

  • 自此星辰满天小野猫凯蒂!求鲜花求评价票!

    “新来的?”枪械专卖店当中,黑人光头脸色阴沉地问道。眼神更是非常凶狠。紧紧盯着秦轲。米国允许枪支买卖,但也会收取极其昂贵的税收,在梅林卡诺这种地方,交税是个稀奇玩意,但这也并不意味着没有人查他们,前几天黑人光头刚刚被缴获一批走私军火,就是由于两个菜鸟执行任务时被捕了,让FBI顺藤摸瓜找到了他的货,因

  • 我在天庭是道子第6章在线阅读

    凌佐细看达摩祖师的画像,左手放于背后,右手握拳,其食指指向屋顶。他顺着手指方向看上屋顶,一道再普通不过的房梁,有何机密?迷惘的看着黄虹,想她一解其中奥秘。“那便是江湖上无数人求而不得的辟邪剑谱所在之处。”黄虹冷笑。人人求知,却只有我知道。“什么?”凌佐吃惊,那就是?黄虹笑:“你一定也听过的,你爹爹也

  • 都市名侦探吕布在线阅读第4节

    自那夜千寒翼殇离去已过了一日,封建落后的王朝整日呆在院中有些乏味,再这样下去怕得闷出病来。于是乎——夜,渐渐临近。整个风府沉默了,折腾了一天的几位小姐,姨娘沉沉的睡下了。然——一道黑影悄悄地翻上院墙,站在川流不息的大街上东张西望。这人不是我们的浅姑娘还能是谁?“思过你妹!姐姐我照样溜了出来!”她身着

  • 杯雪.第四章在线阅读

    “驾!”“驾!”“驾!”大商帝都沬邑古城内,一阵阵惊人的马蹄声响彻街道,大量的骑兵从寿王府中杀出,直奔皇宫冲去。这些自然是方臻的人马!此次杀向皇宫,方臻带了三百铁骑!大家身下是一匹匹毛发黝黑、高大壮硕、头上长角、四蹄带着雷电的可怕战马,这些战马奔袭速度奇快无比,衬托的方臻犹如战神一般威武。此乃奔雷天

  • 系统之从零开始第3章在线阅读

    钱队长一边吩咐着大家打扫战场,一边向着嘎子那边走了过去。这时嘎子已经将自己的步枪收了起来,也准备去打扫战场。此刻在他的视线里,躺在地上的鬼子尸体都是一个金光灿灿的宝箱。大将看着嘎子也从芦苇丛了跑了出来,一个个全都咧zui围了过来,七zui八舌的一顿称赞道:“嘎子,没想到你的枪法居然这么厉害,什么时候

  • 前桌冬日火焰

    “呵..有趣...”洛伊斯感受到冰冷的利器抵上脖颈,有些意外的笑了。“你最好别动。”少女努力控制不自觉颤动的手,她不知道一个元素师究竟能厉害到什么地步,但这已经是自己唯一的筹码。“你不知道禁令吗?”伊洛斯凑上前,丝毫不顾架在颈边的短刃,冒犯贵族可是很严重的罪责,他很怀疑这个女孩的认知。“我知道。”但

  • 海贼:开局秽土转生斑爷进宫

    安戌十七年,贼臣乱权,太监高昌海当政。恰逢荒年,天又大旱,流离失所,民不聊生。宫里不知城外饥,传来大选秀女的消息。哥哥一得到这个消息,便兴奋不已,拉着我的手道:“瑾萱,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不能错过。”哥哥想让我趁此机会混进皇宫。我不可置信地瞪着他:“哥,这变数太大了,这次选秀给谁选的都不知道

  • 大国轻工第5章在线阅读

    从冷月的月晴苑出去的浩浩荡荡的丞相府一群人,各自回了各自的院子,当然这群人必定也是各怀心事的。漪澜院。大夫人刘玉琴刚回到自己的院子,就屏退一干下人,独留自己女儿冷梦在房间里。“娘,您看这个大姐姐,她病好了,还真是不一样了。不过病弱的时候也看不出来是怎么样的。”冷梦看着自己母亲,眼眸深邃,面色带着隐隐

  • 时间都知道第3章在线阅读

    或许是普顿市拥有一支强大的人类守卫军,亦或是还没有异物种攻到那里,这让普顿市成了逃难者的临时保护地,大批失去家园的落难者都在往那里赶。楚辉离开瓦屋,连夜赶路的方向正是普顿市。在离开瓦屋的那一刻,张馨舒也急匆匆的跑出瓦屋,远远的跟在楚辉后面。张馨舒恨也好,怨也罢,楚辉终究还是个人类,张馨舒不想自己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