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生死帝尊在线阅读第九章

2021/10/15 4:28:32 作者:夜阑 来源:3G小说网
生死帝尊
生死帝尊
作者:夜阑来源:3G小说网
天雷劈歪,钉子户方岳横死街头,天庭敲诈,获得补偿,转世投胎,看方大魔王如何搅动乾坤,掀翻天下。

你愿意用一生去守护这么一点荧光吗?即使它注定消失。

+

她奔跑在寂静的长廊里,夹着金色浮光的夏风穿过敞开的小窗拂过来,带着琐碎清亮的温柔。地毯上卷曲柔软的绒毛掠过脚心,她弯着眉眼咯咯地笑出来,兴冲冲地推开廊间尽头的门,跑过去抱住里面躺在摇椅上的女人。

被时光模糊了眉目的妇人似是无奈似是宠溺地嘱咐:“不要这么冒失啦,真名。已经要做姐姐了哦。”

柔软上扬的语调像林间擦过叶片的清风,一下子让真名的心安定下来。她舒服地叹息着,脸颊轻轻贴在妇人的小腹上,半饷才抬起头,对着一直纵容地凝睇着她的冴子妈妈撒娇一般地解释道:“人家急着来看集嘛~”

“集一直在这里,很乖很乖。”祗条冴子一时被转移了注意力,她轻柔地抚着腹部,脸上露出的笑容足以让所有耀目的光芒暗淡失色。那是独属于母亲的微笑。

“总觉得有一点点嫉妒。”真名低下头,脚尖一下一下地转着,“被妈妈这么宠爱着的集。”女孩子的声音不复方才的元气满满,像浸水的海绵一般慢慢沉重下来。

祗条冴子有一瞬怔愣,又不禁失笑。果然还是个孩子呢。她还在思索着怎么安抚突然别扭起来的长女,真名便再次开口了。

“不过,能让妈妈这么开心地笑出来,忍不住也会产生‘真不愧是我弟弟呢’这样的想法。”女孩子抬起头,明亮灿烂如矢车菊的笑颜里含着掩不住的狡黠。

意识到自己被小小戏弄了的祗条冴子无奈地扶额,出口的话也绵软纵容不带斥责:“好啦,妈妈知道真名一定会是个好姐姐的。”微微一顿,冴子偏头望了望眼前的女孩,口吻渐渐沉肃起来:“真名一定会承担起做姐姐的责任。”

“真名会一直守护着弟弟的。”被母亲的语调感染了,真名收起笑容,努力板起小脸显示自己的严肃。

祗条冴子没有再说话,她一如既往地沉默着微笑,以一个轻柔的拥抱作为回应。那是真名最难以拒绝的方式,作为母亲的她深知这一点,只是胸前晕染开的湿润让她有些讶异。

“真名也会守护妈妈的。”怀里传出了真名有些变调的嗓音。祗条冴子忍俊不禁,伸出手覆上女孩柔软的发顶。

“没有关系哦。妈妈并不需要,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小孩子做呢。”嘴角依然挂着真名最喜欢的微笑,温柔而坚定地回绝了女孩祈愿般的决心。

“为什么?!”从她怀里退出来的女孩以近乎哀痛的语调发问。

祗条冴子垂眼,视线跌入一片雾茫茫的珍珠色里。那双眼眸里夹杂了太多东西,望进去就像陷入了大雾中的沼泽地,无始无终地徘徊,无始无终地腐朽,无始无终地等待,却有一点细微纤细却并不衰竭的荧光漂浮着,围绕指引着失足者。

仿佛所有最深沉压抑的负面情绪都聚集在这里,但仍有那些细碎温润的美好如同一朵早已枯萎却化为永恒留影的白日菊,缱绻温柔地盘旋着,等待着也许会到来的救赎。

这绝不是一个孩子该有的眼神。祗条冴子轻轻开口:“是未来发生了什么吗?”

对面的真名仍哀伤地看着她,缄默不语间她的身形抽长,变成了十二三岁的模样。与此同时却更为缓慢地,祗条冴子如同一幅油画,掉落着色彩,很快更加模糊不清。

真名扑过来抱紧她,依然无法阻止。迥异于真名的恐慌,冴子却波澜不惊地笑着,喃喃道:“时间到了吗?”

她说到这里,苍白如纸的双手抚上真名的脸颊,从容温柔地凝望着豆蔻年华的女孩,如同注视着最璀璨的珍宝:“不管发生了什么,我最大的愿望都是希望我的孩子们能够获得幸福,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所以,不要为我感到愧疚,真名,勇敢地向前走,总有一天,一定会离开迷雾中的沼泽.....

我的孩子......

尚未完结的话语戛然而止,娴雅温柔的女性如同梦幻泡影般碎裂在漫天飞舞的干涸油彩中。

+

【畸形的怪物.....】

【害死了这么多人......】

【为什么你还能存在在这里?!】

起初只是一阵阵不断回荡重叠的窃窃私语,继而就演变成无数人的尖声诅咒。又来了吗。本来以为远离了小杏就能避免的幻听如影至随的缠绕着她,即使睡梦中也不得安宁。

融入了碎片的眉心一跳一跳,好像有什么东西要钻破皮肤突出来。真名乏力地睁开眼,想要起身才发现手臂被束缚了。她转过眸子,手背被床外的少年持在额心,他似是非常困倦,坐在椅子上,维持着这样的姿势就睡着了。

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反应,真名侧躺着,手臂僵硬地放在那里,过了一会儿,竟然也慢慢习惯了。放松了身形,百无聊赖中,她的目光最后汇聚在涯身上。

睡眠中的少年闭合着眼眸,面容沉静安然不见丝毫锋芒,但是真名非常清楚一旦睁开眼,他会爆发出怎样冷厉强硬令人心悸不由臣服的气场。她当初无意间救下的孩子已经成长到这么出色的地步了。

心情复杂地叹口气,她伸出另一手想拂下贴在涯侧脸上的一缕发丝,那动作却停在他的脸侧无法继续。好像有一片柔软的羽毛轻轻地骚动着,划过心尖激起一阵异样的情感。无意深究起伏不定的心绪到底包含着什么,她闭上眼,循着脑中的影像向前伸出手。

动作再一次凝滞了,手背上覆上了一层熟悉的清凉温度。眨眨眼,视线跌落在一片浅灰色的海洋里,涯缄默地凝视着她,神色清明丝毫没有初醒者的混沌迷惘。

“Triton?”真名有些疑惑地轻唤道,珍珠红的眼瞳透着不容错辨的无措和担忧。

空气在冷凝中静默了一会儿,涯像是确认了什么似的松了一口气,倾身过去,下颌抵在女孩脖颈一侧,轻轻环住她,半饷,他慢慢合上眼。

“我没事。”遽然明了对方担忧的女孩轻拍涯的脊背,自欺欺人地重复着,“我没事,真的没有问题。不必在意。”

女孩的声线纤细轻柔,如同镜花水月般飘渺空灵,仿佛轻轻一击便会消散。但他掩藏起的焦躁确实被安抚了,倏尔又觉得可笑地皱眉,涯轻扯嘴角,思索着静静开口。

“迷茫,痛苦,焦躁,一切软弱的情绪,正是因为身为人类所以才无法避免。”修长的手指擦过垂在背后的樱色长发,下颌枕在女孩的肩膀上,涯浅灰的眸子里浮沉着冷色却脉脉的浅芒。

床头的电子钟突然在这时恪尽职守地报起时间,一时打断了涯的话语。他起身看向窗外,眉梢挑起罕见地笑出来,极浅淡的笑容却让真名有种云破月明豁然开朗的感觉。

罩下了一层黑红相间的风衣,真名微微愕然地抬头看向涯。少年正倾过身来,如同拥抱一般环住她,不,确实是被抱起来了。女孩的思维霎时间空白一片,早已停滞的心房竟隐隐产生了跳动的错觉。

等回过神的时候,迎面扑来破晓时分湿润的空气,身上仍罩着涯的风衣,他们现在正坐在疑似楼顶的高台上,四周环绕着朗朗而过的劲风。一抬起头就能看到少年下颌的轮廓,想要张口告诉他她感觉不到冷暖,并不需要的外套的话不知为何卡在喉间,无法吐出,只好缓缓咽下。

金色的发梢随着劲风飞舞,有一些掠过真名的脸颊,环着她的少年垂首勾唇一笑。眼睛被轻轻遮住,她听到对方沉稳如旧的嗓音:“等一下就好。”

好像......不由自主地开始期待了。她默数着两人交错的呼吸频率慢慢等待着。

似乎并没有太久的样子,有声音在耳边说:“真名,睁开眼。”

真名笑出声,睁开眼的瞬间,四周毫无预料地晕开一片昏黄色。以纷繁错落的楼宇为背景,火烧云浸染着世界,以席卷六合的气势翻倒铺陈着浓烈的色彩。最引人瞩目的是遥远的彼端那一团似是而非的黄色火焰,它低调地从苍苍夜色最后的战线中透出来,颤颤巍巍地积蓄着,挣扎着,挣脱着,势单力薄却厚积薄发。仿若只是一瞬,在真名一动不动的视线里它倏然挣脱了枷锁,清晰地升上天宇,锐不可当地穿透晨间的薄岚,蒸腾掉所有夜色的阴霾。

她的眼睛在长久的凝视中湿润了,朦朦胧胧间眼前似乎展开另一幅场景。那是一片无垠海,绒黄色的落日沉下来,苍凉的金光消融在浸染着赤色的海水里。

集和她的秘密基地。

他们也是在那里遇到了Triton,然后变成了三个人的独有会所。和落日比起来,壮丽的日出更能抚慰她。集年龄尚小,不能拖着他早起,所以在身心俱疲和对自身的恐惧里彻夜未眠中,她也会偷偷溜到那里,等待着海上日升。

有时候会意外地遇到Triton,并不互相询问,只是静默地等待那一幕,继而像是获得了勇气一般,继续挣扎着生存下去。

现在......就好像和过去重合了一样,就像什么也没变。真的是吗?

出神间,真名感觉到手腕被轻轻握住,抬眼间正撞上涯看过来的视线。

侧首凝望着她的少年融在一片金色的背景里,脸颊冷硬的线条似乎也柔软了几分。

“‘我会愿意放弃世界上最壮观的日落,只为目睹一眼纽约市的摩天大楼群。’曾经有人用这句话赞叹人类的意志力。”冷质的声线徘徊在真名耳边,涯垂着眼睛,抚了抚她鬓角的长发,“可是仅仅是日出日落也不是人力能够干扰的。在所有可预知或者不可预知的命运里,我们的意志也许孱弱无力,但终将帮助我们走向最光明的未来。”

“会痛苦,悔恨,这些感情不需要一人承担。迷惘于自身存在,至少为了集.....为了我......们坚持下去。不会再让你孤独地承受罪责。”

“未来的路,由我们一起开拓。”

掷地有声的宛如誓约的话语砸在真名心房,明明应该拒绝的,看着对方凝望过来的眼瞳却怎么也不出否定的答复。

拥有了更多,会失去的也更多。这样的失去并不是单方面的,最可怕的事情不是丧失希望,而是木已成舟尘埃落定,再无回旋的余地,正如她是属于过去的亡者,怎么会有崭新的未来?

所有的可能性一开始就被斩断了,死亡的虚无足以吞噬一切,只是因为背负着荆棘路的使命,才出现在这里的她......也许在最初就不该遇到Triton。

真的可以吗?

少女合上眼眸,手指无意识地握紧。晨曦之中,她的眉心闪闪烁烁地透出紫色结晶的光芒。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明文缔造之愁苦的少年

    第四章生存的压力和艰辛,生活的困苦和磨难,每个人都必须面对。一开始就选择低头逃避的人,无疑于一开始就选择了失败。人生路上最心酸的莫过于要耐得住清寒困苦,熬得住寂寞孤独,总要有那么一段路让你一个人走,一个人不停地坚强和坚持。人的一生有许多的坎,跨越坎的原动力就是自已。生活的困苦磨难是每一块砖,所有走过

  • 我!最强迪迦在线阅读第7节

    看着这血腥暴力的场景甄繁仁虽然还有一股不适感,但明显不会呕吐了。他对着面前的两个匪首怒喝到:“还有谁?”一时间这里的气氛变得古怪起来,本来的3打1,现在已经变成了2打1,刀疤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而光头和独眼此时正一副如同吃了死苍蝇般的错愕表情。“混蛋,你,你居然会御风仙术,你……你也是太平道的人?你

  • 漫威:我的技能有点怪在线阅读第4章

    连续三遍的系统公告,顿时所有在线玩家都疯狂了,但是采花山谷在何处呢?没有人知道,而正在游戏中的周雅亭却是呆住了,自己丧失了最后控制智脑的机会,而当初利用智脑开启这个游戏,制造智脑的芯片本身含有一种莫测的能量,原以为凭借周氏一族的八卦封魔阵可以封印这股能量,可是现在失败了,如果不能制止灭世火凰,那么所

  • 都市:从智商碾压开始在线阅读潘美娘的诱惑

    第二天,刘傲去上班,林羽突然来到刘傲打扫卫生的地方,怒目圆睁,一把抓住刘傲,将他甩到墙边,用脚抵着刘傲的胸口,“小子,你是不是偷了我们的钱和武技?”“什么武技和钱,我没有钱也没有武技。”刘傲面无表情的说,他的东西都放在空间戒指里面,就算林羽搜身,也找不到。林羽果然对刘傲进行搜身,不过什么都没有发现。

  • 心酸在线阅读第10节

    第10章,“目前还不需要,如果需要的话,我会告诉你的,霏霏,真的谢谢你,没想到这里还有一个你这么关心我。”杨宇飞说得很诚恳,他的心早就被叶熙文给伤透了,而今这个萧霏霏如驾着春风白云飘到了他的面前,像一只美丽轻盈的蜻蜓徘徊在他心尖,他真的很感激她。“谁关心你了?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霏霏俏脸绯红,但人却

  • 天际迷途之地主家的傻儿子(2)

    黑夜,无月。村长家的唢呐声音和二伯家的哭声响在这个村庄的上空。本来我不想凑任何热闹,是许东拉我去村长家里。“你不是在处理二伯家的事情?”“我爹说实在太血腥,不让我们这些孩子凑近,被赶出来了。咱们去看看村长家怎么大半夜的娶亲,不会是他那傻儿子吧。”许东看神经病一样往村长家方向看。有可能。人们都传,是我

  • 我拆了我磕的CP之心比天高(2)

    “要是我能有一鼎之力就好了!”落日山上,一个微胖的男孩端坐在山头,目光注视着远方的夕阳,阳光慵懒的洒到他脸上,透过微风,映照的是一张让女人都羡慕的面庞。白皙的皮肤,有些稚嫩,仿佛风一吹就会被刮破,长长密密的睫毛微微上卷,覆盖在一双明亮而又深邃的眼眸上,淡定的目光让人捉摸不定,增添了一份神秘的感觉,俊

  • 非典型颜控在线阅读第8章

    第008章路痴这穆念儿和风无忌一样,都是十五岁,也是一个灵武境三重的武修。不过不得不说的是,一身白色衣裙的她,要是不说话,还真的是有几分高贵圣洁,仙女下凡的意思,确实不愧是望天城第一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啊?”“风无忌。”“你来自哪里啊?”“云岚。”“你要去哪里啊?”风无忌:“……”“从现在开始,给我

  • 都市之最强传承第三章在线阅读

    “谢谢大师!谢谢大师!”富太太双手合十的对金燕子忙作揖,脸上同样有着之前那位中年女人的感激之色。“去吧!”“是!是!”富太太起身之后再次往功德箱里投了两千元后,才退身离开。就在水青马上就要念下一位时,金燕子再度打断了她的说话:“我再接个电话。”说完也不等水青反应过来,小跑着出了大堂,边跑边说着电话:

  • 昆仑冕之任务

    由于南墨的分析,几人在旅游结束后也暂时放松下来,休息了三天,当然期间他们也没闲着,甚至叶修还买了本关于心理学方面你的书籍,意义不明。几人也讨论过关于彼此能力和堕落灵魂的一些问题,然而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而南墨也在琢磨自己的能力,目前摸索出来的也就是穿越空间这点,不知道为什么,他本能的避开了穿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