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学渣味的甜墓地祭奠

2021/10/15 5:09:44 作者:燕扶 来源:晋江文学城
学渣味的甜
学渣味的甜
作者:燕扶来源:晋江文学城
【爽文《穿书后我只想单身》正在连载,欢迎跳坑】十年前,叶葳对隔壁学霸穷追不舍。学霸:抱歉,我不和学渣谈恋爱。十年后,轮到岳有风对叶葳穷追不舍。叶葳:很抱歉,我不和科研狗谈恋爱:)追妻火葬场在线直播.jpg————————————【墙裂推荐基友《你给的甜》(现言)by风晓樱寒,超甜预警】文案:#高冷一时爽,追妻火葬场#公司里的同事都知道,江荨很讨厌微博上那位国民老公傅沉,甚至还把他的照片制作成各种表情包,每天轮换着用。直到某一天,傅沉成为了他们公司的投资人……所有人都认为,江荨要完蛋了。在傅沉作出

难得的一天假期,何莞选择当一条咸鱼。可惜的是天不遂人愿。何莞正在八点半闹钟的魔音穿耳中关掉了手机,下一秒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少夫人,少爷请您下楼用餐。”忠叔说着,轻敲了几下门。

“好好好,知道了。我就去,忠叔你先下楼吧。”何莞说着,跑到洗漱间开始把自己好好打理一番。

虽然是在家里,但何莞觉得把自己打扮的能见人应该算是一种基本的礼貌。

片刻之后,何莞套了拖鞋慢悠悠的下楼。但在看到不远处的餐桌上摆着琳琅满目的早点时,兴奋的小跳着到餐桌前坐下。

“呵,动作还挺快。”司泽说着冷哼一声,像是一种对于何莞这样猴急吃早餐的轻蔑。

何莞用力的咬着吐司,眼睛恶狠狠的盯着司泽。似乎是在宣泄着什么不满的情绪,偏头的同时翻了个白眼。

“何莞!你最好清楚自己现在是住在谁家,以怎样的身份住着!再冲我不敬,就滚出去。”司泽这脾气说来就来,倒是把何莞给吓懵了。

不过开玩笑的动作,他至于这么生气吗?何莞有些茫然的看向一旁的忠叔,后者的反应却比他还意外。难道,这是忠叔第一次看到司泽发火?不会吧,司泽看上去就不像是藏得住心事的人。

何莞在心中暗暗的腹诽了一番,不过脸上还是当起了笑脸娃娃。现在这司泽可算是她的金主了,捏死她不跟捏死只蚂蚁似的。罢了罢了,寄人篱下还是管住嘴吧。

司泽在教育了何莞一番后便消失了,像是有什么急事出门。

九点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忠叔接了电话后走到了何莞的身前,看上去是要说什么重要的事。

“少夫人,司老夫人请您去老宅一趟。”忠叔说着,看向正在沙发上坐着看电视连续剧的何莞。

“司老夫人,司泽的奶奶?”何莞对于忠叔突然间的这个称呼有些陌生。

忠叔闻言点头,但却没有马上问何莞的意思。之前何莞已经见过司家的两位大家长了,想来应该是认识的。可这回,看何莞犹豫不决的样子。莫不是,有什么难处?

何莞对于司家的大家长要再次见自己的这件事有些不知所措。前几天才见过吗,突然又想见了?

何莞可不觉得这两个老人有多喜欢自己啊,至于这么没几日不见就特地打电话过来问吗?

她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虽说司泽的爷爷奶奶看上去都极为和善,但何莞也不觉得被再次传召是什么好事。到底来说,何莞不想跟司家人距离太近。

毕竟他们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现下处好了关系若是日后见不到了不是会都很难过吗?老人家这一把年纪了,要是被气着了她可是担待不起的。

“忠叔,我今天有些事情想做。司家大家长那边,你帮我回绝吧。”何莞看向忠叔,说道。

“好的少夫人,我明白了。”虽然对于何莞的举动忠叔很是不解,但也没有过问的权利。司家家规,主人的任何决定都不得擅自过问。

何莞这么做固然有那种思量,但她今天也的确有些私事想办。而那件事情,她只想自己独立完成。

……

辗转了三四个小时后,何莞终于是在下午两点到了青山陵园的门口。

青山陵园,是最早在Z市修建的墓地。建成规模很大,占据了近乎大半座山。但后来因为地理位置太过偏僻而被人们逐渐摒弃,之后市中心又出现了好几个大小不一的墓地来缓解丧葬的压力。

有传言说这里风水不好,之后便有大部分富人的墓地搬迁了,最后留下来的,自然也就是很老的墓了。这里,算是穷人的安详地。

何莞顺着青石台阶往上走,在到达半山腰时停了下来转了个弯。

“好久不见啊,然姨。上一次来看你,还是三年前的事。一晃眼,时间就这么过去了。然姨,要不是你我现在怕还是个无家可归的孤儿呢。谢谢你,让我有了一个家。尽管现在,这个家已经散了。”何莞说着,把手上的康乃馨放在石碑前。

然姨是孤儿院的院长,在退休后用着自己浅薄的工资帮助着院里因为跟亲人失散而居住着的孩子们。

然姨的好让所有孤儿院的孩子都记住了,当做自己的骨肉至亲那样铭记。再后来,孤儿院里的孩子被一个个接走。

后来,只剩下了小荷、小华、小尘和自己。

然姨对于何莞而言就像是母亲的存在,她也一直很感激之前然姨的照顾。但很可惜的是等到她再次见到然姨时已经是葬礼了。在这之后,然姨便在此长眠。

“你也来了,真巧。”何莞思索的间隙,一个看着年龄相仿的女人出现在眼前。

“你是?”何莞看着眼前的女人,陌生中带着几分熟悉。但是名字,却怎么都叫不出来。不过隐约觉得,有些像一位故人。

“我是小荷,不记得了?”女人说着,将一束粉色康乃馨放在石碑前。

“走吧,我们聊聊。”见何莞依旧有些茫然,女人转身朝着山下凉亭的方向走。何莞顿了顿,跟上了她。

“孤儿院的小荷?好久不见啊,最近如何了?”何莞说着,看向应荷。

“不好不坏吧。刚来一周,算得上是新住民了。你呢,看你这行头应该混得不错。”应荷笑着说道,行为举止间都像极了过去的那个小荷。

两人就在这样的闲适中聊了一阵儿,到底还意犹未尽的。回去前互留了联系方式,之后便各回各家了。

回程的路上,何莞一直在想着。要是当初他们几个之间没有分开该多好,他们现在也不至于成了陌路之人。他们会在哪里呢,那几个人也会向她和小荷那样幸运的遇见吗?

何莞不知,但她希望可以。毕竟他乡逢故知,亦是美妙的缘分。

傍晚六点,何莞还在回程路上哼着小调优哉游哉之时。别墅混乱的,像是经历了一次世界大战。

“忠叔,这是怎么了?”何莞看着满地的狼藉景象,不解的问道。虽说别墅并不是每天都打扫的,但平常看起来也算一尘不染。今晚上,这是怎么了?

“少年今天酒喝多了,想起些伤心事。难免,脾气大了。”忠叔说着,指挥着一旁的几个仆人收拾客厅的一应物件。

何莞看着这一地未被清扫的玻璃碎片,突然不由得愣住了。正想问什么,砸东西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终究,何莞还是没耐住好奇心的往声音的源头走去。声音的源头是一间封闭的储藏室,密不透风阴森诡异。

何莞小心推开门,发现地上堆着一打的酒瓶。酒瓶上注释着晦涩难懂的他国文字,看上去像是洋酒的名字。无一例外的,全部空空如也。

借着透进屋内的几缕光线,何莞打量着这个屋子。屋里处处都有画,以水彩和素描居多。

画布上描绘着少女的侧面剪影亦或背影,落款处有个铅字笔写的“离”。是司泽熟悉的人吗?何莞不知道。

司泽交叉着双腿坐在书桌上,背影看上去有些落寞。穿着单薄的衬衣静坐,让人不忍心打扰。

何莞记得忠叔说过,在司泽的心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女人。那个女人是他初恋,后来出国留学了。

“难道,是江离?”何莞想到了与司泽第一次见面时被错认的事,司泽当时把她当做江离,还差点掐死她。

那个女人,原来就是他的初恋对象吗?看来,确实是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爱之深恨之切?不然,也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吧。从管家忠叔的反应来看,这似乎不是他第一次这样做了。

难道之前,也有这种类似的情形?何莞细想着,关掉手电放到桌上。

“司泽,该休息了。”何莞说着,拿起一旁椅子上挂着的毛毯披在司泽身上。

“赏景,不困。”司泽说着,赌气般的看向窗外。可窗外哪有什么景象,分明是万里无云亦无星。稀稀拉拉的乌云在远处,看样子要有雷雨了。

“我希望你能够放下往事,毕竟都过去了。”何莞说完,在司泽旁边坐下。

司泽侧身望向何莞,感到有种情绪在心底缓慢滋生、成长。看着眼前的这双眼睛,司泽亦有了截然不同的感受。那双眼睛的确是她们身上的共通点,但也只是唯一的共通点。

那一刻,司泽似乎能分清江离与何莞并不是一个人。那双眼睛像极了她,却不是她。

江离早在几年前便从他的生活中完全消失了,从此再无影踪。

而何莞,是自己无意间在酒吧碰上的女人。只因那双无比相似的眼睛,也就使自己认定了与这个女人的婚姻。

“唉。”许久后,司泽默默地叹着气。一旁的何莞已经坐着睡着了,时不时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就连梦里都在念叨着什么,像个小老太婆。

司泽看着这一幕,嘴边挂了个无奈的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欢喜同人]耀眼的繁星开课啦(第三更,求鲜花)

    李意摊开手掌,见手中躺着的一枚洗髓丹,心中欢喜。有了这枚丹药,资质的问题就能解决了,待去除了杂质后,修炼速度肯定能更快!一口将丹药吞下,只觉一丹药下肚,一股暖流开始扩散,向着身体各处散去,慢慢流动着。感觉凹毛孔下的蠢蠢欲动,李意知道这是要把杂质通过毛孔排出来。连忙朝着村前的小溪跑去,若是慢点的话估计

  • 心动年年有余在线阅读第3节

    雪玉山外这里是雪玉灵谷的附属领地,因和雪玉灵谷成两脉纵和之势,亦被称之为雪玉灵山。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这里的一切几乎和雪玉灵谷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十分的萧条,因为,近十年来,不断的降雪导致了雪玉灵谷和雪玉灵山上的一切种植农作物和家畜都全部被摧毁,所以,这里的一切显得十分的萧条。导致了大部分雪玉原住民已

  • 封魔之林中奋战

    “啊,这里还真是风光无限好啊。”叶默抬头望了望头顶上遮天蔽日的树枝。“犬倍晋三还真是会享受生活啊。”此时的叶默还真的有些羡慕犬倍晋三。这么好的风景,给他住真是浪费了。叶默扒开面前的枝条,继续往前走,因为飞机冒起黑烟的缘故,叶默想要找到飞机的失事地点还是相当容易的。“呜呜呜”树林里响起了一阵阵令人毛骨

  • 古代生活在线阅读第一章

    “哇哇”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响起,一栋破旧的茅草屋里,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经过一夜的奋战,终于母子平安,接生的是一位穿着巫袍年迈老妇,她把孩子包好,抱出草屋,“是个女娃”,她对站在屋外的壮实青年道,男人听到是个女儿,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但还是对老妇说:“多谢巫婆为我家接生了,只要母子平安就好”,说完将

  • 王牌替身之予安应长座提议

    残阳长座给一众弟子训话。远音则看着予安,从到了这云梯之上,予安还从未看她一眼呢,他们离的如此之近,可是他的眼睛却直直的盯着长座看!“近来,妖族大陆频频试探,想要越过这紫代河进犯人类,我们作为紫代山的一份子,本就担着守卫人类的重担,所以,从今天起,我要求你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要勤加修炼,以备不时之需!”

  • 倒斗开始改变!

    饭桌上。今天洛丽琴做的菜十分出色,满满一大桌子,菜肴汤品一应俱全。洛丽琴柔声道:“饿了吗?饿了就先吃吧。”李阳摇了摇头道:“不,等我爸回来吃。”洛丽琴露出意外之色,这孩子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闻着熟悉的香气,李阳打量着自己的母亲,似乎要将她印在心中般。他们家并不是普通的工薪家庭,李阳父亲打理着一家公司

  • 总裁大人别太坏在线阅读第六章

    这个男人,我一定要搞清楚,他想的是什么。不过,舅舅怎么和他在一起?为什么会来找我?舅舅仿佛知道了我的想法“这是创世公司的总裁,魏毅辰,是这次我们婚纱的赞助商,我们是过来慰问每一个模特的,这样会让模特上台更有信心。”舅舅和我解释了一下,毕竟我是第一次上T台,公司的规定有些不懂。我笑了笑,就准备让他们进

  • 我在末日无限进化在线阅读第七章

    “叮咚!宿主买煎饼任务失败!全新任务,让妹纸王文洁亲一下自己。”时间到了,系统发来了这样的讯息。“我去,系统出来,你真是最了解我的好系统啊!”苏子扬哈哈大笑着,带着钱一起去了城管大队。城管大队里相当的忙碌,苏子扬找到王文洁,对方并没有要他的罚款,而是已经开好了罚款单子。“我替你交了~”王文洁有些不太

  • 锦衣卫大人缘由

    一路飞奔直达袖连帮,待入帮之后,一直紧绷的神经才得以放松,自己一身是伤地回来,倒是把帮众人吓得不轻,他只得解释道:都是皮外伤,不碍事。伊靖将韩旭安置在自己的专属院落逸影轩,直接将人抱到自己的卧房。侍从跟上来询问是否需要帮忙,伊靖还在犹豫,床上那人先开了口:“你这一身的伤先去处理吧,有什么事过后再聊。

  • 玄元大主宰在线阅读第8章

    穆家二女,三千浮光,昭渚天下,以名荣安。皇帝册封完穆若颖后,按礼朝臣应叩拜王女,然穆若颖去了这些习俗与封赏,单拿着名号与权力便可。她也未要什么府邸,在那穆府有那么一座偏院就足够穆若颖施展,往后种种,她再也不会听命于人,她是正二品王爵。穆若颖回头望向众人惊诧来不及反应的目光,独有楚凌然一人望着自己淡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