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谁是谁的白月光家中温馨进行时(中)

2021/10/14 15:05:20 作者:千岁忧 来源:晋江文学城
谁是谁的白月光
谁是谁的白月光
作者:千岁忧来源:晋江文学城
她以为离婚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便成了离异大军的新新人还没准备好开始新的生活喜怒无常的老板貌似情深的初恋情人还有前夫外遇的弱智女人一个接一个地冒出来生活乱了……舒小夕因丈夫卫广与林浅真一夜情离婚,在三个好朋友孟依依、小敏、阿春的帮助下开始全新的人生,找工作时发现应聘的公司老总竟然是曾与她发生过小小冲突的苏展阳,他虽然说话有些尖酸刻薄,但还是给了她工作的机会。

风清微惊讶的看着厨房中那个忙碌的身影,又带着疑惑的眼神看了看两个丫头:“不对啊,你不是说同学在依然会所给你过生日么?难道是没吃饱?”

说起这个,两个丫头的脸上一脸的怒色,云倾妃当即把事情说了一遍,其间还加入她自己的各种理解和后续想象,把风清微和云绝翔吓的满脸惨白。

云绝翔怒意顿生:“倾妃,把那有着媚药的饮料和杯子给我,还有倾雅,把视频和录音全部给我。”

两个丫头连连点头,把东西同时交给了云绝翔。

“你们把叶子涵送到了机关大院,那叶子涵的家里是在临州市**工作的?”风清微紧紧抱住两个丫头,转头看向云绝翔。

云绝翔沉思了一下:“礼姓不多见,不过临州市的市长就姓礼,名叫礼仁博。能和礼仁博扳手腕,而且姓叶的……”

风清微听到这里就明白了,除了临州市的一把手,市委书记叶明以外还能有谁。

“不过那臭小子可真够厉害的……”云绝翔盯着厨房中的那个身影就笑骂了一句,然后转身拿出电话接连拨打了好几个,又转头看着风清微,“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你就不要担心了。你们两个也一样,不许把这件事传出去了。”看着被风清微紧紧抱住的两个丫头,特别是自己女儿惊恐的神色还在隐现,心里就一阵心疼。

而此时,厨房的门刚好打开,原本就有淡淡的香气传出,此刻一开门,顿时香气四溢。云城端着两道菜摆在了餐桌上,看了客厅的方向一眼,又走进了厨房,连续端出了四道精致的菜肴,等到四碗米饭和一碗粥放在餐桌上的时候,云绝翔等人早就洗干净手坐在了位子上。

看着自己的老爸和老妈,饶是心如磐石的云城,也做不到波澜不惊。

上辈子老妈操劳着公司的事物,不到五十便在医院查出了**癌晚期,最后病逝时,云城却在执行任务,直到一年之后,姐姐风倾雅到部队找到自己,这才知道。当晚自己喝了一夜的酒,至于有没有哭,这个倒是记不清了。不过此后无数次参加高危任务时,在死亡线上挣扎起来,就是每每想到,参军时的那个晚上,陪着母亲说了一夜的话,最后自己走的时候,母亲重重的亲了自己一口。那种温暖,至今回想起来都足以让冰冷的自己瞬间展露笑容。

至于自己的老爸,云城倒是没那么多的感概,因为被莫名其妙扔进军营之后,自己和老爸的关系降到了冰点。上辈子两人在部队见面也从来没说过话。

“爸。妈……”正常的喊了声云绝翔后,喊着风清微时,声音明显有着颤抖和哽咽。

“乖,儿子。”风清微捧过云倾城的脸蛋重重的亲了一口,云城顿时就笑了,笑容灿烂的把一旁原本吃飞醋的云绝翔吓了一大跳。连风倾雅和云倾妃都跟见了鬼似的看着云城。

风清微也极为惊喜,能在自己儿子这张常年冰雪不化的脸上看到笑容,这可是极为难得事,忙拉着云城仔细的看了看:“宝贝儿子,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把你高兴的。”

“没有,只是突然见到你很开心。”云城难得的话语中夹杂着人情味。

“傻小子,这不是早上刚见过么?来,坐在妈旁边吃饭吧。”说着瞪眼看着云绝翔,弄的云绝翔极不情愿的站起身子,让出了位子,一脸不满加不可思议的看着云城嘀咕着,这死小子今天吃错什么药了。

不过云城的笑容只是一闪而逝,端起米饭的时候,脸色再次变得无比冰冷。

“小三,这除了莲子鱼还有的都是些什么菜啊?”云倾妃微微一嗅,“闻起来好香啊!”风倾雅也是一双眼睛绽放着小星星,美目连连的盯着菜肴,左手端起一碗米饭就要开动。

‘啪’!云城迅速的拍掉了风倾雅的爪子,站起身子端着其中的两碗飘着有些药味的粥放在了她和云倾妃的面前。

“银耳桂花粥。”云城冷淡的声音响起,丝毫不在意两人嘟嘴叫嚷着不满,继续说道,“芦荟燕窝,妈吃的。鹅肝青笋,爸吃的。其余四个除莲子鱼之外,是家常菜。”

“家常菜?怎么以前从来没有见你做过?”云绝翔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儿子今天怪怪的。

云城挑了挑眉,自己倒是忘记了,上辈子进部队之前,老爸只吃过自己做的莲子鱼:“最近新学的。”

“啊?”风倾雅和云倾妃怪叫了一声,“你不会又拿我们当小白鼠吧。”

风清微拿起筷子,敲了两个小丫头一下:“胡说什么呢!什么小白鼠。”

别人不知道她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儿子的本事。而且更加明白自己儿子专门介绍的菜肴,肯定是对自己有好处的。记得当初十三岁的云城第一次做了一道红烧排骨的时候,自己心里那个惊讶啊,卖相不错不说,自己原本抱着鼓励儿子的心情稍稍尝了一口,竟然堪比那些五星级酒店做出的手艺。

就连老公都吃的赞不绝口,还以为是自己做的,不过自己也一直没有解释,因为那是儿子第一次开口求自己不许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不过因此自己和儿子有了一个协议,要他天天做菜给自己吃。

那一年中云城做的很是勤快,也时不时的研究新菜,加入一些中药,让后来发现的云倾妃和风倾雅试吃,失败的次数不计其数。但是只一年,儿子的厨艺直接让最为挑剔的云倾妃都赞不绝口。一些养颜去皱的菜肴更是让自己喜欢。可惜一年之后,儿子学习太忙为借口,很少再下厨了,到今年为止,下厨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就跟他那张永远没有表情的脸一样,出生到现在,自己看过他笑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

风倾雅嗅了嗅自己的粥,皱着可爱的鼻子看着云城说道:“小弟,这么难闻的东西你确定要我吃?”看着云倾妃也一同怀疑的望向自己,云城直接端过了那碗粥,颇有滋味的吃起来。

“你……这不是煮给我们的粥么?”风倾雅极度不满盯着云城,势必要他给自己一个交代。云倾妃见状也小心翼翼的尝了一口,顿是眼睛放光的狼吞虎咽起来。

“黑色电饭煲。”看着风倾雅嘴角流出的口水,生气的怒视着自己,云城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风倾雅立刻跑进厨房,匆忙的端了一碗出来。

风清微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倾雅你慢点,小城你能不这么捉弄你姐姐么?”

“哇!好吃,太香啦!”风倾雅皱着可爱的眉头,吞了一口银耳桂花粥,顿时眉头舒展,十分感慨的赞扬,“小弟你到底是怎么做到了,明明这么难闻,可是吃起来香死了。”

“药香,你闻习惯了就不难闻了。桂花被我在中药里处理过,有宁神静心的作用,你们想学就去看我的电脑。”

“我才不去呢。”云倾妃夹着莲子鱼肉,惬意的说道,“家里出了你这么一个会做菜的大厨,我们就是再怎么下功夫肯定都不如你,我才不自取其辱呢!”

云绝翔好笑的看着三个小家伙拌嘴:“倾雅,倾妃你们两个以后可是要嫁人的,这个不会做菜你们可过不了婆婆的那一关哦!”

“过不了我就不嫁了。”云倾妃很是大气的挥挥手。

风倾雅嘴里嚼着莲子鱼,大口大口的喝着粥,含糊不清应和道:“对,我和倾妃堂姐一样,才不嫁人呢。我要一辈子吃小弟煮的饭菜。”

云城听着好笑,仔细的看了看自己的姐姐风倾雅,一如她的名字,亦如老妈的部分性子。恬静,淡雅,仿佛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对人和煦,从她的眼神中,看到的只有真诚二字。但只有自己能够真正读懂姐姐那真诚的眼神里,隐隐透露出的词语。记得从前姐姐考上了大学找自己醉酒狂欢时,自己无意中问了姐姐一句:

若天塌了,你会怎么做?

自己的姐姐轻轻一笑,说出了让自己终身都难以忘怀的一句话。

若天塌了,那就塌了,于我有什么干系!

如此侠女情怀的一句,让一向冷漠的云城也为之错愕。但从那之后,云城的心里就多了一份责任。那时的自己就在心里轻轻的说道:若天塌了,弟弟会帮你扛住。也因为这句话,姐姐临危受命接替老妈创办的公司,遭遇了多方阻碍的时候,自己不惜违反军队纪律,单枪匹马赶到公司,拿着枪顶在了那些所谓元老的头上,硬生生的帮着姐姐打开了局面。

“只要你愿意吃,我就一直做。”云城吃下一口饭菜,很是意外的说的一句。

风倾雅眼中闪出希翼:“真的?”不过随后又疑惑的伸手摸摸云城的额头,“没发烧啊,难道是我在做梦?希望这个梦永远都不要醒。”

风倾雅稚气的话语将刚才客厅里,风清微和云绝翔两人所积压的怒气消散了不少!

“我说小三,你今天没吃错药吧?”云绝翔很是难得的开起了自己儿子的玩笑,这在上辈子云城的记忆中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哎呦!”云绝翔的话音刚落,突然又从嘴里传出一声痛叫。却见自己的老妈风清微很是自然的松开掐着老爸腰间的手。

“云绝翔,你再乱说话,看我怎么收拾你。”风清微很是宠爱的揽过自己的儿子,毫不在意自己嘴上的油渍,连亲了云倾城好几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成男主金手指在线阅读第六节

    翠云情不自禁的朝后退了一步,虽然胆怯,但是听着孩子哭得这般可怜,还是大着胆子道:“王妃,小世子怕是饿了,府里没有给找奶娘,王妃还是给小世子喂奶吧……”翠云看着王妃那杀人的眼神,声音越来越小。朝歌努力的吸气,呼气。她还无法消化,她一个云英未嫁的姑娘穿越成人妻,人母。那好看的月眉上染了冰霜,似乎能够将人

  • 不小心拿到男主剧本肿么破[快穿]在线阅读第四章

    后来我再去山后的水洼,水洼还是水洼,但是越峰哥确不见了,我曾问过五奶奶,五奶奶说越峰哥从没害过人,所以上天念在他善良,就让他去做地仙儿去了。五奶奶常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想这就是因为越峰哥的善良,所以得到的善报吧!而那天我在水洼边烧的烧纸,是五奶奶想要送他一程。❀“他五姐,小乐呢!”“在屋呢!怎的今

  • 穿成绝世小白花之后之浴室怪手

    “为什么要拍这个?我需要了解一下原因。”我问。美女点了点头,然后一脸严肃地回答我说:“我最近经常断片儿,你明白‘断片儿’的意思吧?”“当然。”我点了下头,“西京话,意思就是短暂的失忆。你经常喝酒吗?”“工作的时候有应酬是会喝一点,但平时我从来不喝的,而且我断片回来的时候身上也没有酒味,只是……”美女

  • [JOJO/SBR]黎明之女在线阅读第6节

    在十五的心中,沈惊天一直是神人般的存在。但是当这一切真的发生在他面前时,他依然震惊的无以复加。此刻的沈宇轩似乎忘记了刚才的后怕,眼神里满满的透露着前所未有的好奇。窗外的雨势已然瓢泼,但是这个小木棚内却静地出奇。见此情景,沈惊天笑了笑,随手灭掉火焰。“玄力,也就是天地之力。本无形无色,唯有修炼之人心会

  • 逆天狂妃:并蒂花开邪王家第六章在线阅读

    我摇了摇头,心想随便找个什么借口搪塞过去,便说是我不小心摔成这样的,好在有衣服的遮挡身上的伤口全都看不见,仅从双臂上的淤青来看,确实就像摔的一样。因此许岚也没有多问什么,是说我怎么这么不小心,便开始跟我介绍跟在他后面的几个男的。我看了一下,总共只有两个人,顿时松了口气,我们四个人去吃饭,应该也吃不了

  • 战天帝尊拜师问剑

    小草青翠,绿叶成荫,庄外后山散发浓郁郊野气息,美丽无匹。仲夏的蝉声响彻山野,但莫然耳中却容不下任何声音,萦绕耳边的只有那句话。偷看习剑要被赶出山庄,偷看…两小孩儿穿梭在绿荫下。问若雪手握几朵小邹菊,哼着小曲,左蹦右跳。莫然沉默不语,好似心事重重,如行尸走肉般缓步而行。“莫然!”小男孩儿抬头,望着身袭

  • 桃花乱:杀手王妃很倾城之符箓盒上的第一道道之麟(9)

    第九章:符箓盒上的第一道道之麟夜晚,古山内院之中的一处阁楼里之中灯火通明,里面传出储妙孝的声音:“爹爹,你今日可算为孝儿讨了一个公道咯,哈哈。谢谢爹爹!”储妙孝此刻脸色甚是得意对着坐在卧榻之上那位白天训斥安小行的中年大胖子说道。“我储妙丘怎会有你这样的儿子,你自己斗不过别人还要你老子出马。这么没用”

  • 和龙傲天男主退婚之后[穿书]在线阅读第九节

    “我们王家核心人员都在此山内部,不只是我们王家,许家、柳家也是如此。”那人说道。“整日生存于暗中,这日子可不好过!”王渊调侃道。“走吧!”那人轻轻一笑说道。王渊随着那人走入通道,那人转动了一下右侧第一个火把,石门顿时落下,从外面看去没有一丝痕迹。王渊随那人一路前行,感觉一直通向斜下方,一炷香后来到一

  • 综穿之漫漫旅途第7章在线阅读

    我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在这里等我,原本想着能忽悠个几天,然后让魏晨去泡她什么的办法,现在看来是没戏了。“小老公你来了?没事,我也刚到,没等你很久。”她小鸟依人一样扑了过来,抱着我,然后说了一通让人一听就知道是反意思的话。魏晨舔着嘴巴羡慕看着我,但他却没看到我向他求救的眼神。“哥,我有事先走了。”那混蛋于

  • 穿成沙雕万人迷之保命(2)

    关键时刻容不得半点马虎,白牧这么轻易的就走了,要是心存报复之心,可是坏了大事!管家身体顿时紧绷:“那笔钱对他来说已经不少了,应该……”陈豪声音拖长,有些怒意:“应该?”管家只觉得一阵压迫力,额头冷汗都出来了。陈豪虽然在外是个乐善好施的人,但是他做了这么多年管家,当然知道陈豪暗地里究竟有多狠。“无论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