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拥抱星星的太阳在线阅读新坑《基建王座》已开!

2021/10/15 8:14:37 作者:小庄周 来源:晋江文学城
拥抱星星的太阳
拥抱星星的太阳
作者:小庄周来源:晋江文学城
【世间万物皆苦,你翘首以盼的等待,明目张胆的偏爱就是救赎】【全订的小可爱麻烦给评个十分吧,在最后一章留言加评十分,会赠送红包哦~】【文案】裴星喜欢初旭,整个世界都知道。初旭喜欢裴星,只有他自己知道。2010年,高考后的那年暑假八月初,初旭不告而别,背上行囊远走他乡。同年,裴星单方面结束了这场暗恋。2018年,两人相遇。初旭发现,那人无论眼里还是心里,已经完全没他了。小剧场:医院里例行检查,裴星坐在椅子上,看着初旭身后站着的那群人,检查完之后,都礼貌的道谢,只是称呼....“谢谢嫂子。”裴星翻个白

AI娱乐集团总部,标志性的百层金字塔大厦像往常一样,彻夜灯火通明。

位于八十八楼的虚拟智能研究实验室,大门紧闭。

今天是周末,比起其他楼层的喧嚣和忙碌,这里简直安静得过分。

实验室里空无一人,连值班的研究员也不知去了哪里。

中央的实验台正处于开启的状态,红灯快速闪烁,密密麻麻的绿色数据流,在显示屏飞掠而过。

一架银灰色营养舱摆在实验台上,特殊材质的透明玻璃罩内,静静躺着一个穿着白衣的年轻男人。

暖黄的灯光衬得他皮肤微泛蜜白,五官立体,轮廓深邃,俊美得宛如精心雕琢的玉,就连肌理线条也格外得造物偏爱。

像一具优雅的睡美人。

金属墙壁上的挂钟缓缓走向八点整。

随着秒针和分钟重合,“滴”的一声,红灯熄灭,所有数据传输完毕,绿灯点亮。

下一秒,玻璃罩里的男人睫毛轻轻一颤,缓慢睁开了眼睛。

浩瀚冗杂的信息在萧池大脑中不断归纳和重组,他茫然地盯着透明玻璃,足足三息功夫,意识逐渐从混沌里清醒抽离。

某种难以描述的光芒照亮了他漆黑的双眼,如同点亮了崭新的生命。

让那张冰冷的俊脸,立刻生动起来。

这一刻,萧池第一次真正地睁眼看世界——即便视线只能透过一个玻璃罩,看见头顶灰白色的天花板。

他抬起手臂,视线挪到掌心,皮肤红润,掌纹清晰如刻。

萧池试探着触碰透明玻璃,指甲叩出一声脆响,指尖触感坚硬冰凉,光滑如镜。

他好奇地抚摸它,像是在温柔地抚摸这个世界。

很快,他不满于此,想触摸更多,可是无论怎么推,玻璃罩依然纹丝不动。

下意识的,萧池握起一只拳头,绷紧的骨节突出泛白,捏紧,蓄力,毫不犹豫地重重砸向它!

静谧的实验室突兀响起一声沉闷的巨响!

咔嚓——

细密的裂纹蜘蛛网般瞬间爬满玻璃罩,哗的碎成无数残片,劈头盖脸砸落下来!

他的拳头,甚至没有破皮。

男人并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坐起身,抖落碎片,缓慢而小心地爬出营养舱,脚踏实地的那一瞬,他甚至能感受到心脏在雀跃欢跳。

呼吸,空气,心跳,触感,嗅觉——这就是活着的感觉吗?

萧池不由自主地深吸了一口气,像是要把这个鲜活的世界吸进肺里。

还没好好品味初生为人的喜悦,一阵尖锐急促的报警声忽而在实验室炸响,一层一层传递出去,直至响彻整个实验大楼。

实验室的异常,似乎引起了保卫处的注意。

萧池转头盯着天花板聒噪的红色报警装置,眉头一点点皱起来。

这是……危险的信号?

闪动的红光将他的侧脸映照得阴晴不定,萧池大步流星来到实验室门口,门从内侧开启时无需虹膜验证,他在脑海中飞快搜索片刻,输入一串密码。

厚重的合金大门随之洞开。

不远处的拐角,绿色安全通道指示灯在漆黑的走廊里分外显眼,萧池迈步而出,顺着指示灯方向,身影远远消失在走廊尽头。

萧池离开以后,实验室天花板一角的监控器,零星闪过一点微弱的红光。

监控镜头将萧池苏醒至离去的全过程,忠实地记录下来,一点不落。

镜头背后,是一间昏暗的办公室。

书柜琳琅满目摆满了有关虚拟智能和生命科学方面的书籍。

书桌上只亮着一盏复古样式的台灯,灯罩挡住了大半光线,余光落在桌边男人的脸上,刻下一道光暗分明的分界线。

男人看上去已年过三十,鼻梁上架着一副银边圆形眼镜,岁月在眼角沉淀了些许成熟的皱痕。

即便是温暖的室内,男人也穿着黑色高领毛衣,露出的一截手腕,隐约可以见到一个“X”形状的疤痕。

他聚精会神地盯着墙壁上满满一墙的监控画面,目光专注而幽深,追逐监控器里的白衣男人,从一个画面进入另一个画面,从一层楼进入另一层。

当警报的声音故意误导安保人员,在大厦高层没头苍蝇似的团团转时,萧池早已顺着快捷安全通道,进入底层。

男人微微一笑,摘下眼镜轻柔地擦拭片刻,终于在安保人员进入实验室之前,按下了遥控按钮上红色的圆形按钮。

——“是否确认彻底摧毁全部数据?”

——“确认。”

“轰隆”一声剧烈的爆炸,冲天的火光阻挡了安保人员搜索实验室的脚步,里面的一切,都在他们震惊惶然的目光下,尽数湮灭在这场诡异的大火里。

留下一地残渣狼藉,和一个永远埋藏的秘密。

满墙的监控画面随之一个接一个黑屏,最后只留下一个尚未被波及的底层通道画面。

那是通往仿真人偶周边组装仓库的方向。

男人重新戴上银边眼镜,紧盯着萧池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仓库里,目光久久流连不去。

半晌,他翻开一个精美的牛皮软抄本,用堪称古董的古老记录方式,在厚实的牛皮纸上沙沙书写着什么……

※※※

时间倒回几分钟以前。

新年伊始的第一场落雪,盛大而热烈,像是为这场万众期待的演唱会庆贺的礼花。

今晚,萧池的巡回演唱会于八点整正式开始。

璀璨的霓虹灯点燃了黑夜,巨幕投影在宏大的舞台依次亮起,人声鼎沸,几乎将这座容纳了满满五十万人的巨型场馆掀翻。

“萧池!萧池——”

举目皆是攒动的人头,黑压压层叠一片,手里的荧光棒萤火虫似的飞舞闪动。

“北都时间十九点五十九分,让我听见你们倒计时的声音!”主持人甜美的嗓音响彻场馆,高跟鞋踩着悬浮式迷你飞行器,流畅而轻盈地徘徊于舞台上空。

“十!九……”

“三!二!一!”

全场高昂的倒计时,热情被推向高潮,无数双眼睛激动地望向中央巨幕立体全息投影,翘首以盼,等待他们挚爱的偶像登场——

聚焦于舞台的镁光灯,倏忽闪烁了一下,接二连三,像是快速眨动的眼。

紧跟着,所有灯光陡然陷入紊乱,垂死挣扎也无济于事,终是被抽走了全部光线,齐刷刷落入无边黑暗。

沉寂维系了三秒钟,黑洞洞的舞台无事发生。

只剩下密密麻麻的荧光棒还在尴尬地发光。

“怎么回事?”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能停电?”

“我要看萧池!”

愤怒和不安瞬间在观众席蔓延开来,主持人试图缓和粉丝们的情绪,可惜她的声音淹没在质疑的嘈杂里,收效甚微。

无数正在收看网络直播的人们,同样对着漆黑一片的投影屏咒骂不已。

每个人都在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问题也困扰着AI公司虚拟偶像项目组的员工们。

听说演唱会现场停电的时候,他们随口抱怨几声,就投入了紧张的修复工作。

为了收拾这烂摊子,项目组全都聚集在AI总部数据中心,焦头烂额加班加点。

直到实验大楼的爆炸声传来,整个数据中心突然宕机!

随后项目组崩溃地发现,萧池的数据居然全部清除了,甚至包括备份程序,一行代码都没留下,一片空白,全部档案资料不翼而飞,资料夹空空如也。

更诡异的是,所有参与萧池开发者的电话,均无人接听。

这下完了!

如同一个人被抹去了记忆,对于完全依赖数据和程序的虚拟偶像而言,不啻毁灭性的打击。

然而,这场令整个娱乐圈哗然的爆炸,余波还远未结束……

※※※

环宜娱乐集团总部大楼,顶层会议室。

十来个环宜高层主管围坐在硕大的椭圆长桌边,投影仪投下一片360°立体成像的光幕,自八点起,就陷入黑幕状态。

“季总,刚刚收到有关AI公司的最新消息,他们的实验大楼发生了爆炸,原因尚不明确,但是旗下最红的那位虚拟偶像萧池,演唱会临时暂停了,据说是因为停电。”

助理匆匆推开会议室大门,向主位上的季沉宣低声报告。

环宜总裁季沉宣交叠着双腿,姿态端然地靠坐在黑色皮椅中,听到报告,他沉默片刻,若有所思地微一颔首:“我知道了。”

“我就说怎么演唱会刚开始就黑屏了呢!没想到,不可一世AI也有这么狼狈的一天。”虚拟项目部严部长坐在他左手边第一个位置,听到这个消息哈哈一笑。

严部长还想嘲讽几句,被季沉宣凝肃的目光淡淡一扫,不由自主地闭上了嘴巴,正襟危坐。

季沉宣看向右手边的市场部部长,修长的指节叩在桌沿敲击两下,示意对方继续发言。

“众所周知,我们环宜和AI的竞争由来已久,我们以传统的真人明星为主,而AI专注研发虚拟偶像,一直被我们压过一头。可自从这个萧池横空出世之后,完全打破了人们对虚拟偶像僵硬呆板、高度同质的偏见,在娱乐圈强势崛起,生生分走了一块大蛋糕。”

一个高管不服:“AI公司能研发,我们也可以,严部长,这就要问你了,虚拟项目部成立这么久,怎么一个拿得出手的成果都没有?说穿了不就是找几个程序研究员设计程序嘛,一堆数据罢了,有什么难的?”

听了他的外行话,严部长翻个白眼,嘴一撇:“我看你对虚拟偶像的见识还停留在几十年前纸片人和动画片的水准。”

高管小声哔哔:“……还不都是数据。”

严部长冷笑一声:“这个萧池,是AI公司靡费巨资研发了五年,唯一一个称得上高智能的虚拟偶像,从你们的智能终端,可以随时随地放出等身全息投影,看他直播,跟他互动,注意,是你跟偶像之间一对一的互动,还是即时的,想想,你喜欢的偶像每天温柔地叫你的名字,说情话都不带重样的,谁不喜欢?”

“它的处理器拆下来,甚至维持一个中等规模的公司日常运转。要说唯一的缺陷,就是只能看,不能摸。可是话说回来,又有哪个真人明星,是普通粉丝触及得到的?”

说到这里,严部长惆怅地叹了口气:“AI公司推出了好几个虚偶,唯独这个萧池,人气长盛不衰,否则,也没法从我们环宜的谢天王手里,生生把全球最佳人气明星头衔给抢走了。”

话音刚落,整个会议室为之一静。

大家的脸色都不太自然,严部长自知哪壶不开提哪壶,讪讪地缩了回去。

“好了。”季沉宣起身,深沉的目光缓缓扫视一周,会议室只能听见他一个人的声音,“不要光顾着长他人志气,既然AI公司能研发出来,我们环宜同样可以。严部长,你还要多久才能出成果?”

突然被点到名的严部长愣了愣,对方的眼神淡然里透着压迫感,在对视的一瞬,他心头打了个突,硬是把“两年”给憋了回去,犹疑着道:“再一年应该可以。”

“半年,董事会要看见成效。”季沉宣低沉的嗓音轻描淡写,却不容置喙。

该死,他怎么忘了,季总可是一路从基层干上来的,哪里不清楚下面拖沓的门道?

严部长暗暗叫苦,垂头丧气地应了。

处理完公司繁冗的事务,季沉宣驱车回到独居的湖心半山别墅,时已入夜。

这个时间到家,于他而言已经算早,因为今天是个例外——他以研究竞品为由,特别订购的萧池等身仿真玩偶终于到货了,还是限量发售版,费了老大劲才抢到的。

本想趁着晚上的会议顺便看看演唱会直播——哦不,是研究讨论竞争对手的最新动态。

没成想,竟然因停电临时取消,实在可惜。

玄关处摆放着一个半人高的硕大纸箱,印着醒目的轻拿轻放标识,包装似乎不太严谨,这让季沉宣微皱了皱眉。

先搬回房里看看再说。

季沉宣刚要动手,便觉不对劲——怎么这么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欢乐颂+粉红女郎]鳄鱼粉红色第十章在线阅读

    “赵敏?!”这在嬴政意料之外,但养气功夫到家,当即宁定,抱拳道:“赵正。”“这么巧。”赵敏嘀咕一句,又语不惊人死不休道:“才把我的身子看光,就着急走啊!”一言既毕,连她自己也一阵娇羞,玉容上晕红流霞、丽色生春,有如鲜花初绽、婉丽非凡。嬴政也给她说得不好意思。至于卫庄,也不禁瞟了眼这家伙,而后转过身。

  • 被樱淹没,不知所措在线阅读第九节

    第9章离开小镇第二天,叶凌便同四叔一起去到了镇上,这小镇的名字叫做石柳镇。小镇的规模也不大,客栈也只有一所,一辆飞驰的马车,一路到达客栈门前才停下,客栈不算大,还有点陈旧。现在正是饭点的时候用饭的客人十分的多,也十分的拥挤,一直都排出了客栈外。从车上下来,一个圆脸胖男子和一个个子小小瘦瘦的小女孩直接

  • 躺赢江山之大怒的嘉靖皇帝(2)

    朕!“居然敢自称朕!”陆绝是大惊,这个年代整个大明天下也只有一个人敢这么自称,那就是此时的嘉靖帝朱厚熜(cong)!顺手将刀背到背上,陆绝一抬脚便冲了出去。寻找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陆宅的正屋大堂。嘉靖皇帝朱厚熜此时正处在陆家大堂之中,居然亲自扶着一口乌木棺材,面露怒容,心中怀着巨大的悲愤。到底是谁断了

  • 吸金大怂包第二章在线阅读

    香蕉你个巴拉!老子还以为自己没系统呢,结果这货是睡了三天,刚睡醒!杜林大声喊道:“你废什么话,快……快帮我!”其他人傻眼了,这话什么意思,和谁说的?李世民问道:“你是和我说话吗?”“宿主淡定,你不需要说出来,在心里想就行了!”系统信誓旦旦的说道,“现在的情况,普通的武器不好使,这样吧,你可以召唤三千

  • 川上江舟第五章 数鸭子

    …………一夜无惊无险。出于自己的安全考虑,萧阳还是选择了没有裸.睡,白素心没有明确表态,萧阳实在无法确定她会不会半夜走出来占自己的便宜。这恐怕是萧阳从监狱里面逃出来后睡得最安稳的一个夜晚。虽然这个世界有点奇怪,虽然这里的女人有点疯狂,但却恰恰证明了,自己或许已经彻底摆脱了官府的追杀。当然,有个非常重

  • 赛尔号之坑爹任务在线阅读第十章

    唱歌唱着唱着看了电视剧真是不应该啊我还想继续唱歌看电视剧真是太贴切实际生活了又是悲剧惊吓唱歌唱歌唱歌只有唱歌一天也好

  • 银河英雄战纪第10章在线阅读

    (四)过了许多天之后,灵溪渐渐想起一些零碎的东西。但是他没有跟思狂提起过,因为他已经擦觉到思狂有意瞒着他一些事,并不想他想起来他的过往。那一天,灵溪又听见思狂在歌唱,一样的旋律,那个他所熟悉的旋律,他知道他听过,那样熟悉旋律......他聆听着,那旋律,似乎能唤醒他的记忆。他隐约记起,自己来这里是要

  • 天泪永恒在线阅读口误?!

    跑出来后,我倒是后悔了,我只知道我所处的地方是御花园,在御花园的哪里我就不知道了!好吧!我说实在话,我其实就是迷路了!我一个人渡着步子,左看看,右看看的,也不知道要怎么走!走了不知道有多久,看见不远处有一个亭子,亭内有一人坐在那里,说不定是宫女或太监什么的吧!去问问去!我走到亭子那,宫女太监什么的没

  • 网游之逆乱序列在线阅读第四章

    “哎哟”一声大叫,打破了长久以来的宁静,只见一个人影从病榻上猛然坐起,似乎是扯到了什么东西,又捂住自己的手背大叫了一声。“这里是?”林小川忍着疼痛,打量着陌生的环境,眼神有些迷离,怅然若失地叹了口气:“原来我是在医院里吗?”“我是做了一个梦吗?”他自嘲地笑了笑,看了眼旁边支架上挂着的葡萄糖水,正准备

  • 行军令在线阅读第一节

    天空呈现出一种美妙的碧蓝色,偶有几朵白云飘浮在上面,地上是漫山遍野的浅黄色花朵。四周很安静,只有微风拂过的声音。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儿睡在花丛中,一件青衣覆在她身上,三两只蝴蝶花丛间翩翩飞舞,一只蝴蝶慢慢落在女孩儿凌乱的发间。“先生!先生!”女孩儿猛地一睁眼,眼中原有的戾气一瞬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