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我出现在你的生命里第8章在线阅读

2021/10/15 8:09:05 作者:喻言时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出现在你的生命里
我出现在你的生命里
作者:喻言时来源:晋江文学城
隔壁新文《半糖微醺》已开,戳戳看呀!文案一:穆惜颜第一次见沈轻寒是透过老旧的黑白电视机,黑白照上男人眉目清冷,面容清俊。讣告:「著名桥梁设计大师沈轻寒先生于昨日去世,享年三十二岁。」那年她十七岁。十年后她踏入莽莽丛林,见到了活的沈轻寒。穆惜颜:“……”文案二:他守着他的桃花源孤独沉寂地活了十年,一人,一屋,一狗,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了无尽头。直到有一天,外头突然闯进来一个不速之客。你守着你的城池,我来守着你!-愿桥都坚固,隧道都光明!敲黑板:1、纪录片导演VS桥梁设计师。2、幻言,不要在意男主年

叶飞刚走出夜色酒吧的门口,就看到一道身影似乎站立不稳,从酒吧里跌跌撞撞地冲了出来。

出于好心,叶飞向对方伸出了援手,稳稳扶住了她。

“美女,你没事吧!”叶飞问道。

“没事、我没事……”

陈小玲慌乱地说道,抬起头,看到叶飞:“是你——”

“是你——”

叶飞也认出了陈小玲,是苏雪身边的那个关系很好的女人,也是天翔公司的员工。

“叶飞——”陈小铃叫道,好像找到了依靠。

“呃,我是叶飞。”叶飞说道,把陈小玲扶了起来。

没想到,陈小玲反而紧紧地抓住他了,不肯放开,一直看着叶飞。

“叶飞,你是那个新来的保安,叶飞。叶飞,快、快救苏雪,她出事了。”陈小玲说道。

“苏雪?她出事了?我刚才还看见她在酒吧呢!”叶飞惊讶道。

“你看到她了?她被抓了,她给我打电话,给我发短信,说救命,她的电话是个男人接的。”陈小玲紧紧的说道。

叶飞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么说,苏雪真的出事了。

“你别慌,你去报警,我现在就去找苏雪。”叶飞说道。

“我、我走不动,脚软。”陈小玲害怕地说道。

果然,叶飞看到她确实很害怕,到底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没有见过这种事情,被吓到也是正常的。

“那你就在这里等我吧!要是能走了,你就先走。”叶飞说道,转身又返回了酒吧。

叶飞直接走到电梯,按了最顶层的楼层。

整个夜色酒吧有四层,每一层都有很多房间,一个个找,肯定很麻烦。而叶飞通过判断,那些人带了苏雪就直接来这里,显然这里是他们的大本营,那么肯定去的不会是差的房间。

‘叮——’

电梯打开,叶飞走了出来。

“先生,这里不对外开放,想玩的话,到下面的房间可以玩。”两个黑衣男迅速拦住了叶飞,对叶飞说道。

另一个,直接按开了电梯,示意叶飞进去。

叶飞忽然笑了,在两人诧异的眼神中,迅速一拳击中了一人的小腹,强大的力道,直接把对方打飞起来,重重地撞在墙上,这黑衣男落在地上,就直接不醒了。

“你……”另一个黑衣男吃惊道。

叶飞将他制住,卸掉了手脚关节,这一切都是在极快的时间内完成,等对方反应过来的时候,手脚的关节已经完全被卸掉,无力地耸拉着,被叶飞一手掐住脖子。

“别大叫,不然我不客气了。”叶飞说道。

“你想干什么?这里是明帮的地盘,兄弟,我劝你还是放了我,这件事就当没发生。”黑衣男强装镇定说道。

“明帮?嘿嘿,看来我跟明帮是八字不合啊!才短短几天,就冲突了数次了。”叶飞说道。

“少废话,我问你,刚才几个男人带了一个女的上来,他们去哪个房间了?”叶飞掐着对方脖子道。

“来这里玩的,都是男人带着女人,每个房间都有。”黑衣男说道。

“不说?”

叶飞伸手在口袋里摸出了一枚铁钉,直接将黑衣男的手掌钉在墙上,冷笑道:“少跟我耍花样,你知道我问的是谁,不想吃苦头,就老实地说出来,不然我整人的手段还多着呢!”

说着,叶飞又摸出了一枚铁钉。

“嘶——”黑衣男痛的想大叫,可是叶飞用力掐住他脖子,他涨红了脸,半天也叫不出来,手心里还传来剧烈的疼痛,可是却偏偏手脚都无法动弹一下。

“我说,在天堂火包间,左边最前面的那间就是,嘶——”黑衣男说道。

“希望你没有骗我,不然等一下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叶飞抬手砍在黑衣男脖颈,直接把他打晕,然后站起来,走去。

天堂火——

叶飞试了一下,门是被从里面反锁了的,他退后两步,抬起脚来,朝着房门狠狠踹去。

‘砰——’

‘砰——’

两脚就被他把门直接踹开了。

几个男人坐在房里,苏雪被围在中间,不过好在,这些人似乎还来不及做什么,苏雪还没有受到伤害。

明哥!叶飞看到了一个‘熟人’,那一晚被他踢断了肋骨的明哥也坐在人群外,身上还包着白布。

“原来是这个小子在搞鬼。”叶飞了然了。

“喂,你他妈谁啊!找死啊!”房里的人被惊动,叫骂道,气势汹汹地扑来。

明哥没认出叶飞,那一晚叶飞还没刮掉胡子那些,他是没看到叶飞的长相。

“叶飞——”苏雪惊喜地叫道。

“来救人的?”虎哥听到称呼,就知道两人认识,不过他也不知道这人就是他要找的流浪汉,还以为只是苏雪的朋友,或者是男朋友,是来救苏雪的。

“把这小子打断了手脚,别弄死他,待会让他看看我是怎么上他女人的。”虎哥阴损地说道。

叶飞目光一冷,越过人群,落在虎哥身上:这个人,死定了。

“虎哥说了,打断他的手脚。”这些人冲向叶飞。

身上缠着白布的明哥,此刻为了表忠心,也呼喊着混在中间,冲向叶飞。在他想来,这么多人收拾叶飞一个愣头青,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叶飞如一阵风一般,冲进了包间,如同落入羊群的猛虎。

“断掉的骨头还没好,你就忘了痛了。看来上次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叶飞盯着明哥冷笑道。

“什么?你——”明哥突然感觉不妙,这人的身影怎么有点像那个流浪汉?

‘呼——’

叶飞出脚,直接踹中明哥胸口,把他刚刚矫正的肋骨又踢断了。

‘咔嚓——’呲人的声音响起。

明哥直接痛晕了过去。

收拾了明哥之后,叶飞又将另外几人打倒,这些人虽然比明哥强悍一点,但是也只是强悍一点而已,身手也就相当于普通的壮汉,不过是他们比普通人凶悍一点。

手下都被打倒了,虎哥突然松开苏雪,站了起来。

一边脱了上衣,一边盯着叶飞,沉声道:“原来是个高手,我疯虎来会会你。”

叶飞瞟了一眼,轻松地笑道:“原来这里还有人会两手的,陪你活动活动筋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头白发踏青天支付就有奖励

    楚萧又一次面试被拒绝了,他拖着疲惫的双腿走在火热的太阳底下,辞职已经半年了还没有找到工作,原来就不多的积蓄也花的七七八八了,要是这个这个月再找不到工作,下个月估计就得睡马路了。“咕咕、咕咕,”肚子这个时候也不争气地叫了起来,楚萧抬起头看了看天,时间确实不早了。路边的小吃部里传出来一阵一阵的香味,楚萧

  • 盛世春华识字

    璇玑宫寝殿的床边,润玉掏出怀里的小白,好笑地看着小白睡得口水直流的模样,本来还想夜勤后回璇玑宫跟小白讲讲乱咬人的后果,小白倒好,除了在他布星时,偷偷地探出头打量了他几次,查看他的反应,竟就在他怀里睡着了,还睡得如此香甜。罢了,润玉无奈地把小白放到床头边,宽衣后,躺在床上,照常摸了摸小白的大头,入睡。

  • 那个学渣是戏精之小老板的自信(8)

    东京都JD区新木场,这里有着一家以品质著称的老店,现在在老店的基础上建立起了食品加工厂“藤屋”。这家店的食材目标是以高级中餐厅与一流大饭店为顾客。在北京烤鸭圈内流传着如果想要做出真正的北京烤鸭只有藤屋才可以办到这么一句话。这是因为在霓虹只有藤屋专门在华夏拥有着自家独立经营的北京鸭养殖场。与市面上做烤

  • 开局拒绝了国民女神老傅VS冉峰(上)

    老傅坐在奥迪宽大舒适的后座后面,把手中的打开,轻轻呷了一口茶水,老傅这个人,生性内敛低调,不爱应酬,也不爱在媒体面前抛头露面,平时总是喜欢带着鸭舌帽或者连衣的帽衫把头遮住,所以在国内的年轻的球员,很多都知道“傅名”这两个字,都是不知道长什么样子,如果说老傅这辈子除了篮球还有什么爱好的话,那就是喝茶了

  • 黑色火焰与失忆少年第七章在线阅读

    “你们这些不知好歹的东西!知道我是谁吗!”发声的是十岁的小王爷楚洹,此刻他站在浮光殿前,被一群奴才拦在门外,正气的直跺脚。“小王爷恕罪!公主有令,除了她的口令,谁都不可以进去。”做奴才的不敢冒犯他,只得战战兢兢的跪着。王爷王妃因宊阳和顺安的战乱死的早,当朝皇后是楚洹母亲的姐姐,见楚洹无父无母,孤苦伶

  • 带着包子被逮之穿书

    漆黑的夜里雷声大作,雨点哒哒哒地打在房顶上,扰的人心神不宁。慕容雨虽已入睡,却也睡的不安稳,她在做梦。梦里自己挖的坑变成了一个个的坑人,坑人们叽叽喳喳的控诉她。坑人甲:你什么时候来填我,我可是签约文,再不填可就解约了。坑人乙:你快点让我这边的男主出来,女主在里面都等了快一年了。坑人丙:我特么的还是个

  • 经理的小蜜果天真无邪的宁中则(跪求收藏!)

    次日,孤月再次起床,刚推开门,就被宁中则端着一盆水从外面推了进来。“要死啦!你快进去,要是被其他人看到了,我就不活了!”“哦哦~”孤月这才清醒过来,要知道在古代,这男女的清白可是比命看得还重,若是被其他的师兄弟看到宁中则在自己的房间中闺房藏美男,以她的性格,可能真的会自寻短见。看着呆头呆脑的孤月,宁

  • 铸道凡尘在线阅读第二节

    转眼间,原地就只剩下他们三个人了。库洛洛抬头看着笑眯眯的侠客,又转脸看了看蒙着面的飞坦……总觉得前途黑暗。“那么…要从哪里开始讲起呢?”侠客注意到库洛洛的视线,再次蹲下来笑眯眯地问道。库洛洛收敛起心神,眨眨眼,表现得有些惊讶,“诶?你是在询问我的意见吗?”“是啊!团长,你有什么建议吗?”侠客莫名伸出

  • 重生药师种田记杀意

    房间里,慕言清皱眉摸索着手链,她已经研究这个手链一个下午了,但愣是没研究出个什么来。手链是用一种不知名材质打造而成,一个个环扣紧紧缠绕纠结,毫无缝隙。最后,依然没能搞明白什么情况,慕言清只能无奈放弃,但却对手链留了个心眼。“清儿,热水好了,你要沐浴吗?”里间传来绫清竹的声音。“你先吧!我再等会。”慕

  • 无声回响凌国公府的赏梅会

    孟氏身边伺候的唐嬷嬷正在给刚处置好中馈的孟氏松散筋骨,听到自家主子轻轻冷哼,就笑道:“大夫人,这回表姑娘倒是做的不错。她今年已经及笄,眼看就是说亲事的人了,确实不适合私下和我们大公子再见面了。”“这也不一定,那丫头自来就没有和佑哥儿避嫌过。”孟氏眼眸中冷意一闪。唐嬷嬷闻言一愣,突然福至心灵的道:“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