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大过人在线阅读楔子

2021/10/15 8:37:34 作者:人间自知 来源:17K小说网
大过人
大过人
作者:人间自知来源:17K小说网
麒麟之子朱余,从小被遗落在外面,饱受着外面的凄惨,现实的残酷让他看破了世界,他在遗忘之地得到了自己的师傅、爱情,世事无常,他不得不返回人族,去往帝都寻找那未知的真相,十界传说、五帝器,秦始皇的太阿剑,皇陵、骊山宫殿,还有那苗疆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2019年一月初,秦昭回学校参加高英的期末考试。因为是重修,她早就提前和老师打了招呼,所以这小半年算是从未进过校园。

试卷并不难,甚至恰巧赶上华教授大发慈悲去掉了听力题,秦昭提前交卷,怕的是遇上隔壁考场的孟梁。

没想到栽在了贪吃上。

学校对面的遗迹串吧,几百年不变的褪色匾额,秦昭坐在空座,打算等烤完装进塑料袋里拎着就走。今天是期末考试的最后一天,又正好是下午场,天色刚要暗下来,不少学生笑呵呵地来吃烧烤。她有些躲闪,还是怕遇到那个不想见的人。

耳机里是许美静清冷的声音,给冬日里平添了几分寒意,她唱世事无常,人生难能圆满,且莫再虚度时光。

那声音太作悲,秦昭想起自己重修这门课导致延期毕业的理由、想起前男友陆嘉见,心事重重。更别说衬着眼前热闹景致,果断关了听歌APP,耳机线绕成一团捏在手心里。

刚起身打算去催一下老板,迎面六七个意气风发的小伙子嘴里念着生僻又熟悉的英文单词走进来,讨论的是今天的试题。

她总能第一眼看到他。

孟梁也一样。

毕竟比周围的各位都多认识那么几年,太熟悉彼此了。而这家烧烤店又是她在他刚上大一的时候就推荐的,怎么可能忘记。

两人互相看到,却都没有开口,率先开口的是孟梁的一个同学,绰号中分。无外乎是因为21世纪了,他还执着于留上世纪那种土土丑丑的中分。

“学姐,你回来补考了?刚才出考场怎么没见到你,我还跟梁子说你是不是不考了呢。他说你一定会来考,还是他了解你哈……”

中分其人,特别勤学好问,当初秦昭毕业论文的导师带他们班一门课,秦昭每次去和老师沟通,十有八九会遇到中分。一来二去两人说得上几句话,而孟梁其他的同学,只是对秦昭略有耳闻,再偶然见过那么几次。

孟梁打了中分一下成功让他闭了嘴,旁边三三两两叫了声“学姐”,她淡笑着点头。

“回一次学校不容易,嘴馋打包带回去点。你们吃你们的,我先走了。”

秦昭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眯成一条缝,衬的她那张冷淡的脸柔和许多,孟梁最爱看她这么笑,只是眼前的这个笑带着些尬。

中分下意识拉了她一下,又赶忙缩回手,“一起吃呗,多巧啊学姐。”

“对啊,学姐一起吃吧,别嫌我们都是男的就行。”

“梁子你快说说话,怎么像是不乐意一样?”

她意识到,这些男孩都算是他的僚机。手心里的耳机线攥的越来越紧,还不如塞进口袋,她匆匆开口:“其实我和孟梁也好久没有……”

“阿昭,一起吃吧,他们要我喝酒。”

孟梁是和秦昭耍可怜来着,本想让秦昭帮他说说话挡酒,却没想到她一喝就停不下来了。

孟梁酒量太差,是真真正正的一杯倒。认识这么多年,她好像还从没看过孟梁喝酒,只是见他对酒避如蛇蝎,可以想象出是有多差。

有个健谈点的同学和中分一唱一和,气氛倒也不尴尬,更何况秦昭性格比她那张脸看起来和善的多。

“今天这顿孟梁请呢,学姐你这钱付的太早了,不然都算他账上。”

“是啊,梁子这还不喝酒呢,你说他吃个什么劲。反正也有学姐了,不然你就走吧。”

中分拍那个不会说话的同学,还使了眼色,“你是不是憨,谁走梁子也不能走啊,嗯?是不是?”

“哦对对对,我错了,我自罚一杯。”

“三杯三杯,养鱼呢啊你。”

一个比一个能说,孟梁凑的离她近些,低声说:“我不走,我还要送你回家。”

斜了他一眼,秦昭回答:“谁要你送。”

后来她才得知,孟梁工作定下了。他们大四上学期刚结束,下学期还有专八考试要准备,这就找好了工作实在算得上早。

“华教授亲自推荐的,是不是排面!”

秦昭重修的就是华教授的课,闻言默默听着,没多说话。不多会他们开始撺掇孟梁喝酒。孟梁为人一贯随和好说话,大学近四年也知道他酒量不行没多作逼迫过,今日都说他发达了,再加上下学期或许很难见面了,男孩子情绪上涌时也感性的很。

看着他推拒的困难,秦昭虚虚把人护了护,笑眯了眼爽朗开口:“别欺负我弟弟了啊,我跟你们喝,到时候喝不过我可别哭。”

那一声弟弟叫的孟梁眼神暗了下去,一众僚机都知道他大学四年始终单着就为了这么个眼前人,再不逼迫他,转而跟秦昭喝酒。

结果就是谁也没喝过秦昭,直说还得留点劲回宿舍。而孟梁脸色沉的可怕,撑着她去付钱,再把人塞到副驾驶。

她清醒得很,“我说怎么要送我回家呢,买车了这是。”

“反正工作定下了,早买早享受。”

秦昭咽了口唾沫,皱眉忍下了那股恶心,拿手机输了地址给他导航。

“那就赶快开车,别吐你车上。”

“酒量就这么点,你喝那么实干什么?拦都拦不住,你可真行。”

“你不懂,我一看他们都倒在杯里喝,虐菜的心思就有了,他们是不是都南方人?老雪花不对瓶吹……”

等了个红灯,孟梁转身把她齐肩短发的一侧窝到耳后,“我错了。”

“……”她莫名的眼睛酸,向上翻了翻,又觉得这次见到他,哪里有点不一样了。“你这是干什么?”

“我不该故意留你。”

“孟梁,是我自己想喝,你拦不住。”

话音低了许多,“我这半年,其实喝的不少。”

她今天没化妆,墨绿色的围巾遮住下颌尖,近几年流行个词叫“性冷淡风”,说的是一类女生的长相,秦昭就是。

而大部分人喝酒红的上脸,秦昭却是更白,那算不上第一眼美人的五官甚至有些寡淡,可孟梁喜欢了好久。

到了秦昭那里,他才明白她那句“这半年喝的不少”是什么意思。

房子供暖很好,他有些热,没拿自己当外人一样走到冰箱前拿水。结果一打开冰箱门,塞了不少瓶瓶罐罐的酒,惊的他下意识地把门又关上。

秦昭一回家就拿了衣服进洗手间,孟梁隔着门听得到水流声,提高了分贝问:“我渴了,冰箱里怎么都是酒啊?”

“下边呢。”

“哦。”

他再走近冰箱,果不其然踹到了一箱子农夫山泉,打开后一口喝了大半瓶,然后坐在沙发上审视周围。

没有男人的痕迹,为了确切得到结果,可能还得进洗手间看看。

于是秦昭摘了浴帽拨着头发刚出来,孟梁就钻进去上厕所,她一眼就看穿他安的心思,甩过去了个白眼没说什么。

很快人就出来,脚步轻快许多,还状若无意地问出口,“唉?陆嘉见呢?”

秦昭看着茶几上孟梁喝了半瓶的水,还是转身进了厨房又拿一瓶新的打开喝,疏解疏解酒劲。

“分了。”

“真好。”

她语塞,打开冰箱挑了瓶酒倒了一杯,还放了几片薄荷叶,孟梁见状皱眉。

“怎么又喝了?别告诉我那是果汁。”

“再喝一杯好入睡。”

“你什么时候开始沾酒这么狠了。”

“随便喝喝。”

圆柱形的玻璃杯,她三两口喝光,孟梁猜测杯子里装的定然比啤酒度数高很多,而她眯着眼睛的样子像极了酒鬼。

他不敢说出口这个形容词,开玩笑也不可以,因为知道秦昭一定不愿意听。

她头发有些乱,大学时剪了超短发又留长,这会又剪到了齐肩的长度,随意扎了个小小的揪,还有成缕的头发耷在双颊,孟梁一时间有些模糊,她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发呆的功夫秦昭脚步虚浮地往卧室走,显然没有跟孟梁叙旧的意思,轻飘飘留了句:“寝室门禁了吧,你睡沙发,自己下楼买毛巾和牙刷,钥匙在我包里。”

“嗯,你睡吧,我小点声。”

她忽略了孟梁也许已经在校外租了房子的可能,孟梁也不说。两人的相处疏离中又带着默契,亲密中夹杂着隔阂,秦昭进了房间,门很是放心的虚掩着。

愣了一会,孟梁翻她挂在门口的包,不仅拿了钥匙,还有半盒香烟和打火机。买完东西在楼下蹲着点了一支,一看他就不常抽,点火的动作有些生涩,烟也没过肺,不过是吸进去吐出来。

更像是为了发泄下情感的无意识举动。

抽完最后一口,把烟屁股按在垃圾桶上,发出了个莫名的笑往楼上走。

心里想的是秦昭说的那句:分了。

还是要再讲一次,真好。

洗好后他轻轻推开了唯一一间卧室的门,发现床头灯没关,秦昭戴着眼罩呼吸平稳,睡的还算安逸。孟梁特意脱了拖鞋光脚踩在地板上走进去,余光瞟到了地上放着的一张有些熟悉的坐垫,那图案老旧,土里土气的,心里仿佛为此发出了咚的一声。默默捡起来放在梳妆台前的座椅上,再关上床头灯,带好门。

躺在沙发上,忽然就不困了,甚至还有些不知从何而来的不安分。

也许原因应该归结于穿的是她的T恤和睡裤。

十五岁初识秦昭,十八岁考上同校成为她同专业的学弟,二十岁得知秦昭留宿陆嘉见公寓,如今二十一岁过半,马上七年了。

打开一晚上没看的手机,发现已经过了十二点,还有十几条的微信消息,都来自同一个人——寇静静。

前面都是四五十秒的语音,他点都没点,最后一条是十五分钟前,让他看到后回消息。

想了想,拨了通语音电话过去,很快被接通。

寇静静声音激动着质问:“你怎么这么久没回我,手机又静音,就不能开个震动?”

“我讨厌震动声。”

其实是秦昭讨厌。

“那你就让我联系不到你?你去哪了好歹告诉我一声,我担心你。”

暴躁又变委屈,满是嗔怪埋怨。

然而孟梁说:“寇静静,我可能不打算往前走了。”

“嗨,去掉‘可能’两个字。”

对面无声,孟梁叹气。她总是这样,不该说话的时候聒噪;需要她回答的时候,又沉默。

他也没什么耐心,“说话,不说话挂了。”

“你在哪?是不是见到她了?”

“是。”

“你又要去给她做备胎?她就是个绿茶,你个缺心眼的懂什么……”

孟梁被她吵的烦,挂了电话,再把手机关机,防骚扰做的彻彻底底。

忽的长吁一口气,对着头顶天花板无声笑了笑。

什么备胎,什么绿茶,她一点也不懂他和秦昭。

一点也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世元帝在线阅读第五章

    “自从你来到漫威世界之后你爱多管闲事的毛病又提升了一个新高度。虽然在之前的世界里你也是这副德性,但是在这个世界你好像就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一样。”温和男声响了起来,“即便你知道你多管闲事的后果你还是要去做吗?”刚回到公寓内正躺在沙发上享受高级乳奶洗礼口腔的夏尔维亚对那把声音的提问其实是相当拒绝的。“你知

  • 庶女嫡妃超喜欢你

    眼前的帅哥有着一张让女生喜欢的脸,老天爷精雕细琢的鼻梁高挺无比,纤长细腻的睫毛下,一双有神的深棕色眸子此时带着几分猖狂和鄙夷,薄薄的嘴唇更是微微抿着,似乎十分不爽的样子,此时正在打量着夏茵茵。漂亮的小哥哥一瞬间让黄谋珍看的一呆,随后马上反应过来对方在骂自己,直接瞪着眼前的男生开口。“臭弟弟你说谁呢!

  • 漫威之无限设定少女海贼猎人安娜

    商船经过双子岬时,居然没有遇到那只名为拉布的岛屿鲸!这让安娜遗憾不已。过了双子岬,商船的航海士根据一个永久指针的指示方向航行着,在经过大大小小的岛屿,穿越无数的风暴海流之后,终于来到了商船此行的目的地——嘉年华城。这里名为嘉年华城,事实上却是一整座巨大的岛屿,无数的港口供来往的船只停靠,还有平稳的海

  • 今日方知我是我在线阅读第5节

    阿文是秦太太小区保安养的一条中华田园犬,属于散养那种,不过它被调教的很好,活动范围也只在小区门口附近。它的主人保安大叔知道我是来找它问秦太太狗的下落时也是一脸的鄙夷,“秦太太的狗我是没看见,你要问阿文?那你去问吧,它在大树底下乘凉呢,阿文!”话音未落,阿文飞一般地跑了过来,像一只军犬一样笔直地站在自

  • 农门福妻:夫君有点田在线阅读第8章

    自古以来的修真者,虽能延年上千岁月,却超脱不了生死轮回。神州大地,广袤千里,自混沌初开,天地伊始,世间便有三清之说。物似天宝,人杰地灵。故以千百年来,这些修道有成之士便被平民百姓尊称为神仙,而在这些‘神仙’教导下,便有更多的人投入到修真者这种求仙问道的生涯中来。叶枫修仙录,吞仙丹,这可是多少凡人向往

  • 穿成暴君白月光(穿书)在线阅读第1章

    冷,刺骨的寒冷!小智睁开双眼,一脸懵逼!他昨晚惊闻金老爷子仙逝,作为铁杆金迷的他立刻翻出武侠剧重温。他还记得自己正看到天龙八部暴爽的情节。吐蕃国师鸠摩智强势装逼,被扛音响的乔峰暴打!可一觉醒来,他怎么会在这里?他打量四周,发现自己在一个冰洞之中。周边的寒冰,光滑照人。透过寒冰,小智发现自己如今是密宗

  • 恶毒男配含泪做白月光(快穿)第五章

    姬如念来到444便利店已经有几天了,这几天姬如念的主要工作就是和王小亚去逛街!你没听错,这几天看着她俩小女生忙里忙外的,赵吏表示很无奈,本来还担心着姬如念和王小亚相处会有些困难,但没想到啊,这两个人一见如故,才几天,就达到了闺蜜级别!赵吏每天就在便利店里一脸无望的看着外面,见此,夏冬青不理解的问赵吏

  • 影帝的秘密[重生]第十章

    30之前说到哪里了?哦,龟甲带被被去了游乐园对吧。嗯,让我们接着来——“总队长~我买好票了~”“你买好就行了!不要动手动脚的!”龟甲亲切的挨着山姥切,双手不安分的上下动着,不知道摸到哪里去了。“居然乱动总队长!”“可恶,我也想要摸。”“龟甲又乱花钱了to!”“博多你只关心这个吗!?”#主题好像已经偏

  • 勇*在线阅读第2章

    他也眨眨眼睛。她就就那样直接地跃进他的房间。“听说你是光系宠物?”她毫不客气地抓起桌上微红的小成长果实,一口咬下。他一愣,恢复了惯有的理智,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她一番。他并没有见过她,各系,知道他身份的,也只有那些固定的家伙。于是,他目光变得深邃,警惕地看着来访者。沉默。待她吃完又一个小成长果实后开口“

  • 末世之无限生存者第七章在线阅读

    李鱼没想到居然在火车上碰到了网吧老板娘,记忆中的那张脸,与身边的这个丰腴少妇慢慢重叠了在一起。云朵看到李鱼,身心都有点不自在,脑海里回想起那个冬天的事情,毕竟看过她身体的男人,就只有他与丈夫。反观李鱼,倒是坦然自若,没有丝毫局促,两个人的年龄像是调换了一样。李鱼光明正大的打量着云朵,身材还是那样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