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快穿之反派大佬看看我奇士斗酒(2)

2021/10/15 1:38:28 作者:酒煦 来源:17K小说网
快穿之反派大佬看看我
快穿之反派大佬看看我
作者:酒煦来源:17K小说网
杨玖玖,娱乐圈最火的女影后,圈粉无数,演技一绝,正值最美好的年龄,24岁。我们的影后女神在咬了一口梨居然被噎死了!(什么神奇的操作?!)当她醒来后发现自己居然成了攻略反派的宿主!渐渐的她发现,每一个世界的攻略对象貌似有一点什么联系,而且自己的死也不是意外?!

高人来访,善恶未分,王掌教不得不小心提防着。

那和尚看起来年纪不过三十,态度也算客气,欠身回礼道:“无名野僧一个,不敢称高,此来欲向王道长借书一观。”

不愿说姓名,那便不问了。王道长道:“高僧欲借何书?”

和尚笑道:“天下第一武书。”

王道长眉头皱了皱,道:“高僧请回吧,贫道这里没有什么天下第一武书,就算有,也借不得。”

被拒绝了,和尚也不生气,仍是笑道:“不是天下第一武书,为何天下人人争抢?四年前你力挫群豪,赢得此书,此书明明在你这里,为何又说借不得?”

王道长道:“人人争抢,皆为贪欲,我之所以力争此书,就是为了将其封藏起来,避免江湖纷争。高僧莫要为难贫道。”

和尚又问道:“既是为了避免纷争,何不销毁,为何只是封藏?”

道士一僵,说不出话来,和尚道:“正如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等习武之人,自是对这书有所好奇,我借观这书,也只好奇罢了,未曾想用它去练成什么天下第一。我好武学,但并非武痴,道长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道士依旧沉默不语,和尚继续道:“这样吧,你我较量一番,若是我赢了,道长就借我看上一眼,如何?”

道士淡笑一声,说道:“高僧的功夫深不可测,我打不过你,何必要比?”

和尚也笑了,道:“谁说要比武了?咱们文比。”

道士奇道:“怎么个文比法?”

和尚继续笑道:“斗酒。”

道士哭笑不得,好笑道:“你还是个酒肉和尚?”

和尚哈哈一笑:“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我一生为儒为佛为道,无所适从,不拘于任何戒律。”

道士听他这般奇异的言论也是被逗笑了,心想:“此人当真是个奇士,也罢,就比上一比,他若赢了,借真经给他看一眼也无妨。”当下便答应了。

王掌教气运丹田,长啸一声,用“千里传音”之术唤来杂事弟子。但听得朗朗的声音回荡在山谷之间,久久不散,可见其内力之深厚。

不一会儿,就有几个小道士匆匆赶来,按照他的要求去取了两大缸酒来。

等酒被抬了上来,一旁的小人儿惊得倒吸一口凉气,只见那酒缸竟比她还要高出一个头来。圆滚滚硕大的缸身,面盆大的缸口,四个人合抬才能抬动一口大缸,缸里的酒水晃晃荡荡有少许溢出,淅淅沥沥的滴撒在山路上。隔着三步之遥就能闻到一股刺鼻呛人的酒气。

这些许酒,恐怕两头牛都饮不完,却不知为何王爷爷和这怪和尚需要这么多?

小人儿禁不住烈酒刺鼻的酒气,“啊切”一声打了个喷嚏。王道长见了,把她抱起来放在另一侧的石凳上,和蔼的摸了摸她的头顶道:“乖乖坐着就好。”

那和尚笑道:“咱俩赌酒,道长就不怕教坏了小孩子?”

道士道:“她无妨的。”

正说话间,两大缸酒已被抬到了石桌旁。酒气愈发浓烈。

一张正方石桌,道士和和尚相对而坐,另外两边一侧坐着小孩儿,一侧摆着两大缸酒。

侍奉的弟子又拿了两只酒碗出来,正欲摆上,道士却挥了挥手,说道:“取大碗来。”

那弟子应了声“是”,又换了最大的碗来,只见那碗有成人巴掌大的碗口,碗身也不浅,这么大的一只碗,装半斤酒也不是问题。

一切准备停当,侍奉的杂事弟子撤下,后山中又只剩一僧一道一小了。小人儿好奇的看着拉开架势相对而坐的两人,想看看这酒到底怎么个斗法。

日头东升,晨雾渐渐薄了,此时正是清晨的大好时光。

那和尚抄起大碗,在靠近自己的酒缸里哗啦啦舀出一大碗来,笑道:“旭日东升,正是饮酒的好时辰,我先干为敬!”说完便将碗凑到嘴边大口大口的喝起来,一口气见底。

道士哈哈一笑,赞道:“高僧痛快!”同时自己也抄起碗来在靠近自己这边的酒缸里舀满一整碗,咕嘟咕嘟瞬间喝了个精光。

这第一轮过后,二人相视一笑,和尚道:“道长也是爽气,咱两个先来对饮十碗如何?”

道士大声道:“那在下就舍命陪君子了。”说着端起一碗酒来,几口饮了个干净。

和尚见他如此爽快,颇有些出乎意料,哈哈一笑,说道:“好!”舀了一大碗,也是仰脖子喝干,跟着又连舀连喝了两大碗。

道士岂能示弱,也喝了一碗,再舀两碗。

和尚笑道:“好酒,好酒!”

两人不再多言,又各自舀酒喝将起来,一来二去,片刻之间,已是斗了十数轮,两人喝酒像喝水似的,眼睛都不眨一下,面不改色心不跳,七八斤烈酒便下了肚。

一时间,酒气横飞,萦满四周,一僧一道都是豪气冲天,开怀畅饮。

和尚笑道:“道长酒量居然倒也不弱,果然有些意思。”

道士将手中一碗酒一饮而尽,也笑道:“很好,很好,此乃酒逢知己千杯少是也!”

和尚道:“是极, 是极!”说着自己连干两碗,抬眼只见那道士轻描淡写、谈笑风生的也连喝了两碗,他喝这烈酒的姿态,直比喝水饮茶还更潇洒。

未过多时,一僧一道你一碗,我一碗,喝了个旗鼓相当,只一顿饭时分,两人都已喝了三十来碗。

这情景可吓呆了一边的小孩儿,她见这两人斗酒,竟丝毫不显醉态,眼见十几斤酒水灌入肚中,中间却也没有人离开去如厕。这就奇怪了,就单论那十几斤酒水的体积来说,是怎么也不可能在肚里装的下的呀,实在是匪夷所思。

她又哪里知道,这两人都是内功深厚之人,酒水下了肚后与丹田真气相混,运功之下,酒水和真气一同在体内运行一周天,用内力自然就可解酒了,是以不显醉态。至于那大量的水分,也随着真气游走中以汗水的形式排出体外了,汗水太多,必然会浸湿衣衫,于是再行功用内力将衣服烘干就行了。因此二人虽然十几斤烈酒下肚,还是清醒万分,也无需如厕排解。

这斗酒,实际上是二人内力的比拼。

他二人这一斗酒,嘴上除了豪饮还不忘谈天说地,高谈阔论一番。二人俱是博闻强识之士,一个博学,一个多闻,一个旷达,一个潇洒,从诗文到武学,从佛理到道法,经史子集,术数五行,天文地理,包罗万象……

两人越饮越畅快,越聊越投机,真是一见如故,相见恨晚。正道是:

“剧饮千杯男儿事,山色空蒙休独酌。

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吾乡!”

举碗畅饮间,日头已不知不觉的从东面移到正中天,又从正中天坠到西斜。

二人都是运功一整天,道士渐感功力运转滞涩,内力似有将要耗尽之象,他内伤未愈,丹田中愈发震荡不稳。反观那和尚,却依旧谈笑自如,丝毫不显疲态。

道士心下又惊又佩,想到:“原以为自己的内功已是天下无人能及,却不想还有这等高人。”

道士仰脖饮下最后一碗酒,“砰”的一声将手中酒碗摔碎在地下,拱手说道:“贫道技不如人,甘拜下风,今日就到此为止吧。”

其时,两口大缸中的酒都已经几乎快要见底。

和尚停碗笑道:“好,好,好!”他连说了三个好字,似是要抒发胸中的豪气,回味半晌,方道:“那道长可要履行赌约啦。”

道士笑道:“好说,好说。”当下亲自去屋内取书,回来放于石桌之上。

小孩儿这一个白天一直坐在他二人旁边,看这二人斗酒高谈,受益良多。不过他二人所谈有些话语过于深奥,她这多活一世的人也不大懂,心下憧憬之至,但觉这两人真是博古通今的奇士也!

不过她总归是精力有限的小孩子,周围又都是酒气横溢,整日浸在其中被熏着,竟然也有些醉了,坐在石凳上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

道士将孩子抱过来放在膝上,笑道:“一时高兴,倒是把你给忘了。”

身子被抱起,让小孩儿有一瞬间的清醒,眨眨眼睛,只看见石桌上放着一本书,书的名字呈四个字竖向写着,弯弯绕绕的笔画,看起来像是篆书,她不认得。

短暂的清醒后又是一阵困意袭来,眼睛越来越睁不开,小孩儿竟自靠在道士的的怀里睡了。

和尚拾起书来,从头至尾一页页的翻过,神态悠然,面色平静。作为一个习武之人,竟没有一点儿见到天下至高武功秘籍的欣喜或贪婪。

道士不禁暗暗敬服这和尚的胸襟和心境。

不到一个时辰,就将书看完了,还给道士,道了声谢,丝毫没有留恋不舍。道士心中惊奇:“我也曾看过这本秘籍,花了近半月才粗通了了,怎么这和尚只用了一个时辰就看够了?”心中虽奇,但也不便多问。

那和尚看到道士怀中似睡非睡的小孩儿,笑道:“这孩子是道长的徒弟吗?陪了咱们一整天,也是有耐性。”

道士摇头笑道:“不是徒弟,只是养在身边的一个有缘的孩子罢了。”说到此处,不禁回忆起了四年前的那个雪夜,他也时常在想,若是当时自己早到一分,这孩子的父母便可得救,他们一家从此团圆康乐,若是自己晚到一分,这孩子也许就没命了,可偏偏就是那不早不晚的时间点,才让这孩子和自己有了后来种种的牵扯,她能随在自己身旁长大,不能不说是种巨大的缘分。

和尚又打量了一会儿那孩子,笑道:“不是徒弟,还真是可惜了。”说着便站起身来,拱手辞行。

二人简单道别,那和尚便又沿着来时的路施施然离开了。

此时已是夕阳西下,灿烂的晚霞从天边漫过来,给后山原本就秀丽的景色又镀上了一层金橘色,山色苍翠,美不胜收。

道士望着和尚离去的方向怔怔出了一会儿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随手拯救了世界在线阅读第9章

    红儿领着众人回转至七仙居中。见柳宜宣正同马天龙讲谈些文章之事。马天龙对这些兴致不大,只在旁边散漫地点头。黑鹰则独自站在一边,面无表情。原来这天宫中以白云为路,景致多幻境时有变化。黑鹰上了天宫无事可做,只得练练武。但没有橙儿这个神仙提携时,黑鹰的凡人之躯到不了可练武之处。橙儿上朝时。黑鹰只得在七仙居大

  • 心有魔债在线阅读第八章

    “喂,前面的,你们是人是鬼?”叶恒心望着前面隐藏在雾里的身影,大声问道。“兄弟,我们是人,不是鬼。我们是附近开餐馆的,来这里提货。”男人的声音从雾里传来。话音刚落,雾霾里走出来一男一女。男的体型瘦削,但一张国字脸却显得很有男人味;女人倚着男人的手臂,柔弱的脸上却也散发着坚强,而且这两个人,成烨几个正

  • 我是雄火龙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004章听到沈琼口中说出“好啊”二字之后,方清渠眼霎时就亮了。沈琼看在眼中,没来由的想起得了奖励的汤圆,也是这般模样,让人见着便觉着心软。“我打小在南边长大,还没逛过京城的庙会。”沈琼站起身来,随口道,“不知有什么新奇的玩意?”方清渠也随之站了起来,要往外边去。其实他到京城也没多久,早些时候忙着备

  • 网游之第二次命运在线阅读第8节

    白一周身梵文散发阵阵佛光,佛光中,白一面色淡定自若,“哼!”钟良手中握拳,那些冥火飞鸟顿时向着佛光急急的发起攻击,火焰爆裂,佛光荡漾,“这个家伙,修为竟然也是已经是达到了大乘期,不过还好,只是刚刚达到大乘期,要不然还真是要收拾不了他了!”钟良此时已经是看出对方的修为,若是单凭修为等级,钟良其实是大乘

  • 现在是千玺姩啊在线阅读第七章

    温菀吃了点心,喝了茶,靠在软榻上觉得有些犯困了,避免睡着,便想起身去园子里走走。“姐儿要注意身子啊。”吴妈妈招呼了两个丫鬟给温菀拿了一个斗篷和手炉来,让温菀披着藏着了才让出门。刚出了上林院,紫莺便瞧见不远处一堆人,声音也愈来愈响,笑着道:“五姑娘应当是来了,我且听到声儿了。”温菀眯了眯眼,天虽然冷,

  • 拦住那个小兵在线阅读谢云的修习

    看着谢云对冥界兴趣盎然的样子,冥神也很是高兴,等谢云神格成长完成之后自己就可以退休了。同时,冥神又有一些担忧,谢云若是成长太过顺利又能有什么成就呢?“谢云,其实你们法明长老把你交给我是想让我教你些东西。甚至是把你培养成新的神明。”“是!”“明天开始,你要早上学习暗黑魔法和亡灵魔法,下午学习武技,晚上

  • 向往的生活之最强兵哥哥在线阅读第四章

    干活吃饭睡觉,一天又一天,生活就是这样。没有既定的轨道。有一天店里面来了两个客人说是从上海来的,到这里出差,就住附近的宾馆。王菊斜眼看了一下那么老,一个瘦高个,戴着金丝边眼镜叫胡车,一个矮小肥,也戴眼镜黑丝边叫吴用。上来就吹牛,吹得天花乱坠。王菊打心眼里讨厌,没怎么搭理该干嘛干嘛。两个客人就经常光顾

  • 洪荒之沾染因果就变强第十章

    陆正听她说完,整个人都不好了,还不死心地又问了一遍,“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宋慢耸耸肩,“或许别人有办法,但是我没有。”此时的审讯室里,傅莹还在对林一城抱怨。“这位警官,我和冯云只是普通的大学同学而已,我们俩关系很一般,毕业后我们就没见过面了,也只有前几天在她开的咖啡厅里巧遇而已。她死了我很难过

  • 九苍之改变拉科历史的会议

    拉科鲁尼亚,位于西班牙西北部濒临大西洋的一座港口城市,属于加利西亚大区,是西班牙拉科鲁尼亚省的省会。1988年夏季,一幢别墅的大门口,一个精神奕奕的大胖子正坐在一辆汽车上打开车窗对里面大喊“塞蒂奇,你还没弄好吗?会议快要开始啦,你爷爷都到了很久啦,一直在打电话催你。”“来啦,来啦。”随着一个急促的声

  • 绑定白莲花系统后我翻车了在线阅读第六节

    ps在本文中时间线是由作者君自己设置的,作者君也不是特别清楚迪迦剧情开始前的世界“丽娜酱,等一下,我现在在穿衣服”说完后,风就走到了衣柜旁,你说这衣柜丽娜的,修改了记忆后,当然就是风的风看着镜中自己那堪称完美的身体,从衣柜里找出找一套黑色的军装就穿在身上随即走出房间和丽娜一起解决早餐后在去往军事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