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戏梦师可能?!

2021/10/14 7:05:04 作者:白拾贰 来源:纵横中文网
戏梦师
戏梦师
作者:白拾贰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叫纪云,是一位戏梦师,我的爱好是出现在你的梦中。“纪云,受死!”“我死?你看看你身后是谁?”“我擦,哪吒!”

“哈~”江月秋打着哈欠梳着头发,“起那么早好困哦。”,“待会和宋寒去打球穿那双新的跑鞋好了。”,念落也揉着眼睛坐在床上,“你今天要出去打球吗?”,“嗯,今天是周末啊。”,念落接过江月秋手中的梳子,一会儿,突然反应过来,“啊,今天是周一哦,完蛋了......”念落边说边翻看日历,“还是期中考试。”念落看着日历上的日期,然后喊道:“完了,昨天在床上躺了半天,还没来得及复习。”,江月秋在一旁笑着说道:“你快点换好衣服,我先下去咯。”说完,江月秋转身出了门,留念落一个人独自在那抱怨。

楼下,客厅内,宋寒已经换上校服,吃着面包坐在椅子上看报纸,抬头看到江月秋走下楼梯,对她说:“江老师,早餐已经放在餐桌上了,今天是期中考试,等一下请和我们一起坐车去学校吧。”,“嗯,谢谢。”江月秋对她点头致意,然后走进餐厅,对于宋寒,她一直很佩服,那种理智,那种年纪,竟然能把一切都做得完美且轻松。江月秋刚坐在椅子上,念落刚好走下楼梯,“早啊,寒。”“早安,念落,昨天躺了半天,你也没好好复习吧?”“是啊。”念落边回答边走向餐桌,“我给你做了复习资料,考前还有点时间,你背一下啊。”“好,谢谢你啊。”念落坐在江月秋对面,拿起自己面前的面包,睡眼惺忪地吃着。

一会儿,宋寒走过来说:“我去准备一下车子,你们吃快点。”说完,没等两人回答,便走向车库,念落不敢抬头去看江月秋,低着头咬着嘴里的面包,两人沉默着吃了不久,江月秋先出声道:“我在下个学期就要走了......”“嗯。”睡眼惺忪的念落还没反应过来,突然抬头撞上江月秋的目光,“这么突然吗?还有,一定要走吗?”念落试探性问道,“嗯......”,然后,一阵沉默,“你,要去哪儿啊?”“出国,换工作,相亲,结婚。这是我父母希望我过的生活。”“......”

“喂,念落,江老师,车子备好了,出发了。”“来了。”念落先起身,以掩饰自己红着的眼睛,然后撞开宋寒,坐进车里,“你们两个聊了什么啊?”说着,宋寒也坐进车里。江月秋在后面走得很慢,然后坐进了副驾驶,一路上只有宋寒不停地找话题打破尴尬的气氛。

期中考试结束后

“喂,走咯,徐银,学校对面有家新开的游戏厅,一起去吧。”“好......”“等一下,徐银,找你有事。”身后的念落对徐银说,“嗯。”徐银回答,却没有回头,宋寒担心地看着念落,念落却给了她一个“你放心”的眼神。

教室外面,走廊上,同学们闹哄哄的,都在享受着考试后短暂的放松,念落和徐银站在角落里,“校群里的照片,你发的?”“怎么,是想要我撤回吗?不过已经过了时间了哦。”“不,不是想要你撤回,我只是想明白,为什么?”“我喜欢你,还不够明白吗?”“我明白你的心意,但我说过了啊,我只是把你当哥哥。”“哥哥?”徐银笑道:“你和江月秋,江老师之间又是什么关系呢?”,念落心头一震,愣在原地,“念落同学,对于你而言,江月秋她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念落真要转身,徐银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她愣了一下,然后快步离开,此时走廊上已经空荡荡的了,徐银靠着柱子蹲了下去,“我喜欢你,不够明白吗?”徐银小声重复着这句话。

夜晚,宋寒家,宋寒正在沙发上看晚间新闻,念落则在厨房里做蛋糕,宋寒走过去,靠在墙上说:“怎么了,念落,突然想学做蛋糕?想吃的话,叫个人去买不就好了。”“这不一样,况且我是送人的啊。”念落转身对宋寒说,宋寒走进念落,盯着垃圾桶里的失败品,“你确定,你做出来的,要送人?”“对啊,怎么了?”“我来帮你吧,身为宋家的大小姐,怎么能连这个都做不到呢?” 宋寒想伸出手那面粉,却被念落阻止了,“老实说,江老师,她要走了。”“走?什么时候?”“下个学期。”说着,念落放下手中的东西,“念落,别做了。明天开始学校放三天假,我找个老师教你好了,快回房间吧。”念落站在那,眼泪逐渐从脸上滴落到地上,2014年五月27日傍晚,宋寒第二次见到了念落的眼泪。

第二天早上,念落坐在床上,盯着身上的梅花印的被褥,坐着想了很久,“我爱你,对不起。馥儿,我还没来得及对你说,就要和另一个女孩说了呢,抱歉啊,馥儿,我很花心吧,原谅我。”说完,念落埋着头坐在床上哭泣,开始声音很大,后来逐渐降低。过了一会,念落打理好自己的情绪,然后走下楼梯,宋寒看到她,说:“烹饪老师下午三点过来,上午跟我出去打球吧。”“嗯,好啊,我先去吃早餐了。”

走过了春的旎旖,迎来了夏的蓬勃,是这般的缤纷着绚丽,灿烂着热烈,这个夏天,念落遇到了她,“一个在人群中并不显眼的她,可一旦对上视线就无法移开。像令人沉迷的景色,吸引人们的目光。徐银,这是我的答案,江月秋在我心中,是这样一个存在。”,桌上念落的日记此时被风吹到了这一页。

球场上,“嘿,宋寒,念落,来打球啊,一起啊。”“好啊,白茂。我们走吧,念落,白茂在等着我们。”两人快步走到白茂身边, “哟,宋家小姐,好久不见。”身旁的黎冥和叶梓对宋寒说到,“你们俩别闹了,这是念落。”“她长得也不错欸。”“你们好。”念落笑着和他们打招呼,“黎冥,叶梓,你们俩别闹了。宋寒,我带了牛奶,要一起喝吗,正好我们在休息时间。”白茂边说边举起手里的牛奶,“好啊。”宋寒这么说着,还是不放心地看了眼旁边的念落,“念府的小姐,这里。”长椅上的黎冥向念落喊道:“念落,我带了可乐和薯片,坐这里吧。”念落听到这话,向黎冥和叶梓跑去,白茂趁机对宋寒说:“我知道她不喜欢牛奶,所以特地让黎冥和叶梓准备了零食,好了,我们去那边喝吧。”,等两人坐下来后,白茂把牛奶递给宋寒说:“照片的事,你处理好了吗?”,宋寒接过他手里的牛奶说:“你带着人去把他揍了一顿,对吧?”,“哈哈,谁让他把你牵扯进去?”,宋寒沉默地喝着手中的牛奶,然后说:“谢谢你,白茂。”,白茂边摇头边说:“没什么,你也明白我的心意,所以......”,白茂把头转向宋寒:“寒,可以吗?”,宋寒看着他的眼睛,对他说:“等我处理好一切,等念落有能力走出蓝馥死去的阴影里,我们再交往,好吗?”“好,我等你。”

下午,宋寒家里,厨房

“念落小姐,请问那你想做什么样的蛋糕?”“我想送人,当告别礼物,顺便告白。”“是,我明白了。那么在蛋糕上面,做一枝蓝色妖姬如何?”,“那么,还请多多指教。”,这是旁边的宋寒说:“念落,你去换身衣服吧。”,“嗯,好。”等念落走远后,宋寒对烹饪老师说:“请在蓝色妖姬旁写上江月秋,再用裱花在旁边画上梅花,多谢。”“是,那我明白了,我会在念落小姐走后加工好的。”,过了一会,念落换好衣服跑下楼来,“念落,不要用跑的,很危险,刚拖过地,现在地上很滑的啦。”“是啦是啦,我知道了。老师,我们开始吧。”“那我先走了,念落。”宋寒说完走上楼梯,回到房间里。“念落小姐,先用蛋,糖经搅打充入气泡后与面粉调制成糊。”,念落很快完成了这步,“好,现在浇入印模。”.......

傍晚,“念落小姐,蛋糕已经初步成型,请您现在为它涂抹上奶油。”,念落拿起旁边的奶油,涂在刀上,然后均匀地涂抹在蛋糕上,“念落小姐,接下来的蓝色妖姬请由我来制作,您已经辛苦了一天,请您回房休息吧。”“好吧,那我回去了,做好了请放进旁边的盒子里。”“是,我会按照您的吩咐尽快做完的。”

第二天,早上,念落穿着睡衣走下楼梯,宋寒正在餐桌上吃早餐,“早安,寒。”“早,念落,今天出成绩了,等下跟我去学校看吧。”“欸?!那么快吗?好吧,我知道了。”

学校里,“人好多哦,我以为我们来的够早了。”“念落.....”宋寒话还没说完,一只手搭在念落肩上,“江老师?”念落抬头说道,“你们在这等着,我去前面看看。”说完,江月秋挤进人群,江月秋从头看到尾,“宋寒,又是年级前十,然后念落,在,在前五十名!”江月秋的笑容在脸上扬起,抬手向念落和宋寒举了剪刀手,然后侧过头,念落看到江月秋侧颜的笑容,脸上泛起一丝红晕。这个夏天,她得到了学业,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宋寒看到念落脸上的一丝微笑,知道这次她没有再演了,自己也扬起一丝微笑,“恭喜了,念落同学。”此时,江月秋已经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念落也抬头,笑着对她说:“谢谢你啊老师。”然后举起手里的蛋糕盒,递给江月秋说:“生日快乐。”,江月秋一惊,然后笑着说:“谢谢你哦,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生日啊?”“我是跟你们班里的同学打听到的,哈哈哈。”『其实是偷偷溜进档案室里找的』“那既然看了成绩,礼物也送到了,那么我们走咯,江老师再见啦。”念落边说边转身离开。

江月秋家里,江月秋把蛋糕放在茶几上,然后在旁边放上糖和巧克力,坐在沙发上,陷入回忆。

回忆,社会实践活动的用餐时间

“呐,我跟你们说哦,隔壁班的念落跟我是初中同学哦,她在初中就很受男孩子欢迎哦。”“欸,真的吗?”“对啊对啊,念落喜欢糖和巧克力,所以课间时候的小卖部经常挤满了人,有次我还听到小卖部的老板说,他们家的糖和巧克力常常断货欸!”“哇塞,好厉害!”,这时3另一个女孩子走过来说:“是吗,那么受欢迎啊?不过我怎么听说,她有好几个男朋友,而且来者不拒哦!”“是吗?可是为什么我们班好几个女孩都能看到念落拒绝别的男生的场面啊。”“那肯定是她为了阻止那些流言碎语才故意演出来的啊......”“闭嘴!”那个女生正想说什么,就被江月秋阻断了,“我可不记得,我有将你们教成这种在背后说人坏话的人。”“老师,我们只是......”“不管如何,念落她是个怎样的人,都不关你们的事,就算是同学,也不该这么说别人 ,好了,继续吃吧。”江月秋转身向那名说坏话的女孩说:“周一给我一篇八百字的检讨。”那个女孩抱怨着离开。

回忆结束

“哈哈,那时候就像是个恶魔,为了保护你,而杀了全世界。”江月秋边说边打开蛋糕盒,“咦?这里还有个饼干?”江月秋拆开饼干,“这是黏土吧,里面还有张纸条?”江月秋展开字条,“立刻有......”江月秋沉默了一会,“like you ?!”,江月秋愣在原地,然后放下饼干,奔向宋寒家。

那个纸条,那个黏土,是那天烹饪老师走后,念落偷偷将这个黏土放进蛋糕盒里的。

“宋小姐,念落小姐,您们的老师来了。”“江老师吗?”“是的,不过她点名说要见念落小姐。”“我明白了,你去给江老师备茶,我马上下去,宋寒,你在房间里呆着就行。”“好”念落做下楼梯,看见江月秋坐在沙发上,“午安,江老师。”“念落,午安。”“什么事?”念落说着,坐在江月秋对面,“我想留下来。”听到这句话,念落抬头,瞪大眼睛,“您是说,您不走了?”“是的,还有我也喜欢你,我以为我之前只是单相思。”江月秋放下茶杯,看着念落的眼睛说:“我啊,喜欢你迷人的笑容,不管是演出来的,还是真心的。落,答应我,好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艺从最强大脑开始在线阅读第2章

    “几点了,都九点多了,对了昨天晚上系统是不是真的?嗯?真的有,高中我没学到的也有,我去牛逼啊!有系统就是方便,这下中考没问题了!”赵政从chuang上爬起来,看了下时间,然后回想了一下,一脸欣喜“恭喜宿主醒来,主系统对于宿主身体和颜值条件有些不满,觉得拉低了系统的面子,怕被其他同行笑话,所以特送洗髓

  • 重生之花都全才在线阅读这也叫钢铁?

    纸和笔的出现,让大秦,迈入了新的台阶。而当嬴政在纸上写下‘千古一帝’之后,系统声音随之再次响起。【叮,恭喜宿主完成支线任务,创造纸笔,文明跃进!】【叮,恭喜宿主获得奖励礼包!】嬴政没想到,自己一个小动作,竟然获得了系统奖励。“开启礼包。”【叮,恭喜您获得钢铁锤炼锻造图纸!恭喜您获得两季水稻种子,恭喜

  • 食戟之次元饭店恩怨

    叶岚和汪阳秋恩怨起因真的会让人觉得巧合:汪阳秋家里是做生意的,规模还不算小。就在之前,汪阳秋的父亲汪辰韦带着他去参加了一场宴会。本来,参加宴会会是个开心的事,但汪阳秋平时嚣张惯了,在宴会上看上了一个姑娘,不顾他旁边的男伴,直接想带那女的开房。这下那男的能忍?直接给了汪阳秋一拳。引起的骚动把所有人的目

  • 柯南世界里的城市猎人在线阅读第四节

    姬兰襄在确定没有危险的情况下,决定在此休养。主仆三人嫌弃且无奈地吃着真的很“清淡”的早饭,青竹两人心里继续吐糟:真的是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呀,连个卖吃的地方都没有,这个不正常的夏大夫真的不正常呀,你说我们三个大男人,两人份怎么够呀?又不能饿主子,只能饿自己呀,悲呀!不够就不够吧,我们也不挑吃的,但是你好

  • 嗣子嫡妻在线阅读绝望

    月儿?不,月儿怎么会在这里!这些凶徒竟然还绑架了月儿?“月儿,他们有没有伤害你?放开她,你们给我放开她!”许哲双目通红,愤怒的挣扎起来。一个脸上长满横ròu的男人惊咦一声,旋即笑了起来,“没想到这小子还是个情种。”“还是让我一枪崩了这小子吧,小心夜长梦多!”“慢着!用枪?这样岂不是便宜他了。”横rò

  • [综]一期一振今天也很烦穿红嫁衣的女人

    S市,凌晨两点,西郊某秘密研究所。这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杨明睿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正准备回宿舍。作为一个疯狂的科学研究者,35岁的杨明睿至今未婚。他曾经也交过几个女朋友,可是女方都嫌弃他陪伴她们的时间太少,恋情都无疾而终。索性,他也就顶着家人施加的压力,不再谈恋爱,而是全身心投入科研中。杨明睿走出研

  • 凉先生的命中相思之楔子

    “朵儿,来为师这边。”玄霄用千里传音将还在昆仑山姻缘树下逗蚂蚁的朵儿唤起半柱香后,只见她一身大汗跑来,“师父,唤弟子何事?”“你过来看。”朵儿缓步走过去,却被眼前的景象着实震惊了一番。这是昆仑最高的山顶,这里能俯瞰六界万象,人间的红浊之气,妖界的诡蓝之雨,鬼界的艳紫之空,以及魔界的墨黑之雾,包括仙界

  • [综]黑化强十倍在线阅读第九节

    小心前行了一个时辰,并没有遇到麻烦,东方立的眼神却开始变得凌厉。这里开始,妖兽会逐渐变得多起来,他必须更加小心。看了看四周,他向着中间的那座山峰走去。这座山峰林木茂盛,灵气充裕,正是妖兽的最佳栖身之所。果然,才刚刚往山上走了数丈,两根手臂粗的树枝就带着破空之声朝他急速射来。“吱!吱!吱!……”树枝后

  • 三十八年往事集(HP——伏地魔之子)之第十一章 {当你}

    瞬间所有的男生和女生都在嗷嗷叫,女生都瞪着羡慕的双眼,男生则是对于叶子绮对女生中最漂亮的先下手为强的行为感到佩服,当然还有一个人的心情和众人都不一样,她就是之前献唱的美女。作为一个立志当影视,乐坛双栖的全能天后的顾倩璐,自认为自己的唱功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地步,所以这次来北影她选择了影视系作为主修科

  • 白二牛有本事的探监

    寄石安摆摆手,“一家人,说什么误会不误会。我问心无愧便是,可倾,可云那丫头是被我们宠坏了,性格嚣张跋扈,这些日子她也吃够苦头了,希望你不要再追究她,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管教她。”寄可倾眸色微转,淡淡道:“叔叔,您这话客气了,既然是一家人,以后,互相包容便是。”寄石安话都说到这份儿上,她不能再咬着寄可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