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世纪第一大白莲我要拜郑玄为师

2021/10/14 6:43:03 作者:摸墙墙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世纪第一大白莲
世纪第一大白莲
作者:摸墙墙来源:晋江文学城
小乞丐是真的乞丐,大师兄是真的不凶,不仅不凶,还特别喜欢软软萌萌的小可爱(划掉,明明是朵大白莲),事情要从大师兄某天在山脚下把小乞丐捡回山说起......那天小乞丐正在刨菜根,山下的有钱人都说无我山是座仙山,仙山上长的菜自然是极好的,吃了延年益寿,童叟无欺。于是小乞丐信了摊主的邪,打算上山采菜卖钱,结果发现山门好似有结界拦着,于是只能在山脚下吭哧吭哧地刨菜根,然后一抬头看到了这位仙人似的大美人正满脸慈爱地望着他。

“任务一、拜师名门,提出拜大儒郑玄为师,并使陶谦同意。奖励200圣霸点。

任务二、格物致知,身为宿主,只需以天地为师,以万物为友。奖励300圣霸点。

任务三、听从陶谦的安排,学习四书五经。奖励50圣霸点。”

终于有正常的任务三了。不过,50圣霸点太少。

以天地为师?逼格很高,高到没朋友。

不过,如果说出来,陶谦会不会打死自己?

只能选任务一,好可惜100圣霸点。

陶应在甘婉的怀里大声道:“父亲,我已想好了拜谁为师。”

陶谦脸色再次沉下去,冷冷问道:“哦?你想拜谁?”

“我要拜郑玄为师。”陶应语不惊人死不休。

空气突然安静,呼吸声都没有。

所有人都盯着陶应,麋竺还摸摸耳朵。

陶谦像是想确认自己是不是年纪大了,出现了幻听,“你说要拜谁为师?”

“郑玄郑康成。”

陶谦气得冷笑,“荒唐。康成先生海内名儒,岂会收你一个傻子为弟子。”

陶应不乐意了,“我不傻,我一定能拜到郑玄门下。”

“可笑,可笑。”陶谦摇着头,对一边听得直愣的麋竺道:“犬子无知,让麋从事见笑了。”

麋竺僵笑道:“二公子志向高远,志向高远。”

他其实想说陶应不知天高地厚。

早知道陶谦会是这种反应,陶应看向搂着自己,已经惊讶到不再嚎哭的甘婉,撒娇道:“娘亲,我只拜郑玄为师。”

甘婉有些为难,可陶应是她的心头ròu,她帮着陶应劝道:“夫君,应儿知道上进是好事。康成先生就在徐州授徒,多收应儿一个不算大事。”

“你懂什么……”

甘婉打断陶谦,“夫君若放不下面子,我去找康成先生。应儿年纪不小了,应该有立身之本。”

立身之本?陶谦沉默。他六十多了,身体越来越弱,陶家需要一个新的领导者。也许,恢复神智的应儿能在他之后撑起陶家。

“好吧,我舍下自己这张老脸,去求求康成先生。”

甘婉立刻让陶应感谢父亲。

“你下去吧,我与麋从事有公事要谈。”

陶应下去后,陶谦、甘婉代陶应向麋竺道歉。聊了一会,麋竺告辞,走出府衙。

“大舅哥,”陶应从一边窜出来,自来熟地说道:“我明天去你府上探望麋妹妹。对了,她喜欢什么东西,我给她买些礼物。”

麋竺脸皮抽抽,“二公子,请叫我麋竺。”

“好的,大舅哥。麋妹妹有婚约吗?有没有都没关系,我不介意。”

我介意。麋竺心里直骂,明白麋芳到家后为何那么暴燥。

“我妹妹配不上二公子,不敢高攀。”

陶应拍着麋竺的肩膀,语重心肠道:“大舅哥,门户之见要不得。我会请父亲派人求亲,咱们明媒正娶。”

我妹妹不嫁傻子。麋竺强忍着心里话,脸上的笑容假的不行,“二公子,我还有公务要忙,再会。”

说罢,麋竺匆匆而逃。

“切。”陶应朝麋竺后背比个手指,“又100圣霸点到手。”

他招手叫来个仆人,交待几句话后,仆人快速出府。

“哈哈,已经有1000圣霸点,来个十连抽。”陶应搓着手,开着天眼四处瞅人。

哎,圣霸系统抽奖的设定太坑人,就算现在花一万圣霸值抽最高级的金行卡,属性值也只会增长1点。合理的作法是按着等级,按步就班地抽奖。

好在,普通人多的是。很快他就找到合适的目标。

“人物:张小丫

智力:13

政治:7

武力:12

统率:6

魅力:15”

呃,陶应选择的是个十二三岁的小丫鬟。使用100圣霸值,虚幻的光屏上呈现两张黑边的水行卡。

二选一,陶应第一次抽中魅力+2,第二次抽中智力+2。

再选依旧是这两张牌。

陶应的目标是武力卡,他将视线放到小仆役身上。

“人物:李二锤

智力:12

政治:6

武力:16

统率:10

魅力:7”

“不亏是魅力7。”陶应无语看着小仆役吸溜着鼻涕,抽选出武力+2卡,立刻嫌弃地躲开他。

在府里逛了一圈,将圣霸值用光,抽到十张武力+2卡,直接使用。

武力值达到21,陶应明显感觉身体更健康,更有劲,不再手无缚鸡之力,已经是手有缚鸡之力。

“系统,给我来一打任务。”

可惜,系统没答理陶应。

休息一晚,陶应刚用过早餐,任务姗姗来迟。

“你有新的任务,请注意查收。

任务一、有言必行,你承诺要拜访麋竺,准备好礼物出发吧,少年。奖励50圣霸点。

任务二、有债必偿,找到甘梅,偿还她赖以谋生的衣服钱。奖励100圣霸点。

任务三、你哥哥陶商正要出城游玩,跟他一起出发。奖励20圣霸点。”

这根本不用考虑,直接选择任务二。

陶应shen手叫来仆人,“打探到甘妹妹住哪吗?”

仆人点头,“按公子的吩咐,我在麋府外悄悄跟着甘姑娘找到她家。”

“不错,”陶应高兴地跳起来,“拿上钱,带我去找甘妹妹。”

徐州城东门城墙一带,流民众多,街市混乱。

陶应从马车上跳下,看着脏乱的街道,破败的房屋和帐篷,皱眉问道:“甘妹妹住在这里?”

“前面转弯就到。”仆人在前面着路。

陶应沉默地从面黄肌瘦,毫无生气的流民中间走过,心情复杂。

果然是三国乱世。

还没转弯,陶应便听到甘梅温婉的声音,却透着一股惊慌。

“几位大哥,求求你们再缓两天,两天后我一定把钱还上。”

一道粗犷且凶厉的声音道:“小娘子,今天必须把钱连本带利全部还清。”

“我没那么多钱。”甘梅声音里透着悲伤。

“不想还钱?嘿嘿,小娘子这么漂亮,肯定有人愿意花钱一亲芳泽,把她拉走。”

“你们放开我。”甘梅绝望地痛哭。

敢欺负我老婆?陶应怒火熊熊燃起,快速转身,看到几个大汉拖着甘梅往另一头走。

他正要大喊,却听到有人抢先怒吼道:“放开梅儿姑娘,她欠的钱我来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痕迹追踪[刑侦]阖家入京

    成化十九年,腊月。年关将近,无论是朱门深户的达官贵人或是寻常的平民百姓,都因年节即将到来而忙碌起来。家中富贵宽裕者,自是须得为九族亲眷备上节礼;囊中羞涩者,也不吝惜拿出所剩无几的钱财买些酒肉度过年关;离家遥远者,早已派人带着礼物与信件出行;离家较近者,则已在归家的路途之中。飘雪如絮,纷纷扬扬落下。芒

  • 随手拯救了世界在线阅读第9章

    红儿领着众人回转至七仙居中。见柳宜宣正同马天龙讲谈些文章之事。马天龙对这些兴致不大,只在旁边散漫地点头。黑鹰则独自站在一边,面无表情。原来这天宫中以白云为路,景致多幻境时有变化。黑鹰上了天宫无事可做,只得练练武。但没有橙儿这个神仙提携时,黑鹰的凡人之躯到不了可练武之处。橙儿上朝时。黑鹰只得在七仙居大

  • 心有魔债在线阅读第八章

    “喂,前面的,你们是人是鬼?”叶恒心望着前面隐藏在雾里的身影,大声问道。“兄弟,我们是人,不是鬼。我们是附近开餐馆的,来这里提货。”男人的声音从雾里传来。话音刚落,雾霾里走出来一男一女。男的体型瘦削,但一张国字脸却显得很有男人味;女人倚着男人的手臂,柔弱的脸上却也散发着坚强,而且这两个人,成烨几个正

  • 我是雄火龙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004章听到沈琼口中说出“好啊”二字之后,方清渠眼霎时就亮了。沈琼看在眼中,没来由的想起得了奖励的汤圆,也是这般模样,让人见着便觉着心软。“我打小在南边长大,还没逛过京城的庙会。”沈琼站起身来,随口道,“不知有什么新奇的玩意?”方清渠也随之站了起来,要往外边去。其实他到京城也没多久,早些时候忙着备

  • 网游之第二次命运在线阅读第8节

    白一周身梵文散发阵阵佛光,佛光中,白一面色淡定自若,“哼!”钟良手中握拳,那些冥火飞鸟顿时向着佛光急急的发起攻击,火焰爆裂,佛光荡漾,“这个家伙,修为竟然也是已经是达到了大乘期,不过还好,只是刚刚达到大乘期,要不然还真是要收拾不了他了!”钟良此时已经是看出对方的修为,若是单凭修为等级,钟良其实是大乘

  • 现在是千玺姩啊在线阅读第七章

    温菀吃了点心,喝了茶,靠在软榻上觉得有些犯困了,避免睡着,便想起身去园子里走走。“姐儿要注意身子啊。”吴妈妈招呼了两个丫鬟给温菀拿了一个斗篷和手炉来,让温菀披着藏着了才让出门。刚出了上林院,紫莺便瞧见不远处一堆人,声音也愈来愈响,笑着道:“五姑娘应当是来了,我且听到声儿了。”温菀眯了眯眼,天虽然冷,

  • 拦住那个小兵在线阅读谢云的修习

    看着谢云对冥界兴趣盎然的样子,冥神也很是高兴,等谢云神格成长完成之后自己就可以退休了。同时,冥神又有一些担忧,谢云若是成长太过顺利又能有什么成就呢?“谢云,其实你们法明长老把你交给我是想让我教你些东西。甚至是把你培养成新的神明。”“是!”“明天开始,你要早上学习暗黑魔法和亡灵魔法,下午学习武技,晚上

  • 向往的生活之最强兵哥哥在线阅读第四章

    干活吃饭睡觉,一天又一天,生活就是这样。没有既定的轨道。有一天店里面来了两个客人说是从上海来的,到这里出差,就住附近的宾馆。王菊斜眼看了一下那么老,一个瘦高个,戴着金丝边眼镜叫胡车,一个矮小肥,也戴眼镜黑丝边叫吴用。上来就吹牛,吹得天花乱坠。王菊打心眼里讨厌,没怎么搭理该干嘛干嘛。两个客人就经常光顾

  • 洪荒之沾染因果就变强第十章

    陆正听她说完,整个人都不好了,还不死心地又问了一遍,“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宋慢耸耸肩,“或许别人有办法,但是我没有。”此时的审讯室里,傅莹还在对林一城抱怨。“这位警官,我和冯云只是普通的大学同学而已,我们俩关系很一般,毕业后我们就没见过面了,也只有前几天在她开的咖啡厅里巧遇而已。她死了我很难过

  • 九苍之改变拉科历史的会议

    拉科鲁尼亚,位于西班牙西北部濒临大西洋的一座港口城市,属于加利西亚大区,是西班牙拉科鲁尼亚省的省会。1988年夏季,一幢别墅的大门口,一个精神奕奕的大胖子正坐在一辆汽车上打开车窗对里面大喊“塞蒂奇,你还没弄好吗?会议快要开始啦,你爷爷都到了很久啦,一直在打电话催你。”“来啦,来啦。”随着一个急促的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