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你好恩熙第6章在线阅读

2021/10/14 8:46:11 作者:纳兰雨墨 来源:言情小说吧
你好恩熙
你好恩熙
作者:纳兰雨墨来源:言情小说吧
第一次见她,他和他的母亲救了她即将临盆的母亲,她平安出生,他四岁。第二次见她,她15,他19,她被人挟持,他蒙着面,舍命救她,她却不知是他,但从此这位蒙面的男人便住进了她的心里。第三次见面,他成了她的顶头上司,对她进行了各种魔鬼训练,但她从未见过他的真面目。第四次见面,她成了一名战功赫赫的人物,他却成了京城首屈一指的富豪,她不小心弄张了他的衣服,他想为难他,让她认出他是谁。第五次见面,他们结婚了,但她却不知道他是谁。婚后,女人一不小心在酒吧打伤了十几个壮汉,男人嘴上虽说她缺少管教,但心里却是乐开

救下一群村民是支线任务,征服一群山贼却成了主线?

华英雄有点蒙了,可其他人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以为他被大寨主给问住了呢。

“乳臭未乾的小子,根本没见过世面!”

“就是,之前还嚣张,看到咱们大当家,立马傻了吧?”

“不是傻了,是被大当家的风采给折服了!”

“对,对对,肯定是这样。”

华英雄已经听到一群人的低声议论了,不过他根本没在意。

“大当家,我不凭什么,只凭一颗真诚的心,否则我也不会一个人前来了。”华英雄想了想,抱拳说道。

吴大海坐在椅子上,盯着眼前这个少年,冷冷的一笑道:“我佩服你的胆色,可这兵荒马乱的年头,一颗真心值多少钱?”

这倒是大实话,别说你青龙山的大当家了,就算是幽州府衙的官员来求助,吴大海照样也要问问,凭什么?

华英雄闻言一愣,随即挺起胸膛说道:“就凭我是青龙山的当家,就凭我手下一百多号精兵!”

“好嚣张!”

“呸,那叫不知道天高地厚!”

“青龙山什么时候出来这么个愣头青?”

“一百多精兵?别闹了,谁不知道青龙山的人瘦的皮包骨头的?”

底下的小头目们一片哗然,低声的交谈着。

华英雄微微一笑,心说要征服你们,就得玩点硬的,不服咱可以比试比试啊。

吴大海咳嗽了一声,底下的声音立刻消失了。

深深的看了看华英雄,他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这个人到底什么来头?

作为一个山寨之主,吴大海绝对不是什么莽撞之辈,琢磨了一下才说道:“二当家,叫人去后面,取一箱黄金来。”

啊?

在座的人都蒙了,寨主这是疯了吗?就凭那小子两句话,就要给他一箱黄金?

可吴大海却不是真的打算直接给钱,而是忽然冒出来个想法。

见底下的人纷纷表示不满,他只是挥了一下手制止了他们,然后给二当家使了个眼色。

那意思是,尽管去办,我自有办法!

二当家也不傻,立刻会意过来,然后起身去了后面。

华英雄心中一喜,但也知道没那么容易,于是望着吴大海问道:“大寨主,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吧。”

吴大海闻言一愣,自己刚冒出个想法来,就被这少年人给看出来了?

他哪里知道,从后世穿越来的华英雄,早就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世上没有不要钱的午餐,人家肯给你好处,必定是要伴随着条件的。

而华英雄跑来黑虎寨借钱,只不过是忽然冒出来的想法,真想做成了此事,还得见招拆招才行。

更何况,还有征服的任务放在那里呢,他也不能光想着靠武力解决。

不说别的,就是这屋子里的三十几号人,那得打到什么时候?

如果起初华英雄是打算用拳头办事的话,看到这黑虎寨的阵仗,加上征服的任务,现在他决定换个方式了。

吴大海对眼前这个少年开始刮目相看了,点了点头说道:“的确是有个条件。”

“寨主请讲。”

华英雄毫不犹豫的说道。

就怕你没条件,有要求说出来,我给你办到就是了!

他对自己的实力充满了信心。

吴大海满脸微笑,可那笑容却给人一种他在憋着坏的感觉。

“华当家少年英雄,胆气非凡,你也知道当下正逢战乱,辽兵屡次进犯我大宋疆土……”

华英雄听着有点蒙,你个当山贼的跟我讲什么辽兵犯境的事情,这事应该由官府操心吧?

“这事我知道,您挑重点行吗?我还想着天亮之前回山寨去呢。”

其实不是他着急,而是他感觉出来了,眼前这个大胡子是个爱面子的人,他不会轻易就让自己拿钱走的,可你至于这么拐弯抹角吗?

吴大海被怼了这么一句,脸上闪过了一丝不快,但很快又换成了微笑。

接着他笑眯眯的说道:“黑虎寨外十里,驻扎着一支辽国的骑兵部队,你杀掉多少个辽兵,我给你多少两黄金!”

华英雄差点一拍大腿,早说啊,来的路上我还杀了五个呢。

至于吴大海为什么要他杀辽兵,他根本懒得问,反正是击杀外族入侵者,问那么多做什么?

做完了能有小钱钱拿,那不就可以了?

因为这事儿一点都不难,所以他差点就直接答应了,不过转念一想却没点头,而是问道:“以何为证呢?人头多了,我也没法提回来啊。”

吴大海摇摇头:“这个不难,这支骑兵的头盔上都有一根独一无二的羽毛,你取回羽毛即可作数。”

“那没问题了,大寨主等我的消息吧。”

华英雄说完转身就走,没理会其他人直接出了黑虎寨。

而在聚义厅里,各个当家的以及小头目们纷纷叫好,都说寨主此计甚妙!

为什么呢?因为吴大海这么做,乃是用了一招借刀杀人之计!

他自然是不愿意借钱出去的,因为知道借出去以后肯定要不回来,可直接跟这少年翻脸不给?显然并不是明智的做法。

此人功夫高强,一旦打起来黑虎寨必然会有死伤,那可划不来了。

而少年人心高气傲,小小的一个激将法就把他给送走了,岂不妙哉?

至于他去十几万人马的辽军大营,还有活着回来的道理吗?

“也别高兴的太早,这少年并不简单,刚才答应大寨主的时候毫不犹豫,似乎很有把握似的。”

众人纷纷拍马屁的时候,一个嘴角长了颗黑痣的人说道。

此人瘦小枯干,但眼睛却是亮晶晶的,似乎是个智计颇多之人。

吴大海听到他的话一摆手:“冯寨主不必过虑,就算他能成功杀掉几个辽兵,我堂堂黑虎寨还是拿的出几十两黄金的。”

听这个语气,那姓冯的似乎不是黑虎寨的人。

他听了吴大海的话之后笑了笑没再说话,心里却琢磨了起来:“这少年是什么来头?与前两日天上掉落的那枚火流星有何关联?记得那东西可是落在了青龙山上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头白发踏青天支付就有奖励

    楚萧又一次面试被拒绝了,他拖着疲惫的双腿走在火热的太阳底下,辞职已经半年了还没有找到工作,原来就不多的积蓄也花的七七八八了,要是这个这个月再找不到工作,下个月估计就得睡马路了。“咕咕、咕咕,”肚子这个时候也不争气地叫了起来,楚萧抬起头看了看天,时间确实不早了。路边的小吃部里传出来一阵一阵的香味,楚萧

  • 盛世春华识字

    璇玑宫寝殿的床边,润玉掏出怀里的小白,好笑地看着小白睡得口水直流的模样,本来还想夜勤后回璇玑宫跟小白讲讲乱咬人的后果,小白倒好,除了在他布星时,偷偷地探出头打量了他几次,查看他的反应,竟就在他怀里睡着了,还睡得如此香甜。罢了,润玉无奈地把小白放到床头边,宽衣后,躺在床上,照常摸了摸小白的大头,入睡。

  • 那个学渣是戏精之小老板的自信(8)

    东京都JD区新木场,这里有着一家以品质著称的老店,现在在老店的基础上建立起了食品加工厂“藤屋”。这家店的食材目标是以高级中餐厅与一流大饭店为顾客。在北京烤鸭圈内流传着如果想要做出真正的北京烤鸭只有藤屋才可以办到这么一句话。这是因为在霓虹只有藤屋专门在华夏拥有着自家独立经营的北京鸭养殖场。与市面上做烤

  • 开局拒绝了国民女神老傅VS冉峰(上)

    老傅坐在奥迪宽大舒适的后座后面,把手中的打开,轻轻呷了一口茶水,老傅这个人,生性内敛低调,不爱应酬,也不爱在媒体面前抛头露面,平时总是喜欢带着鸭舌帽或者连衣的帽衫把头遮住,所以在国内的年轻的球员,很多都知道“傅名”这两个字,都是不知道长什么样子,如果说老傅这辈子除了篮球还有什么爱好的话,那就是喝茶了

  • 黑色火焰与失忆少年第七章在线阅读

    “你们这些不知好歹的东西!知道我是谁吗!”发声的是十岁的小王爷楚洹,此刻他站在浮光殿前,被一群奴才拦在门外,正气的直跺脚。“小王爷恕罪!公主有令,除了她的口令,谁都不可以进去。”做奴才的不敢冒犯他,只得战战兢兢的跪着。王爷王妃因宊阳和顺安的战乱死的早,当朝皇后是楚洹母亲的姐姐,见楚洹无父无母,孤苦伶

  • 带着包子被逮之穿书

    漆黑的夜里雷声大作,雨点哒哒哒地打在房顶上,扰的人心神不宁。慕容雨虽已入睡,却也睡的不安稳,她在做梦。梦里自己挖的坑变成了一个个的坑人,坑人们叽叽喳喳的控诉她。坑人甲:你什么时候来填我,我可是签约文,再不填可就解约了。坑人乙:你快点让我这边的男主出来,女主在里面都等了快一年了。坑人丙:我特么的还是个

  • 经理的小蜜果天真无邪的宁中则(跪求收藏!)

    次日,孤月再次起床,刚推开门,就被宁中则端着一盆水从外面推了进来。“要死啦!你快进去,要是被其他人看到了,我就不活了!”“哦哦~”孤月这才清醒过来,要知道在古代,这男女的清白可是比命看得还重,若是被其他的师兄弟看到宁中则在自己的房间中闺房藏美男,以她的性格,可能真的会自寻短见。看着呆头呆脑的孤月,宁

  • 铸道凡尘在线阅读第二节

    转眼间,原地就只剩下他们三个人了。库洛洛抬头看着笑眯眯的侠客,又转脸看了看蒙着面的飞坦……总觉得前途黑暗。“那么…要从哪里开始讲起呢?”侠客注意到库洛洛的视线,再次蹲下来笑眯眯地问道。库洛洛收敛起心神,眨眨眼,表现得有些惊讶,“诶?你是在询问我的意见吗?”“是啊!团长,你有什么建议吗?”侠客莫名伸出

  • 重生药师种田记杀意

    房间里,慕言清皱眉摸索着手链,她已经研究这个手链一个下午了,但愣是没研究出个什么来。手链是用一种不知名材质打造而成,一个个环扣紧紧缠绕纠结,毫无缝隙。最后,依然没能搞明白什么情况,慕言清只能无奈放弃,但却对手链留了个心眼。“清儿,热水好了,你要沐浴吗?”里间传来绫清竹的声音。“你先吧!我再等会。”慕

  • 无声回响凌国公府的赏梅会

    孟氏身边伺候的唐嬷嬷正在给刚处置好中馈的孟氏松散筋骨,听到自家主子轻轻冷哼,就笑道:“大夫人,这回表姑娘倒是做的不错。她今年已经及笄,眼看就是说亲事的人了,确实不适合私下和我们大公子再见面了。”“这也不一定,那丫头自来就没有和佑哥儿避嫌过。”孟氏眼眸中冷意一闪。唐嬷嬷闻言一愣,突然福至心灵的道:“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