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我救了无后而终的世子在线阅读第六章

2021/11/25 13:33:59 作者:天行有道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救了无后而终的世子
我救了无后而终的世子
作者:天行有道来源:晋江文学城
【女主版文案】凝霜穿进了一本苦大仇深又作天作地的狗血虐恋文里,心想,就这样吧,既来之则安之,惹不起她还躲不起么,可谁知——原本渐行渐远的双亲,这辈子视她如珠如宝;原本严苛难处的公婆,这辈子爱她逾越亲女;而那个命中与她形同陌路,注定要无后而终的短命男主世子爷,不但顽强地活了下来,还将她疼进骨子里。莫名成了团宠小甜心的凝霜一脸懵逼,她看着日渐丰神俊朗的相公,怀中抱着白白胖胖的儿子,心中着实纳罕:她是不是穿错书了?——算了,好日子挡也挡不住,就干脆利落过下去吧~【男主版文案】萧易成重生回来,决定人挡杀

“初秋的清爽还带着一丝夏末的躁动,仿佛我们不安的心,一半轻快、一半忧郁,那有什么要紧呢,只要心中有希望,就是最好的年华。下面带来一首H.O.T的《希望》。是不是,很适合这个季节呢?”我学着不知道哪听来的台湾腔,自我沉醉的念着憋了一晚上想出来的歌曲介绍语。

一旁的韩乐将音乐切入,满校园于是炸响起“撒西难哦嫩诺儿冷哇也……破料客蛮酒安过啦没给蛮啦过几马……”

“韩文歌?”韩乐问道,虽然他姓韩名乐(le),跟今天的主题挺合拍,但韩乐还是一脸不屑。

“对啊,怎么样?”

韩乐是3班的,负责操作首师附青春电台的播音设备,孩子比较实诚,想了想:“还……挺热闹,就是同学们估计听不明白……”

“这你就不懂了。”我还沉浸在自己刚刚又文艺又才气的解说词中不能自拔,丝毫没在意韩乐已经翻到天花板的白眼。

播放韩文歌我可是经过了一番深谋远虑:第一,我虽然不懂,别人也不懂呀,可以随便瞎写介绍。第二,辨识度高,区别其他播音的节目。

顺带一提第三,我们家刚好有不少韩乐磁带。磁带都是从发小袁媛那搜刮的,那时候她哈韩,整天穿肥肥大大的衣服柳欧巴、李欧巴的叫,对h.o.t、水晶男孩、神话等等迷的不得了。

播音首秀在我看来挺成功,好的开始,是通向高天则的第一步。离下午课还有5分钟,我哼着刚才的调调在座位上灵感大发写着后天节目的介绍语,却总觉得侧方被一个炽热的目光笼罩。

我偏头迎上那目光——对同桌张川怒喝:“干嘛?”

“中午校电台广播里,是你吧?”张川不太确定的看着我。

哎呦,难道……这么快就要火了?

我转怒为喜,不自觉拨弄了一下头发,抛出一个明媚笑容,已然是个风云人物一般:“恩,本来想低调的,没想到还是被听出来了……”

“不是,声儿也忒假了!”

我明媚的表情瞬间僵住,张川却并没就此打住批判:“歌儿呜哩哇啦的简直噪音,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张川滔滔不绝的控诉着,我脑海里却产生了以下几个念头:

一,这不是真的,这厮是在嫉妒我的才华。

二,……我靠,说好和谐友爱相安无事的同桌呢?!

有人说,同桌分两种。

一种是相亲相爱、缠绵甜蜜的情感类型。

还有一种,比起第一种更让老师们喜闻乐见的,是水深火热、誓不两立的战争类型。我和张川现在的情况,应该就是要直奔第二类去了。

“懂不懂欣赏!这叫韩流文化懂不懂?”我反驳道。

张川面对我的狂躁,不徐不急:“那歌儿什么意思?”

……真狠,一下就戳着我的软肋。

“说了你也不明白。”

张川一副“其实你也听不懂吧”的不屑神情:“哥跟哈韩族境界不一样。”

“老娘才不哈韩。”我有些忿忿然。

“那还放韩文歌?”

“……你管得着吗?烦不烦啊!”

第一回合就以我弱弱的一句怒吼而完败告终。

这次失利主要是敌人出其不意攻我不备,我瞄着休战中的同桌——平平无奇的脸上此刻正摆出一副无辜神情,张川,你小子给我等着!

一雪前耻的机会很快来了,下午第一节,是班主任老刘的语文课。

还记得刚进5班问的那句“谁学习好吗?”,情报在关键时刻派上了用场。

关于学习好不好的问题,无非就是各科目的成绩总和,学霸科科开挂,学渣科科挂开。剩下的中间阶层多有侧重,有学得好的科目,比如我的语文,就算是在原来的8班也鲜有敌手,当然也有不太擅长的,比如我的物理,就算是在现在的5班也难有超越。

张川跟我正相反。实事求是的说,他的理科是相当不错的,听前排的苏苏说,这家伙去年和重点班一起参加全国物理竞赛,最后居然逆袭拿了个一等奖。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张川的文科科目。非常厚道的讲,张川的语文相当的烂,以至于这么好的理科成绩居然都没能平了他语文考试的坑,总成绩最终无缘重点班。

兵法曰,以己之长、攻丫之短,灭之!

这节课讲的是古诗词,《诗经》里的一篇《国风·郑风·山有扶苏》: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山有桥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

照标准释义说,这是一首描写男女约会时女子对男子戏谑、俏骂的诗歌,笑骂中蕴含着深厚的爱,清新活泼。全诗出自少女之口,不失其天真、善良。

老刘极富古韵的念了两遍,将一些词句作了诠释,然后开始提问。

“那么同学们,这首诗主要描绘了一个什么样的情景?”老刘的厚眼镜片巡视了一圈,“张川,你来说说。”今天的老刘绝对是我最佳神助攻。

张川匆忙站了起来,开始无序的翻着课本——他上语文课跟我上物理课一样,看似全神贯注,其实心思根本没在,只是在煎熬这40分钟的课堂时间。

“额……”见张川明显心不在焉,老刘的眉头皱了起来。

同学有难,杨女侠必定要出手相助啊,我赶紧凑近将刚盘算好的答案递了过去:“主要描绘了一个耍流氓的场景。”

“主要描绘了一个耍流氓的……”张川想也不想就复读了一遍,等到察觉不对为时已晚,“耍流氓”三个字已经从他嘴里清晰而大声的溜了出去。

“哈哈哈……”

“是吗?!”老刘的眉毛皱到飞起,“你站着再好好想想答案,想到下课为止。”

我在同学们的一片窃笑中不动声色看着张川憋屈的杵在那里,我爱语文。

老刘继续讲课,张川在罚站中哈腰写着什么,没多久,将本子推了过来——你丫行。

我盯着那血淋淋的三个大字,稳稳回了句过奖,末了还在他本上画了个亲切可掬的笑脸,以此证明答案出自少女之口,不失其天真、善良。

老刘的课上张川没敢造次,只笔挺挺站着,似乎憋着一股劲儿。

老话儿说,一报还一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语文课之后紧接着,是老王的物理课。

物理课老王跟化学老曹一样,作为学校返聘的全国知名特级教师,是一个谢顶老头儿,这让我对后来的社会知名人物“隔壁老王”总有一些画面感。

作为在首师附任教几十年的资深教师,老王被很多光怪陆离的传说笼罩着。

传说一是个事实,就是老王很喜欢引用名人名言。经常在课上“笛卡尔说过,我思故我在”,“牛顿说过,愉快的生活是由愉快的思想造成的”,“爱因斯坦说过,学习知识要善于思考,思考,再思考”,“王老师说过,画好知识结构图,走遍天下都不怕”。

传说二可信度也非常高,老王爱看足球,尤其对国足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深沉之爱。其授课心情有时候也随着球赛起伏,去年韩日世界杯刚开始的那一周,老王总笑咪咪的鼓励我:“杨帆啊,努力学没有不可能,国足都冲出亚洲了……”

等到世界杯踢完了,又对着我的期末卷子吹胡子瞪眼:“这题,力学分析做的什么玩意儿,简直比国足的脚还臭……”。

传说三,也是所有传说里最拍案惊奇扑朔迷离的,当属“拉链门”事件。

传说前几届在老王带的一个高二班里,炎炎夏日,老王身着一件白色衬衫一条包身牛仔裤走下讲台,自认为合群儿的靠在同学们的课桌旁,油腻腻的讲着课。

讲着讲着,忽然发现被他靠着桌子的那名女同学却一直看向别处,对就在头顶的老师一脸无视。如此蔑视师长,老王自然不能忍,当即训斥道:“xx你走什么神儿,怎么不听老师讲?”老王连说了几次,女同学居然更加无视他,这令老王大感颜面无存,亲自转到女同学的正面,打算谆谆教导。

没想到,这个胆大包天的女生居然又一次别过了脸,并且欲言又止、似乎在慌乱的躲避什么……

“你站起来。”一向主张素质教育不赞成体罚的老王也来了脾气,不过还没等他训话,女同学后面的一个男生终于忍不住了,先是小声对老王说了一句什么。

可惜老王没听见,“xxx,你说什么?!”

男同学被老王的气势一震,立刻大嗓门喊了起来:“王老师,您裤子拉链开了!”

时值酷暑,各班教室门都大敞着,保守估计当时至少有五个班清晰的听到了这句话。

此事终于酿成了闻名全校的拉链门事件,并靠着民间转述有口皆“悲”一届届传了下来。

据说老王从此以后再没穿过牛仔裤,还听说那个仗义执言的男生是当年唯一物理会考没通过的学生。

传说总是带些演绎成分,但我们一致认为,谜团很多的老王,不好惹。

不好惹的老王还一直视物理渣渣的我为重点扶持对象,这让我一上物理课就莫名其妙紧张,而前一阵子老师们对分班同学的福利也告一段落。老王,终于要对我出手了。

“杨帆,这道题,力学矢量分析你做一下。”

我站了起来,直愣愣盯着黑板上那道题,得出结论:它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它,我们俩没那么熟。

“唔……”我低头假装做着计算,其实在本子上乱划起来。虽然算不出,但这道题应该是一个方向性的答案,是左、还是右呢?

“矢量箭头向右。”正犹豫着,一个声音及时传了进来。

是张川。

切,老娘用旧的伎俩,岂会上你的当?

我快步走到黑板前,笃定的画了一个向左的箭头。

“恩。”老王点了点头。

我朝张川的方向瞟去,给了他一个胜利的眼神儿——坑我?你还太嫩!

“杨帆的错误思路又一次给大家作出了经典的错题示范。”老王敲着黑板点评道。

底下狂笑起来,张川得意翘起二郎腿,欠揍的鼓了鼓掌。

我讪讪回到座位,“行啊,玩起华容道了。”

“承让承让。”

于是,在和平共处两个礼拜后,我和同桌张川的战争,终于打响了。

颤抖吧,张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千年等待之美玉无瑕在线阅读升级成功

    自从李世民玄武门之变,夺取皇位之后,和李渊之间的关系就十分紧张。李世民身为人子,偶尔也会感觉心中不安,正好希望可以借助这个机会,拉近一下父子间的关系。“世民,这就是狮子?果然威武雄壮,你是从何得来?”李渊好奇的问道。李渊看到狮子心情大好,这让李世民很是满意,看来自己这一次没有白来,以往前来拜见,李渊

  • 申城谍影在线阅读第1章

    曾经叱咤风云,统领全国的新世国在经过岁月的洗礼,战争的频发已被分成四个小国家,灿国、若国、星国、辰国,其中灿国发展尤为靠前,而如今各国为追求更舒适的生活早已制定一系列方便人们行动的各项权利,终于在人们生活逐步舒适,社会的弊端也被显现出来,以男多女少为首最,虽时代发展到如今有各种方法培育后代,女性的角

  • 择圣纪第4章在线阅读

    避暑山庄在宝鼎山半山腰上。南安郡王府财大气粗从山脚修了条约一丈宽的土路,拐着弯的绕上了半山腰,马车上山如履平地一般。颜明月到的时候,竟看到南安王府的世子妃在门前亲迎。这世子妃是大长公主驸马的侄孙女,高门显贵,又嫁给了南安郡王府的世子。未来的郡王妃在门口亲迎,倒真是让颜明月受宠若惊。“早就听闻帝师家的

  • 从竹马到白头第1章在线阅读

    “恭喜SKT夺得S6世界总冠军,SKT再一次向世界宣布了他们的强大,神可能会犯错,但你们却不能阻挡神的脚步”。解说席上,三个天朝的解说员在不停的呐喊,仿佛是他们自己拿下了冠军似的,同时三位解说老师,也点评一下SKT为什么能夺冠,和三星队伍的失败,解说的可谓是天人一般,如同纸上谈兵,显得自己多么的了解

  • 身体崩坏了在线阅读第1节

    你来过一阵子,却让我在往后的余生里,念念难忘。____“当年为什么要失约?”在迷迷糊糊之间,林星辰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沙哑低沉,陌生又熟悉。林星辰缓缓睁开眼,看见一个如妖孽一般的男人。漆黑深邃如暗夜夜空的眼眸,曲线优美的鼻子,薄唇的弧度性感,勾画着诱人的曲线。眼前的男人,似曾相识。“你......”

  • 异武凌天之感谢百万富翁(去死)打赏的一个100(2)

    啥?穿越到了魔幻手机的世界,制造出傻妞后得到了一个培养系统?甚至还可以XXX,系统你这是看不起我,我是那种人吗。。QAQ。系统:你说呢。我就是那种人。啥?穿越到了魔幻手机的世界,制造出傻妞后得到了一个培养系统?甚至还可以XXX,系统你这是看不起我,我是那种人吗。。QAQ。系统:你说呢。我就是那种人。

  • 空山鸟语之花将行之给芽芽买衣服(求收藏)

    给芽芽封白雪公主这个任务应该是没那么快能完成,不过现在这已经是完成了一个任务,自然是先领取了奖励再说。“开始抽奖。”李尘道。“系统抽奖开始......系统抽奖进行中......系统抽奖结束......叮!恭喜宿主抽中书法精通,技能开始融合。”系统机械的提示道。下一刻,犹如小蝌蚪一般密集的偏旁部首,齐

  • 依然安乐更新规则

    新书发布,更新规则如下:每天早上十二点前更新一章,下午三点、六点前更新一章,晚上九点,十二点前更新一章,总共五章!如果有事,我会提前请假。另外还有加更规则:每增加1000鲜花加更一章!每增加500评价票加更一章!每增加20张月票加更一章!每增加3个人打赏加更一章!每增加1000打赏加更一章!每增加5

  • 重启失败山雨欲来风满楼

    “你的那些猫,被人发现了。”说话的声音很慵懒,带着漠不关心的语气。铜镜里,一个人拿着棉巾正漫不经心地擦拭着脸上的彩粉颜料。那人一身黑服,身材瘦削,青面长发,不正是七星道长吗?离他两米远的地方站着一名黑衣男子,手上戴着一只猫头形的银戒。他一直低着头,保持沉默。“父亲让我过来帮你,我也只能做这么多了。”

  • 六道封天之跳崖

    故事前提:我叫林叶儿,燕山城知府之独女,父亲被奸人所害,满门忠义被抄斩。只得凭借父亲留下一块玉佩,到酒楼做一名舞姬苟且偷生。对于舞技天赋异禀的我,一舞倾城,闻名于整个燕山城,成为燕山城最有名的舞姬。不料,被燕山山庄的庄主看中,在他庄上舞了一曲,便被留于山庄,像鸟儿一样被他圈养在山庄中,他拿走了我的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