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我有一剑破青天第九章在线阅读

2021/11/25 21:08:10 作者:一只软泥怪 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有一剑破青天
我有一剑破青天
作者:一只软泥怪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是一个剑客游江湖的故事。我叫祁祁,我是剑客。我有一剑,一剑破天。

"想成为野兽,就去兽群中生活。同样,想成为巫师,就必须要进入巫师的社会中学习。各种方法*论,法术模型,各种法器,材料,魔石,幻兽,精灵……不是一个人能应付了的,越强大的巫师,越属于强大的组织。"

"待在凡人的世界,永远是凡人。"

"我说…"瑞恩嘴角抽动,"你不是三百年后再联系我吗?"

"对啊,已经三百年了啊。"

"明明只有两个月…"

"哦,我这边确实三百年了,以后我说的一切时间尺度上的概念,都按照我这边的标准,你们那边的我搞不懂。"

"……"

"还有,上次没给你说我的名字,这次我想好了,你叫我狄克就行了。"

"……"

"刚才说到哪了…哦,就算是有巫师潜质的人,也不可能轻易进入巫师的世界,需要有巫师的邀请函才能进入,这代表着一种资格和认可。"

"可是我不认识巫师,谁会邀请我?"

"跟一般意义上的邀请函不同,那并不是针对固定某个人发出的邀请,你可以把它看做一张通行证,不管是偷来的抢来的,只要你有,你就有资格进入巫师世界。"

"我明白了,可是我要怎么弄到手呢?"

"邀请函分为两种,普通邀请函和特别邀请函,特别邀请函就是针对某人指名道姓的特邀,被邀请的人往往具备极高的潜质,同时还具备显赫的地位,比如什么王国,帝国的公主,王子什么的。虽说特邀代表着更强的学院,更出名的导师,和更好的资源,不过和你没关系,你抢了也没用,还平白结仇。要下手只能把目标放在普通邀请函上面,不过以你现在的力量,我建议你不要抢,偷。"

瑞恩舔了舔嘴唇,"目标在哪?"

……

一个天蒙蒙亮的早晨,瑞恩与剑士法克乘坐的马车顺着道路逐渐消失在薄雾中,没有惊动其它人。

男爵默默地目送着他们远去,他站了很久,如同一座雾中的雕塑,或许在这个男人心中,有不舍的情绪,希望他的儿子不久后还能回来。

又或许,他只是出来呼吸新鲜空气而已。

抚摸着米沙的皮毛,瑞恩开口说道: "在外边我们要改变一下互相的称谓,我叫你法叔,你叫我名字。"

"好的,少爷。呃,我是说瑞恩。"法克看到瑞恩的眼神,改口道。

颠簸的旅途中,一路无话,睡意在酝酿。

"世界上真的有巫师吗?"法克依然很精神,看着窗外的风景。

"有。"瑞恩的语气很肯定。

"哦。"法克似乎不太关心这个问题的答案,他更关心的是自己什么时候能回去。"那我们去哪里找他们呢?"

"先去伽玛帝国,山的另一边就是,不过我们没有本事横穿山脉,只能绕一个圈,大概要半个月时间。"

"说的对,强盗也比山脉深处的生物更好相处。"

干巴巴的黑面包,硬的跟木头一样的肉干,喝着羊皮袋中的水勉强填饱了肚子。

"现在还在领地范围内,等再走一段距离,就会有强盗了。"

瑞恩穿着一身老旧的小号农装,脸上也故意抹了土,脏兮兮的,像个农夫的儿子,法克本来就是武士,没什么要伪装的。

"钱分散成许多份藏到不同的角落,铜板一大堆随身携带,黄金白银宝石这些价值高的东西藏的很隐蔽。"

出了领地没多久,就碰到拦路的强盗了。

前路被几根粗壮的断木截断,三个面相凶恶的男人站在路中央,衣着很破烂,浑身发臭,虽然形象不咋地,但人手一把长刀,即使有些锈迹,但依然能杀人。

马车停了下来,强盗们打量着破破烂烂的马车,面黄肌瘦的驴子,露出失望的神色,尤其是车上的人下来后,一个面色警惕,衣着寒酸的穷武士,一个畏畏缩缩,脏脏的农夫儿子,失望的神色更加明显了。

"我侄子,他父亲被该死的领主逼死了,我准备带他去黑河城教他剑术。"沉默了一阵,法克开口了。

瑞恩如同一个正常小孩一样,紧紧抿着嘴,脸上浮现出父亲被逼死的悲伤,即将前往未知远方的彷徨,面对强盗的恐惧和不安,他紧紧抱着法克的大腿,显示出对叔叔的依赖和信任。

强盗们对视了一眼。

其中一个叹了口气,"我们也是被该死的领主害的,小子,我同情你,但我们也要生活。"他指了指驴,"虽然瘦了点,但也比没有强,把马车留下,我们不为难你。"

"没有马车,我们走不了多远。"法克摇了摇头。

领头强盗眯了眯眼睛,"你的剑看起来值个好价钱,给我,你们走。"

"剑士的剑只有在他死了以后才能交给别人。"法克又摇了摇头。

强盗们面露凶光。

"你对自己很自信啊,剑士,我得告诉你,在成为强盗前,我也是一名骑士。而我还有两个帮手,你得保护你的侄子。"

法克面色郑重起来。

"你要的这两样东西我真的不能给你。"

强盗们握紧了刀,法克也拔出了剑,情况一触即发。

强盗头子有些头疼,他最怕碰见这种没有油水的滚刀肉,惹急了还能咬下你一块肉。

他示意手下先不要动手,问道:"那你能给我什么,让我放你们过去?"

法克面色犹豫了一下,扣扣巴巴地摸出了十几枚铜板,攥的很紧。"我就这么多钱,你得答应先让我们过去,我才能给你。"

强盗们面面相觑,头领叹了口气,挥了挥手,"干活!"

他们把拦路的断木又搬开了,法克十分不情愿地把铜板给了他们,一边嘟囔着"真倒霉。"

强盗们也是一脸不爽地离开了,一个个骂骂咧咧的,"穷鬼!""法克!"之类的词层出不穷。

瑞恩出了一口气,总算是有惊无险,但还有很漫长的路程,可以预见,这样的场面会是到达城邦之前一直存在的。

下次还能这样有惊无险吗?

"狄克,在吗?我需要一些保命的技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挥舞第9章在线阅读

    宇再次回到了家中。疲惫感席卷了全身。虽然并非肌能的劳顿,他的大脑却昏沉得成了肩膀上的负担。伸手摁了一下开关,没有一点反应;冰冷而昏暗的房间。他忽然有些害怕——或许自己并没有醒来呢?在大腿上猛地揪了一下,痛得跳了起来。他很早就已经回来了。呆呆地望着走廊的尽头,他尝试着迈了一步。一步,又一步,没有任何异

  • [综]可是我又忘記了在线阅读第一章

    森鸥外端坐在座位上已经僵硬了片刻。高档红木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他和一个十二岁女孩的亲子鉴定。结果显示这个女孩和他的基因匹配度达到99.97%。也就是说,在这份报告完全真实的情况下,这个女孩是他森鸥外的亲生女儿。现年36岁,事业有成的森鸥外真真切切体会了一把从天而降亲女儿喜当爹的感觉。他需要缓一缓。有个办

  • 茶香橼在线阅读楚轩的心动对象(跪求收藏打赏)

    这个世界上没有捷径可走!这绝对是一句至理名言。即便是对于拥有系统在身的楚轩而言,之所以能够取得今日辉煌的成就,如果说只是系统的帮助,那肯定是不对的。二十年,在得到系统的这二十年中,楚轩真的付出了太多太多。二十年中,楚轩能够和家人一起吃个团圆饭的机会屈指可数,在得到荣誉的同时,楚轩也失去了很多很多,十

  • [哥谭]这个杀手头好冷在线阅读第六章

    妲己静静地站立在门前,任由清晨的温暖阳光洒在她身上,黑色秀发披散,脸上带着慵懒,在酒馆内引起了不少的口哨声。只是,谁能想到,这么一个野性十足的少女,昨晚上是在地上和衣而睡的?“这chuang也太硬了,下次换家好点的!”李白从后面跟了上来,在异界睡的第一觉,说实话,并不是很舒服。妲己气的咬牙,李白不但

  • 对立面在线阅读第一节

    许久,沈苍生才醒过来。周围是哭的梨花带雨的春兰,还有一脸担心的成熟美女秋香,两女都是担心沈苍生的情况。要知道,在以前,沈苍生是奇才的代名词,但是现在,他是一个病秧子,上天很是无情,给了沈苍生傲人的天赋,但是却收走了健康。“少爷,你醒来了!”春兰激动道,擦着泪水。沈苍生点点头。秋香默默的看着,但心中的

  • 恋人不思议在线阅读人心险恶江湖路

    漠北的天说变就变,中秋节离开的时候还有些秋凉的感觉,这几天又是寒风刺骨了。简陋的马车终究阻挡不了什么寒风,车厢里的那个中年人,咳嗽也是越来越剧烈了一些。“莲姐,明天这时候就到天山脚下了,你别太着急,陈叔叔没事吧”。“弟弟辛苦你了,等找到雪莲,姐姐会重重答谢你的。”两人的这份关心,不知道有几分真。“莲

  • 甄嬛传之富察贵人在线阅读第6节

    尤雨苏醒过来后,像是做了一场梦。或许是花液的缘故,尤雨的眼睛反而更加炯炯有神,而且语言反应能力更灵敏了。蓝裔呼来藏在尤雨卧室里的飞行器,接他们回到了尤雨的家里。从窗户里蓝裔把尤雨送进卧室,安顿好她,说了声谢谢的话,又急着飞去了黑泥湖畔。蓝裔要展开第二轮攻击。湖畔静悄悄的,怪味熏人。月亮虽然是圆的,但

  • 开奖【捉虫】

    从omega婚前培训所出来的时候,莫凝渊的脚步都有些虚浮。他抬头看着天,突然笑出了声。活了两世,见过战场上的硝烟,也见过黑暗中杀人不见血的勾当,甚至还从死人堆里爬出来过,但惟独没有见过刚才那阵势。内核是个alpha的莫凝渊,面对着刺激的画面,第一次有种怀疑人生的感觉,觉得在房间里呆着比在战场上呆着还

  • 平行线第五章

    九溪古街。奶茶店前的侧立伞下,郝意戴上墨镜,换了连帽衫牛仔裤,跷腿在乳白色的休闲椅上,路过的小姑娘居然还给他拍照。难得打扮得正常起来,这家伙的颜值还挺抓眼。温景煦面无表情地在他对面吸了口果汁。可惜是个不定时抽风的正太。“表哥轻松点儿,不就过来转个圈吗?反正李怼怼前两天又出国了,你在华锐呆着没意思,翘

  • 空间之剩女的田园生活第1章在线阅读

    大夏国,奇风谷,隐玉山庄。陆鹏懵懂站在一间新房外面。两个时辰前,他穿越了。然后从记忆里得知,自己原来是魔教前任教主陆天与的独子。现任教主谢红萧是自己从小订下的未婚妻!由于自十岁起身患怪病,无法修炼武学,所以这教主之位才会传给了谢红萧。谢红萧是个不世出的绝世天才,十四岁就练成天霄魔功,十七岁继位,对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