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西游之最后一个圣人在线阅读第一节

2021/11/25 21:02:06 作者:洪荒西游 来源:飞卢小说网
西游之最后一个圣人
西游之最后一个圣人
作者:洪荒西游来源:飞卢小说网
开局九九散魂葫芦,游走现实跟西游两界。指点猴子三尸之道,搅乱佛教大兴之势,修炼血神经,淬炼十二血神子与十二都天神煞棋。算计冥河老祖,演盘古真身,走以力证道之路。红云之气运,尽加吾身...从此,现实中多了一尊无所不能的圣人,西游中,却处处流传着面善心黑的叶云传说。(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万峰山脉,坐落于大陆东方,是连绵十万里的巨大山川,正如它的名字一样,山脉由一万多个山峰连接而成。

小石镇,是万峰山脉南方一个普通小镇,因小镇背靠奇石峰,多黑色小石而得名。

朝阳缓缓从天空升起,温暖的金光洒向大地,似水晶般透明清澈,她那柔和的光辉,抚摸着世间万物。

韩家村,并没有清晨的懒洋洋。

钉钉铛铛……

成年男人们正围着一块巨石,不停挥舞着手中铁锤,每敲一下,紧握的钻头都会撕下一块碎石,使得这个巨大石雕,又朝着完美方向前进一分。

从远看,石雕有三丈高,初具规模的轮廓,不难看出是一只咆哮的雄狮,两颗脸盆大的蛋蛋,吊在雄狮后腿之间,显得格外雄壮。

刚刚晨练完的孩子们,从五六岁到十多岁不等,站在石雕十丈开外,正聚精会神看着大人们的动作,一张张稚嫩的小脸上,满是认真与羡慕.

慈眉善目的老人步履瞒珊,缓步而来,和孩子们站在一起,随手揉了揉其中一个孩子的头,眼角如沟壑的褶皱也挡不住那慈祥之色。

孩子四五岁左右,大大的眼睛乌溜溜的,粉嫩的皮肤像个瓷娃娃一样,看向老人奶声奶气问道:“族长爷爷,什么时候,我才能像父亲他们一样,刻这么大的石雕呀?”

“冰儿呀!等你修为达到到炼力后期,就可以参与雕刻,到那个时候,你的力量才可以收放自如。”老族长微笑的说道。

“我一定会努力修炼,等我到炼力后期,要刻比这更大的石雕!”韩冰看着慈祥的族长爷爷说,神色坚定。

族长满意点了点头,又扫过每一个孩子语重心长的说:“雕刻是我们家族的生计,也是炼士练习力量的方法之一,它可以使力量得到很好的控制,挥洒自如,你们明白吗?”

“明白!”听老族长带着严肃的语气,孩子们也大声回答着,中气十足。

“哈哈哈……”族长摸着花白胡须开心的笑着。

“好了,都收了吧!”

随着老族长一声大喝,所有孩子一阵欢呼后一哄而散,刻石雕的大人们,也都停下手上动作,韩冰蹦蹦跳跳来到一个魁梧男子身边,“父亲,我们回家吃饭咯!”

有着细长蕴藏着锐利黑眸的韩尘,看了眼身后的石雕,回头走过来拉着韩冰的小手向着家中走去,其他大人们也放好手中工具各自散去。

“冰儿,练功累吗?”韩尘关心的问道。

“累,但我能坚持,我要尽快突破到炼力后期,好刻大石雕。”

看着儿子坚定的眼神,韩尘充满了自豪,至于怕孩子练坏身体,练功强度都在韩冰三叔控制之中。

韩家村并不大,石雕做工在奇石峰山脚的刻石广场,这样运送石头要方便些,广场旁边有个大水塘,对面就是韩家村村民的居住区,全村男女老少加起来还不到三百人。

由于刻石,整个村子就像一个巨石壁垒,各种大小石雕随处可见。村里往来道路都是青石铺成,为了防止万峰山脉内野兽进村肆虐,筑修的围墙结实挺拔,高达一丈。

村子中央,有一棵十五丈高的大雪松,上面结满了松果,偶尔还能看到小松鼠快乐的上蹿下跳。

韩冰家是一栋两层石雕小楼,楼前有百来平方的小院,推开院门就能看到广场上的大雪松。

刚走进家门,就听到韩冰母亲黄雪婷忙碌着道:“冰儿,尘哥,快洗洗吃饭!”说完就忙着把餐具准备好。

黄雪婷看上去很年轻,虽然快四十才生下小韩冰,但平时没有太多操劳,岁月也没有过多的留在她脸上,看上去很有风韵。

“哇喔……好像是火牛肉耶!”看着饭桌上的食物,韩冰顿时兴奋起来,口水忍不住的往下咽。

母亲做的火牛肉是韩冰的最爱,看着儿子兴奋的样子,黄雪婷和韩尘会心地笑着,可见小韩冰给父母带来的欢乐非常多。

族中粮食并不缺,粮食可以通过贩卖石雕和石材换来,但肉类就不行了,换来的钱物解决温饱没问题,但要每顿都吃上昂贵的肉食,就有点捉襟见肘,附近的村子比起韩家村来,就更加的艰难。

为了更好的生活,族里每个月都会组织一批炼士进入万峰山脉外围狩猎,主要猎一些弱小的野兽,像火牛这种高级一点的野兽,一年能遇到一次,就算是非常幸运了。

万峰山脉里的野兽,凶残,强大,嗜血,每次进山都有可能丢掉性命,进山就意味着流血和牺牲,不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也没人愿意进山。

吃完早饭,韩尘作为族里为数不多的炼力后期,要继续上工雕刻,黄雪婷则收拾一翻后,去雪松下和一帮妇女们聊聊家常。

韩冰走向院子角落处,打开父亲为他做的小木箱,里面放着他的雕刻工具,和差一条尾巴没有完工的小松鼠石雕,虽然看上去松鼠不像松鼠,但毕竟韩冰才五岁。

拿着锤子和钻子,有模有样的在松鼠尾巴上敲着,别有一番味道。

“啊,好痛!”

不知是力道没控制好还是怎么,锤子敲在钻子上滑向一旁,于是锤子和左手来了次亲密接触,手被擦破皮流出殷红鲜血,但锤子的力道并没减弱,直接砸在松鼠尾巴上,松鼠尾巴应声破碎,弹出一颗拇指大小的圆珠掉在地上。

“咦,这是什么珠子?黑溜溜的挺漂亮!”韩冰喃喃自语,不顾还在流血的手,上前捡起珠子端详。

“呀,好烫!”右手捡起珠子,本能的就抛到了左手,刚好粘到流血的伤口处,准备再次抛回右手时,珠子却黏在左手不动了。

“好烫好烫,呼呼!”只知道烫不停的甩手,想把珠子甩掉,却不知珠子正不断的从伤口处吸收他的血液。

“这是怎么了?头……好晕……”

呯!

话没说完,应声就倒在了地上抽搐,没过多久珠子像喝饱了一样,离开韩冰的手,悬浮在额头眉心,不断旋转,旋转同时吸纳着周围空气中的什么东西。

吱吱……大雪松上,松鼠不安地叫着,吵闹着上下跳穿,树下聊天的妇女们还以为松鼠发情期到了,继续聊得欢快得很。

韩冰额头上以珠子为中心,逐渐形成一股乳白色小旋风。

吼……

嗷呜!

万峰山脉内不知是什么猛兽,焦躁不安起来,甚至疯狂的奔跑、撞击、残杀、撕咬,愤怒的发泄着,它们赖以生存灵气正朝一个方向蜂拥而去,不发狂才怪。

山脉正北,一座巨大插天巨峰,辉煌的宫殿云霞笼罩,此时殿门大开,七人凌空飞出,皆是鹤发童颜,一身儒雅白衫,悬定半空好似老神仙般飘逸。

良久,靠前的老者转过身,面向一人说:“苍松师弟,派人前往万峰山脉,查探是何事引起的躁动。”

“是,掌门师兄!”名为苍松的老者严谨回答道。

这样的事情,同时还发生在很多类似的地方,目标都聚焦在万峰山脉内的反常。

“莫不是山脉内,有什么厉害的灵兽在突破?”站在苍松旁边的苍机,缓缓说道。

“还是等查清再说,下去交待各殿弟子,最近不要出入万峰山脉,以免发生重大伤亡!”掌门苍海声如洪钟,众人如雷贯耳。

“是,尊掌门谕令!”六人齐声回答。

“每次万峰山脉内有动静,都会有事情发生,这次不知又是何事,希望不要给天下苍生带来危害才是!”七人中,一个风韵犹存的老妇神色忧郁,若有所思的呢喃。

“苍月师妹不用担心,有可能是灵兽突破,只要躁动不超过三天,就不会有事!”苍机打消顾虑的说,苍月皱了皱眉后点头。

话说,引起大噪动的韩冰,正躺在地上昏迷不醒,额头上珠子还在旋转个不停,乳白色气体连绵不绝,从四方汇聚涌入其中。

直到半个时辰后,圆珠不再旋转,唆的一声直朝韩冰眉心射去,隐入额头消失不见,韩冰像触电一样,浑身抽搐更加厉害。

“冰儿,你怎么了?”黄雪婷刚进门,就看见儿子躺在地上不停的抽搐,顿时就慌了神,扑过去紧紧将韩冰抱在怀中。

抽搐了一会,韩冰慢慢的安静下来,但微弱的呼吸和惨白的脸色,让黄雪婷眉头紧锁。

别无他法,只得先把韩冰抱进房间,准备找郎中给儿子看看,韩冰则慢慢的醒了过来,朦胧中,母亲正焦急地看着自己,想说话却说不出来,头晕,全身好像没有知觉一样。

“冰儿,你坚持住,我这就去找郎中。”说着黄雪婷就奔出门,不到半刻,就一脸急切的领着村里郎中进了门。

“忠伯,您老给冰儿好好看看,这不知怎么的就突然晕倒,是不是中邪了?”

“别急,别急,我看看!”精廋的郎中带着安慰的口吻说,伸手搭在韩冰手腕处。

良久忠伯号完脉宽慰道:“冰儿他娘,没什么大碍,就是身子虚弱,气血不足,我给开付温补的药,煎服几天就好!”

黄雪婷这才放下悬着的心,忠伯是老族长那一辈的人,在韩家村几十年,族人有点小病小样,都是忠伯给医的,在村里也很受人信奈。

黄雪婷跟随忠伯去抓药,迷迷糊糊中,韩冰只感觉体内一股气流在穿行,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

慢慢的,脑海越来越有精神,因为只有五岁,根本联想不到珠子会进入到大脑,还会给他调理身体。

很快就恢复精气神,跳下床,又是原来天真无邪的样子。

“对了,小圆珠呢?”说着就向院子里冲去,到之前晕倒的地方寻找。

对使得他昏迷,全身无力,连话都说不出的小圆珠,好奇心一时大到无边。

“不在了?哪去了呢?再找找看!”

“哼!伟大,无敌,无比可爱的天衍,是你这个小笨蛋,想找就能找到的吗?”

“谁?是阿德吗?快出来吧,我看到你了!”抬着头,左看看右看看,以为是小伙伴阿德来寻他玩。

“笨蛋,我叫天衍,伟大、无敌、可爱的天衍!”听到声音,韩冰双瞳转动,又左右四下的看了看。

“天眼,什么是天眼,天上的眼睛吗?天上怎么会有眼睛?”小声问了一句。

“笨蛋,不是那个眼,是这个衍!”

“嘻嘻,我知道了!”韩冰瞪着圆溜溜的眼睛似想到什么。

“哈哈......是P眼的眼!”

突然,一阵冷风吹过,韩冰浑身打了个哆嗦,那个自称天衍声音,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还在吗,我看到你了,出来吧!”又朝四周看看,没有回应,于是回到院子玩他的去了,小孩的天真无邪就是这样,一件事情很快就会过去。

黄雪婷回来时提着几大包草药,看见儿子一个人正在院子里玩得开心,急忙上前关切的问道:“冰儿,你怎么起来了,感觉到哪里不舒服了吗?”

“母亲没事,我很好呀!”韩冰说完,走开继续玩他的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龙婿第七章

    星期一早晨。王老师像往常那样很早就来到了学校,站在学校门口等孩子们来学校上课。同学们也一如既往背着沉重的书包兴高采烈地回到学校接受老师的教育。上课铃响了,孩子们都规规矩矩地坐在教室里静候老师来讲课。程强和胖子忐忑不安地坐在座位上心不在焉地听老师讲授新知识。他们俩不敢正眼看老师一眼,埋着头装模作样地看

  • [终极一班2]弯腰捡个少年觐见皇后

    晓晓的手被萧瑜攥在手心,晓晓几次都想收回来,可每次都是都是越攥越紧。终于到了皇后居住的坤宁宫外,晓晓长出了一口气,“爱妃累了吗,那进去好好歇歇才是。”说完也无需宫人禀报,直径的走了进去。“儿臣见过母后”“晓晓见过皇后娘娘”两人行礼问安。“晓晓啊,来坐本宫这边来。萧瑜你也起来吧。”晓晓依命坐在了皇后边

  • 霸道MMand霸道GG之朝堂之上(2)

    第二天天刚亮,孤独瑾就被领着往朝堂上去了。其实对于西和国的这个皇帝,他还是很好奇的,毕竟当年的那件事情,他是最终的赢家,这也是父皇这么多年以来仍旧耿耿于怀的原因。但是尽管当年他赢了,如今也不过如此了吧,在外,他不能稳立于三国之中,守护自己的百姓;在内,当朝相国胥怀远把持朝政,很多时候,根本不把他这个

  • 总裁的契约蛮妻去去去死!【求鲜花求评价票】

    “若是你现在死了,那倒正好可以成全你的美名,而陷李世民与不义之中,哇,丑八怪,你的心机真的好深啊!”李牧奶声奶气的话,让众人都有些奇怪的看向了魏征,因为李牧所说的并不是没有可能啊。按这样来看,魏征死了之后受益反而比活着还要大一些!“你,你们这是什么眼神!”魏征一听,顿时脸又涨红了,此时此刻,他可以对

  • 外长的网红人生想做皇帝吗

    “于飞兄弟,又见面了。没想到是你救了我,日后必有重谢!”蜀王看到于飞走过去拱手道,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没自称本王。“呵呵…蜀王客气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些许小事,不用挂怀。不知蜀王为何在自家地盘被追杀,简直匪夷所思啊!”于飞看着眼前这个有点杂乱的贵公子吐槽道。“于兄有所不知,我刚刚上任益州大都督不久

  • 围观豪门大戏的日子在线阅读第1章

    寒冬,夜。杜小蒲昏昏沉沉地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面上罩着一层红布。这,什么情况?迷糊间,她扯下面前的红布,睁开眼看清时才意识到,红盖头?什么玩意?!她可是才分手啊!开什么国际玩笑!突然,头部一阵疼痛,潮水般的记忆猛然灌进脑袋,她痛苦的地抱着头摇晃。半晌,恢复平静。好吧,她穿越了。是的,她穿越了!

  • 盗墓之王之发丘天官在线阅读第四章

    ❀1初遇金蟾,象征着财富,能给人带来好运,因此,总有人想去捕捉他们。上一秒,蟾瑞还在避风斋里喝着小酒。下一秒就听到:“哪里来的妖孽,见了老僧,还不速速投降。”明明是个装神弄鬼的老和尚,三根手指头就能灭了他,可师父说了,不能随便误伤生命。好吧,蟾瑞扔给店小二两个铜板,翻窗逃走。没想到,那老秃子竟追了上

  • 我在豪门享清福[重生]第7章在线阅读

    如此,便是入侵者了吗?望着眼前两个少年一个少女,叶云忽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那少女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被叶云下了逐客令的长乐。而那两个少年,都是十七八岁的模样,看样子是被先前那少女叫来找场子的。“就是你欺负丽质妹妹?”其中一个少年开口,看向叶云,满脸的不耐,“别怪本少爷没提醒你,赶紧磕头道歉,不然你死

  • 贫僧三藏水中少女,一招定胜

    欲畏家族几乎每一代都会有一位欲畏传人,却不一定是直系。冠上欲畏家族姓氏的人,都有可能继承欲畏之力。如林老是欲畏,而林行之却是普通人,林雪琪又是欲畏传人。这并不是隔代遗传,而是上一代的欲畏之力传给了林老的侄女,林雪琪的姑姑――林雪梵。其他家族亦是如此。所以,为防止血脉外流,欲畏家族的女子,无论是否继承

  • 山海藏精在线阅读第1节

    夜晚的风呼呼吹着吹在身上让人感觉到一股凉意,我没有困意走到了门外看着月亮,这时墨荷拿来了粉兰花斗篷批在我的身上关心道“福晋,外面风大还是进去吧”我心底很是失落,今晚是自己的丈夫和另一个女人的新婚之夜,也许宋氏跟自己一样也是那么失落吧,我道“墨荷他娶了李氏你说他会不会爱上她”墨荷好言安慰道“不会的,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