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大梁剑神在线阅读第八节

2021/11/25 22:28:03 作者:猪打熊猫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大梁剑神
大梁剑神
作者:猪打熊猫来源:飞卢小说网
剑典第一页:“基础剑法”剑典第二页:“独孤九剑”剑典第三页:.........林殊:“如果当初他在,或许我们赤焰军会平安无事”。梁帝:“我该拿你怎么办.......”。玄布:“我输了.....”(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院子里,李氏双膝跪地,怀中抱着个蓝裙小女孩。那孩子一动不动,满身浮肿,身上的蓝裙微鼓,看样子是死得透透的了。

“求老夫人为我做主,为我儿做主!我儿好好的怎会去池塘边,必是有人坑害我儿!我就剩这一个孩子了!你的孙女死得不明不白,你还能安心睡觉吗!求老夫人为她做主找出凶手!老夫人!”

俞疏桐才踏进院子就听见李氏悲愤的声音。她小步上前,搀扶李氏,李氏不领情甩开她的手继续朝主卧的方向喊道:“老夫人为我做主!”

“李姨娘将老夫人喊醒,她就会给你做主?你女儿死于何处,死了多久,又是怎么死的,弄明白了再来,老夫人才能为你做这个主。光哭喊是没有用的,否则这天底下冤死的人都起来哭喊了。”俞疏桐劝解道。

“死的不是你的孩子,你当然冷静自持!这里躺的若是你的孩子,你还能像现在这样说风凉话,我立刻回去绝无二话!我这辈子两个女儿,一个丢了,一个就躺在这,满身寒冰,你能想象她在池塘下呆了多久吗!冬天池塘结冰,整个池塘让冰块封得严严实实,若不是早上有下人发现冰面上多了个大窟窿,谁能知道我女儿在下面!如今你劝我不要哭喊,可我女儿哭喊的时候谁又在旁边,谁又听见了!我偏要哭!偏要喊!我就不信这偌大的国公府里没一个能替我、替我儿做主!”

李氏双臂紧紧拥着那蓝裙小尸体,双眼盈满泪水,两颊因为激愤涨得通红。俞疏桐见那小尸体各个部位在李姨娘的紧拥下几欲破碎,让寒露去把那小尸体弄出来,免得李氏手下控制不住,坏了凶手留在尸体上的痕迹。

寒露才走过去,李氏屈身一头顶到她腰上,将她顶开,“滚开!谁都不许碰她!”

寒露捂着阵阵发疼的腰,朝俞疏桐摇摇头。

俞疏桐见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便指示老夫人院子里的妈妈、丫鬟过来拧住李姨娘,想借此把那小尸体弄出来。李氏一见这么多人朝她走过来,立即起身抱着那小尸体满眼警惕,“你们要干什么!不许过来!滚开!”

妈妈丫鬟自然不会听她的,直接上手去捉她的胳膊和腰身。她拧着身子,挣扎着,一股股力气涌上来,终是让她挣脱开众人的包围,抱着小尸体直奔老夫人所在的主卧。

俞疏桐见状不妙,快步挡到主卧门前,“快拦住她!”

一个妈妈情急之下顶上去和李氏撞了个对面,将她撞翻在地,即便这样她也还回护着怀里的小尸体。她跪伏在地,那小尸体好好地躺在她怀里,静静地、稳稳地躺着。

众人看向俞疏桐,她摇了摇头暗叹了口气,行到李氏身前蹲下,轻声说道:“李姨娘,你先放开她,我让人请仵作来,验看尸体。你抱着她不放,万一她身上留的凶手痕迹让你抱没了,这才真的无处申冤。你想她在冰面下待了许久,身上也都带着冰水,让你这一抱,全都化了,痕迹也就跟着没了。你听话,先把人放开,我帮你想办法。”

“我不!见不到老夫人,我绝不放开她!你们一个个嘴上说得好听,替我想办法!想办法!我大女儿丢了半个月,谁又真的替我想过办法!我二女儿现今已经没气了,你们想出办法又能怎样,她能活过来吗!她既活不过来了,我只想找到凶手,为她报仇!你不是国公府的人,你能替我想什么办法!这国公府里哪个不是有大来头的,你一个侍郎家的小姐能替我想出什么办法来?就算想出办法来又如何!你能给我报仇吗!你最先想的恐怕就是会殃及自身!我不要你给我想办法!我要见老夫人!她不来我谁也不信!”

李氏额头顶地,眼中蓄积的泪水倒流出眼角,鬓角也浸润了温热的泪水。

俞疏桐见说不动她,让人动手也只会让情况更糟,她起身理了理裙摆,派人先去请仵作,自己转身敲响了主卧的门。

“祖母起了吗?”她问应声出来的倚碧。

“院子里吵吵嚷嚷,老夫人早就起了,这会儿正不高兴呢。”倚碧回道。

“我进去看看祖母。”

倚碧开门请她进去。

俞疏桐进门就见老夫人撑着拐杖端坐桌边,板着一张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见了她勉勉强强扯出一抹笑,“你也让吵起来了?头发都不梳。”

“担心您才起得这么急。”俞疏桐笑道。

“你就会哄我,”老夫人让她坐下,说道,“我都听见你在院子里喊了,根本不是先来看我。那李氏到底怎么一回事?”

俞疏桐见老夫人主动开口问,面上一松,简单将自己知道的告知老夫人,让她自己判断。

老夫人听后,拐杖拄地,没有立刻说话。俞疏桐想到方才李氏回护女儿的行为,怜惜她一双女儿死的死、丢的丢,如今再不能承欢膝下,便开口道:“祖母,李姨娘爱女心切,此举情有可原,再说那也是您的孙女,您不替她们做主,谁替他们做主?国公爷还生病着呢,恐怕也没法起来给他的女儿、姨娘做主。这不正是您出来顶事的时候吗?祖母?”

“你可是忘了她那女儿昨夜是怎么骂你的了?”老夫人略有些别扭的问,“那些话不是从她这个做姨娘的嘴里学的还能是从谁嘴里学的?你就一点不在意?”

“那您可是忘了我昨儿就跟您说过不在意这些了?”俞疏桐上身前倾,看着老夫人道,“那些难听话是人说给我听的,我不听,她和没说有什么区别?我知晓您是替我抱不平,可那孩子已经一命呜呼了,还死得不明不白。她说的话是一回事,她让人害死又是另一回事,咱们两说。等查出她的死因了,我再找她算账不迟。到时候我就站在她的小坟包前,把她骂给我的话全数还回去,让您听,这样可行?”

“你这叫得理不饶人!”老夫人指了指她的鼻子。

“这不是您说的,要我在意那孩子骂我的话。我听您的!”俞疏桐扬起下巴,佯作无理。

“我让你不要忍,不是要你追着人家的坟地骂!”老夫人眼不见心不烦,索性别过头不看她。

“好好好,您说什么都好。那这人已经没了,昨儿的事也已经过去了,现在想怒也没地儿怒了。我下次不忍了,您就行行好,让李姨娘进来吧,听听她到底怎么说。”

“哼!”老夫人拐杖点了点地面,对倚碧道,“开门,让李氏进来!她要说不出个头尾来,看我怎么收拾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古路迷途在线阅读第二章

    飞行船的呼叫方式和前世的某滴打车差不多,只需要打开手上的个人终端,进入星网点开出行服务,输入接送地点就行,到达目的地系统会自动扣款。从许苏苏家到学校的费用也就30联邦币,费用约等于前世的公交车和地铁。“叮,您已到达目的地。”从上飞船到学校,一共不到两分钟的时间。许苏苏走下飞船,看着坐地面积惊人的校园

  • 魔之禁忌在线阅读第2节

    十五年后。。。。。。一位俊俏、脸如雕刻般、优伶异常;外表看似放荡不羁,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一头乌黑的头发,那双剑眉下,一对灵动的眼神,充满了自信,他就是颜闫!此刻独自一人在楼顶上,观望着星空,好像是在对空中一闪一闪的星辰诉说心中的疑惑“世间真的神仙的存在吗”并不是颜闫沉迷于神话,而是

  • 娱乐之水晶王座在线阅读第10章

    星辰把他们传送出去后对着丑门星说到:“现在就是我们两了有什么秘法就施展出来吧。”丑门星看着星辰说到:“我很好奇你肯定能打赢我。”星辰笑了笑说到:“大不了同归于尽。”丑门星说到:“你知道我为什么不阻拦你把他们传送走吗?”星辰想了想说到:“是你没这个本事吧。”丑门星摇了摇头说到:“我在等你的秘法一过,把

  • 尸道成仙之第八章(8)

    按照定位,十多分钟到了目的地,梁青青出来接他,精致的淡妆,配套的银饰,及膝的连衣裙——明显是用心打扮过了。先去快递站取猫粮,又往店长推荐的新广场去。广场人多,又是饭点,几乎所有饭店都要等,梁青青提议想吃的店都拿个号,哪个先排到吃哪个,何日和自然没意见。等待的时间难免无聊,过道上有人在玩娃娃机,女孩子

  • 丞相夫人自请下堂在线阅读火弹

    周六,诺尔斯顿城内,一座大豪宅的书房中。一个少年在不断地翻阅查找着书籍。“不是这个。这个也不是。哎,那本书在哪里啊?“卢克·格雷森挠了挠脑袋,心神十分的烦躁。也是,换做任何一个人在穷的叮当响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高价悬赏一本自己家中有的古籍,却在家里怎么也翻找不到的时候,怎么能不烦躁呢?来到这个世界已

  • 公子请自重之第五章

    手指修长,只敲在扣子上就让人开始脸红心跳。可喻铮的心思全然不在这里的活色生香,反而像个闸刀即将落下的囚犯,屏住呼吸,静待死亡降临。可最终,司炀只是因为觉得热,解开领口散了散,并没有下一步动作。“大少没吃早点吧,尝尝这个?”一个女佣送上来一小盘点心。喻铮皱眉想要说一句司炀哥不喜欢吃这个。可他顾着自己是

  • 千年妖娆万古情第3章在线阅读

    《无限恶魔掠夺》“好小子,没想到十年之后你竟然快赶上我了。”杜卡奥伸出粗大的手拍拍陆轩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到。“十万年前德诺星系毁灭的时候你父亲把你交给了我,我将你和我女儿一起冬眠了,到十几年前才唤醒你们,我没能尽到应有的责任,直到你离开我才开始认真考虑我到底是不是一个好父亲,一个好叔叔。谢谢你然我

  • 龟龟的世界在线阅读第9节

    待宋瑶身体稍好之后,萧平旌渐渐开始给宋瑶讲她昏迷期间所发生的事情原来父亲真的与大同府一案有关,并且在牢中畏罪自杀了;当今圣上宽宥,并未株连宋氏一族,只是封了宋宅,仆人都被遣散了,独留红芍一人因不舍自家姑娘,被一起接来了长林王府。原来平旌哥哥在自己昏迷期间去求了圣上谕旨,废除了之前的婚事,将自己指给了

  • 灵异直播:顺着网线去吓你之4 缘由

    No.1安倍若晴虽说是冠着“安倍”这个姓,甚至连名字都有意向曾经的先祖,大阴阳师安倍晴明靠拢,但服侍过晴明的古老式神也不得不承认,两个人真的一点也不像。哪怕安倍若晴是安倍晴明直系血脉。千年前的安倍晴明,风流潇洒,举止傲慢却带着抹不去的高雅疏离。名满平安京的“白狐公子”,统一阴阳道的大阴阳师。千年后的

  • 从黑车开始无敌在线阅读第九节

    这其实是种很奇妙的感觉,我好像漂浮在自己身体的上空,看着自己没有生息地走在无人的走廊上,看着自己偷偷跟在哈利的身后看着他发现厄里斯魔镜并沉迷其中,看着自己轻松地解决了三头的路威。伏地魔没有骗我,在他占据我身体主导权的时候,我的确还有自我认知。只是这样的感觉,就像看一段不属于自己的回忆,没有一点真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