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遇见明媚的她在线阅读第7章

2021/11/26 7:14:37 作者:贺兰楹歌 来源:17K小说网
遇见明媚的她
遇见明媚的她
作者:贺兰楹歌来源:17K小说网
五年前,她刚上高一,他是她军训时的教官,他帅气挺拔,他冷漠严肃,他是人人敬畏的魔鬼教官,也是她一见钟情的“盖世英雄”,但他好像很“讨厌”她,总是批评她,罚她站军姿,还害她晕倒……五年后,他们在另一个城市重逢,她是清纯而妩媚的大二学生,他是英勇又热血的刑警队长。她对他狂追猛撩,她对他志在必得。他还没来得及拒绝这个“不适合”他的小姑娘,却发现自己对她早已情根深种……

亓翎和秦劫沿着峡谷向前走,秦劫拿着手里的那本《玉经剑谱》感叹道:“就是这小小的一本剑谱,竟然让外公送了命,整个江湖闹成这个样子."

“可不是,人的野心太可怕了,为了这个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呢?"

“先往回赶吧,看看会有什么线索,《玉经剑谱》都找到了,凶手也会一点一点的找回来的."

两个人又回到了北岳,找了一间客栈住了下来.刚住下没多久就有人急匆匆的开始敲门,打开门一看,是樱灵一头虚汗的站在门外.

“樱灵!你怎么会在这?"

“总算是找到你们了,我一路打听一路找,找了你们很久了."樱灵疲惫不堪的进了屋倒了一杯水喝下后接着说:“我找到我的亲生父母了."

亓翎惊讶的坐下来问:“这么快!你是在哪找到的?"

“就是那对江家夫妇."

“江家夫妇?"秦劫也感觉到有些意外.

亓翎好奇的问:“那你是这么知道他们就是你的亲生父母的?"

樱灵扇着风继续说道:“我在洗澡的时候,江夫人看到了我背后的胎记,就认出了我."

亓翎纳闷道:“那.....那既然这样,那个江大小姐又是谁呢?"

“我就是要来和你们说这件事的,那个江大小姐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我就是来提醒你们要小心她的师傅,我爹娘说是一个老妇人.那日你们一走那江大小姐就消失了,我想她一定是冲你们去的.所以我知道后就赶快来提醒你们."

秦劫低了低眉后开口说:“那江家夫妇早就知道那江大小姐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对不对?"

“是啊,但是他们知道那女子不是个善善之辈,也不好直接揭穿她.就一直这样暗中观察她,直到发现我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后才开口告诉了我.我爹娘说我丢了以后,娘就病倒了,几年之后那个老妇人将一个小女孩送到了江府说是他们的女儿,爹娘思女心切,对她疼爱有加,直到后来开始发现她的身份."

“原来是这样,那那个老妇人是谁你爹娘知道吗?"

“这就不知道了,她一直很少露面,行事神秘隐蔽,根本就查不出她到底是谁."

亓翎感觉很怪:“那个老妇人为什么要杀我们呢?"

“反正你们要小心,注意点安全.我能帮你们的就是这么多了,我马上还要回去."

“回去?"

樱灵叹了口气:“我娘的身体很不好,近日又开始卧床不起,我得好好的陪在她身边照顾她,而且也顺便保护他们,把他们放在家里我不放心."

秦劫拍了拍樱灵的肩膀:“你终于找到了你的亲生父母,也算有了一个号的归宿,我也就放心了.回去吧,好好陪着你爹娘,等我们回去了再去看你."

樱灵站起身来抱了一下秦劫笑着说:“谢谢哥,你永远是我的好哥哥.只是可惜了找了一个这样不起眼的讨厌夫人."

“樱灵,你说谁是讨厌夫人啊?"

樱灵拿起了马鞭,对秦劫说:“哥,我走了."

然后又看了看撅着嘴的亓翎,笑了笑说了一句:“我走了,嫂子."然后就转身走了,亓翎被她一句嫂子叫的感动万分,眼含热泪的扑过去一下子把樱灵抱住了:“好樱灵,就知道你是刀子嘴豆腐心,我真的越来越喜欢你了,樱灵......"

樱灵一边挣脱着她一边冲着秦劫大叫:“哥,快救命啊哥,快把你这个粘人的媳妇弄回去,我受不了了."

秦劫笑了笑将亓翎捞回了怀里.樱灵急忙跑着离开了.

“樱灵真是重情重义的人啊,这么远的路一个人跑来告诉我们要注意安全."亓翎暖暖感叹.

秦劫捏了一下她的鼻子:“好了,不要再感叹了,你也该饿了,我们出去吃晚饭吧."

正吃饭的时候,门口走进来了一个脸色苍白的带刀女子.定睛一看,正是那假冒的江大小姐.一见到他们还没等亓翎和秦劫开口,那江大小姐就跑了过来焦急的问:“你们有没有看到毒手显龙?"

秦劫下意识的将亓翎护在了身后,防止这是一个计策.冷了冷眉沉声说:“那毒手显龙不是一直都跟着你吗?我们没有看到."

“不见了,找不见了......"她自言自语的坐了下来.

秦劫挑了挑眉笑着问道:“江大小姐,你此次前来莫非还是想要杀我?"

江大小姐心不在焉的说道:“不要叫我江大小姐,我叫火莲,根本就不是什么江大小姐."

“我正要问你,你的师父是谁?为什么要你来杀我?"

江大小姐凄然一笑:“我的师傅是谁?我怎么知道?她一直都戴着人皮面具,我从来就没有看清过她的面貌.她救过我的命教我武功,我一直听从于她,可是如今她竟然狠心想要杀我."说完后她又开始笑,笑声里满是绝望和哀伤.这个火莲是怎么了?一个表情淡漠做事潇洒的冷面侠女如今怎么变成了这般模样?她和那个毒手显龙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会把她变成这个样子?

那火莲失魂落魄的站起身要走,可是刚刚走了没几步就晕倒在了地上.裙子下面开始渗出些血迹来.

亓翎大惊道:“天啊!她流血了!"

亓翎跑过去摇晃着火莲,可是她面色苍白的吓人,没有了意识.

“亓翎,先别摇她了.我先把她弄到楼上去,然后再去找个大夫."

将火莲抱到楼上房间里后,秦劫转身从窗户飞了出去,不一会就带着个大夫飞了上来.弄得一旁的亓翎一愣一愣的,大夫也被吓得面容失色.

大夫上前查看了一下后,发现她的背上有一个掌印,拿了些布给火莲大概止了止血后,满头大汗的说:“这个姑娘不仅仅是要流产,而且还中了一掌,老夫只是个普通大夫,治不了这复杂的伤啊,两位还是另寻一位医术高深的大夫吧."

秦劫和亓翎对看了一眼,秦劫说:“那好吧,大夫,辛苦你了,我送你回去吧."说完秦劫就要抓着大夫再从窗口跳下去,那老大夫急忙摆手求饶似的说:“还是饶过我这把老骨头吧,我自己从楼梯走下去就好了."说完老大夫连问诊钱都没要就匆匆逃也似的走了.

亓翎无奈的看着他:“人家老大夫一把年纪了你带着他跳上跳下的干嘛啊?"

“我不是想快去快回,怕你出危险吗?"

亓翎听后心里就泛起了一股暖意,微笑着看着他,又看了看躺在床上形单影只生命垂危的火莲,顿时心里犯软.

“秦劫,我们救救她吧,她挺可怜的,而且现在是一个母亲."

秦劫皱着眉头想了想后恍然大悟的说道:“我知道了,峡谷里的神医一定可以救她."

亓翎着急的说:“那我们快去吧."

秦劫点了火莲的穴道,防止路上颠簸再流血.

马车行驶速度很快,很快就到了峡谷.一敲开门,老头一看到面前的火莲就明白了,一句话没说,让秦劫将她弄进去,然后关上了门.

过了半天之后,老头打开了们从里面走了出来:“你们两个刚刚离开没多久,就老给我送个难题,你们怎么知道我会治病啊?我要是不会治,这小姑娘岂不是没命了?"

秦劫笑了笑:“爷爷您有一个这样大的药园,还能不会治病吗?"

亓翎也嘿嘿的笑:“爷爷您的本事都写在脸上了,藏都藏不住."

“你们两个小孩子就是嘴灵活."

亓翎笑了笑紧忙问:“爷爷,火莲她怎么样了?"

“幸好这小姑娘是个习武之人,身底子极好,母子二人都没事.也不知是谁这样狠毒,出掌打一个怀有身孕的丫头,这一掌看样子原本是要打在肚子上的,这小姑娘翻身挡了一下,是个好母亲知道保护自己的孩子."

“真是够狠毒的,原来是因为她怀有身孕了,不能帮她做事了才恼羞成怒出手伤她,真是可恶,伤害女儿和孩子的人最可恶了."亓翎一个人嘟嘟囔囔的一个人愤愤的自言自语.

第二十三章蝴蝶蛊

“早闻江湖传说有一武功高强的神医夺取了《玉经剑谱》后无影无踪,因为一直没有神医的线索,渐渐淡了这个传说,今日终于找到了神医.神医快快出来一见吧."门外传出了毒手显龙的声音,开门出去一看,果然是毒手显龙,身边还有十几个黑衣人.

“老头我隐居在此多年,就是不想再参与江湖中的混乱事,你走吧,不要在这烦扰了."说完神医就关了门.

亓翎纳闷的说:“这毒手显龙怎么会知道这里啊?"

神医坐到了椅子上:“傻丫头,当然是你们给领进来的了."

亓翎跺着脚说:“这么说他看到了火莲的情况,竟然还不露面?太过分了,都有孩子了,还这样心狠!"

“神医若是不肯给面子,那毒手显龙就不客气了."毒手显龙在外面冷声喊道.这喊声把火莲吵醒了,睁开了眼睛就跌跌撞撞的就向外跑,跑到门口就摔倒了.

“显龙,我终于找到你了,我在这......我在这啊....."

亓翎感激跑过去去扶她:“火莲,你现在还怀有身孕呢,刚刚还差点流产,你再这样的话,孩子就真的没了."

火莲一听说孩子,眼泪流了出来,抚摸着肚子说:“对啊,显龙,我们还有孩子,我们有孩子了.你要当爹了."

外面顿时安静了一会,不过没过多久后,外面毒手显龙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的孩子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们之间是你情我愿的事,现在有了孩子来找我做什么?"

火莲听后一掌打开了大门,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完全没有了从前的冷艳与漠然:“显龙,你怎么会这样说?这是我们的孩子啊,怎么会和你没有关系?"

毒手显龙的表情漠然,但是亓翎却看到他的手指挛缩成了拳,却依然开口冷冷说道:“谁知道这是谁的孩子?你能和我在一起,就能够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现在有了孩子就来找我负责吗?你太异想天开了."

“显龙......你.....难道从前的甜言蜜语都是做戏的吗?和我说过的所有的情话都是作假的吗?"

亓翎见火莲趴在地上哭成了个泪人,赶紧过去将她扶回了了床上.然后跑到门口掐着腰对毒手显龙大喊:“你还是个男人吗?你的女人怀了你的孩子,差点一尸两命,你还在这说这些混账话,你怎么好意思的?"

毒手显龙没有再提火莲,只是继续开口冷冷的道:“神医,我的主人鹤龙是非要得到《玉经剑谱》不可的,若是你不肯主动叫出来,那我们就只能动粗了!"

“动吧,动吧,老子就是不给你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神医扬着手大喊.

秦劫拿过了剑转身对神医说:“爷爷,您老别生气,我出去会会他们."

亓翎不放心的叮嘱:“秦劫,你要小心."

秦劫捏了捏亓翎的肩膀:“放心吧,对付这些人还不成问题."说罢秦劫就挟剑飞身而出,带起的风把木门紧紧的关了起来.

亓翎走到床边去安抚失魂落魄的火莲:“你别太伤心了,为这样的男人不值得."

可是这样一劝之后,火莲反而更加的绝望难过了.亓翎想了想又柔声说道:“火莲,你也不要太悲观了.我看那个毒手显龙的样子,也许......也许他是有什么苦衷.也许他是迫于鹤龙的威胁才会这样对你的也说不定嘛."

“苦衷?"听到这些,火莲终于抬起头来,眼含希望的看着她.然后又低下头想了想,之后抓住了亓翎的手臂:“没错,没错,也许他是有苦衷的,他这样做都是被迫的,他的额头上有一只黑色的蝴蝶印记,他说,那是一个牢笼,一个将他的灵魂锁困起来的牢笼.你说会不会是和那个蝴蝶印记有关?"

蝴蝶印记?亓翎想起来那毒手显龙却是总是在额头上戴着一个龙纹配饰,不过她哪里知道这个蝴蝶印记是什么.想了想后便满面疑惑的回过头看着神医,却发现神医正皱着眉头自言自语:“蝴蝶蛊......没想到这里也有这种东西,鹤龙还真是神通广大."

“爷爷,你知道这黑色印记是怎么一回事?"

神医点了点头:“这是边疆异域人的一种蛊术,是一种特殊的黑色蝴蝶,将它身上的粉末给人服下后,脸上或者身上就会出现一个黑色的蝴蝶印记,从此以后这个人就好像失去了自己的灵魂一般只能受制于人,否则生不如死."

真是太可怕了,亓翎没想到只是在影视剧中看到的东西这里竟然也有,人一旦失去了灵魂,那么又和失去生命有什么区别?

亓翎听到外面的打斗声渐渐变弱了,一时紧张起来怕秦劫有危险,便趴在窗户缝去查看外面的情况,发现那些个黑衣人只剩下了两个还在负隅顽抗,毒手显龙的招式虽然凶狠恶毒,但是和秦劫却也僵持不下,也占不了上风,那个古怪老者教给秦劫的招式帮了他不少忙,打斗起来,轻松许多.又战了几招之后,黑衣人已经筋疲力尽,毒手显龙也负了伤.最后分飞身凭借着较好的轻功离开,留下在谷中回荡的声音:“神医,今日未得结果,改日主人鹤龙会来和你一决高下."

亓翎打开门冲了出去在秦劫有些疲倦的身上看来看去:“怎么样,你没有受伤吧?"

秦劫笑了笑:“我没事,放心吧."

亓翎高兴的抱着他大叫:“太好了,你没事就好,秦劫,你真棒!"

秦劫夹起了扑在他身上的亓翎向里屋走去,像提着一只小鸡一样的容易.

秦劫进屋后和神医说:“爷爷,你也跟着我们一起离开吧,这里已经暴露了,想必过不了多久,那鹤龙就会带人过来,那鹤龙做事诡计多端,难以捉摸,你自己留在这里未免太危险了."

神医哼了一声:“这群小王八羔子,爷爷我出去闯荡江湖的时候,他们还在女人的怀里吃奶呢,我还会怕他们?"

亓翎跑过去抓着神医的胳膊摇:“爷爷,就和我们一起走吧,你自己在这里带着多闷啊,不如和我们出去玩玩,也省的受那些坏蛋的讨扰了."

神医想了想后说道:“罢了罢了,出去就出去,老头子的地方已经被人找到了门,日后也难得清静了."

“太好了,太好了,以后就可以常常吃到爷爷做的饭菜了!"亓翎关高兴的大喊大叫.

“好啊,你这个鬼丫头,弄了半天就是为了想要吃我做的饭菜啊."

“嘿嘿,爷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真的很喜欢爷爷的,再说了,爷爷那大厨一样的好手艺没人欣赏岂不是可惜了?"

神医点了一下亓翎的鼻子尖:“就你这个丫头嘴巴好使,算了,老头子我还就爱听这个."

第二十四章再遇故人

神医将他的药园用毒药粉做了一个防护层后,一行人就出发了.一路上只有火莲低着头一言不发,亓翎很理解她的心情,自己喜欢的男人中了蝴蝶蛊不理她和孩子,而且这蝴蝶蛊还一时没有办法解决.她的心情自然是有些许绝望的,不过这也好过知道毒手显龙故意玩弄她要好多了.

“火莲,你真的要一个人走吗?你现在怀着身孕,一个人生活会很不方便的."

“没关系,我会照顾好我自己,也会照顾好我的孩子的,我会好好的把他生下来等着显龙."

“那你一个人可要小心了,有什么事的话可以到秦家去找我,我会帮你的."

火莲低着头说了一声:“谢谢你."对亓翎笑了笑,转身离开了,看着火莲消瘦落寞的背影,亓翎的心里一阵不舍,不管是什么样的坚强女子,一旦遇上了自己喜欢的男人,再怀上他的孩子,那么多少冰冷坚硬的东西也会都被软化,软化到毫无防备.

已经找到了《玉经剑谱》,而且也在外面漂了这么久了,决定先回家去,至于谁是凶手的事,日后再慢慢调查.

船上,神医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一根草药自在的很,他倒是随遇而安,在哪里能过的逍遥快活.可能是路上闲着无聊,亓翎和秦劫又开始打闹起来,亓翎打不过秦劫就撒娇似的跑到神医那边摇着他的身体说:“爷爷,神医爷爷,大厨爷爷,有没有那种什么都不用做,一比划就能打败一片人的那种武功,你教教我吧,省的这个秦劫他老是欺负我."

神医哈哈的笑道:“要是有这种不费力气的厉害武功,江湖人士又何必去拼死抢夺《玉经剑谱》?想要一比划就倒一片人,除非是袖中藏了一袖子的剧毒药粉."

“毒药?这个办法不错,爷爷,你教给我吧,那种毒药怎么配啊,要怎么撒出去?"

秦劫一把擒住了亓翎的肩:“怎么,你要暗杀我啊,谋杀亲夫?你可真是个恶毒的娘子啊."

亓翎瞪了他一眼:“去,谁要杀你了,我是要杀坏人,会了这个,以后就再也不怕坏人了."

神医摇了摇头:“小姑娘家学什么下毒?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当人家的媳妇吧.杀人可不是件好玩的事情,我最讨厌打打杀杀了,我是绝对不会教给你的."

“爷爷,你就教给我吧,教给我吧......."亓翎一个劲的求,神医一个劲的摇头.求到最后,亓翎累了,忘记了自己要做什么,于是嘴里的话就变成了:“爷爷,给我做好吃的吧,做好吃的给我吧,我要好吃的......."

亓翎说着说着就趴在船上睡着了,神医看着她笑了笑.

“幸好我老头子无儿无女,要是有你这么个孙女从小呆在我身边,我老头子可就被你缠死了."

刚刚上岸,就听到有人在大声吵闹:“都跟你说了,别再跟着我了,我把钱都给你了,你又不会花,全都扔在了江里,现在我没钱了,你行吃东西就去找别人去吧,你听见没有,别再跟着我了......"

亓翎和秦劫都觉得这声音听起来感觉很熟悉,便钻进人群里去查看,这一看便惊讶不已,那吵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教了秦劫几招剑法的古怪老头,而那个跟咋他身后的人竟然就是那个疯掉的南派分派掌门.此刻蓬头垢面的,衣服也破破烂烂的一直跟着那白胡子的古怪老头,掌门虽然已经是个傻子,但是武功还是极高的,所以怎么也甩不掉他.

亓翎高兴的大呼:“怪老头爷爷,你怎么在这?"

怪老头一看到亓翎和秦劫,一下子就跑了过来,不耐烦的说道:“快快,你们两个小毛孩子,快把这个疯子给我打发走,我都快让他给我逼疯了,去哪里都不自在,跟了我多少天了."

那掌门一看古怪老头跑到了亓翎那边,便向吃了错一般的伸出手掌直扑亓翎而来,秦劫见势不妙,赶紧上前阻拦,两个人就打做了一团.

秦劫的武功虽然又有了些长进,用起招式来也更加的自如,但是那疯子掌门他的招式越来越不按着常理来,而且还动作奇快,秦劫只得根据他的招式随机应变紧急作出反应,但是这毕竟是太考验人的反应能力了,稍有不慎就会中招受重伤.亓翎在一旁急的直转转,那古怪老头却轻轻松松的像在一旁看戏似的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说道:“这小子果然是个练武的奇才,这几招这么快就能练的应用自如了."

而旁边的神医也是托着下巴在一旁观看,这可极坏了亓翎了,那疯子掌门六亲不认,打起架来凶狠万分,他的一招一式都让亓翎紧张不已.终于疯子掌门发狂了一般的猛地练出数招,围绕着秦劫而来,秦劫能够和他打这么久,反应能力已经是万中挑一的了,可是再厉害的人也总有失手的时候,眼看着掌门的断剑就要插进秦劫的身体,亓翎大喊了一声:“秦劫!"便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谁知那神医眼疾手快的一手将她抓了回来,然后另一手飞出了几根银针,正好插在了疯子掌门的脑袋上.那掌门顿时就安静了下来,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秦劫终于安全了,亓翎扑到了秦劫的身上,激动的差点哭了出来,然后就回过头瞪着神医说:“爷爷,你既然能对付的了那个疯子掌门,干嘛不早些出手,害的我都吓死了."

神医笑了笑:“那小子是你的丈夫,又不是我的,我着什么急啊?"

“爷爷!"亓翎撅着嘴瞪着神医,秦劫抚平了她撅着的嘴笑着说:“好了,爷爷是逗你的,他心里有数,知道该什么时候出手."

“还有你......"亓翎走到了白须老头的身边仰着头看着他嘟囔着说:“明明武功那么高强,却在一旁有滋有味的看好戏,不肯帮忙."

白须老头张开手一副啥事没有的样子看着神医说:“那老头一看就有一手,轮不到我出手呢."

神医摆了摆手说:“好了,这一局我输了,是我先出手了."

白须老头耸了耸肩膀一阵得意的样子,亓翎站在一旁终于看明白了,原来这两个怪老头正在暗地里赌着谁更沉得住气呢.真是的,都什么时候了还玩.

“秦劫老弟,真巧,怎么在这里碰见你了?"罗普领着两个弟子走了过来.

“大哥,你怎么在这?"秦劫也有些意外.

“咳,最近古龙派的人好像有了什么别的目标,突然不再打我们南派的主意了.我便奉师父的命令,出来找分派掌门呢.这不找了很多天了,竟然在这找到了,还碰到了你们."

“弟妹,近些日子过的可好?心儿师妹还说有些想念你了呢,还说等她和大师兄成完亲之后就去秦家看你呢."

亓翎笑了笑:“真的吗?欢迎欢迎,到时候罗普大哥和他们一起来吧,我们一起热闹热闹."

“好."罗普爽快的答应道,看到了亓翎身边两个老人,便问.

“这两位前辈是?"

“这是两位对我们有恩的爷爷."

“哦?对老弟有恩,就是对我有恩."罗普抱拳相谢:“两位前辈有礼了!多谢帮助我秦劫老弟了."

白须老头挥舞着手说:“你就是南派的?快快快,你把这个疯子给我领走,老头子我快要让他给折磨疯了,受不了了,快快领走."

罗普笑道:“前辈莫急,我这就将掌门领回去."

“等一下."神医叫住了罗普.

将一包药递到了罗普的手上:“这个疯子只是一时被我的银针镇住了,过不了多久就又要发病的,这是散通丸专门疏通经脉的,你把这个给他服了,七天之后就会恢复神智了."

罗普紧忙感激万分的叩谢神医:“真是太感谢前辈了,我正想着以后要怎么办呢,前辈能治好我派掌门就是对我南派有恩哪,受晚辈一拜."

神医摆了摆一衣袖说道:“好了好了,老头子我不喜欢这些拜来拜去的麻烦礼数."

罗普豪爽的笑了笑,和秦劫亓翎道了别带着疯子掌门走了.

白须老头问秦劫:“你想要的东西都拿到了?"

毕竟对这个神秘的白须老头的底细还不清楚,秦劫不好把《玉经剑谱》的事情告诉他,只是点了点头说:“是的."

白须老头叹了口气说道:“罢了罢了,也许该是我出来的时候了,待我收拾收拾一切,就该露面了.说完就转过身去背着手一个人走了.

亓翎在身后喊:“爷爷,你一个人不闷吗?不和我们回秦府去玩玩?"

那老头依然低着头一语不发的不一会就消失不见了.

亓翎嘟囔着:“真是个神秘的怪老头."

神医也在一旁喃喃道:“这老头怎么有些熟悉呢?"

“爷爷,你认识他?"

神医摇了摇头:“他的脸都遮着呢,也看不出什么,我只是觉得他的声音有些耳熟."

“算了,那个爷爷神秘的很,我们不要想了,抓紧赶路吧,出来的久了,我还真有些想念家了呢."

第二十五章回到秦府

三个人又赶了几天的路后,终于回到了秦府.现在亓翎已经十分习惯了这里的一切,一看到秦府老高的大门,亓翎的心里竟然亲切万分,有一种曾经在自己的家里都没有过的归属感.

秦劫和神医还在后面慢悠悠的走着,亓翎却等不及了,一路跑着回去,开始用力的敲着大门.不久门里传来了脚步声.

亓翎将秦府特质的开门令牌一样作用的金属卡片从门缝里塞了进去,不一会大门就被打开了.开门的是两个亓翎熟悉的随从,那两个人愣愣的看着亓翎许久后,才反应过来,惊喜的回过身大声的喊叫:“少夫人和少爷回来了,快去通知老爷,少夫人和少爷回来了!"

三个人往里走了没多久后,秦雄就带着人出来了.一见到自己的儿子和儿媳,顿时也是欣喜万分,虽然他是个雄霸天下的人物,但是对于自己的独生儿子的安危他还是很是挂念的.

“我儿安全归来了,将亓翎保护的也很好,果然已经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了,很好!"看到了身后走进来的清世白衣老者后,秦雄心中自知这老头定不是个一般人,但是自己闯荡江湖多年也没有见到过.连忙上前问:“这位是?"

秦劫恭敬介绍:“这位是隐士的药谷高人,帮助了我和亓翎许多,这位是我爹秦雄."

秦雄上前作揖行礼,朗声道:“原来是为高人,看年纪您也是我的前辈了,秦某在这给您行礼了."

神医摆手笑道:“哪里什么前辈什么高人,小孩子家家的就是说话神道,就叫我老头好了,白老头黑老头的什么老头都行."

亓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爷爷,你又在胡说了,哪里有人这样随意叫自己的?"

“咳,一个名字罢了,不痛不痒的没什么用,老头子我向来不喜欢叫名字,爹娘给我起的名字我早就忘了."

秦雄哈哈豪气笑道:“前辈有着智者胸怀,万事看的极开啊,秦雄自当好生学习一番了."秦雄招手道:“来人,快请前辈进屋休息,让厨房大摆宴席,我要好生招待前辈."

秦劫经历了这些事后,也和秦雄更加的亲近了,自己也成熟了许多.进了大厅后,几个人就开始聊起了天,而亓翎则跑去看笛钰去了.

一见到亓翎笛钰就惊喜万分的拉住了她的手:“翎妹妹,你总算回来了,让我好生担心啊."

亓翎呵呵笑道:“钰姐姐,很久没见,你看我变样子了没有?"

笛钰温柔的将她跑乱的头发别回而后去,暖声说道:“妹妹长大了,这相貌也变的越来越标致了,现在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人了."

亓翎开心的摸着自己的脸说:“真的吗?"

笛钰笑道:“真的.不过啊,你这个小孩子的性格还是没变,单纯的像个小孩子."

“姐姐,你可不知道我这一路上都看到了些什么,什么可怕恐怖的事情我都见过了,再也不会像个小孩子一样胆小了."

“江湖险恶,好在秦劫将你照顾的很好."

亓翎哼了一声愤愤的说道:“他啊,还照顾我呢,就知道欺负我还差不多."亓翎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是脸上却是难以掩饰的甜蜜.

笛钰都看在眼里,笑了笑.两个人坐下来聊天,笛钰支支吾吾的问道:“路上有没有人难为你?那个......鹤龙他有没有找你们的麻烦?"

亓翎一听到鹤龙的名字,脸上一下子就僵住了,那恐怖的一幕幕又浮现在了她的眼前,心里一紧,一点也不想再去想,便摇了摇头说:“没有."

过了一会后,亓翎抬起头问道:“姐姐,为什么要问这个?"

“哦,没什么,只是担心你而已.好了,不说这些了,说些高兴的事,给我讲讲你这一路上有没有碰到什么好玩的事情?"

一听到这个,亓翎来了兴致,一下子就把刚才的一切都忘到脑后了.兴致勃勃的开始给笛钰讲一路上遇到的所有事情,听得笛钰一会紧张的紧皱眉头,一会又被逗得哈哈大笑.

说完后,亓翎喝了杯茶说道:“别光讲着我的事了,也讲讲姐姐的事情吧."亓翎笑着凑过去低声问道:“我不在的这些日子,姐姐有没有向心爱的秦雄大侠告白啊?"

笛钰目光有些暗淡,语气也低沉了下去,淡淡的笑着说:“妹妹又淘气了,我们.....是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的了."

“为什么呀?我现在看的很开了,也想明白了其实什么年龄地位啊的,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事感情,感情才是最重要的的."

笛钰低下了头去:“妹妹你不明白,以后你就会知道的."

听着笛钰有些伤感的语气,亓翎就没有再问下去.忽然想到忘说了一件事,便抱着笛钰的手臂乐呵呵的说道:“对了,钰姐姐你知道吗?樱灵找到她的亲生父母了.是一个经商的姓江人家,她的父母都对她挺好的,尤其是她的母亲."

笛钰听了后也很高兴:“那丫头是个苦命的孩子,这下好了,终于找到自己的亲人了."

今天的饭桌上也是非同寻常的热闹,很久没有同桌的秦劫,今日也坐到了秦雄的身边.秦雄虽然嘴上不说但是面上是十分的高兴.关于找到《玉经剑谱》的事,秦劫打算先不告诉秦雄和玉剑宁,想等到把一切都查清楚了之后在告诉大家,然后让母亲和父亲团聚重归于好.

宴席上,秦雄看到亓翎和秦劫相处的已经很好了,便开口问道:“亓翎,我看你和秦劫的婚事是不是可以办一下了?你们两个的年纪也不小了,到了成亲的最佳时候了,你看就在一个月之后怎么样?"

满桌子的人都含着笑注视亓翎,把她弄得不好意思极了,但又不好意思开口说‘我愿意’.这样主动的话,秦劫那个家伙又好借机笑话她了.

于是她便红着脸说:“秦伯伯,这件事是不是早了一些了,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呢."

看到亓翎扭扭捏捏的样子,神医开口笑道:“我看行了,再完了,这丫头就等不及了,还说早呢,一个劲的护着你的宝贝丈夫,连我这个老头都敢责备.成亲吧,让秦劫那小子好好管管你这个丫头片子."

这个神医又出来凑热闹,亓翎的脸都快红到后脑勺去了:“爷爷,我什么时候责备您了,我只是.....只是一时着急提个小小的建议嘛?"

“少来了,那天要是秦劫被那个疯子给弄伤了,你说不定会拆了我这把老骨头."

“爷爷,您说什么呢?我怎么会呢?就算我想拆,我也没有那个本事啊."

“看看,看看,让我说着了吧,还是有那心思吧?"

“爷爷,我不和你说了,你就知道逗弄我玩."

神医大笑着对秦雄说:“你这儿媳有意思,我就爱逗弄她玩."

秦雄也笑道:“我这儿媳思想单纯心地善良,我也是满意的很,我看他们两个也都没有什么意见,这婚事就定在一个月以后吧."

说完秦雄就与神医又开始喝酒聊天了,好不投机.而秦劫也在一旁看着亓翎歪着嘴角笑,亓翎偷偷冲他做了一个鬼脸瞪了他一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甄嬛传同人之婉柔传第9章在线阅读

    “小心!”令狐冲看到这一幕,不由的就是起身大叫道,但是身上传来的疼痛却是让他浑身一个抽搐,又是趴在了地上。“呵呵,这一刀,太辣鸡了。”易晨轻描淡述的一笑。旋即,猛地就是起身,不知何时,九叶剑已经是出现在他的手中,一剑过去,那九叶剑接近剑柄的最后一片玉叶赫然已经是从白色,到黄色,再到现在的紫色。还有那

  • 九龙劫君之灾难发生,梦溪穿越

    灾难发生,梦溪穿越随着一声巨响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外面的精灵们赶紧为躺在床上的人鱼国公主儒雅梦溪穿好衣服,只见人鱼国国王和王后紧急出现梦溪的房间里“梦溪,飞摩族紧急昨晚用药迷昏了我族大多数军队,今早已经进来我国首要之地,如今,只能前往飞鸟族躲一阵子了,溪儿啊,一会儿快点和你母后逃出去,我来压制他们”,

  • [妖猫传]清平乐在线阅读第一节

    东南军区,禁闭室[叮,宿主刷级成功,力量经验提升30][叮,宿主力量升为3级,力量x3,目前力量33,正常成年男子平均10]龙霄满意的看着禁闭室的天花板,不由得为禁闭室点了个赞。“新兵龙霄,你的禁闭时间结束了,回你的连队报道。”龙霄愣了一下,忙从床上爬了起来。“不是!纠察你再让我关会吧,我这好不容易

  • 血色小旅馆在线阅读第9章

    六圣兽伊奥气愤地望着前方不远处的空中航母,脸上多有不忿。“海皇,这些凡人也未免太过傲慢,竟然让你久等了这么长时间,要不要我过去教训一下他们?”伊奥随即转身,恭敬地向着董源请示道。貌似……这才过去了不到五分钟而已吧?好像也不是很长吧?董源心中腹议了一下,但也知道伊奥这是护主心切,旋即缓声开口道:“他们

  • 君爷的重生小娇妻第8章在线阅读

    看着准备驱马上前的郑远,一旁的齐乐山赶紧道:“旅帅,对面这几个都只是高句丽的底层军官而已,并不是他们的高层将领!”“正所谓兵对兵,将对将,这些骑兵让我们去解决就好了!”“而且我们也不知道高句丽人会不会有什么阴谋,旅帅还是坐镇中军比较合适!”随着齐乐山话音落地,郑远的脑海里响起了系统属性的机械合成声音

  • 摄像头系列第七章在线阅读

    云瑶转过身,看着浮生,缓缓开口,“你为什么要我们胜?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呢?”浮生轻轻笑了两声道:“我帮你们天界胜的前提是我要你向我保证一定要诛杀魔君裂蠡?”“诛杀魔君?难道你想取而代之?”“这不是云瑶上神该关心的事了?你只要知道我们各取所需罢了,你想要玄尘上神在这场神魔大战中无恙?便答应与我的合作。”

  • 道门第四祖之异世穿魂(2)

    痛......一股剧烈的疼痛油然而升,刺激着古系苑的神经,一股绞心的疼痛遍布的全身,一阵又一阵的疼痛犹如万般大浪一般朝她涌来,一波又一波。身体好像被抽离了,由于疼痛,她的眼中剩下黑暗。她觉得身体很轻,瞟了又飘,忽而重重的坠落,忽而停下,这种感觉很难受,甚至令她怀药作呕,身体像是突然被什么东西拉扯下去

  • 逐鹿天下在线阅读劫后

    “佩服!”轮回之主说道,“盖兄,此次是我等三人不是,就此告辞,不过看盖兄气色,估计命不久矣,若是需要我等帮助,可以传信。告辞”说话间,轮回之主等三人的身影寸寸消散。原来这三人并不是真身前来,他们的生命之力枯竭的太厉害,竟是连真身行走宇宙都有些吃力,因此这次前来捡便宜只是一道元神化身。盖九幽缓缓坐下,

  • 末世刺客行在线阅读第二章

    三十年后,妖界监察殿异妖分院。外面大雪依旧在下,伏萝从深沉的梦中醒来,脑海中还有些昏昏沉沉,疲惫感席卷全身,她索性又躺了一会。闭目养神,她只有在这时候能难得的感到一会儿轻松。谁知,这一闭眼又睡过去了。这一次无梦,再次清醒时,就看到心理医师郝姑姑坐在她房间中看书。“郝姑姑…您怎么还在这。”伏萝坐起身来

  • 魔天炼空第3章在线阅读

    云剑风心里正YY着呢,马上被现实啪啪打脸。想着像夏洛一样潇洒弹吉他,走上人生巅峰?现实社会马上告诉你想都不要想,云剑风自己一不懂乐理知识不会作词编曲;二来自己前世听过的歌只是听过就忘了,很少记全部歌词的,gao得很多经典歌曲,自己虽然很熟悉GaoChao部分,但是能写全部歌词的并且能唱出来的很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