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游乐园小萌主如此“夫婿”

2021/11/26 5:52:41 作者:里木树 来源:晋江文学城
游乐园小萌主
游乐园小萌主
作者:里木树来源:晋江文学城
作为园长,努力赚钱给游乐园不停升级真的非常重要!【认真脸】这只桃花水母好呆萌,招回去当海底过山车吧!这只小飞鼠武力值爆表,招回去给冒险乐园守大门吧!这只萝莉喵双商都好高,招回去管财务,顺带给大佬上两节情商课吧!帝王龙:园长,我们区啥时候涨工资?园长气呼呼:还想涨工资!你们老大到处造谣说我暗恋他,我看他分明是想逼我裁员(▼ヘ▼#)【食用指南】①好玩脑洞大,员工逗比萌萌哒②微博@晋江里木树③戳进作者专栏,发现新世界,有惊喜!→新文连载中《美食外挂逼我狂撩大佬》藏宝穿书后,捡到本奇葩的《美食教科书》每

“笑够了吗?"

他抽了一口气,轻叹着摇摇头,想要伸手将我扶起,却被我乱挥舞着打开.

某人两眼一闭,嘴角向上一扬,也许实在见不得一个女子笑得这么放肆加莫名其妙吧,下一刻,他毫无预兆地睁开眼,里面闪动的尽是狡黠的光芒,果然和这一张祸害的俊俏容颜相称,痞里痞气.

他将手收回,拢在唇边清了清嗓子道,“那么,我来帮帮小娘子你咯!"

不祥的预感还没来得及让我做出反应,我已惨遭毒手.

“哇"随我一声惨叫之后,便是我那很是凄厉的“笑声",他点我穴位——哭穴,我的亲娘啊,刚刚笑得还没缓过来气来,如此突然又蹙眉凝目凄凄然地干哭起来,显得十分诡异.重要的是我已经笑到肚子有点痛,现在加上“人为"哭泣,都快喘不过气了,只能哽咽着求饶,常言道,君子能屈能伸,何况我只是区区一小女子.

可是我越是如此,他脸上的表情越是惬意,眉微拧,做出一副甚是怜惜心疼的样子,嘴角那抹笑意却明目张胆地挂着,还装模作样地拉着自己的一只耳朵靠过来,轻道:“娘子你说什么,我没挺清楚?"

我灵机一动,正想等他靠近便随便偷袭他一下,那知,就差那么一点点我便能撑起身来也去点他的穴,却被他极其风轻云淡,身子一缩便又靠回躺椅上,托着腮帮子,一边嚼着豆子,一边眯着狭长的桃花目,得瑟地看着我那偷袭未成堪堪僵在半空的手.

奈何我也是个奇人,在表情已经那么扭曲的情况下,还能抽抽嘴角,硬是将那停在半空的姿势变成兰花指状,用手背掩着一边脸颊,楚楚可怜地望着他,眼里也虚情假意地蓄满了泪,其实是刚刚笑得太过储存下来的.

“公子!我,是小,小女子,得罪了!"

他微微地摇摇头,举起手中的收起的折扇,来回晃了两晃:“不对!不对!我小娘子不会有错的!"

“哎呀,我不该在公子面前,失礼乱笑的,公子,你就_!"我说得有些急,一边还在抽泣,又有一阵缓不过气.

他还是摇头,装作很失望地摇摇头,剑眉挑了挑,“我还以为小娘子是个辣椒,是稀罕物,没想到这么快就告饶了,不好玩!"

“玩?你找你妈陪你玩去,哎,你个变态,快解开我的穴位,再这样下去我可就真的是挺尸了!"我咬牙恨道.

“嘿,变态是个什么新鲜玩意儿?"他饶有趣味地坐起身,打量着我问.

“你妹!"我怒气腾腾低吼一声.

“嗯?"他做狐疑装,又喃喃道:“我是变态哥?"

我真不想笑,可是一边哭还要忍笑也是很要命的,连连道:“是是是,变态哥,那个您还是赶紧解穴吧!我真要死了!"

他那明眸闪了闪,一边起身一边道:“可是我没有妹妹!嗯,娘子这个称谓着实有些庸俗,大家都叫娘子,咱们得来个跟他们不一样的,要不,我叫你变态娘子,可好!"

闻言,我差点没被口水噎死,报应也来的忒快了吧,“变态娘子"?那我还是维持现状做个僵尸新娘也比这个称呼强!

那家伙却是笑得一脸无害,天真无辜的样子,探身往前随手一点,我随即停止了呜咽,赶忙大口喘着气舒缓刚才憋气.稍稍好转,便欲乘其不备出掌攻向他,奈何还没碰到他的肩手腕便被擒住,顺势一拉,我狠狠地撞到他胸前,我怀疑自己的鼻子是不是歪了,一阵剧痛袭来,“我去,你是不是经常在胸口碎大石啊!这么硬!"我一边摸着自己火辣辣生疼着的鼻梁,一边想往后退.然则他力道不重却也不容我挣扎,脸上趣味更浓.

“现在我大概明白,他为什么让我劫下你了!呵呵~有趣!真有趣!"

“他,他是谁?"我很狐疑地望着他.

他只是笑得很暧昧,“你说呢?"一脸高深莫测的模样,“我以为什么样女子能入他眼呢!原是你这样的!美则美矣,就是泼辣些!可是,我好像也挺喜欢你呢,小娘子,你说,怎么办呢?"

他若无其事地松开我,抄手立于一旁,煞有介事地做沉思状,表情甚是为难,可我却觉得“惨不忍睹",太萌太祸害了!

我表情夸张,故作惊悚状,生生别过身子,暗暗地拍一下心脏,还好小心脏还安分地跳着,就是扑腾得有些不规律,总算没被那迷惑人的笑给逗弄得休克了.

他自顾自地走过来,定定望着我,不期然地伸出手来轻拍我的脸,耸耸肩,嘴角轻扬,做了一个幼稚的表情,慢条斯理道:“不过没关系,和你拜堂成亲的是我!""

提到这个我就抓狂,又是莫名其妙的婚姻,我昏迷了和他拜哪门子的堂成哪窗子的亲!

我深呼吸,正色道:“第一,我不认识你!第二,在我意识不清没有自知力的情况下,所谓的婚姻是不成立的!"

他恍然大悟般,随即怪声道,“对啊,娘子怎么会不知道夫婿的名字呢?本少段穆熙,金陵人氏,你夫婿也!至于你说的成不成立那是你的论断,那日我是用花轿抬着你进门的,那么......"

“等一下,你知不知道要和我成亲的是谁?你是不知道自己劫的是谁?"我有一百万分怀疑我是不是很无辜地又被错抓了,也许他是针对王妃这个人,不是我展颜宁!

段穆熙很不屑地动了动薄唇,“王爷世子是吧!世子很了不起吗?还是你,一心想要攀附权贵,我如此劫了你来,反而坏了你的好事了?"说到后面,我觉得他语气竟是有些森冷,识时务的我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干笑着连忙道:“我也是被掳过去代嫁,我不是......"

“那很好!"他抚掌起身,顺便还掐了掐我的脸蛋,又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仿佛刚才那话不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我最喜欢这样不慕权贵的女子,我也最喜欢锄强扶弱,帮助漂亮的弱女子更是我的一大爱好,怎样,是不是很仰慕很感激你英明神武潇洒倜傥俊朗无双的夫君呢!"

我内心有一个小人挣扎着想要干呕,面上却如常,把他后面这番话生生给受了.

我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很好看,但是第一次听到人如此厚脸皮地往自己脸上贴金,嗯,不是贴金纸的级别,是拍金砖了,还是有种忍不住要爆笑的感觉.

于是我翻翻白眼没打算再理他,自顾自地打量着周围,他好奇问道,“你想干什么?"

“离开啊!干什么!"我表示很奇怪,“我并是你们要找的人,我不是真正的王妃呢!所以告辞了.这几日若是吃了喝了你家什么的,你就当扶贫吧,也不用你送我了,告诉我大门在哪便可,谢谢哈!"

我一副应当如此的样子,到橱子里翻了一阵,总算看到一套比较“素雅"的衣服,这橱子里的衣服实在不是一般的华丽.

回头看到段穆熙还站在那,正莫名其妙瞧着我,我扬了扬手中的衣服,示意他离开.本来站在门边的他却反而退了几步,坐回桌边,托着腮帮子,狭长的双眼微眯,很是单纯地问道,“娘子这是要做什么?"

我扶额,望了望屋顶,无奈道,“我要换衣服,你得回避一下!"

“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就走啊,借你套衣服而已不会这么小气吧,你就再当捐给灾区吧!"我很不客气地抬高了声调.

“你是我娘子,生是本少的人,死...额,我不会让你死的!"

“段少爷,拜托,你认错人了,我真不是你要劫的那个什么王妃."冲着刚刚提到王爷世子时他那怨气,我几乎可以肯定他是抓错了.

“怎么会?你不是叫展颜宁,难道你长得不像展颜宁?"

“啥?"

我脸抽了抽,见他从袖管里掏出一幅画,就差拿一个放大镜对着我仔细比对,然后自顾自重重点头连说没错,和画中人一模一样.

我抢步上前想要夺下那画,却被他止住.

段穆熙难得正经地开口劝道,“你先在这好好呆着吧,过两天你想见的人便会到!"我愣住,他已然恢复吊儿郎当的痞气模样,一脸抱歉和无奈对我说,“娘子今晚怕仍是要独守空房,太多的如花美眷需要本少爷去疼爱了,乖啊!"

“喂!你给我说清楚些!"

说话间,人已经一溜烟不见了!

我不知道该叹这庭院建构奇特还是他武功太高!

不过,他走了,我窃喜,是不是表示我可以逃了!

我屁颠屁颠地回了屋把门关严实,换上衣裳,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飘出了这院子,真好,外面没有什么人.

脚底抹油,看到前方一条宽敞的大道,出大门的路也应该有这么宽敞吧,反正大家不认识我,我假装是个客人,随意问问路总是可以的吧.

心里盘算好,便光明正大地跨开步子往那大道走去,这第一步还没踩实,后面便凉凉地响起一个声音:“新夫人,您这是要去哪里?"

我回头,两个佩剑做护卫打扮,身高少说也有183的壮士,直直地站在院门口.

“两位壮士是?我不是什么新夫人,你们认错了!"

“夫人,刚刚少爷出来才交代过,让我们好生保护着你!"其中一人面无表情道.

“夫人,您刚到府上,路还不熟悉,若是要去哪里,便由我们带着你去,或者需要什么我们让管家给你添去!"相比这下,这位仁兄简直是和蔼可亲.

“咳咳~没什么,我就是想去茅房!"我好死不死就吐出这么一句.

两位壮士的表情甚是诡异,半晌,那和蔼的侍卫方红着脸道:“我去唤个丫鬟过来!"

哎....我上辈子是野鸭这辈子是小鸟吗,尽往笼子里钻.

如此,我便安心等那个人,等待合适的时机再离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路人到超级大反派在线阅读第7章

    ——啊————啊————啊——很好,深呼吸,双手叉腰,再来一次。——啊——不要怀疑,你现在看到的不是现在美女版的“呐喊”,而是莫秋晓为了摆脱“小哑巴”这个身份所做的每日练习。话说晨跑这种勤奋含量比较高的事情实在是不适合莫秋晓这种超级懒虫的,但是为了不让别人看到自己最丢人的一面,晨练还是一个出门的非常

  • 写给林小姐的无名情书在线阅读第二节

    “向往的龙珠世界啊,我来了。”叶枫此时的心情无比的舒服。单单是拥有传超赛亚人血脉和自在极意功,就足以让自己在龙珠世界混的风生水起了。“只不过我现在虽然力量很强,但是应该还没办法和孙悟空他们相比。”看来自己还需要好好的修炼一下,巩固一下自己的实力。而自己恰好知道一个非常好的修炼之地!那就是精神时光屋…

  • 记忆微伤在线阅读姐妹谈心

    第七章姐妹谈心若是徐长空或者孟之浩来,这样的人才有资格与江南的家族商议这件事。夏紫菡无语,脸色铁青,一时间竟然说不出来话来,大家闺秀哪里是林虞的对手。“夏家有没有实力与资格,不是你说了算,菡姐又何必和这个无赖多说。”夏青染的声音传来,她后一步到的东海之滨,可是她没想到在这里又遇上那个与她有婚约的无耻

  • 不如纵情在线阅读第二章

    命运骰子翻滚了几下,停下后朝上的面写有一个大大的“萌”字。对于拥有年幼身-体的离夜来说,靠卖萌来获得力量似乎非常非常简单!离夜扔到“萌”后脑海中便出现了一个能量条,这个能量条现在储蓄的能力是零。系统告诉离夜,萌能量条的能量必须蓄满才可以再次扔骰子。出神间,离夜已经被大家带到了咋婆婆的屋外。女儿岛上的

  • 弈案集之见过银河 只想要你这颗星(10)

    总觉得女孩子真正富足的状态应该是这样见多识广朋友多不缺吃穿也不缺钱但仍会被一件漂亮的衣服哄得很开心仍会因为吃到可口的美食而一扫阴霾也会因为看了一部好电影听了一首好歌原谅整个世界不大惊小怪却仍会为每一种细碎的美好感动

  • 克苏鲁降临在线阅读第10章

    薛阳下巴微微向上扬了扬。我朝上一看登时就愣住了,在前面不远处的壁顶上吊着一个东西,白幽幽的。我再细看,那是一个人,头发奇长,几乎都到了腰部。板子正好漂到它下面,我朝上看去,心里一阵发凉,这人竟没有四肢,白衣服里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头被吊在上面很像日本的风铃娃娃。板子逐渐漂了过去,还好只是一具尸体,薛阳

  • 琉璃月(GL)在线阅读第3章

    这会籍山距离玉虚山有五百余里地,此山呈四方形,传闻此山中金银遍地,连通往去山上的路都是天然的金银形成的。此山如此有名,神仙知晓,那些红尘的凡人自然也是知晓的,但此山邪门,可不是谁想来就可以来的。因为此山中藏着一只上古的凶兽,此凶兽庞大威猛,生性好斗,且头长犄角,三眼四足,以三百岁为春,三百岁为秋,渴

  • 天行者传说在线阅读第二章

    2035年9月11日c国军事技术研究所地下会议室的正中央横着一条长长的木桌,将军斜在木桌尽头的真皮靠背椅上,眼睛微眯。桌上放着一份崭新的文件,封口贴着深红色的s密封条,显然是为了防止泄密,不高的会议室的天花板上挂着一盏略显惨白的白炽灯,正微微地摇晃着,可能是由那扇的高纯度锰合金所涛制的门开关时煽动的

  • 重生侧福晋在线阅读第八章

    38只凭一根黄色的狗毛,我一时还没法辨认这毛发到底属于哪种狗?我还拿到鼻间嗅了嗅,上面也没有寻常狗狗的气味,反而是一种高级香水味,也就是董科烨身上的淡香。我眉头一皱,愈发觉得事情不简单。为什么董科烨的手帕这么奇怪,里面又夹杂着一根黄色的狗毛?他是养了狗,偷偷带进了剧组?还是说,他可能也和我与尹怀牧的

  • 逆行之第五章

    林清带着众家丁簇拥着李氏的马车到了天音寺所在的冠山脚下,就让马车停下,叫出早已备好的软轿,然后自己上了马车,对李氏说:“娘,上山的路不平,坐马车太颠,不如换轿子吧。”“还是我儿想的周到。”李氏欣慰自己儿子贴心,扶着林清的手下了马车,上了软轿。林清把李氏送进轿子,转身又回到马车,把妹妹扶出来,也送到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