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御风起第9章在线阅读

2021/11/26 6:34:07 作者:狂奔的风 来源:纵横中文网
御风起
御风起
作者:狂奔的风来源:纵横中文网
读者群号(1053089716)十三年前京都血案,一对年轻夫妇自尸山血海之中走出,自此于世间销声匿迹。十三年后一名少年带着对世间的无限憧憬走出大荒,斗世家、行天下,尽显绝代风华之时,幕后黑手悄然降临。

目送着万俟凡的车扬长而去,米芸拉住想要追去的上官迎月,“迎月,你追不上的。”

“可是……”上官迎月很担心,那样强烈的恨意,带着毁灭的决绝,真的……会没事吗?

米芸也有点担心。其实这样的争吵已经发生过不止一回了,但从来没有哪一次像今天这样让人心惊。万俟凡所表现出的不同以往的恨意和怒火,是因为……他母亲的忌日到了吗?

“……没事的,小凡到晚上就会回来了。让他冷静冷静就好了。伯父,您先回房休息吧。从下飞机您还没有好好休息过呐。”米芸叫来福伯,让福伯送万俟雄去休息。

“老爷,去休息吧。”福伯跟在万俟雄的左侧一步的距离,既恭敬又不显疏离。他家主人,一向要强,即使不舒服,也绝不在人前表现出一分。也就他这个算是看着他长大的老管家,才能看出他威严下的病痛不适。就如现在一般。

上官迎月站在那里,看着万俟雄即使挺直也掩盖不了的沧桑背影,心里突然有了说不清的感觉,酸酸的,涨涨的,“伯伯,凡哥哥……很难过……”清越空灵的声音,让上楼的万俟雄停下了脚步,“……是吗……”头也没回的,继续向楼上走去。

只不过,后背,再没有刚才的笔直。似乎只是一瞬间,老了很多。

万俟雄回到房间,在管家收拾妥当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开口:“福伯,我是不是做错了……”

福伯一愣,那个骄傲强势的如帝王般的人,竟然会质疑自己是不是错了?!难道就是因为那个上官小姐的一句话吗?不过不愧是万俟家干了几十年的老管家,也仅仅就是那么一愣,立即道:“老爷,父子间哪有隔夜仇的。许是因为少爷母亲的忌日到了,少爷才会如此。您不必往心里去。”

闻言,万俟雄再没有说话,只是摆了摆手,略带疲惫地道:“你下去吧……”

福伯微微欠了欠身,出去了。在关门时,听到一声叹息。

“你也……很难过吧……”那句低语,其实他也听见了。看看紧闭的房门,福伯想:虽然年纪还小,但上官小姐却比一般人看的还要透彻。或许,老爷和少爷之间的隔阂,也会很快就消失吧。

福伯下楼来,就见米芸和上官迎月正坐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见到他下来,米芸赶紧问:“伯父睡了吗?”

见福伯点头,好像松了一口气,全身放松的摊在沙发上,小声嘀咕:“睡了就好,睡了就好”

上官迎月很是好奇:“为什麽凡哥哥要和伯伯吵架?凡哥哥的娘亲哪?”

米芸和福伯对视了一眼,半晌,才道:“……其实我也不是特别清楚,只知道……”

…………………………………………………………………………………

黑色的夜幕下,一辆蓝色的轿车在人烟稀少的郊外高速上急驰而过,如闪电般带着发动机的轰鸣划破安静的荒野。

时速竟高达一百二,即使是在这样人烟稀少的高速路上,这样的速度也不免让人心惊——不是追求刺激的飞车一族,也是不想要命的人。

没错,这人确实是在追求刺激,或者说……找死,更适合。

这人是谁?没错,就是从家里出来的万俟凡。开着车的万俟凡,现在已经听不见任何的声音了,眼中一片疯狂,只是不停地加速,直到仪表盘上的指针指向最高。

这是在自杀吧?!

“小凡,小凡,千万不要放弃!爸爸会来救我们的!”

“小凡,快跑!快跑!不要停下!千万别回头!”

“小……小凡……答应、答应妈妈……不要……不要怨……恨,妈妈……爱你……”

“要幸福啊,小凡。”

“小凡,妈妈最大的幸福就是看的我的小凡幸福”

慌乱的,带血的,温柔的,美丽的,各种样子的母亲说着不同的话,交织在万俟凡的脑海中,太多太乱的画面,让他头痛不已。最终定格成安静的躺在黑色的棺材中,她的面容苍白,身体冰冷。

“妈……妈妈……”万俟凡无意识的小声呢喃,就在他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终于……看到了目的地——金山公墓双手颤抖,开了好几次才把车门打开。跌跌撞撞地下来,跑向墓地。

“万俟先生,你——唉?万俟先生这是怎么了?慌里慌张的。”守墓园的小李看着万俟凡跑远的身影,挠挠头:真奇怪,竟然能看到万俟先生这麽慌乱的的样子。他该有多急啊!

另一个守墓园的老王敲了敲小李的头,“你干什么呐?!”

揉揉被敲的头,小李靠近老王,八卦嘻嘻的道:“哎,老王,你说万俟先生为什麽大晚上的跑来墓地?还慌里慌张的,也不怕撞见‘好兄弟’了”

“你个小兔崽子!瞎说什么呐!咱干的还是守大门呐!”老王用他的烟杆敲了小李一下,“还不快烧水去!少管别人的事儿!尤其是干咱们这一行的。”

“嘿嘿,知道啦!啰嗦!”小李笑了两声,把万俟凡丢到脑后,烧水去了。

万俟凡跌跌撞撞的找到他母亲的墓,跪在墓前,靠在墓碑上,小声的叫:“妈妈”

许久,颤抖的身体才平静下来,眼中的疯狂之色褪去,小心的用手帕将墓碑上的照片擦拭干净,小声说:“妈妈,对不起,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

“妈妈,我今天又和他吵架了,”若是让其他人看到,定然是不敢相信,说不定还以为他被鬼上身了呐!那个冷漠桀傲的万俟凡,竟然也会有这麽小心翼翼的时候,还是对着一块墓碑!

没错,这就是万俟凡母亲的墓碑,也是唯一可以让万俟凡彻底放松的地方。

万俟凡靠在墓碑上,像是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不在压抑自己,“妈,他想让我和他指定的人结婚,我不同意。本来没那么生气的,可是他不该提到你。明明,……明明……他怎么能这麽轻易的……妈妈,你说过要我幸福的,还说你最大的幸福就是看到我幸福,所以,我怎么能让他操控我的爱情和婚姻呐!可是妈妈,我好累啊,我怎样,才能让你幸福呐?妈妈,小凡好想你啊……”

万俟凡在墓地待了很久,直到心情完全平复下来才和母亲告别,并约定下次再来看她。然后离开墓园,驱车回到了老宅。

打开门,眼前的景象让他一怔明亮的灯光下,有个小小的身影蜷缩在沙发上,盖着一张毯子,就余一个小脑袋露在外面。乌黑的发丝散落在沙发上,还有几缕掉落在地上。毛团就窝在她的肩膀旁边,也缩成一个团。静谧而又美好,竟让他本以冷静下来的情绪,封起来的心,在刹那间有了一丝裂缝。

他本以为,今夜,又该和过往无数个夜晚一样。除了福伯,再没有人为他等候。但是……

“少爷,”给他开门的福伯小声说,“上官小姐担心你,非要在这里等你。”

万俟凡看着沙发上的一人一猫,小声说:“……福伯,你先去休息吧。我抱她上去。”

“是,少爷”福伯悄悄地离开,把客厅留给了万俟凡和睡着的上官迎月。

万俟凡轻轻地走道沙发旁,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听她在梦中小声的嘟囔,然后笑了,真傻……

他弯下腰,把毛团从她身上抱下来,又轻轻地抱起她。似乎是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上官迎月在他怀里动了动,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用脑袋蹭了蹭,嘟囔:“……凡哥哥……”

“喵~~”毛团不满自己被遗忘,小声叫。

万俟凡对着小猫“嘘”了一声,再看上官迎月,就发现她睁着大眼睛,眼神迷蒙的看着自己,不禁有些好笑。

看见他笑了,上官迎月的眼睛睁的更大了,像是不敢相信般,伸手摸了摸万俟凡的脸。发现不是做梦,惊喜的叫道:“凡哥哥!你回来了啊~~”

万俟凡点点头,问:“你怎么不回房里睡?”

“额……凡哥哥,你先放我下来吧。”上官迎月后知后觉的才发现自己被万俟凡抱着,顿时不好意思了。

知道她不好意思了,万俟凡把她放下来。或许是因为睡得太久身体有些麻,刚一挨地,上官迎月就腿一软,还好万俟凡眼急手快,一把把她捞起来,才没有摔倒。扶着她坐在沙发上,帮她按摩腿。

上官迎月的耳朵微微有些发烫,万俟凡没发现,边按边问:“为什麽不回房间睡?”

“我不是故意睡着的,因为凡哥哥一直没回来,我就想等凡哥哥。米芸姐说你晚上就会回来,可是我等了好久你都没回来,然后我就不知道怎么睡着了……不过还好,凡哥哥你总算是回来了!”

“……干嘛一定要等我啊?困了回去睡就好了。”

说到这个,上官迎月的情绪有些低落,“可是……凡哥哥很难过啊……”闻言,万俟凡帮她按摩的手一顿,然后若无其事的说:“……我没有难过”

上官迎月明显不信,她把万俟凡拉起来,让他休息下,“凡哥哥骗人哦~我都感觉到了!而且啊,我今天有问米芸姐和福伯啊,他们都告诉我了”

听到这,万俟凡沉默,上官迎月没有发现,继续说:“虽然说的不多,但是我都明白。凡哥哥的娘亲是个很好很好的人,凡哥哥很想她吧?!”

上官迎月拉住万俟凡的手,很认真地说:“凡哥哥,我知道那种感觉的!真的!当初娘亲刚刚去世的时候,我也很想她。每天都会哭,哭的爹爹和哥哥都没有办法。”

听到这儿,万俟凡惊了下,脱口而出:“你妈妈也去世了?!”说完,才发觉自己惊讶过头了,又忙道歉:“……对不起”他真的没想到,她是单亲……

上官迎月不在意的摇摇头,看着万俟凡的眼睛说:“但是长老爷爷对我说,其实死去的人从来没有离开过,他们的灵魂躲在月光中,接受着月神的庇佑,在月光中偷偷的看着我们。所以,我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不关窗户,这样,每到晚上的时候。月光透过窗子照进来,娘亲就可以看到我了!凡哥哥,你的娘亲肯定也躲在月光中偷偷地看着你呐~~”

万俟凡摸摸上官迎月的头,看着她那么卖力的开解他,心中一暖,笑笑说:“谢谢你,迎月”谢谢你等我,谢谢你如此的安慰我……

看到万俟凡笑了,上官迎月很开心,虽然他凡哥哥看起来还不是很相信,但是等她好了,一定证明给他看!

正开心,又想起来一件事,于是很认真的对万俟凡说:“凡哥哥,以后我来保护你!”

听到这近似宣誓的话,说不感动是假的。他抱住上官迎月,不让她看见自己眼中闪烁的泪光。低声道:“傻瓜!我保护你就好了……”有多久了,自从那件事后有多久了?十二年了,整整十二年。每个人都告诉他要坚强,要强大。万俟家的孩子必定要能够承受伤痛,所以,没有人会护着他,他要自己长大。所以,他的童年结束在八岁那年母亲去世。

但在过了十二年后,一个仅仅是因为他觉得好奇,有趣而救回来的小女孩,对他说:“我会保护你。”那样新奇的感受,让他早已干涸的眼睛,变得湿润。

她,会是他的救赎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贼王:献祭就能变强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二天,依思没有去临歌派,而是呆在铺子里,而林惜舟却又是宿醉,直到正午,才揉着眼睛出现在依思的视线里。林惜舟看到依思的时候,小姑娘半眯着眼睛,靠在桌子上,读着一本书,林惜舟瞟了一眼书名,是一本叫《青雷风云异闻录》的异怪杂谈。林惜舟笑了一下,语气例行轻浮,开始骚扰依思。“小姑娘,有什么心得嘛?说给先生

  • [足球]巅峰在线阅读第1章

    苏景阳浑身僵直的站在人来人往的热闹街头,原本就大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整个人处于一种懵逼不敢置信的状态。他此前,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不经意的一句话遭受到了惩罚,被一个叫做系统的东西扔到了这里!!!而那让他遭此大祸的一句话,在他看来,其实并不是多么过分。——他真的只是在女同事们热烈讨论最近产妇跳楼

  • 异能四少之九能尊皇城破(上)

    莫武扔掉了手中的剑,拿起旁边侍卫背着的大刀,看向弯伐头领道:“告诉我你的名字,好让我知道杀我的人的是何人。”弯伐头领把弯刀竖在俩眼中间,笑了笑:“对不起,我的弯刀不允许我向没倒下的敌人说出名字。”“呵!当初你家乏为之也是如此,可惜,我没倒下,只是这里有一道印记,现在还很痛了。”莫武摸了摸腰部。“城中

  • 混沌之逆天在线阅读第四节

    大厅里气氛严肃,莫老爷坐在那里一脸悲愤,“你这个不孝女啊!知府大人家才刚刚来提了亲,你就出去野了三天,你让我这老脸往哪儿搁?怎么跟大人交代?”莫灵越犹如看戏一般,好奇地问道:“提亲?跟我吗?”“不跟你难道跟我吗?”此刻的莫老爷面目狰狞,胡子都快气飞了。莫画宣连忙添油加醋道:“爹爹,她这样丢了莫家的脸

  • 极道修改第六章在线阅读

    回过神来,张亮发现自己已经将一条鲤鱼吃光了。“养殖这些的话,大家肯定也会争着要的。”张亮眼前一亮。他特意围了一个地方,来养这些鲤鱼。日子一天天过去。第三天,张亮迎来了向海酒楼的客人,为首的人赫然是杨思倩。杨思倩带着三辆小卡车过来,他们载了玉米以及土豆离开。而杨思倩自己则是在张亮的徒弟里逛了起来。当她

  • 哪狐不开提哪狐(GL)虚迷幻境

    沈漓虽也不解,却没有丝毫的不满与埋怨,连他自己都不明白是何缘故。为了上昆仑他几乎费尽心血从淮山逃出,可对蓝卿若这份超越常理的亲切感却剩余这份执着,想着她喂自己吃鸡蛋的模样,心就软得厉害。如若娘亲还活着,是否也会温柔的喂他吃东西,也会在危险时将自己护于身后。蓝卿若低眉拍了怕他的后脑,她怎会让他入不了昆

  • 纯情甜心戏席少在线阅读第十节

    高三的生活,水深火热,但对于宋颂来说,都一样,反正她的成绩怎么挣扎都不可能一本出线,老爸老妈也不打算把她培养成社会主义接班人,随她自由发展。“喂,你能不能有点形象管理,好歹是一中校花,让别人看到你这副死猪的样子,说出去都丢人。”吴歌一脸嫌弃,下楼拿了罐可乐,就见自家老姐穿了件T恤短裤,长发也散着,瘫

  • 超级QQ农场系统之娘还疼三儿吗?!

    “害怕什么?!”林觅笑道:“是机缘,也是造化,没什么可怕的!”怕就她一个人怕好了,实在没必要拖着李延亭一起担惊受怕了。李延亭怔了怔,点点头,道:“我不会跟任何人说!”林觅知道他,要是不肯说,便是死也不开口的。她笑道:“好好的,你们都好好的,娘就放心!”李延亭看着她,忍着没问接下来的话。不问也好,只道

  • 守护之梦醒泪落在线阅读第2节

    大壮眼睁睁地看着,正准备等死,因为队伍里跟本没有能抵挡斑纹豹的人。咻。一声打破平静的声音,让大壮产生一丝疑问:射箭也阻止不了斑纹豹的。下一刻,大壮就不这么想了,大壮看到一支箭射入斑纹豹的体内,这支箭射进斑纹豹的体内,并没有马上出来,而是在里面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把斑纹豹的体内搅个粉碎,才射出来,钉

  • 大佬为我竞折腰叔宝行刺,赵仁昏迷

    来到登州已经两天了,这天正是打擂选太保的时日,一大早上赵仁起了个大早,这几天满是打擂的公告,告示贴的满地都是,随处一看都能看到。赵仁如约的来到打擂台的地方,只见此时擂台处已经围满了老百姓,在擂台的外面也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摊贩,有卖小儿玩具的、又卖酒水的、甚至连卖煎饼这类小吃的也来凑热闹。赵仁此时准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