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夫人画风有毒第二章

2021/11/26 6:24:34 作者:寒雪悠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夫人画风有毒
夫人画风有毒
作者:寒雪悠来源:晋江文学城
既然重新活了过来还双腿完好,她就要做自己想做的。然而,被烂桃花纠缠和女人嫉妒的日子真是……男人都滚开!她可是自备黄金屋的女人,爱自己才是正理!公告:本周六7月2日本文入V,从37章开始倒V,入V当天三更,希望小天使们继续支持~爱你们,么么哒~(づ ̄3 ̄)づ更文开文早知道→→我的专栏↓我其他的文↓《美人屠心》《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人人都想要攻略女主》《[综]美人天注定》《[快穿]女主活在男人们的脑洞里》

孟莳平日穿衣打扮上,喜欢素淡的颜色。不过,明日是林老夫人寿诞,她去给老人家拜寿,却不宜太过素净。

选来选去,她挑了一套嫩绿滚边儿的散花锦衫裙,外搭一件月白绒缎斗篷,头饰只打算戴一只金镶玛瑙的梳篦。

转眼到了掌灯时分,听溪去外院的厨房取宵夜,闵嬷嬷把孟莳明日出门的衣裳整理好,挂在木施上。

蹬蹬蹬一阵脚步声,有人跑了进来,闵嬷嬷向窗外看,见是孟府八岁的少爷,沈氏与孟济亭生的儿子,孟文海。

孟莳一向不给孟文海好脸色,孟文海从小就怕她,所以要是没人陪着,他从不到孟莳的院子来玩儿。

“哎呦,心肝儿,你慢点儿跑,别摔着!”沈氏挪着小碎步,跟在后面,也进入院中,在她身后,还跟着她的女儿孟莓,并几个丫环婆子。

廊下摆了一排青花瓷盆,都是闵嬷嬷应着节气新培的兰花小苗。

孟文海看到了,跑过去接连几脚,把那些瓷盆都踢翻了,青花瓷盆碎的碎,裂的裂,花苗土壤洒了一地。

闵嬷嬷站在门口,心疼得直吸气。

沈氏搂过孟文海,眉开眼笑道:“儿子,脚踢疼了吧?”

孟莳靠在榻边看书,眉头微皱了一下。

沈氏一行人进到屋内,见孟莳仍在榻上坐着,并不起来见礼。

沈氏脸上露出不悦,自己找椅子坐了,扬声道:“大姑娘心倒宽,老爷今日去衙门,被同僚耻笑,回来气得心口疼,晚膳都没用。”

孟莳翻了一页书,缓声道:“病了便去寻医问药,来我这里说什么。”

“老爷做着官,是要体面的,若不是你一桩接一桩的被退婚,何苦丢这个人!”沈氏抬起袖子,擦擦眼角,“我没福气当姑娘的亲娘,如今姑娘没了脸面,咱们倒是跟着沾光,我出门抬不起头,你妹妹的婚事也受了牵连,咱们这一家子,怕是上辈子都欠了姑娘的!”

沈氏说话的时候,孟文海在屋子里跑来跑去,他已经八岁,却仍未启蒙,被沈氏和孟济亭骄纵得不成样子。

他手里不知玩儿过什么,沾了黑乎乎一片,这时他跑到木施旁边,一手抓住孟莳挂在木施上的裙子,就要往下扯。

闵嬷嬷“哎呀”了一声,急忙过去抢夺。可还是晚了一步,嫩绿的裙摆上,多出来一个黑乎乎的手印儿。

沈氏横了闵嬷嬷一眼,斥道:“大惊小怪的干什么?眼里还有没有主子?”

孟文海惹了祸,却有他娘撑腰,高兴得上蹿下跳。

孟莳瞥了他一眼,突然拿起身旁小几上的茶碗,手一扬,冲他砸过去。

茶碗擦着他的耳边飞过,啪一声,碎了满地。

孟莳低喝一声:“滚出去!”

屋里的人都是一哆嗦。孟文海更是吓得呆住了,过了片刻,才哇地一声哭出来。

沈氏急忙把他搂在怀中,心啊肝儿啊地哄了一通。然后千叮咛万嘱咐,让丫鬟婆子带他到前院玩儿。

沈氏重新坐回到椅子上,想了想刚才说到哪里了,不满道:“你不爱听我说话,便冲我来,吓唬孩子做什么?”

孟莳冷笑着看她一眼,对闵嬷嬷道:“嬷嬷再给我倒碗茶来,沈夫人也想听我的茶碗响呢!”

沈氏挪挪屁股,有些坐不住。她吃不准孟莳是不是真的会拿茶碗砸她。

她强压着怒火,换上一副假模假样的笑脸:“我明白,出了这档子事,你心里也不痛快,换了别人家的姑娘,只怕已经寻了短见了。老爷和我开明,不为难你,可你自己心里也要有点儿数才是。”

“这话的意思,让我也寻短见?”孟莳不解地瞥了沈氏一眼。

沈氏脸上现出一丝慌乱,急忙掩饰道:“我可没那么说。”

一直立在沈氏身后的孟莓眼珠一转,开口道:“姐姐误会母亲的意思了,其实母亲就是想劝姐姐放宽心,不要想不开,做些有害自己身体的事。”

她已十七岁了,穿一身绯红衫裙,生得细眉细眼,与她母亲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沈氏附和道:“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孟莳拿起书,懒得再搭理她们。

“你看我这记性,说了半天,倒忘了说正经事,”沈氏故作轻松地道,“明日林府请客,给他家老夫人过寿,大姑娘务必跟咱们去一趟,一来全了礼节,二来也散散心。”

孟莳眼睛垂了垂,心道,林绮祖母寿辰,我自然要去的,她过来给我提这个醒,不知有何居心?

虽然心下疑惑,却也懒得应酬,索性端起闵嬷嬷给她新倒的茶:“嬷嬷,送客吧。”

沈氏还想再说什么,孟莓扯扯她的袖子,给她递了个眼色。沈氏把话憋回去,翻个白眼儿,与女儿一言不发地出门来。

“咳,气死我了!”走出院子,沈氏揉着胸口,“我真恨不得她立刻死了。”

“小点儿声,”孟莓扶着沈氏的手臂,低声说,“她跟林绮关系好,按理说,肯定会去林府拜寿,文海摸脏的那条散花锦裙子,约莫就是她准备明日赴宴穿的。”

“说起来我还要生气,”沈氏忿忿道,“那散花锦二十两银子一匹,前天我在绸缎庄看了半日,都没舍得买,哼,她倒阔气!”

“我看她屋里的博古架上,又新添了几件瓷器,上个月青州和湖州都来了人,不知又给她带了多少银钱和好东西呢!”孟莓道。

沈氏咬咬牙:“早晚都是咱们的。”

她不擅理家,短短几年功夫,孟家已现出入不敷出,坐吃山空的颓势。如今孟莓到了年纪,亲事上一直不顺,还要再置办一份像样的嫁妆才好说亲,可她哪还有钱啊?

孟莳当初留了不少钱在手里,再加上这几年她外祖父和舅舅接济她的,应该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如果都弄过来,当真能解燃眉之急。

沈氏母女走在夜色中,低声计议。

沈氏道:“起初我还担心她怕丢人,不愿去林府赴宴,我还得再费一番口舌,没想到她自己竟然愿意去,真是合了我的心意,唾沫星子淹死人,就让她亲耳听听外面那些话,到时候她死了,谁也赖不到咱们头上。”

孟莓想了想:“娘,你还是要再劝劝爹,别到时候心慈手软,下不去手。”

“还有什么下不去手的?现在咱们这一家子的名声都被她拖累,你爹的官儿本就升不上去,有了这档子事儿,怕是更难了,还有你跟曹侍郎家的婚事,要不是因为她的丑事连累你,人家怎么会一点儿面子都不给?”

这边听溪已取了宵夜回来,正叽叽呱呱讲着从厨房听来的新鲜事。

“老爷和夫人都属意礼部曹侍郎家的三公子,二姑娘自己也愿意,可女方家不好上赶着,老爷就想托衙门里几位大人帮着去递个话儿,可托来托去,也没人愿意帮这个忙。”

闵嬷嬷哼道:“明摆着没谱打脸的事儿,谁愿意出这个头。”

听溪接着道:“夫人和二姑娘缠的厉害,老爷没办法,只好自己去拜会曹侍郎,到了曹侍郎府上,递了名帖,曹侍郎只让管家出来,把老爷打发回来了,老爷连曹侍郎的面儿都没见着。”

孟莳吃了几口莲子羹,觉得没什么胃口,便让给听溪和闵嬷嬷吃了。

“曹府诗礼传家,曹家三郎年纪轻轻,便进士及第,是多少豪门世家的乘龙快婿人选,他们想高攀这门亲事,确是自不量力。”孟莳说。

闵嬷嬷和听溪连连点头。

沈氏出身青楼,扶正当了夫人,不过是近三年的事。孟济亭才疏学浅,人品荒唐,更是人尽皆知。而孟莓本人,无论才貌,都没有过人之处。如此境况,竟妄想与曹家结亲。孟莳摇摇头,不明白这家人究竟在想什么。

一转念,她又想到了自己的几门亲事,也是荒唐无趣得很。

第一门亲,订的是翰林修撰李大人家的长子,论门户人品,当时都是说得过去的。订亲时蔡夫人尚在世,自认为给女儿找了个好归宿。可蔡夫人去世不久,李家便退婚了。

因有了一遭退婚的经历,孟莳的第二门亲事便说得十分不易。最终,孟济亭贪图钱财,把孟莳许给江南一户商贾人家,收了人家不少聘礼。然而,几个月后,这门亲事也黄了。

退了两回婚,但凡有些名望的门第,都不再将孟莳作为正妻之选。最后这门,说得便是寒门小吏赵标。几日前,赵标将一封退婚信塞进孟宅门缝,随后连夜卷着铺盖跑了。

这几家退婚的缘由,孟莳始终不得而知。

烛火跃动,映在孟莳白玉一般光彩莹润的脸上。她挑着烛花,微微苦笑。这一桩接一桩的蹊跷事,倒像有人背后操纵着一般,莫非她得罪了什么人而不自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守望:血色的情毒在线阅读第九章

    尤毓这些天又开始研究别的东西。除了吃的外,尤毓更是让工匠制作了钢琴,架子鼓,吉他,小提琴,以及动圈式话筒。尤毓在云乐国开了店--赤姝赤姝就是类似于现代的酒吧,大家可以在里面娱乐,里面都是俊男美女,可由自己喜爱选择。尤毓:作者大大,我是不是很聪明?作者君:不是我,你怎么会这么聪明。这边尤毓的事情都处理

  • [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在线阅读这老头来者不善

    “在你面前。”话音落下,洛姒如鬼似盯着面前这人。仔细打量下,这虽被血污但仍不减气质的装束,可见是个有地位的人。在他侧卧的姿势下隐约可见他的侧脸,脸上虽有不少血渍却未能掩盖那卓越容颜半分。薄唇紧抿,凛眉频蹙,已然被血水黏湿的长发贴在脸上。可即便如此,男子凌厉冷冽的气势仍然丝毫未减。但令洛姒费解的是,此

  • 网游之星空碎步确保大唐财源滚滚!【求收藏,求鲜花!】

    李世民在心里面狠狠的白了程咬金一眼。这胳膊肘到底往哪拐?!“宰相直言。”李前不慌不忙,落落大方的说道。“臣以为要想让国库不空虚,永远有花不完的钱财,主要是要保障这些钱财的来源。最稳定的来源就来自于老百姓。”哦?!李世民心中暗自鄙视。不会又是收劳动人民的赋税吧?!之前加收了好几波,自己现在都不好意思加

  • 大唐:从今天开始做皇帝示好

    不过,我自记事起,好像没有什么能拿的上台面的特长,唯独在与人交往方面,有着百折不挠的精神。任凭是个口不能言的哑巴,都能给唠出点咿咿呀呀的声响来。在这偌大的池子里,好容易找着一个能喘气的活物,自然得上去亲近亲近。与之保持了两条尾巴的距离后,小心翼翼地询问:“敢问兄台在此待了多久了?可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

  • 因为,步入困局在线阅读第十节

    “你百无一失的名声以后存在不存在就全靠你自己了。”剪舒络似笑非笑的在面纱下的面庞若隐若现。“怎么样?决定了没有,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呦!”剪舒络再接再厉坚决要达到目标。果子看着自家主人和某个年代推销一样的神情和语气再次满头黑线!然而,更令果子无语的是黑衣人径直的点了点头,毕竟

  • 胡说本纪在线阅读第八节

    梦琪往前走了几步,正有兔子在她脚边停下,那兔子抬头看了看梦琪,便又低着头吃起草来。梦琪只觉着新奇,正看着,又不知是从哪儿跑出来一只雪白的狐狸,到梦琪跟前一跃便叼走了梦琪没有放好的帕子,转身便往前跑去。梦琪急忙追过去,又隐隐约约见着一座宫殿,像是悬空在天上,近了才看见是由白玉的楼梯与地面连接着,小狐狸

  • 墨菲定律在线阅读第六节

    “陈董,真的是您,我是鼎盛大厦的总经理李超,欢迎您回鼎盛考察!”李超话音一落,恭敬的向陈琦鞠了一躬,这一躬一下把所有人都吓到了。陈董?回鼎盛?考察?一个又一个字眼充斥着在场所有人的内心,他们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张丰吃惊的长大了嘴巴,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好友、死党,竟然真的是鼎盛大厦的主人,一时间难以

  • 和平协定:王爷,停战吧!来一次美丽的邂逅?

    回到寺里,许富文惊觉自己已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又加上剧烈运动流的热汗,担心着凉,小翠赶紧去找热水给小姐洗澡。生了一次大病,看来还得多花些时间恢复,这不已经过去差不多两周了,这身体仍是虚得很啊。再一番收拾,许富文又要去佛像前上炷香。许富文前去插香的时候与一位老夫人发生了点身体的小碰撞,许富文赶紧回头对她

  • 盖世龙帝在线阅读朋友

    宁和宫正殿——“狸千啊,好好学,不然会有人替你受罚的。”说着太后看了一眼常红,狸千不愿的点了点头,又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见狸千这个样子,太后微微一笑。“女子做事讲究一个雅字,站姿要雅,坐姿要雅,走路要雅,吃喝东西也要雅,”听着常红的话,狸千又不禁叹了一口气,无力地重复着“雅,雅,雅”常红无奈地摇了摇头

  • 异能少年之逆转命运在线阅读第5章

    开学的武试狩猎已经成了各个学院的传统,无需任何人组织,更无需任何人监督。于是乎,早早的,周万杰,欧阳方策与新加入进来的萧冷寒就来到了他们进行武试的地方。东华学院正东边的大山,也是从表面看上去,倒数第二大的一座山头!其实,萧冷寒起初是不想答应跟欧阳方策一组的!似乎她一眼就看出了欧阳方策的实力一般,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