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灵魂出窍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1/11/26 4:14:26 作者:初半 来源:晋江文学城
灵魂出窍
灵魂出窍
作者:初半来源:晋江文学城
桀骜不羁怼天怼地一只脚踏进鬼门关的小鬼差x闷骚腹黑说干就干睡一觉灵魂出窍的高岭之花程谢一直以为自己会孤老终生。直到遇到一个鬼。为他喜为他忧为他上天入地学符换身为他哐哐撞大墙。程谢:这辈子咱俩绑一块了。解严:那还能解开吗?程谢:磨刀霍霍.jpg解严:如果有一个结能解开我也要把那个结绑死。#双向暗恋#行动派#明人不说暗话,我想压你,互攻HE#想到再加#

云翔轻轻推开安然的身子,以手抵着安然的肩膀,这才几个时辰,云翔却觉得过了许久,许久.久到,他几乎是要失去安然了.

云翔见到安然一如往常的清冷模样,脸色暗黑.安然对苏韵有情,云翔心中怎会不清楚.但此时,云翔已经顾不得这些.

云翔放开安然,疾步而出,却是面容哀戚,俨然便是孝子形象,“父皇,薨了."

安然看着云翔,几多复杂.红热的心依旧在胸腔之中跳动,却抵不过云翔给的冰冷,此刻,却是真真凉了下去.

“陛下薨了!陛下薨了!"尖细的声音自慈宁宫内传出,却是惊得宫中的人尽数手忙脚乱起来.一时间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却听得安然心烦意乱起来.

今夜,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安然见此时无人,哀叹了一口气,却还是将两人依旧温热的身体置于一处,愿你二人在那阴间,能尽释前嫌.

纵使情深,奈何缘浅.缘起缘灭,缘生缘落,皆有定数.不可求,不可强求,不可妄求.

安然一愣,想起九华寺那位主持方丈的良言,却最终还是被自己抛在了脑后啊.安然思及,若不是自己的执念,如今怕是不会到达这般田地.

成群结队的粉衣宫女罗贯而入,手上皆端着锅碗瓢盆,匆匆忙忙却有错落有致,丝毫看不出慌乱.宫女们一身粉衣,夏风飞扬,却是划过道道媚丽的弧线,仿佛风中翩跹的蝴蝶,此刻却也似乎是染上了屋内的鲜血而显得艳丽不可方物.

低着头,安然看不清她们的神情,却也想到人人的脸上都是如出一辙的麻木,在这宫中待的久了,怕是连这无情也无可避免地沾染了不少吧.

云翔复自门口进入,眉眼之间尽是疲惫,看见仍旧在屋里立着的安然,戚戚然的神色有些扭曲,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

安然不置一词,若不是知晓云翔心中的欢喜,饶是安然也会被蒙混过去.无论是过去的云翔,还是如今的东方翔,安然都自谓是了解的紧.这般错落有致,怕就是苏韵不动手,云翔也会动手.苏韵这一动,却是给云翔添了便利.

在云翔看不见的地方,安然的面色骤然冷冽如霜,怕就怕从自己知道真相,再到质问东方青城,再到恰巧被苏韵听见,都在云翔的意料之中.如真是这般,那云翔便真的是吃人的恶魔了.

但越想,便似有一股冷空气自心脏蔓延,顺着血管流窜到了四肢百骸,顿时凉了个彻底.一念成魔的,是安然;一念成佛的,依然是安然.

“安然……"云霄仓皇而入,眉眼间的急促还未来得及掩住,便堪堪撞入了安然的眼中.远处,云湛还抬着腿一路小跑,呼吸之间并未急促,眉眼之间却尽是被冷落了的不满,定是不满云霄竟扔下自己.

“你怎么来了?"安然错开云翔的目光,朝着云霄递去一个让他安心的眼神.目光却是盯着这才站定的云湛.每次见到云湛之时,总会有什么小东西落在自己手中,今日倒不知是何物.

“姐姐姐姐,陪云湛去外边……"云湛糯糯的嗓音响在安然的面前,却是格外的动听.若是所有人,都能像云湛这般天真,容易满足该多好.

说罢,云湛也不等安然同意,便拉起安然的手,作势向外走去.安然不懂,云湛却是不死心地拉着,身子以脚为轴,却是倾斜了身子.倒也不担心安然会摔着自己.

安然照势不动,却是饶有兴致地看着云湛滑稽的动作,却好似一阵和煦的春风灌入的胸膛,冰冷的心似乎又跳动了起来.这深宫之中,缺的是天真无邪.

云湛拉不动安然,抬眼,却正见安然黑曜石般深邃如海的眼眸正看着自己,那眼中流光溢彩,却是五彩石一般,美丽的紧.但是当下,云湛见安然并不随自己的意,却是委屈不已.眨眼之间,眼中已有金豆子闪烁,清澈的水荡漾着,让人好不怜惜.

安然挑眉,心道这云湛怎么说哭就哭,倒是让自己措手不及.当下也不再逗弄云湛,轻轻一拉,云湛便稳稳站定,眼中含着的热泪还未退去,蓄在眼眶之中,却也不曾落下,就堪堪荡在云湛眼中,怎一派我见犹怜.谁说唯有女子才能我见犹怜,此番安然见了云湛,却也是这般心情.

“安然告退."微微欠身,安然却是拉着云湛缓步离开.

云翔的脸色有些苍白,却似乎又黑的可怕,伸手欲留下安然,却慎慎只触到了安然的红衣一角,很快,便是连那一角从云翔的手中消逝了去.云翔薄唇还是半张的姿态,喉结滚动,满腔情谊却是卡在胸口,不得而出.

看着安然徐徐而去的倩影,云翔仿佛觉得,这一去,就是一生.

哀叹了一声,东方翔还是看着床上了无生机的东方翔,帝王之气尽显,此刻已经俨然是一个真正的帝王.

“你会后悔的.“云霄脸色紧绷,眼光扫过东方青城和苏韵的尸体,毫不犹豫.

“不劳云霄费心."东方翔黑着一张俊脸,和云霄仿佛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云霄与东方翔再无可言,一声冷哼,手一甩墨蓝的衣袍,踏着流星大步离开.迎面又是一阵下风吹来,吹起云霄及腰的长发与束发的蓝色缎带,墨蓝的衣袍扬起,却是正巧打在东方翔的帝袍之上.阳光毫不费力地穿透空气,打在云霄的身上,泛出点点金光,宛若天神降临.

东方翔被阳光刺痛,微眯着双眼,手中暗暗运力,只见手掌下方的空气就着尘埃,旋成了一个硕大的球团,快速地旋转着.东方翔的手掌突地握紧,手掌下的球团却是兀地裂开,刹那间尘土飞扬.

宫女们此时,却是不知如何是好.先皇遗体,怎可乱动.但插在东方青城与苏韵身上的匕首在光线的折射下闪着冷冽的光.

“一群废物!"东方翔恨恨出言,却是大步上前.伸手,拔刀,动作如行云流水,仿佛这样生杀抢夺,皆是常事.东方翔再无对着安然时的温和,此刻带着帝王的庄严,五官直挺挺地嵌在立体的面颊之上,却是多了几分令人惧怕的味道.

“太子殿下息怒!"小小宫女诚惶诚恐,却是依然下跪,堪堪匍匐在本堂一诺的脚边,却是头也不抬,隐隐可见颤抖的身子.

“还不快替先皇和舒贵妃打理整齐,难道你们要让先皇这般容貌入天堂?"东方翔听得“太子殿下"一眼,不怒反笑,再过几日,自己就是万人之上的天朝君主了,自己毕生的追求,终于要实现了!东方翔突然想大笑,却堪堪止住,不怒而威.

“是,太子殿下."小宫女闻言,赶忙支起,却因一个不稳差点又摔在冰凉的地上,却是沁凉入心.

“帝薨,举国同丧."东方翔嘹亮威严的嗓音就着内力,自这慈宁宫传了开去,却真是震颤了这一方天空.短短六个字在这西京之中盘旋了数秒,这才渐渐消散了开去,宛若山谷的回音,空灵毓秀.

葛钰和苏乐此刻正手忙脚乱地哄着啼哭不止的念生,却听到天空中蓦然传来一威严男声,葛钰一愣,却是面色哀戚.这天朝,终究还是落入诺王的手中了.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在葛钰的心中,始终觉得东方阔才是太子的不二人选,而如今的东方翔,却是有些暴戾了.

今日,念生不知为何哭声震天,不管苏乐如何哄抱却总是双目含泪,啼哭之声不断,仿佛要将着一生的眼泪都在这日流光了去.苏乐抱着念生,有一下没一下地哄着,看着怀中的念生,却是心疼的紧.许是哭得太久,两只眼眶都红肿了起来,叫人心疼.念生年岁虽小,一双眼睛却是入暗夜一般漆黑透亮,眉宇之间隐隐可见宽宏,此时却像只受伤的小兔子,眨巴着眼睛,扯着嗓子哭着.

葛钰和苏乐遥望着仍旧晴朗的天空,却似乎觉得远处正有连天的乌云,正压境而来.当下心中却是隐隐有些压抑,喘不过气来.

彼时安然正陪着云湛在御花园内瞎逛,却是天空中传来云翔的声音,威严而洪亮,熟悉而又陌生.安然眼中流光溢彩,却是斑斓,从这一刻开始,云翔成为了本堂一诺,而安然,再也不是西纱.

心下酸涩的紧,带着干燥的口腔都有了些微的苦涩,却不愿屈服.安然对他人无情,对自己,自更是无情无义.任凭它万般折磨,安然却是不会屈服一分.

“姐姐……"云湛眸眼带笑,一双白嫩的小手看看放在安然的面前.

安然疑惑,却见下一刻,原本空空荡荡的掌心却突现色彩斑斓的糖果,如五彩石一般静静躺在云湛的手掌之间.安然看得喜欢,眉眼放柔,“是送给我的?"

云湛不言,却是点了点头,脸颊之上突生两朵红霞,看得安然莫名不已.

安然拾起一颗,袖长的手指拽住糖纸的一角,右手一勾,里面的糖果即呈现在安然的面前.安然嘴角抽了一抽,这糕点怎么生得这般难看,四周都像是狗啃过的一般,参差不齐,糕点之上也隐隐可见细小的裂痕,似要四散的模样.全无先前的糖果那般的精致小巧.

正是犹疑之间,却见云湛扬着头,一脸期待着看着自己抓着糕点的手,仿佛是一个渴望得到奖励的孩子.

安然轻勾嘴角,将有些破碎的糕点尽数放在了嘴里,一股子咸味在安然的口腔之中蔓延,更有点点酸涩混杂期间,端的是安然吃过的最难吃的东西了.但安然却仿佛吃到了世间最好的美味,吃得津津有味.

眼角瞥见云湛眉眼之间的满足,安然这放弃了咀嚼,就着口水将咀嚼了一半的糕点尽数咽下,却也是费了不少力气.

安然今日似乎是有些留恋,虽面容清冽却隐隐可见不舍.

“姐姐,再来一颗."云湛悦耳的童声此刻却听得安然一阵毛骨悚然.安然宁愿在这战场之上奋力厮杀,也不要承受这般毒物啊.在云湛看不见的地方,安然倾城的五官几乎都皱巴在了一起.

“云湛,剩下的让给我怎么样?"云霄一把折扇,看看出现,却正是时候.

方才云霄寻迹而来,却恰巧见到安然为难的模样.云霄似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喜不自持.

想起今早云湛缠着自己做那糕点的模样,云霄眼中更是戏谑不已.那糕点是何模样,是何味道,云霄自然也是清楚的很.

“哼——"云湛一个撇头,却是默认了云霄的请求.云湛分明不情愿却还是不反抗的可爱姿态确是令安然有所好转.

安然朝云霄递去一个谢谢的眼神,却见云霄面不红心不跳地打开一蓝色彩纸包装的精美的糕点,毫不犹豫放进嘴里,咀嚼了几下,便咽了下去.安然瞧见云霄喉结滚动之间的片刻停滞,仿佛一只偷了腥的猫,乐得很.

却见云霄面不改色,依是温润模样,却叫安然真真佩服.这人无论何时,都是一副该死的浅笑模样,真是让人想要打破这般美好.

蓝色的糖纸还夹在云霄二指之间,与墨蓝的衣袍交相辉映,倒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安然从来不知道男人也可以好看成这样.昔日里的云翔虽然也五官立挺,但云翔总是一副冷漠孤寂的模样,却是不曾有这样的感觉.

云湛见此,这才撇了撇嘴,不置一词.

御花园里花草丛生,却抵不住三人的芳华.女子沉鱼落雁,容颜清冷无双,男子温文儒雅,恍若九天仙人,小孩圆圆滚滚,却是深藏不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挥舞第9章在线阅读

    宇再次回到了家中。疲惫感席卷了全身。虽然并非肌能的劳顿,他的大脑却昏沉得成了肩膀上的负担。伸手摁了一下开关,没有一点反应;冰冷而昏暗的房间。他忽然有些害怕——或许自己并没有醒来呢?在大腿上猛地揪了一下,痛得跳了起来。他很早就已经回来了。呆呆地望着走廊的尽头,他尝试着迈了一步。一步,又一步,没有任何异

  • [综]可是我又忘記了在线阅读第一章

    森鸥外端坐在座位上已经僵硬了片刻。高档红木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他和一个十二岁女孩的亲子鉴定。结果显示这个女孩和他的基因匹配度达到99.97%。也就是说,在这份报告完全真实的情况下,这个女孩是他森鸥外的亲生女儿。现年36岁,事业有成的森鸥外真真切切体会了一把从天而降亲女儿喜当爹的感觉。他需要缓一缓。有个办

  • 茶香橼在线阅读楚轩的心动对象(跪求收藏打赏)

    这个世界上没有捷径可走!这绝对是一句至理名言。即便是对于拥有系统在身的楚轩而言,之所以能够取得今日辉煌的成就,如果说只是系统的帮助,那肯定是不对的。二十年,在得到系统的这二十年中,楚轩真的付出了太多太多。二十年中,楚轩能够和家人一起吃个团圆饭的机会屈指可数,在得到荣誉的同时,楚轩也失去了很多很多,十

  • [哥谭]这个杀手头好冷在线阅读第六章

    妲己静静地站立在门前,任由清晨的温暖阳光洒在她身上,黑色秀发披散,脸上带着慵懒,在酒馆内引起了不少的口哨声。只是,谁能想到,这么一个野性十足的少女,昨晚上是在地上和衣而睡的?“这chuang也太硬了,下次换家好点的!”李白从后面跟了上来,在异界睡的第一觉,说实话,并不是很舒服。妲己气的咬牙,李白不但

  • 对立面在线阅读第一节

    许久,沈苍生才醒过来。周围是哭的梨花带雨的春兰,还有一脸担心的成熟美女秋香,两女都是担心沈苍生的情况。要知道,在以前,沈苍生是奇才的代名词,但是现在,他是一个病秧子,上天很是无情,给了沈苍生傲人的天赋,但是却收走了健康。“少爷,你醒来了!”春兰激动道,擦着泪水。沈苍生点点头。秋香默默的看着,但心中的

  • 恋人不思议在线阅读人心险恶江湖路

    漠北的天说变就变,中秋节离开的时候还有些秋凉的感觉,这几天又是寒风刺骨了。简陋的马车终究阻挡不了什么寒风,车厢里的那个中年人,咳嗽也是越来越剧烈了一些。“莲姐,明天这时候就到天山脚下了,你别太着急,陈叔叔没事吧”。“弟弟辛苦你了,等找到雪莲,姐姐会重重答谢你的。”两人的这份关心,不知道有几分真。“莲

  • 甄嬛传之富察贵人在线阅读第6节

    尤雨苏醒过来后,像是做了一场梦。或许是花液的缘故,尤雨的眼睛反而更加炯炯有神,而且语言反应能力更灵敏了。蓝裔呼来藏在尤雨卧室里的飞行器,接他们回到了尤雨的家里。从窗户里蓝裔把尤雨送进卧室,安顿好她,说了声谢谢的话,又急着飞去了黑泥湖畔。蓝裔要展开第二轮攻击。湖畔静悄悄的,怪味熏人。月亮虽然是圆的,但

  • 开奖【捉虫】

    从omega婚前培训所出来的时候,莫凝渊的脚步都有些虚浮。他抬头看着天,突然笑出了声。活了两世,见过战场上的硝烟,也见过黑暗中杀人不见血的勾当,甚至还从死人堆里爬出来过,但惟独没有见过刚才那阵势。内核是个alpha的莫凝渊,面对着刺激的画面,第一次有种怀疑人生的感觉,觉得在房间里呆着比在战场上呆着还

  • 平行线第五章

    九溪古街。奶茶店前的侧立伞下,郝意戴上墨镜,换了连帽衫牛仔裤,跷腿在乳白色的休闲椅上,路过的小姑娘居然还给他拍照。难得打扮得正常起来,这家伙的颜值还挺抓眼。温景煦面无表情地在他对面吸了口果汁。可惜是个不定时抽风的正太。“表哥轻松点儿,不就过来转个圈吗?反正李怼怼前两天又出国了,你在华锐呆着没意思,翘

  • 空间之剩女的田园生活第1章在线阅读

    大夏国,奇风谷,隐玉山庄。陆鹏懵懂站在一间新房外面。两个时辰前,他穿越了。然后从记忆里得知,自己原来是魔教前任教主陆天与的独子。现任教主谢红萧是自己从小订下的未婚妻!由于自十岁起身患怪病,无法修炼武学,所以这教主之位才会传给了谢红萧。谢红萧是个不世出的绝世天才,十四岁就练成天霄魔功,十七岁继位,对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