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择薇戏中戏中戏

2021/11/26 4:26:47 作者:酥皮泡芙 来源:晋江文学城
择薇
择薇
作者:酥皮泡芙来源:晋江文学城
下本相约《第二封情书》,男主追妻翻车日记。原名:《择薇》,*微博:w酥皮泡芙w全文仅1.5r,四舍五入白送。喜欢的话支持一下正版吧谢谢_(:з」∠)_【文案】向薇酒后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把隔壁公司最帅的那个男人给睡了。但是偏偏这个男人——顾择,是她的死对头。顾择从来没受过这种侮辱,某日酒后他和隔壁公司的那个妩媚女人上了床。对方第二天一声不吭地走人消失,后来某天在公司楼梯间碰到。“向薇,我是睡了就跑的?你当我顾择是鸭吗?走了招呼都不打,见了面还装作不认识?”向薇:“我当你顾择是鸭?你还不如鸭呢。”顾择

宴席结束,帝后相偕离开,余下一众嫔妃也陆续离开。

连右边席位也渐渐空了,温容和温泷原本想要和林辜一起离开,只是她们位列靠后离门口又近,见林辜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就互相使了个眼色先行离去。

方才还热闹非凡的令仪殿如今空荡地只余林辜和位列右席首位的陆见辛,以及奉命送贵女们离开的魏侍卫,魏千琉看着林辜坐在原地,正想出声提醒她可以离去。陆见辛却出人意料地站起身来,伸手去拉林辜。

林辜没有躲闪,眼神中带着薄薄的怨怼:“殿下,还嫌害我不够?”

“我以为我是在帮你。”陆见辛也微笑起来,顾忌到令千琉还在庭上站着,抬高声音说,“既然如此,不如由见辛送郡主回去?”他用眼神示意林辜小心身后的令千琉,压低了声音说,“有什么话可以等下再说。”

林辜目光也扫过令千琉,笑意温和,退开陆见辛的手却坚定而用力:“不必。”

“郡主,郡主。”陆见辛压紧了步子,赶上了林辜迈出宫殿的步伐,林辜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陆见辛不得不身后拉住林辜的衣袖:“郡主,您该不是在跟本王生气吧?”

“林辜还没有这个闲心,对谁都能生气。”林辜挣开他的手,“我知道殿下是什么意思,你既让我入宫,自然不能让我有任何脱离掌控的机会。但是恕我冒犯,我既不是你的棋子,也不是你的奴婢。我们之间的约定,不过让我在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前不动你罢了。”

陆见辛皱了皱眉:“那么郡主,你到底想要什么?只是焦贵妃和襄王,不值得你以自己为饵。”

“值不值得是我说了算。”林辜冷笑了一声,“让我明白地告诉殿下,我一定要襄王母子的性命,我不问殿下为什么知道我回长安的目的,不问殿下为什么辅佐太子除掉襄王,也请殿下尊重我们的约定,置身事外。”

陆见辛忽然笑起来,笑容轻快:“本王忽然发现一件很好笑的事情,郡主,本王知道你要杀焦贵妃和襄王,也知道你是为了你师父,而你对本王根本一无所知。的确,本王是太子一党,为了太子筹谋算计任何可能威胁到他的势力,可是,你又有什么证据?说到底,本王跟你谈合作,是不愿让你心怀怨怼,防备本王。可是如今,你已经入局,早就引起了宫里宫外众人的注意,如今脱身已经很难。本王又何必对你假以辞色?你如今,就是本王手中一颗棋子罢了。”

林辜转过脸来,认真地望着陆见辛,随机云淡风轻地笑了。也就是那一瞬间,之前她身上似乎是赌气又似乎是伤心般的情绪一扫而空,仿佛从来都未曾存在过。刹那间,她又回到那个拒人千里,冷若冰霜的状态:“先礼后兵,殿下,您的手段,子寻领教。”

陆见辛收敛了笑容,一动不动地看着林辜。

“殿下以为我手上没有任何筹码,却在这里跟殿下讨价还价。殿下,你我所求相同,因此我以为或许可以同路。只是看来,殿下不是如此。”

陆见辛望着林辜,只觉得她的笑容冷的吓人。

“殿下说我对您一无所知,好像也并非如此。”林辜淡淡垂下眼眸,“凤翎阁的那位,难道不是您的一道软肋?”

陆见辛一愣,随即抓住林辜的衣襟用力地扯住:“你是不是疯了?”

“还有。”林辜伸手,轻轻压住陆见辛的手腕,微微一转,陆见辛的手就松开了,“若不是我刻意示弱,殿下,今日您怕是要颜面扫地。”

陆见辛望着林辜的背影,忽然意识到自己原来低估了这个女子。一直以来,他以为美貌者皆自负,因此在和林辜的来往中,他隐去来意只谈目的,以为能够操控她,或者,能够在与她的契约中占的上风。

却根本没料到,她是个比他好百倍的戏子。

从头到尾的她都不是真的她。

“既然殿下已经知道子寻的底线,今后,就不必再试探。”林辜转身回望陆见辛,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白衣少年,低垂着头掩去面容,唯有身姿出众,令人过目不忘。

“我不会害你,因为我不愿代表温家和殿下为敌,既然已有契约,就请殿下用人不疑。”林辜弯了弯膝盖,给陆见辛行了一个礼,“子寻告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龙婿第七章

    星期一早晨。王老师像往常那样很早就来到了学校,站在学校门口等孩子们来学校上课。同学们也一如既往背着沉重的书包兴高采烈地回到学校接受老师的教育。上课铃响了,孩子们都规规矩矩地坐在教室里静候老师来讲课。程强和胖子忐忑不安地坐在座位上心不在焉地听老师讲授新知识。他们俩不敢正眼看老师一眼,埋着头装模作样地看

  • [终极一班2]弯腰捡个少年觐见皇后

    晓晓的手被萧瑜攥在手心,晓晓几次都想收回来,可每次都是都是越攥越紧。终于到了皇后居住的坤宁宫外,晓晓长出了一口气,“爱妃累了吗,那进去好好歇歇才是。”说完也无需宫人禀报,直径的走了进去。“儿臣见过母后”“晓晓见过皇后娘娘”两人行礼问安。“晓晓啊,来坐本宫这边来。萧瑜你也起来吧。”晓晓依命坐在了皇后边

  • 霸道MMand霸道GG之朝堂之上(2)

    第二天天刚亮,孤独瑾就被领着往朝堂上去了。其实对于西和国的这个皇帝,他还是很好奇的,毕竟当年的那件事情,他是最终的赢家,这也是父皇这么多年以来仍旧耿耿于怀的原因。但是尽管当年他赢了,如今也不过如此了吧,在外,他不能稳立于三国之中,守护自己的百姓;在内,当朝相国胥怀远把持朝政,很多时候,根本不把他这个

  • 总裁的契约蛮妻去去去死!【求鲜花求评价票】

    “若是你现在死了,那倒正好可以成全你的美名,而陷李世民与不义之中,哇,丑八怪,你的心机真的好深啊!”李牧奶声奶气的话,让众人都有些奇怪的看向了魏征,因为李牧所说的并不是没有可能啊。按这样来看,魏征死了之后受益反而比活着还要大一些!“你,你们这是什么眼神!”魏征一听,顿时脸又涨红了,此时此刻,他可以对

  • 外长的网红人生想做皇帝吗

    “于飞兄弟,又见面了。没想到是你救了我,日后必有重谢!”蜀王看到于飞走过去拱手道,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没自称本王。“呵呵…蜀王客气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些许小事,不用挂怀。不知蜀王为何在自家地盘被追杀,简直匪夷所思啊!”于飞看着眼前这个有点杂乱的贵公子吐槽道。“于兄有所不知,我刚刚上任益州大都督不久

  • 围观豪门大戏的日子在线阅读第1章

    寒冬,夜。杜小蒲昏昏沉沉地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面上罩着一层红布。这,什么情况?迷糊间,她扯下面前的红布,睁开眼看清时才意识到,红盖头?什么玩意?!她可是才分手啊!开什么国际玩笑!突然,头部一阵疼痛,潮水般的记忆猛然灌进脑袋,她痛苦的地抱着头摇晃。半晌,恢复平静。好吧,她穿越了。是的,她穿越了!

  • 盗墓之王之发丘天官在线阅读第四章

    ❀1初遇金蟾,象征着财富,能给人带来好运,因此,总有人想去捕捉他们。上一秒,蟾瑞还在避风斋里喝着小酒。下一秒就听到:“哪里来的妖孽,见了老僧,还不速速投降。”明明是个装神弄鬼的老和尚,三根手指头就能灭了他,可师父说了,不能随便误伤生命。好吧,蟾瑞扔给店小二两个铜板,翻窗逃走。没想到,那老秃子竟追了上

  • 我在豪门享清福[重生]第7章在线阅读

    如此,便是入侵者了吗?望着眼前两个少年一个少女,叶云忽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那少女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被叶云下了逐客令的长乐。而那两个少年,都是十七八岁的模样,看样子是被先前那少女叫来找场子的。“就是你欺负丽质妹妹?”其中一个少年开口,看向叶云,满脸的不耐,“别怪本少爷没提醒你,赶紧磕头道歉,不然你死

  • 贫僧三藏水中少女,一招定胜

    欲畏家族几乎每一代都会有一位欲畏传人,却不一定是直系。冠上欲畏家族姓氏的人,都有可能继承欲畏之力。如林老是欲畏,而林行之却是普通人,林雪琪又是欲畏传人。这并不是隔代遗传,而是上一代的欲畏之力传给了林老的侄女,林雪琪的姑姑――林雪梵。其他家族亦是如此。所以,为防止血脉外流,欲畏家族的女子,无论是否继承

  • 山海藏精在线阅读第1节

    夜晚的风呼呼吹着吹在身上让人感觉到一股凉意,我没有困意走到了门外看着月亮,这时墨荷拿来了粉兰花斗篷批在我的身上关心道“福晋,外面风大还是进去吧”我心底很是失落,今晚是自己的丈夫和另一个女人的新婚之夜,也许宋氏跟自己一样也是那么失落吧,我道“墨荷他娶了李氏你说他会不会爱上她”墨荷好言安慰道“不会的,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