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无限位面商城系统之交错

2021/11/26 3:35:04 作者:贪狼王 来源:飞卢小说网
无限位面商城系统
无限位面商城系统
作者:贪狼王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个孤儿院的孤儿,一个神奇的系统,一个作怪的系统精灵,四大主宰战器,四大无限法决,穿越诸多世界,与诸多的美女交织在一起,神挡杀神,佛挡灭佛,妖挡干妖,欲知后事如何,请看具体章节信息。(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温慕白看着突然变得不对劲的安宁,皱了皱眉头,顺着安宁的目光看过去,一闪而过的身影,有些熟悉。

安宁低着头紧紧的握着手机,温慕白有些无奈,安宁的反复无常他捉摸不透,可是他不想勉强他的女孩,他可以等着她开口,无论多久都可以。

温慕白本来想拍安宁的后背,安慰下安宁,刚触碰到安宁的时候,安宁全身都在抖,温慕白暗中握紧了拳,他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安宁害怕成这个样子,那个人仅仅是一个身影就让安宁那么害怕,那么他就不太有存在的必要了。

温慕白动作轻轻的拍着安宁的后背,像哄小孩子一样,声音温柔的说道:“安宁,可以告诉我刚刚你看到什么了吗?”

安宁此刻是全副防备状态,一边是想把事情全部告诉温慕白,一边是想保护温慕白,不想把他牵扯进来。

安宁刚有些动摇,手机屏幕又开始闪烁,安宁看了一眼,脸色瞬间煞白。

安宁眼中带泪的看着温慕白:“你放我出去吧,慕白,我求你了,你让我走吧,我们不合适。”

温慕白没有办法,只能依着安宁:“你不要哭,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你现在的状态不适合一个人出门,我不放心。”

安宁摇了摇头:“你就在这里放我下去就可以了,我自己叫车回去。”

温慕白看着安宁坚定的模样,只能让安宁下车,帮安宁叫了一辆车,交代了司机师傅很久才让离开。

温慕白开着车跟在后面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亲眼看到安宁回去,他实在放不下心来。

温慕白在楼下等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温慕白按下接听键,一个成熟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慕白,你让我查的事情有眉目了。”

温慕白:“怎么回事?”

“你猜怎么着,严格的说,这安宁还跟我有那么一丝关系,安宁是我妹妹,只不过我的年龄被报小了几岁而已,名义上她成了姐姐。”

温慕白:“陆梵你跟安宁怎么还能扯上关系,你父亲跟你母亲不是再婚的吗?这样算得话,你应该是有姐姐而不是妹妹才对吧。”

陆梵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这个说出来有些丢人了,当初陆少安贪图安宁母亲的钱,背着我母亲假装单身去追求安宁的母亲,后来跟安宁的母亲结婚后又跑来找我的母亲,有了我,后来安宁出生后,陆少安跟我母亲偷偷的转移资产,造成安氏破产。”

温慕白:“这样的话,安宁应该更恨你的父亲才对,为什么对向家有那么大的成见?”

陆梵:“向家是安家破产以后发展起来的,安宁的母亲就是被我母亲活活气死的,慕白要不你跟安宁就算了吧,这层关系,安宁不会同意跟你在一起的,你们两个隔着的是血海深仇,安宁那边过不去的。”

温慕白苦笑了一声:“陆梵,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那是你的母亲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姓温,你姓陆,这一点你不要忘了,安宁那边我不会放弃的,另外我听说安宁公司那边要跟陆氏合作,你帮一下她,如果让我知道你为难她的话,别怪我不讲这么多年的兄弟情义。”

陆梵:“慕白,你放心,我会帮安宁的,就当是为了咱妈赎罪好了,只是你要做好心里准备,以前我只知道安宁讨厌陆氏,我不知道还有这层关系,安宁的脾气太倔了,她很难接受你的。”

温慕白没有跟陆梵多说,如果不是必要,他也不想过多的提起陆氏,毕竟自己的母亲抛弃了自己的父亲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了,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而且那个男人还是安宁的父亲,一切都太荒谬了。

温慕白不相信安宁是因为这些事排斥自己的,安宁是个明辨是非的人,不可能把这些事怪到他的身上,看来陆梵那边还是不行,还是要自己去试试才可以。

温慕白开车离开了,有些事他必须要亲自去了解情况才可以,那个人的背影很熟悉,他必须要去确认下。

温慕白刚离开,安宁带着简单的行李从暗处出来了,安宁守了很久,她当然不能留在安逸这里,许威时刻都在跟着自己,自己绝对不能让安逸有任何危险。

不一会儿向暖开着车也过来了,安宁确定了四周没人后才上车。

向暖有些疑惑:“安宁,你看什么呢?”

安宁:“没什么。”

向暖:“安宁,我看到温慕白了,他那边你是怎么打算的?”

因为向暖一直在帮着安宁跟安逸,所以安宁都是把向暖当做自己的嫂子来看的,很多事也不瞒着向暖。

安宁:“连你都看出来我喜欢他了啊,我还以为我隐藏的很好呢。”

向暖:“就你当初那个炙热的眼神,恨不得在脸上写着你爱温慕白了,你哪里隐藏了,也只有温慕白那个脑子才会看不出来吧。”

安宁:“温慕白是心里有人所以才看不到我的吧,那个向妨不就是他的心上人吗?还是她告诉的我,温慕白的母亲姓向的事情,她还说就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她跟慕白才没有在一起的。”

温暖沉思了会,有些犹豫的开口:“姑姑是向家收养的,不是向家的亲生女儿,这件事知道的并不多,向妨那样子说只是为了让你放弃温慕白。”

安宁:“就算是这样,我跟慕白也不太可能了,至少许威的事情解决之前不可以,按理说我不该跟你说这些事的,但是再不找个人说出来,我真的要疯了,你千万不要告诉我哥。”

向暖点了点头,算是答应安宁了,向暖在不经意间从后视镜看到一辆车。

向暖:“你先在车上睡会儿吧,一会儿就到了。”

安宁确实有些累了,靠在椅子上就睡着了,向暖从安宁的口袋里取出来安宁的手机,用安宁的指纹解了锁,并没有看到什么,因为许威发来的消息都是阅后即焚,不会保存的。

向暖把手机放回原处,拨通了一串号码:“你抽个时间出来下,我有些事想跟你谈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兔崽子,放开我老婆第三章在线阅读

    风起云涌,飘飘然的绿色枝条因为巨型柳树的桎梏从而无法离去。当雨天其改变服装,利奥迅速配合躺在了地下,雨天其用变声器认真的说道。“如果你想要证据,请回想一下之前战斗之中的细节。”“若是详细观察,则会发现这里的每场战争都是沙尘暴动!而水木两国相互接壤,旁边更是泽之国的领土,为什么会这样!?”“不感觉很奇

  • [剑三+陆小凤]听风吹雪锋芒

    长陵不知铁面人心中被自己震了三番,她见时间紧迫,蹲下身去的解开他的手脚镣铐,又来回在他身侧转了两圈,放弃了解开铁骷髅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她从包袱里掏出一件黑色斗篷给他,道:“我知你并不信任我,你若还想出去,就跟着我,若是不想,就权作不见,我不可能拽着一个无心逃离的人离开墓王堡。”长陵说完这番话立即扭

  • 娱乐:开局明星大逃杀史上第一位出逃的主人公!

    《变形计》身为一款芒果台的生活类综艺节目!在节目中,城市主人公与农村主人公一个月的互换角色,从而制造出来看点。这个节目从一播出,就受到了无数人的热捧。城市主人公,暴戾、叛逆........无恶不作,农村主人公家境贫寒,却懂事乖巧。造成了巨大的反差!从一开始,就定下了格调,然后在这一个月的时间之内,让

  • 仙界德古拉在线阅读第六章

    紫衣尊者帮琉璃看了以后只说是用尽了法力身体虚弱才会昏迷,没有大碍过段时间就会醒来。也许和她练得武功有关,这段时间没有办法使出内力,好好休养。紫衣尊者也不想再追究这次任务失败的缘由了。“暮云,你们不是去找东西了吗?那东西找到了没有?”紫衣尊者不动声色的向暮云打探到。“义兄,我和琉璃本来是在寻找,没想到

  • 独孤残缺在线阅读第十章

    要说白夫人真关心白槿,莫说别人不信,就是她自己也不信。只不过上流社会就是这么回事儿,别管心里怎么想,面上总是要摆出笑脸来的。如今白槿都要跟戚嵘结婚了,她走这一糟,说这些话,什么问题都没有。然而偏偏就在之前,白槿才明确提过光脑的事儿,是以戚嵘不可能不多想。倒是白槿,还是那么副懒散的模样,看着将睡不醒的

  • 昆仑月在线阅读第八章

    眼看过了乡试,先生催着他明年春闱,偏偏他越是考的好,父亲越是不满,包拯心中便有些闷闷不乐。这天长工老周突然病了,包拯小时候放牛放羊,家中两个长工都很是照顾。老周以前还曾提醒他二嫂想要害他,包拯见老周身体不适,又不敢往包员外面前露面。父兄都下田干活去了,自己却不好闲着,正好心中烦闷,就替生病的老周出去

  • 十二剑诀在线阅读第八节

    背上的伤很快结痂,苏绾自己摸了摸,没感觉到痛。赶着羊去附近放牧,偶尔看到药草都会摘下来,放在随身携带的兽皮袋中。自从上次擦澡的时候两个人不太愉快后,苏绾每次看到宋屠苏都会觉得别扭,也就没问过她腹部的伤口如何了,可采药草却仿佛已经成为习惯看到了就忍不住采下来。“阿丑。”苏绾对着混在羊群中,假装自己也是

  • 大神宝宝在线阅读第8章

    刚进门的铃美听到有人喊自己,条件反射的看向喊自己的人,一看那样子应该是黄濑,但是她记忆里两人没有什么交集,所以她不认识对方才对啊!看着欢乐的朝自己摆手的黄濑凉太,铃美忍不住问道:“少年你谁?咱不熟,求不要乱攀关系好吗!”听到铃美的回答,大家都安静了下来,火神更是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看着眼前的局面。黄濑

  • 倾心计:世子太难追第五章在线阅读

    迷雾茫茫的山谷,隐约朦胧的岩峰,风啸山谷内哀嚎凌厉的山脉,缓慢向深谷移动的血腥草丛植物,都仿若诱惑妖娆妩媚的薄纱尤物,引人入胜浮想联翩,让人感到欲罢不能,十足的好奇心爆表啊。陈旭强烈好奇的看着白茫茫岩石山脉深谷处,转身朝标记的营地方向走去。当疲惫踉跄的步履回到坠机残骸的营地时,一种莫名的安全感突如遍

  • 网游之先让我抛个硬币战歌系统

    华山,清风寨!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这个隐匿在华山上的山贼窝竟然在清晨时刻响起一阵阵嘹亮的歌声。“狼烟起江山北望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心似黄河水茫茫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马蹄南去人北望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我愿守土复开疆堂堂天朝要让四方来贺”大约有三十多个山贼正在一片空地上,一边跟着带头的弱冠少年吟唱,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