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他很臭屁之第七章(7)

2021/11/26 5:03:44 作者:十元甜橘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他很臭屁
他很臭屁
作者:十元甜橘来源:晋江文学城
专栏里预收文《别对我下蛊》求收藏~~~——本文文案正所谓女追男隔层纱,季小凉终于把白月光追到手了。以为是场甜甜的小爱情可她等啊等。眼前的人,居然能在看爱情电影的时候睡着,连接吻都是自己霸王硬上弓。她攒够失望吼道:“分手必须给我分手,你去跟你的篮球谈恋爱去吧!”单煊气的火冒三丈,“分手就分手,谁复合谁孙子。”本以为是场冷战,直到看到季小凉每天跟别的野男人吃饭写作业笑得比蜜都甜,嫉妒使他质壁分离。某天晚上,季小凉刚出门就看到单煊一手拿着酒瓶,眼尾泛红的站在她家门口。季小凉瞪大了眼睛结巴道,“有话……

“皇上,该就寝了”宠妃立在周睿的身后,冲他撒娇。她被叫来书房,可来了这么久,皇上都只是盯着墙上的画看,一次也不曾回头看她。

周睿没有回头,背着手盯着墙上那副梅花图,“你说这梅花美么?”

“美,”宠妃有点吃惊,不过却如实说出自己的看法,“笔法有些稚拙,却看的出有一定的功底,远看是很美,但是颜色很深沉。”

“是么?”

“是,”宠妃不知道他要问什么,不过单纯的评判一幅画,应该没有什么错吧,“这几支梅花颜色深沉的发乌,不大像是朱砂,更像是……”

“血,”周睿笑着接话,“你眼力不错,这是血,是不是很美。”

“是,是”宠妃看着那幅画,就变的很怕,用血来画画的人,骨子里要有多嗜血,说不定自己一句话说错,就会变成另外一副挂在墙上的画。

周睿听出了她的惧怕,不过对于他,这根本无所谓。他的目光仍旧盯在那幅梅花上,莫离鸢啊莫离鸢,你是真的不认识我,不记得我的模样,还是假装不认识,在和我玩什么花样?

周睿的手指轻轻的拂过那些梅花,血很厚,已经凝结在一起,从纸上突了起来。无妨,莫离鸢,用你的国色天香,我的年少轻狂,让我,好好的陪你演一场。

四月二十,张弦月,半圆不圆,和昨晚很相似,看不出丝毫变化。

莫离鸢仰头看着天上的月,拍了拍马背说道“看不出不同吧,你说她会不会发现我来晚了?”

咔嚓。

身后传来树枝折断的声响,莫离鸢猛的一惊,回过头,一直通身银白的狐狸立在树下,微微侧着头盯着她看。月光下,那狐狸周身似乎泛起浅浅的蓝光,要人看着打心底渗的慌。

“球球,”莫离鸢走过去,对着狐狸伸出手。狐狸把自己的前爪搭在她手上,谄媚的舔了舔她的指尖,“嫣儿呢?她没和你一起出来?”

“它跑的比我快,”周嫣人还没到,先应了这句话。她小跑到莫离鸢身边,抱住她撒娇,“姐,我真的好想你,你来晚了一天,我有多无聊!”

“无聊?你不是一直带着球球满山的跑?缺什么同我说”莫离鸢看看她身上,除了脚上的铃铛之外都的新的,好似也不缺什么。

“缺人”周嫣眨了眨眼说。

莫离鸢听了这话哭笑不得,无奈的浅叹一声,“你啊”

“是真的”周嫣低下头去,轻轻抚摸着球球的皮毛,说道“这山里除了我,就是球球,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当然是缺人了”

“那边山上不是有庄子么,要是太过孤单就过去,那个假扮你的女孩和你同岁,是个能说话的人”莫离鸢看的出她的落寞,声音是越来越轻柔“想回家吗?”

“回家?”周嫣错愕的回头,突然明白过来她在说什么,浅浅一笑说“王府不算家,如果王府是家,那边山上的庄子也是家了,我的家,从来在沧州。”

“可如今那里也不过剩一座宅子,还能算是家么?”莫离鸢将手中的马缰攥的紧了些,那里除了宅子就剩下看宅子的老仆,哪里还是家。

“那宅子里,有你我年幼的欢笑,不算是家么?”

“你现在住的地方还好么?”莫离鸢不想和她提到这些伤心事,今天是来看她,不是为了惹她落泪的。

“三间房,一个院子,一棵树,一饮山泉,万分清静”周嫣摸着马背,把球球丢上去,她静静的站了一会儿,“姐,你不觉得京城的月亮很脏?小时候,咱们总是说京城的月亮很大,闹着来京城看爹,可是现在真的到了京城,真的到了爹的身边,我才发现还是沧州的月亮好。”

“月亮是一样的,变的是人的心。”

“姐,他可怕么?你昨晚耽误了那么久,他一定很可怕吧。”

“是,他很可怕。明明才二十,却有那么深的心计,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保住自己”莫离鸢不想骗她,要是说谎她会更不安。

周嫣听完急忙绕过马站在莫离鸢旁边,一把抓住她的手,“不是还有韩子齐?他会帮你的对吧,他一定会保护你对吗?”

“韩子齐也只不过是一个朝臣而已,他要是一力保我,说不定连自己都要搭进去。生死面前,他究竟会如何选择,我也不清楚”

“他会的,他一定会保护你的”周嫣侧过脸定定的看着莫离鸢,一字一句说。

“他今日也这么说,口气比你还坚决。你们啊,分明如此相似,却为何见面就起争执”莫离鸢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回握住周嫣的手,一个是挚友,一个是胞妹。分明两个都是很亲近的人,可次次见面都不欢而散,“到底他怎么招了你?”

周嫣冷哼一声,“他没招我”他招的是你

“那你又是何必……”

“姐,别说他了,会坏了我的心情”周嫣冷冷的打断莫离鸢的话,她不喜欢韩子齐,很不喜欢,不,该说她不喜欢任何一个对姐有好感的人。

莫离鸢不再接话,静静的站着,捏着球球肉肉的爪子。

“姐,你为什么这么顺从?因为你我不是周氏的子嗣?还是因为你只是想顺从周玄龄?如果他打着父亲的旗号把你当棋子用呢?”

莫离鸢听完,浑身被寒风吹过一样的寒冷,她好一会儿才开口,“爹是不会这样对我的,爹一直视你我如己出,这你知道的。他是我们的爹,不会害咱们的。”

“嗯,算了,姐,你小心些”周嫣知道她对那个爹的信任,只是浅叹了一声,再不多说一句。

莫离鸢端坐在书桌前,把写好的单子递给小四,让他按照单子上写的采买,送去给嫣儿。小四刚走没多久,就听到靴子的声音由远及近,声音一路直往书房来,却在门前停下,她抬起头去看,就看到韩子齐一脸坏笑的靠着门框,“离鸢”

“子齐”莫离鸢就知道肯定是他,所以也没站起来,就只是稍微动了动,坐的端正了一点而已。

“离鸢”韩子齐拉了个椅子坐在她旁边,和她四目相望。

“子齐”莫离鸢笑着,也盯着他的眼睛看,这招玩了好久,却怎么也不腻,一次次的,就好像在提醒彼此,我们,只是朋友。

“离鸢”他的身体向前倾了倾,偏着脸在她耳边轻轻的呼唤。

“你又来了,”他的呼吸落在莫离鸢耳朵上,让她浑身颤栗,她蹭一下站起来,躲着他。

“无事不登三宝殿,”韩子齐看她躲开,眼里暗了暗,又很快回复精神,“他已经出宫了。”

“人在哪儿?”莫离鸢接过他递来的茶杯,浅浅抿了一口。

韩子齐看了她一会儿,却看不到前几天她身上的那份劲头,“你似乎,不怎么有兴致。”

“是有点,昨天我去找嫣儿,和她提了这些事,她说……”莫离鸢突然住嘴。她不知道要怎么说下去,难道要她说,嫣儿觉着爹在算计她?

“说了什么?”韩子齐见莫离鸢一脸的为难,心里就变得有些恼怒,果然是周嫣。

“其实也没说什么,只是我看着她的失落,就有点不想继续下去”

“不想?此时此刻,可能么?”韩子齐在心中把周嫣从头到脚骂了一遍,她为什么非得这样?那次离鸢去看她回来,都会变得哀伤,好不容易哄的有了笑脸,又去,又再一次变成这样。好好的一个人这样来回的折腾,让人看着就觉得不舒服。

莫离鸢无奈的摇摇头,“当然不能,所以我才在这里和你说,也只是说说而已。”

“那你说完了么?”韩子齐侧身对着莫离鸢,淡淡的问。

“完了”莫离鸢抿着嘴对他笑,自己这是在做什么?算的上撒娇使性么?在这里赖着子齐去说这些有的没的。不过,也就是韩子齐了,在别人面前,她是绝对不可能这样的。

“说完就走吧,去晚了他就回宫了,到时候再后悔也来不及了,”韩子齐回过头去,看着莫离鸢还是坐着一动不动,急躁的对着她伸出手,想拉她起来。

莫离鸢见他冲自己伸手,微微一怔,拉住他的手站了起来,立在他身旁浅浅一笑,“我怎么觉着,你比我更在意?”

“我担心你”韩子齐弯下身子,低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比旁人担心的多,因此万分在意”

莫离鸢嗤笑一声,“你看你现在的样子,你就不怕我多想?”

“怕什么?”韩子齐靠的越发近了,莫离鸢身上散出淡淡的桂花香,若有若无。他好似又见着那个立在桂花树下的人,眉眼皆笑,缓缓的冲他招手,要他去嗅那桂花香。

“哦?你这话,好像故意要我多想”莫离鸢不退也不动,静静的站着,用比韩子齐更显轻柔的口气说着。

“离鸢”韩子齐轻声呼唤,这话他一直想说,却不知要如何开口“我……”

“怎么?”莫离鸢的心突的一跳,微微抬起头,恰恰遇上韩子齐的目光,她不躲,静静的看着柔柔的笑。

“没什么”韩子齐站直了身子后退一步,说“快走吧,要不来不及了”

“好”莫离鸢看着先她一步走出去的子齐,轻轻的叹了一声,那么轻,怕除了她谁也没有听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铠甲:从反派开始进化第3章在线阅读

    艾莉森向来是个说做就做的人,趁着脑子里还有想法,她就把初步的计划方法都列了出来,以至于第二天早上都将近九点了,艾莉森才从被窝里爬了出来。想着今天应该会有一个大约可能应该是小蜘蛛的人来带她看看纽约,艾莉森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收拾完,边吃早饭边等人。门被敲响时,艾莉森刚刚喝完最后一口牛奶,她赶忙小跑着把杯

  • 争锋万域不速之客

    薛济仁那日离开医馆的一个月之后。时值正午,我一个人正在后院烧烤,因为古代人一天只吃两顿饭,所以我经常给自己开个小灶。老薛那天离开的倒是洒脱,来招呼都不打就直接走了,把烂摊子直接留给我,光跟医馆里的人我就解释了好半天才把他们安抚住,特别是目睹了我和薛济仁动手小青衣,在他醒过来之后就一副要和我拼命的架势

  • 灵气复苏:开局一把斩魄刀在线阅读第七章

    稍后的谈话并没有进行多久,周防尊看起来对这件事完全不在意,只是因为忽然想起才随口提几句;而草薙出云本来担心的皱眉神色,也在听到是所谓的“帮派”问题后得到舒展;至于十束……还是有些担心的样子,不过好像也不严重?所以说现在这种草木皆兵感觉如临大敌的感觉……只有他一个人吗…虽然好像除了不死原弥拓之外的三人

  • 我在大茗当木匠女同学

    付博:诶诶!我们班几名女生你们觉得哪个比较可爱啊!俞弘:那个叫‘思红’的女生比较可爱吧!虽然看上去比较胖但是笑起来真的很圆润可爱啊!黄西:哈哈!你口味真他马的独特,看她估计有一百五十几斤哦!压你这小身板身上你遭得住吗?付博:肥胖女生怎么了?也有可爱的一面啊!至少对俞弘来讲有安全感。俞弘:我怎么觉得你

  • 家有夫人养成记在线阅读第一章

    云城音乐学院。江眠刚刚结束了一节钢琴课,她优雅的起身,拿好自己的书,正欲快步离开教室,却被人喊住。“江老师……”一个男孩子气喘吁吁的朝着她跑过来,留着一头细碎的短发,五官端正,颇有些不好意思道:“江老师,我还有些东西不明白,可以要你的联系方式,课下询问吗?”江眠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从包里拿出来一张名

  • 海贼:在红发船上当实习生打架

    走在这条是街道有不是街道的青石路上,身后街口处馄饨摊老人看到封炎的背影,也只是摇摇头,一把挑起担子,招呼着身旁的老婆子离开。他并没有告诉封炎,这条街并不安全,封炎这般的相貌与气质,独身一人是很危险的。只是向前走了几步,周围的行人越发的多了,几乎都是三五成群,由一个管家样或者老爷样的人带着仆从,一家店

  • 无限灵返之第七章(7)

    我哼着歌回到房间的时候,蓝猫的电视还没看完,他看的是一个动画片,深夜档的节目大家都知道,放的基本都是一些不可描述的内容,动画里一阵阵尖叫声传来,随即肠子血浆满天飞。我看的恶心,直叫他换台。蓝猫切了一声,换了个美食节目。怎么着,深夜放这玩意是想报复.社会?我去卫生间卸了妆又敷了个面膜,扑通一下躺在床上

  • [希腊神话圣斗士冥王神话LC]黄金时代之乞丐(7)

    天下东西南北四十州,闻名各不同。陵州因武,声势滔天可直逼作为都城所在的燕州,而亥州的闻名之处是因它的地处,西接商贾膏粱子弟聚集之所偃州,东临囊括不可计数海湾岛屿的东毗提诃洲,又是南都城燕洲至武地陵州的必经之处。南来北往东去西至,皆需借过于此。亥州边境,东渎镇,算得上是亥州较为偏僻的小镇,因其外是绵延

  • 跑男之我是大主宰在线阅读第4章

    叶朗惦记着庄小支的礼物,下了台就美美的过来了,结果就看见这货拿出了一条包装精美的……丁字裤。“这就是你说的礼物?”叶朗难以置信的拎着这东西在庄小支面前抖了抖,高岭之花的高冷脸都快维持不住。“多好看啊,我挑了可久了,而且老贵了。”庄小支顺手把裤子抢过来在叶朗身上比了比,“你看,多好看。”叶朗,……正推

  • 英雄联盟:究极骚套路主播在线阅读第10章

    不再躲避自己的心的李安楠,开始慢慢的接受了如今的家人。李安楠确实改变了许多,至少以前的她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每天都微笑着给家人一个拥抱。虽然在学着释怀过去,但李安楠却还是很迷惘。有时对着镜子洗漱的她,会突然发呆。刚从睡梦中醒来的她,盯着镜子里小小人儿的异色双眸,总会莫名地感觉很陌生。李安楠分辨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