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都市小精灵大师之案发现场

2021/11/26 4:12:56 作者:拍拍熊 来源:飞卢小说网
都市小精灵大师
都市小精灵大师
作者:拍拍熊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早晨六点的W市还在沉睡中,天刚蒙蒙亮,空气中仍带着没有散尽的凉意。没有路灯照亮的街道旧巷子依旧是一片漆黑,肉眼看去只能隐约看见东西的轮廓却分辨不清是什么。

远处一辆垃圾车向城市驶来,车头亮着的灯光在雾气里像是发霉了一样,带着毛茸茸的光晕。司机吐出一口浓烟,漫不经心的驾驶着车子停靠在路边。后视镜里倒映出的垃圾桶并不像平时一样好好的摆放着,反而是横倒在那里。他不耐烦的低声咒骂着,下车查看状况,以为又是哪个拾荒的人翻倒了垃圾桶没有扶起来。借着车灯,他取出扫帚清理着四处散落的垃圾。过巷风带着浓烈的酒精气味吹来,余光瞥见一个人影趴在巷子口,一半的身体埋在阴影中另一半露在灯光里,脚边空了的酒瓶倒了一地。

“嘿,兄弟。没事儿吧,还起得来不?”他一边朝那个人走过去,一边在在心里暗嘲:又一个醉鬼!喝到早上六点还躺在这儿,这兄弟怕不是玩了个通宵。

可是等他走近之后他才发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刚才隔了一段距离没能看清楚,凑近后才看清,这人的穿着分明就是一个流浪汉,哪里像有钱去喝酒的样子。而且,他刚才那么大声音这人都没有回应。仔细看看,巷子的墙上和地面上都有着范围不同的暗色痕迹......这人,别不是死这儿了吧。

想到这里,他突然感觉后背一凉,想要抽一口烟冷静一下,却被燃尽的烟头烫到了手指。这时他终于反应过来,慌忙从兜里掏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叮铃铃铃铃。”办公桌上的电话发出急促的声响,好像再继续这么响下去,电话就能像开水壶盖一样跳起来。

“你好。”尼柯走上前,试探的向对面打了个招呼。

匆忙的男声从电话那头传出:“尼柯,我是陈骁勇。旧城区黄金大道这边发现了一具男性尸体,你那边如果没事儿的话能不能过来一趟?”

“好的,知道了。”尼柯挂断电话,手环上又弹出了一个光屏,上面详细的写着尼柯和柯南的角色设定。尼柯浏览完信息内容,抬头对柯南说,“开来是剧情开始后才会收到我们在剧情里的角色信息。”

“看起来是这样。”柯南朝这边走过来,“不过角色信息只有一份吗?还是一队玩家里只有一个人能接收到系统消息。”

“你的手表应该也可以作为智能ID手环使用。”尼柯看向柯南左手上的手表,“我进入到剧情世界的时候,你有听到系统的绑定提示音吗?”

“嗯。”柯南抬起手,小心翼翼的摆弄着阿笠博士出品的多功能手表,想要摸索着新功能该如何使用。

“像这种智能游戏一定需要有一个智能ID手环才能进行。如果玩家本身没有手环的话,游戏也会自动为玩家配备一个。一般人都是手环,但是也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设定成不同的外形。柯南你的这个,应该是自动默认绑定手表了吧。”尼柯一边在办公桌翻着,一边向柯南解释到。

正在柯南想问该怎去到案发现场时,扭头看见尼柯从办公桌里拿出了一把钥匙。

“找到了。”尼柯拿出抽屉里的车钥匙,走到柯南旁边科普到,“走吧,新手指导的第一个地点就是案发现场,我们先过去。像这种游戏,一般会为玩家提供一些符合角色身份设定的道具。不过有的时候,这些道具需要自己找。”

“游戏系统意外的很贴心嘛。”柯南点了点头,跟上尼柯的脚步。

“大部分时候是这样的。”尼柯一边给柯南普及二十三世纪游戏系统的内容,两人一边开车向案发现场出发。

尼柯二人到达案发现场的时候,警察已经将现场处理好了。破旧的巷子外已经用黄色的警戒线围出了一片空地,四周也都有警员维护秩序,防止这里的居民破坏现场,也以免有人拍照上传网络,造成恐慌。但即使是这样也阻挡不住人类的好奇心,即使无法近距离观看,也仍有些人凑在警戒线周围,伸长了脖子想要凑个热闹。

“尼柯先生,您终于来了。”看见尼柯过来,一名年轻的警员热情的凑上前来,招呼到,“陈警官因为局里头有事先回去了,他让我留在这里协助您,有什么事儿我能帮的上的都可以找我。我叫郑思睿,您叫我小郑就好。”

“谢谢。另外我才20岁。”尼柯听着小郑警官一口一句您啊您的心里有些尴尬,毕竟他这个年龄即使是在二十一世纪也还是很年轻的。

“啊,不好意思。因为我是第一次见到您,心情有些激动。”郑思睿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露出一个腼腆的微笑。

“没关系,叫我尼柯就好。”尼柯朝他点了点头,快步朝尸体走去,阻止更加尴尬的场景发生。应该说不愧是新手第一阶段吗,玩家角色太好用了,基本在整场游戏里都不会有什么障碍。不过也幸亏是在游戏世界,不然怎么把柯南带着查案这种问题就已经足够让他头疼了。

尼柯在尸体旁停下脚步,打量着案发现场的整体环境。整条小巷子其实不长,但好在足够宽,一个成年人的身体几乎是横躺在巷子里也不用蜷着身体。巷子另一头好像是通向城西的危房区,房子都是破破烂烂的,和这个巷子一样。尸体所在的位置并不干净,地面上有很多的沙子。根据地面凌乱的状况来看,应该是有人在这里发生过肢体冲突。尸体附近的墙壁上有一块不小的暗红色血迹,结合应该就是撞在墙上导致了尸体额头上的伤口,但是不是致死原因,具体结果还要等尸检后法医处的报告。

就在尼柯打量案发现场的环境时,柯南先一步开始查看尸体。

尸体为男性,呈俯卧状趴在地面上。根据他脏乱的穿着打扮来看,应该是住在这附近的流浪汉,看他脸上身上脏到连五官都看不清的污垢,应该不可能是死后人为装扮的。不过也正是由于过度脏乱的原因,基本上无法判断死者的大概年龄。死者身边倒着几个空酒瓶,有一个甚至已经碎了,玻璃渣碎了一地,有的还沾着血迹。死者生前可能与人发生过争执。尸身上也散发着浓重的酒精味道,不确定到底是生前喝了酒,还是死后认为制造案发现场的醉酒假象。从目前来看,除了额头上伤口没有什么明显的伤痕,不过就算有也不一定看的出来,尸体实在太脏了,能观察到的有效信息很少,具体的还要看警方和法医那边了。

过了一段时间,基本上能确定,现场已经勘察不到什么有效信息了,两人准备从警方入手。毕竟官方渠道,获取消息总能方便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提前登录:文明游戏在线阅读第4章

    泰山一直是**最具有象征意义的地方之一,古代帝皇们为了彰显自己的丰功伟绩都会选择来泰山封禅,这也为五岳之首的泰山增添了许多的神秘色彩。据林幕前世所知泰山这个地方确实是有些不简单,也许之前是某个强大的生灵的道场。而更为重要的是第一次世界碎片融合的地方就是在泰山,为此林幕早早地就到了玉皇顶等候,吸取了初

  • 我在火影搞科技之加入极限挑战(3)

    等一切安顿好之后,楚凡接到了严敏的电话,电话里当然是邀请他来参加鸡条新一季第一期录制的事情。楚凡没有想到鸡条剧组竟然邀请他加入,穿越前,他也是个鸡条粉丝,比起那些按照剧本来进行的综艺节目,没有剧本的鸡条显得很别致,也很让人喜欢,尤其是看到他们破坏规则坑导演坑兄弟坑自己坑嘉宾的时候特别有趣,而且楚凡对

  • 海贼王:献祭就能变强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二天,依思没有去临歌派,而是呆在铺子里,而林惜舟却又是宿醉,直到正午,才揉着眼睛出现在依思的视线里。林惜舟看到依思的时候,小姑娘半眯着眼睛,靠在桌子上,读着一本书,林惜舟瞟了一眼书名,是一本叫《青雷风云异闻录》的异怪杂谈。林惜舟笑了一下,语气例行轻浮,开始骚扰依思。“小姑娘,有什么心得嘛?说给先生

  • [足球]巅峰在线阅读第1章

    苏景阳浑身僵直的站在人来人往的热闹街头,原本就大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整个人处于一种懵逼不敢置信的状态。他此前,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不经意的一句话遭受到了惩罚,被一个叫做系统的东西扔到了这里!!!而那让他遭此大祸的一句话,在他看来,其实并不是多么过分。——他真的只是在女同事们热烈讨论最近产妇跳楼

  • 异能四少之九能尊皇城破(上)

    莫武扔掉了手中的剑,拿起旁边侍卫背着的大刀,看向弯伐头领道:“告诉我你的名字,好让我知道杀我的人的是何人。”弯伐头领把弯刀竖在俩眼中间,笑了笑:“对不起,我的弯刀不允许我向没倒下的敌人说出名字。”“呵!当初你家乏为之也是如此,可惜,我没倒下,只是这里有一道印记,现在还很痛了。”莫武摸了摸腰部。“城中

  • 混沌之逆天在线阅读第四节

    大厅里气氛严肃,莫老爷坐在那里一脸悲愤,“你这个不孝女啊!知府大人家才刚刚来提了亲,你就出去野了三天,你让我这老脸往哪儿搁?怎么跟大人交代?”莫灵越犹如看戏一般,好奇地问道:“提亲?跟我吗?”“不跟你难道跟我吗?”此刻的莫老爷面目狰狞,胡子都快气飞了。莫画宣连忙添油加醋道:“爹爹,她这样丢了莫家的脸

  • 极道修改第六章在线阅读

    回过神来,张亮发现自己已经将一条鲤鱼吃光了。“养殖这些的话,大家肯定也会争着要的。”张亮眼前一亮。他特意围了一个地方,来养这些鲤鱼。日子一天天过去。第三天,张亮迎来了向海酒楼的客人,为首的人赫然是杨思倩。杨思倩带着三辆小卡车过来,他们载了玉米以及土豆离开。而杨思倩自己则是在张亮的徒弟里逛了起来。当她

  • 哪狐不开提哪狐(GL)虚迷幻境

    沈漓虽也不解,却没有丝毫的不满与埋怨,连他自己都不明白是何缘故。为了上昆仑他几乎费尽心血从淮山逃出,可对蓝卿若这份超越常理的亲切感却剩余这份执着,想着她喂自己吃鸡蛋的模样,心就软得厉害。如若娘亲还活着,是否也会温柔的喂他吃东西,也会在危险时将自己护于身后。蓝卿若低眉拍了怕他的后脑,她怎会让他入不了昆

  • 纯情甜心戏席少在线阅读第十节

    高三的生活,水深火热,但对于宋颂来说,都一样,反正她的成绩怎么挣扎都不可能一本出线,老爸老妈也不打算把她培养成社会主义接班人,随她自由发展。“喂,你能不能有点形象管理,好歹是一中校花,让别人看到你这副死猪的样子,说出去都丢人。”吴歌一脸嫌弃,下楼拿了罐可乐,就见自家老姐穿了件T恤短裤,长发也散着,瘫

  • 超级QQ农场系统之娘还疼三儿吗?!

    “害怕什么?!”林觅笑道:“是机缘,也是造化,没什么可怕的!”怕就她一个人怕好了,实在没必要拖着李延亭一起担惊受怕了。李延亭怔了怔,点点头,道:“我不会跟任何人说!”林觅知道他,要是不肯说,便是死也不开口的。她笑道:“好好的,你们都好好的,娘就放心!”李延亭看着她,忍着没问接下来的话。不问也好,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