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她成了反派暴君的小娇娇在线阅读郎骑竹马来7

2021/11/26 5:13:43 作者:猫小忆 来源:小说阅读网
她成了反派暴君的小娇娇
她成了反派暴君的小娇娇
作者:猫小忆来源:小说阅读网
穿书成了小说里下场凄惨的恶毒女配,季暖表示,要她放着将军府爹疼兄宠的团宠不当,去围着渣男男主献殷勤,做梦!是金银珠宝不香,还是绫罗绸缎不美?开客栈、办商铺、买良田、服装美容一起走,季暖事业搞得风生水起!看着幡然醒悟的宝贝妹妹,兄长们很欣慰:将军大哥:暗卫归你了,谁欺负你,不要忍!丞相二哥:敢骂我家暖暖?你死了。皇商三哥:给我妹妹的,只能是最好的。状元弟弟:欺负我姐的,我一个不会放过!直到有一天,某权势滔天的反派大佬拿着信物上门提亲:“暖暖,你该实现承诺了。”兄长们气得捶足顿胸:“日防夜防,怎么把

“你们父子俩不是在气我是什么,我在教小澈不要养成挑食的坏毛病,你这个当爸爸的倒好,不仅不帮我,还跟我唱反调!”

林妈妈压抑了几天的火气一下子就窜上来了。

林爸爸现在可谓一个头两个大,他知道自家媳妇最近情绪不太好,他也试图和媳妇谈过,但林妈

妈这个犟脾气就是啥也不说,闷在心里。

“可谁没有一两个不喜欢吃的东西,就像我,我就不喜欢吃洋葱,你不也讨厌香菜吗,这对我们的将来有多大影响吗,并没有对吧,那你干嘛非逼着自己儿子呢!”

林妈妈被林爸爸说得一时语塞,她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就是想找人将心里的这团火气发出来,而这团火气到底是冲父子俩,还是公司,林妈妈也说不清楚,如今被林爸爸这么一说,心里莫名其妙的还多了一丝委屈。

“你说我逼他?我这么做不都是为了小澈好吗!你居然说我逼他!你不想在你儿子面前当恶人只好我当咯!”

林爸爸:……

“对不起,是我言重了,可你有必要这么较真吗?”

林妈妈嘴一呡,眼眶里的泪水在打转,将手里的饭碗往桌子一丢,“哐当”一声将旁边的林澈给吓得不轻。

“我不吃了!你们父子俩爱怎么吃就怎么吃,反正小澈有你这个爸爸管就够了!”

“你不要这么无理取闹好不好!”

林爸爸语气也开始变得凌厉,周遭的空气开始变冷。

坐在椅子上的林澈手里还抱着饭碗,此刻的他正低头试图用吃饭来掩盖他此刻的害怕。林澈很少见林爸林妈吵架,而这次吵架的源头似乎还是自己,这让他心里更是忐忑。

林家吵架的声音很快就惊动了旁边的季家,季爸爸想要过去讲和,却被季妈妈摇头阻止了。

“林妈妈最近心情不好,让他们吵这一次也好,等火气散了,一切就好了,不然还不知道得憋到什么时候。”

季爸爸想了想觉得也对,便断了刚刚自己的念头。

“妈妈,林阿姨和林爸爸他们怎么了?”

季云问道,问的虽然是两个大人,可心里挂念的却是那个小白痴。

季妈妈蹲下来摸了摸儿子的头。

“这是大人的小矛盾,一会儿就好啦,小云,妈妈给你个任务,你过去将弟弟带来我们家好不好。”

季云心里早就有了这个想法,季妈妈才刚说完他就抬脚往林家跑去了。

林妈和林爸还在吵,林妈妈甚至将以前发生的陈皮芝麻破事都拿出来放大再讲了一遍,结果只能是越讲越气,越气越讲,形成了一个死循环。

夹在两人战火中间的林澈心里无比害怕,想要叫爸爸妈妈别吵了,可怎么都不敢说出口,只能用筷子不停的夹着茄子往嘴里送,想要用实际行动告诉妈妈自己不挑食了。

正进退两难时,林澈看到了季云。

“哥哥……”

季云轻手轻脚的走进来,和林澈比了个“嘘”的手势,牵起林澈的手就往外走。

季云的出现仿佛从阴云里射出来的一道光,将林澈从黑暗的边缘拉至光明。

在去季家的路上,林澈一直在悄悄用手抹着眼泪,边走还边回头看还在吵架的父母。

“哥哥,我好像做错事了。”

在门口等着俩小孩的季妈妈刚好听到这句话,微微叹气走过来将林澈一把抱在怀里,空出来的一只手给林澈小心的擦眼泪,语气温柔的道:

“我们家小澈这么乖,怎么会做错事呢。”

林澈用手环住季妈妈的脖子,趴在季妈妈肩上小声哽咽。

“可爸爸妈妈是因为我挑食不吃茄子才吵架的,都怪我不听妈妈的话。”

季妈妈轻轻拍着林澈的背细声细语的安慰着。

“他们并不是因为你挑食才吵架的,你妈妈她也没有怪你的意思,她只是最近心情不太好,在冲你发脾气呢。你想想你以前冲你妈妈发脾气时,你妈妈有做错过什么吗?”

林澈摇了摇头。

“可是大人也会发脾气吗?”

“当然会啦,大人也是从小孩长大的,会发脾气很正常的,比如季阿姨都这么大了,不仅会向你季叔叔发脾气,我还向你季云哥哥发过脾气呢。”

林澈半信半疑的偏头去看季云,想从他那里得到答案。

季云很配合妈妈点了点头。

“还不止一次。”

季妈妈很无奈的接受着儿子的吐槽。

通过季妈妈的这一番话,林澈自责的心理终于减轻了不少。

“小澈现在饿不饿啊?”

林澈刚才并没有吃多少饭,现在肚子确实有点饿,便很老实的点了点头。

“那季阿姨给你煮你最喜欢的小米粥好不好?”

“好~”

吵得不可开交的林爸林妈都没有发现自家的儿子离开,等彼此都逐渐冷静下来时才发现儿子已经不见了,两人在屋里找了一遍都没有找到,才往季家去找,两人想把儿子接回来,却给季妈妈拦住了。

“小澈已经在小云房间里睡着了,天晚了就让他在这里睡一晚吧,你们明天再来接他,记着,不许再凶孩子了。”

林妈妈此刻也很内疚。

“都怪我,一时没有控制好情绪。”

季妈妈叹口气,毕竟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她也不好说什么。

“再怎么样,你们也不能在小澈面前吵架啊,他还小,又不能明辨是非,你们这么一吵小孩子心里会有阴影的,刚刚他还跟我说你们吵架是因为他,你说要是他一直将这件事记在自己头上,造成隔阂怎么办?”

林爸林妈都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不管是因为什么,这件事确实是他们有错在先。

季妈妈握住林妈妈的手。

“小澈妈,你这几天的情绪我都看在眼里,你也不要为你公司的事烦心了,咱又不是非得守着那一份工作,实在不行,还有我们季家呢,你身后还有我们呢,为那点事闹心,不值当!”

林爸爸其实也不想和林妈妈吵,但他知道让林妈妈将情绪发出来总比憋在心里好得多,如今吵完了,心情也放松了,气头自然是没有了,伸手将林妈妈搂在怀里。

“别烦心了,天塌了还有你老公顶着呢,要是你真下岗了我们一家还能饿死不成。”

林妈妈吸了吸鼻子,锤了林爸爸一拳。

“你要是早点说这话,我还能冲你发这么久的火么!”

林爸爸笑了笑,任由着林妈妈的任性。

今晚林家的战火终于在此刻谢幕。

季云的房间里,林澈躺在季云的旁边,睁着圆润明亮的眼睛看着天花板。

“哥哥,我爸爸妈妈会不会不要我了?”

季云挪了挪身子挨着林澈,轻轻敲了下林澈的脑袋。

“叔叔阿姨怎么舍得不要你,要是他们真舍得,我就叫我妈妈把你接过来和我住,我养你。”

林澈噗嗤一笑,想起了很小的时候季妈妈和自己说的话。

“要是我过来住了,你就得住福利院了。”

“没事!我住福利院一样可以养得起你!”

林澈又在旁边咯咯的直笑,许是刚刚太伤心了,林澈很快就有了困意,半梦半醒间却有些不安稳。

季云见林澈睡着了依然紧蹙的眉头,忍不住用手轻轻帮他抚开。

“哥哥,我害怕……”

林澈呓语。

季云牵住林澈小手,学着妈妈轻轻拍着林澈的肩。

“别怕,哥哥在呢。”

林澈蹙着的眉终于散开,翻了个身面对着季云,伸手抱住季云,仿佛抱着自己的狐狸玩偶,莫名的心安。

“哥哥……会一直陪我么?”

季云不明白林澈是否已经醒了,还是还在梦里和自己说梦话,但他捏着林澈的手依然紧了紧。

“会的!”

回答得很是肯定。

次日,林妈妈起得很早,给林澈做他最喜欢吃的早餐,试图以此挽救自己昨天的失态。

林妈林爸去接林澈时,林澈似乎还有些害怕,躲在季云的身后,表情委屈得像个不小心丢了玩具的孩子。林妈林爸看着既心疼又愧疚。

“小澈,猜猜妈妈给你做了什么好吃的?”

林澈见林妈妈语气这么温柔,仿佛昨天发火的并不是自己的妈妈,心里终于有了些底,从季云身后走出来。

“妈妈不生我的气了吗?”

林澈先试探着。

林妈妈苦笑,蹲下来搂着自家儿子就是一阵乱揉。

“妈妈怎么会生你的气呢,妈妈还怕你怪妈妈冲你发火了呢,昨天是妈妈不对,妈妈不该凶你!”

林澈依偎在妈妈的怀里对着手指。

“我不怪你,季阿姨说你只是在发脾气,每个小孩都会发脾气。”

林妈妈抬头感激的看了眼旁边的季妈妈。

“对呀!因为妈妈曾经也是个小孩子,原谅妈妈好不好。”

林澈歪着脑袋没有说话,林妈妈正等得心焦无比时,儿子忽然笑了,在自己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我原谅你了,那我以后也会尽快改掉自己挑食的毛病。”

林妈妈终于松了口气,这个傻儿子。

“妈妈以后再也不会叫你吃你不喜欢吃的菜了,你有什么不吃的,告诉妈妈,妈妈以后都不会让它们出现在餐桌上!它们都是小怪兽,我不会让它们欺负我家宝贝的。”

林澈脸上终于绽放出往日干净可爱的笑容。

“对!它们是小怪兽,妈妈就是迪迦奥特曼!”

“作为补偿,妈妈今天带你和小云哥哥去水族馆玩好不好!”

“真的吗?”

林澈乌黑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拉着季云的手蹦蹦跳跳。

“哥哥哥哥,我们今天可以去看海豚了!”

林爸爸在旁边一直都没插话,因为他知道这是他们母子的心结,只能他们自己解,如今问题解决了,他也终于放下了心。

“妈妈今天不是还要上班吗?”

林爸爸问。

“我今天请了一天假,什么都没有家人重要!不是你说的吗,天塌下了,有你顶着。”

季妈妈摇了摇头,昨天俩还吵架呢,今天就开始在她面前秀恩爱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终极一班2]弯腰捡个少年觐见皇后

    晓晓的手被萧瑜攥在手心,晓晓几次都想收回来,可每次都是都是越攥越紧。终于到了皇后居住的坤宁宫外,晓晓长出了一口气,“爱妃累了吗,那进去好好歇歇才是。”说完也无需宫人禀报,直径的走了进去。“儿臣见过母后”“晓晓见过皇后娘娘”两人行礼问安。“晓晓啊,来坐本宫这边来。萧瑜你也起来吧。”晓晓依命坐在了皇后边

  • 霸道MMand霸道GG之朝堂之上(2)

    第二天天刚亮,孤独瑾就被领着往朝堂上去了。其实对于西和国的这个皇帝,他还是很好奇的,毕竟当年的那件事情,他是最终的赢家,这也是父皇这么多年以来仍旧耿耿于怀的原因。但是尽管当年他赢了,如今也不过如此了吧,在外,他不能稳立于三国之中,守护自己的百姓;在内,当朝相国胥怀远把持朝政,很多时候,根本不把他这个

  • 总裁的契约蛮妻去去去死!【求鲜花求评价票】

    “若是你现在死了,那倒正好可以成全你的美名,而陷李世民与不义之中,哇,丑八怪,你的心机真的好深啊!”李牧奶声奶气的话,让众人都有些奇怪的看向了魏征,因为李牧所说的并不是没有可能啊。按这样来看,魏征死了之后受益反而比活着还要大一些!“你,你们这是什么眼神!”魏征一听,顿时脸又涨红了,此时此刻,他可以对

  • 外长的网红人生想做皇帝吗

    “于飞兄弟,又见面了。没想到是你救了我,日后必有重谢!”蜀王看到于飞走过去拱手道,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没自称本王。“呵呵…蜀王客气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些许小事,不用挂怀。不知蜀王为何在自家地盘被追杀,简直匪夷所思啊!”于飞看着眼前这个有点杂乱的贵公子吐槽道。“于兄有所不知,我刚刚上任益州大都督不久

  • 围观豪门大戏的日子在线阅读第1章

    寒冬,夜。杜小蒲昏昏沉沉地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面上罩着一层红布。这,什么情况?迷糊间,她扯下面前的红布,睁开眼看清时才意识到,红盖头?什么玩意?!她可是才分手啊!开什么国际玩笑!突然,头部一阵疼痛,潮水般的记忆猛然灌进脑袋,她痛苦的地抱着头摇晃。半晌,恢复平静。好吧,她穿越了。是的,她穿越了!

  • 盗墓之王之发丘天官在线阅读第四章

    ❀1初遇金蟾,象征着财富,能给人带来好运,因此,总有人想去捕捉他们。上一秒,蟾瑞还在避风斋里喝着小酒。下一秒就听到:“哪里来的妖孽,见了老僧,还不速速投降。”明明是个装神弄鬼的老和尚,三根手指头就能灭了他,可师父说了,不能随便误伤生命。好吧,蟾瑞扔给店小二两个铜板,翻窗逃走。没想到,那老秃子竟追了上

  • 我在豪门享清福[重生]第7章在线阅读

    如此,便是入侵者了吗?望着眼前两个少年一个少女,叶云忽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那少女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被叶云下了逐客令的长乐。而那两个少年,都是十七八岁的模样,看样子是被先前那少女叫来找场子的。“就是你欺负丽质妹妹?”其中一个少年开口,看向叶云,满脸的不耐,“别怪本少爷没提醒你,赶紧磕头道歉,不然你死

  • 贫僧三藏水中少女,一招定胜

    欲畏家族几乎每一代都会有一位欲畏传人,却不一定是直系。冠上欲畏家族姓氏的人,都有可能继承欲畏之力。如林老是欲畏,而林行之却是普通人,林雪琪又是欲畏传人。这并不是隔代遗传,而是上一代的欲畏之力传给了林老的侄女,林雪琪的姑姑――林雪梵。其他家族亦是如此。所以,为防止血脉外流,欲畏家族的女子,无论是否继承

  • 山海藏精在线阅读第1节

    夜晚的风呼呼吹着吹在身上让人感觉到一股凉意,我没有困意走到了门外看着月亮,这时墨荷拿来了粉兰花斗篷批在我的身上关心道“福晋,外面风大还是进去吧”我心底很是失落,今晚是自己的丈夫和另一个女人的新婚之夜,也许宋氏跟自己一样也是那么失落吧,我道“墨荷他娶了李氏你说他会不会爱上她”墨荷好言安慰道“不会的,福

  • 洪荒时代:截教首徒第十章在线阅读

    舞家小姐是何等魅力居然引得大国师的爱慕!舞娇影开始站不住了,浑身打着颤,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这下她可是一下子踢到马蹄子上了,本来想让舞柔澜尝尝苦头,这下倒好了,恐怕自己更是不能落着好。国师半夜还不是像瞧谁便瞧谁,谁敢说他的不是?夜凌玥站起身一跃,便站到了舞柔澜的身边,伸手撩了撩舞柔澜脸上的碎发,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