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子宁不嗣音之双鱼座(2)

2021/11/26 4:44:44 作者:二三言者 来源:晋江文学城
子宁不嗣音
子宁不嗣音
作者:二三言者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一次见面这人好高冷啊!第二次见面就偷了他东西,等等,他这眼神是怎么回事?我这么好看,他居然想杀我?第三次见面,他居然问我是不是喜欢他?然后他说:“可是我好像很喜欢你,我可不可以亲你,你信不信一见钟情?”情节前面略微有点拖沓,后面感觉挖了很多坑,笔者会好好填的。文短,几万字左右,笔者确实是脑子崩了,有点难。主攻:叶澜第一次写的文,见谅

平地而起的飓风席卷肆虐,带起漫天凋零的鲜红玫瑰。

“我是冥王哈迪斯大人御下,冥王军统领冥界三巨头之一,”我静静立于暴风的中心,感受强劲的气流在周身不住飞旋,长发在狂风的带动下四处凌乱飞舞,我微微抬眸,居高临下地俯视面前宛如太阳光芒般金色的战士,“天贵星,狮鹫的米诺斯,参战。”

雅柏菲卡谨慎地摆出防御的姿势,略显艰难地在飓风中维持身形,过长的蓝发此刻极为碍事,遮挡了我望向他的视线。我想他也许会慌张,但是不利的局面并没有丝毫妨碍到他的骄傲,他直面敌人,好看的脸上笑得一如既往的讽刺:“仅此而已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啊啊,真是火大。

为什么在如此绝对的强大力量面前,他仍旧挺直了脊背并且丝毫不肯屈服?为什么不愿在力量面前低下他高傲的头颅?这不是……显得我格外软弱无能吗?

“说得好!”我开始哈哈大笑,笑得整个胸腔都震颤不已,心脏在瘦骨嶙峋死人般的躯体里急速跳动。

不过很快就想起来酷炫的设定好像又被我忘记了,马上收敛了过于夸张的笑声,试图挽回高冷的形象:“看你能不能淡然到最后了。”

我纵身一跃,身后羽翼的利刃切割着空气,只留下支离破碎的风声不息。我燃烧因为冥界特有的阴暗而根本烧不起来的小宇宙。不打算在敌人的面前有所失态,所以在脑海里构想好了怎么和双鱼座斗个你死我活昏天黑地斗转星移人神共愤。

“等等,米诺斯大人。”

——狂风骤停。

#战友是没药救的白痴怎么破在线等#

迈出去的一只脚愣是僵在断崖边缘,几颗碎石随即滚落而下。我有些怀疑是不是死了几次脑子不太正常后终于耳朵也不灵光了,犹疑地缓缓转过脖子,面无表情眼神却透着疑惑不解,直直地盯着面前读不懂气氛的炮灰2号。

被狂风席卷上天的花瓣都顺应地心引力的召唤乖乖落了下来,就像在下一场娘炮至极的粉红花雨。由于我们谁都不知道双鱼座那个闲得蛋疼的家伙是什么时候开始布置花园来欢迎我们到来的,所以我完全没料到鼓风机吹了这么会儿,玫瑰还是有一大半。

好歹花香淡了些,我好不容易忍下一个不符合男神设定的喷嚏,无语挑眉看着面前丝毫不见缩水的花海。

“这里就先交给我吧,米诺斯大人。”

作为“只要参战就必死无疑的炮灰”的简称,炮灰2号似乎完全没有我赋予他如此一个称号的含义,竟然直接上来就想要和我抢便当。顺便说一句,炮灰1号就是本大人。

鉴于自己的脑门上似乎也顶着这么一个荣誉,别看刚才我有多帅,说出一番话可都是以自己的性命为赌注的,好不容易渲染出了BOSS出场高大上的气氛,你这么一开口就完全消弭于无形了好不好?

好好的氛围被毁得一干二净,于是我只能扯扯嘴角收回迈出去的那只脚,默默地充当背景退居二线。炮灰2号在我退开的瞬间就纵身跃下,踩在恍如鲜血般的玫瑰之上。

趁着他们打得火热,我也开始走神了。

说实话,神话时代至今,圣战也不下四五回了,要说还没厌倦那绝对是因为哈迪斯大人就在我面前打哈哈用的,否则就算是双子神我都敢糊他们一脸……好吧,也许不敢。

圣斗士数来数去也就那么几个,更别提其中还有一部分被其他穷得叮当响的神给挖走了,所以几乎每个星座我都或多或少交过手。不过双鱼座,还是第一次。

双鱼毕竟是黄道十二宫的最后一宫,我冥界军都打到人家女神殿门口了,哈迪斯大人的肉身也差不多该被毙掉了。我□□到圣战最后的只有那么一次,双鱼座是连片鱼鳞都没见着,却被一个白银给一拳正中我英俊帅气的脸。

默默捂心,我现在还感觉心脏抽痛抽痛的。

“轰——”

诶?我被突如其来的撞击声吓了一跳,正好看到空地中央莫名其妙多出来的石柱穿了几个洞,然后炮灰2号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

这是早就料到的结局。如果十二宫黄金圣斗士干不过连一个是谁都不知道的冥斗士,那还是早点有自知之明地去哈迪斯大人大本营报道吧。

看到炮灰2号竟然再次爬起来挽回了局势,我却被吓傻了。双鱼座就这么歇菜了?搞错没,我刚夸过你来着……我都不知道手底下有这么适合偷袭的能人在,赶紧挤掉我成为新三巨头吧炮灰君!

然而当暗紫色的香气朝着不远处弥漫,我突然间就觉得不好了。妈的,让你和双鱼座打,谁叫你跑去伤害无辜平民了?这有损咱们冥王军在人民群众中的光辉形象你知不知道!

当即想要再来个巨翼翔风,但在我忍不住喊出大招名字之前的一瞬间,双鱼座睁开了他的那双蓝色的眼。

我瞬间平静了下来。

就算我挽回了他们的性命又怎样呢?他们对我来说不值一提,不过是这次生命中的过客而已。我对他们来说更是不值一提,仅仅只是几个春秋的相伴而已,又值得什么呢?再说,我是冥斗士,救下几个凡人的性命,又该如何自处?

醒醒吧。

不要再自讨苦吃了,米诺斯。

“够了。”我叫住想要再次冲上去不自量力的部下,向前轻轻一跃,冥衣的羽翼微张,带起一阵细微的气流,我平稳地降落在敌人的面前,“接下来就交给我。”

“可是米诺斯大人……”

“我说了什么?”我毫不犹豫地打断他。我从来没有耐心听弱者的反驳,所以连一个眼神都奉欠。如果他还不知难而退,我不介意像艾亚哥斯一样拿部下的血来祭战。

炮灰2号碍于我这个施令者远高于他的力量与地位,这才勉强住了嘴,恭敬地低着头从我身旁经过,乖乖地后退几步,往地上一蹬跳回一开始的断崖之上。

“终于想要亲自上场了么,米诺斯。”雅柏菲卡伸手擦干净漂亮的脸蛋,刚才因一时不查而被残渣沾上了肮脏的血。

他兴致勃勃地扬起嘴角。

“如果你被我的部下轻易解决了,那我也没有上场的必要了,不是吗?”我撩拨开面前的碎发,把头盔随手仍在了地上,“事实证明,你有值得一战的价值。”

我想要折断你浑身上下每一寸高傲的骨头,看看你到时能否再用蔑视地上的烂泥一般的眼神看我。我受不了这样的眼神,因为总有家伙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如果不做点什么,就不等于承认了自己的卑鄙与无能为力了吗?

总有人高高在上地俯视跪于地的我,总有人不屑轻蔑地俯视卑微到尘土里的我。似乎他们生来就比我神圣,比我尊贵。似乎我生来就只是为他们卑躬屈膝的一样。

神明而已,又算得了什么呢?与我而言,什么都不是。

控制不住自己的脸皮,但又碍着自己冷酷的设定,于是我只能极力拉低上扬的嘴角,扭曲地扯着一张脸看着对方。

……见人家一脸反胃,我也知道我的努力似乎没多大成效。

“开始吧。”我终于舍得搭理雅柏菲卡,微眯着眼看着挺身立在一片花海中心的敌人。他长长的蓝发在空气中摇曳,竟像是意大利海面此起彼伏不曾停息的波浪,惹得我的眼前一阵恍惚。

“你们先去进攻圣域。”我没有回头,如此吩咐。

也许这满地鲜红的魔宫玫瑰真的有毒,还是无药可解麻痹神经的剧毒,否则这一会儿,我怎么会突然想念起不该想念的人了呢?

有些人,真的是我永远不该去想的。

我本不想再与人拼的死去活来。自一开始,不断周而复始的圣战就叫人厌倦。明明都是千年前的死人,却一次又一次刨开坟墓,站在人间的阳光底下。这不是来自那些任性的神明慷慨的、仁慈的并且绝妙至极的讽刺么?

但是只要雅典娜那张该死的脸一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就会不由自主地变得狂躁不已。这不是我的错,一定。

谁来承担我的怒火?

默默看了瘫倒在地的双鱼座一眼,我扯扯嘴角,然后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开。女神的斗士什么的,不都是和我们一样,只有死亡才是最终最后的归宿吗?所以我到底是在动摇什么,是在犹豫什么,是在为什么而颤抖不已?

归于死亡吧,双鱼座的黄金圣斗士。谁死谁活什么的,这不就是战争么?

只是,这战争有点可笑而已。

离开因我而荒芜的、毫无生机的大地,我扇动翅膀,带起的不是原本漫天的花瓣,而是无尽飞扬的尘土,似乎预示着我们终将归于尘土的、可悲的宿命。

宿命啊……正因无法摆脱,才叫做宿命。

漫不经心地飞跃于圣域旁的天空之上,我那几个不中用的属下的位置似乎不太对劲,而且,是个我再也不想踏足的地方,——罗德里奥村。

那么,看来有些事情非做不可。抱歉了,下次圣战再向你们道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七零之穿成早死大佬的渣妻[穿书]在线阅读我就是偏袒他怎么了

    学生会办公室门口——“潇雨,怎么他也来了?”楚子铭拉着安潇雨小声问道“知道我们谈话内容,死乞白赖的非要跟着。”安潇雨瞪着嚼着口香糖一副来看戏样子的许一诺“哦。”“你放心,他要敢说出去我第一个弄死他。”“不是吧,安潇雨?要不要这么狠啊?”许一诺收起看戏的表情问林然到了办公室门口看到那么多人有些懵问道:

  • 我的女友是四宫辉夜第10章在线阅读

    天奴只管闭着双目养神,小黄门以为他睡了,轻轻收起棒槌,起身要去,只听天奴既细的声音开口道:“王弼,你说杨戬是个什么样的人?”小黄门王弼吓得一激灵,忙转过身来复又跪下给他捶腿,赔笑道:“显圣真君么?奴婢也才见过他几次,长得是真俊,听说法力也......”“谁问你这个?”天奴不耐烦的一翻身坐起,推开王弼

  • 女尊:皇女王为妃(gl)在线阅读更新规则

    每天保底四更。1000鲜花加一更。200评价票加一更。五次打赏加一更。新书求求关注了。拜托投投鲜花吧。

  • 每天和男主互相伤害[穿书]第二章 春藏(二)

    这时,一个清秀的男人急匆匆的冲进病房,焦急地环顾四周,像在寻找着什么。直到视线停留在林敬予怀里的女孩身上那一刻,他终究还是来晚了吗?“年哥……”林敬予一下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潼潼呢?”尽管已经猜到了结果,但柳华年还是不愿意相信孔潼慧离世了,自己全心全意呵护的妹妹啊!可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啊!“华年哥,

  • 最后的徽章5

    NO.1让我们把时间拨回遇见唐昊那一年。那时恰逢春城雨季,连日阴雨连绵,太阳就跟欠了一屁股债的流氓似得,怎么都不肯从厚重云层中探出一丝光线。放晴的那天,我仿佛听见了天气预报主播松了口气的声音。难得阳光明朗,我抱着英语书躲到窗帘后面偷懒,心不在焉地翻着,书上排列的字母像鬼画符般在眼底跳来跳去。最后耐心

  • [快穿]女配对症下药第6章在线阅读

    少年不识愁滋味5就在九歌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将全家人包括仆从在内都暗示了一遍之后,镇子里发生了一件事。李家的老太太去世了。这并不是什么大事,甚至可以说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不过古莱镇只是一个不大的镇子,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会成为人们的饭后谈资,尤其是闲着没事的人,其中以女人为主。九歌就是在母亲与三位姨娘的闲聊

  • 魔帝夫君超甜的鱼腥草苦瓜包【捉虫】

    辛绔的主意确实是个好主意,辛燕本就生得水灵,像是才从冷水里捞出的桃,裹着粉腾腾的衫子,看起来可口极了,再加上嘴甜,一朵花别人鬓间,她愣是吹得堪比金钗玉摇,再将人捧得如天仙下凡。谁抵得住啊,一篮子的山花不消半时辰就没了,兜里铜板碰得脆响,辛燕的笑声也脆,犹如咬开的蜜桃,淌着甜蜜的汁水,挠得人心痒。虽然

  • 娘子她是祸水彼岸忘川

    瘦高男子定了定神,看了看从口袋中掏出一块怀表看了一眼,犹豫了一下转过身来。“可以,不过你要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不然我无法展开攻击”“没问题!我是怀着拼命的觉悟的”“你可真是个忠诚的好管家,留个电话吧”瘦高男子从口袋掏出一个笔记本。“别介,先救人呐!哪里还有时间留电话啊!”这时流氓们将女孩围在一个角落里

  • 将军快到本宫怀里来第5章在线阅读

    一夜无话,清晨的阳光透过树叶撒在了吴星的身上,一阵颠簸,吴星睁开了眼睛,但是眼前都是快速闪过的画面。吴星一惊,抬头一看就看见了小静,只见她一手提剑,另一只手提着自己,自己跟过小猫一样,动弹不得,吴星感觉自己很屈辱。“你醒了?”身后传来苏安垭的声音,吴星转头一看,只见苏安垭不知道用了什么法术,身后长了

  • 衍天大帝第8章在线阅读

    与此同时,看到母亲变化的雷浩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扑到床前,雷浩已经泣不成声了,“好不容易才有痊愈可能的,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娘,你醒醒,你醒醒啊,娘。”张帆已经顾不得灵力衰竭了,抓起霍云儿的手臂,残余的一点灵力全部涌出,在霍云儿体内运行一周后,张帆心已经沉到了谷底。霍云儿的情况比想象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