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我靠碰瓷大佬种出一片森林在线阅读第九章

2021/11/26 9:55:39 作者:笑若扶风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靠碰瓷大佬种出一片森林
我靠碰瓷大佬种出一片森林
作者:笑若扶风来源:晋江文学城
清越是一只森林精灵,最近推土机的声音总是吵的她无法休息,精灵族的领地也越来越少。再一次被吵醒,她怒了,决定去找那个叫顾方明的房地产商算账!好不容易路上拦下了他的车,却不小心摔了一跤,等她反应过了怀里已经多了一沓钱。“年纪轻轻的怎么就出来碰瓷了?”清越看着绝尘而去的汽车,又看了看手里的钱,毅然决然的买了一大堆树苗……从此她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走上了碰瓷顾方明的康庄大道。“先生,你刚刚撞了我一下,我觉得我的肩膀可能脱臼了。”“您方才不小心打碎的这坛酒是我祖上留下来的百年陈酿。”“监控上鬼鬼祟祟的那两

几个人来到雅室,蓝启仁和蓝曦臣居然都在,金子菡略微惊讶了一下,恭敬的和蓝忘机一起行了礼,无视了被禁言的魏无羡“呜呜”的不满。

“子菡不是传讯说明日才到,怎么……”蓝曦臣有些意外的看着金子菡跟着两人一起进来,这还是第一次,他在她的事情上,出现了名为“意外”这种情绪。

“路上碰到魏公子,听他说江氏因没有拜帖被拦在山门外。厌离姐身子弱,我有点担心,就跟着上来了。”金子菡莫名的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解释的颇为详细,像是犯了错被抓包的孩子。

蓝曦臣笑笑表示无妨,转向被罚跪在地上的魏无羡,如此形状,他便不用问也知道发生了什么,“魏公子,这云深不知处不比莲花坞,该遵守的规矩还是要遵守的。忘机,你说怎么罚?”

“家规,三百遍。”蓝忘机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还一脸懵懂认为自己严格遵守蓝氏家规的金子菡。

从小到大,金子菡有意无意间不知触犯了云深不知处多少家规,可每次想要罚她,总有蓝曦臣代她受罚。

蓝曦臣总是不在意的笑着说她年纪尚小,犯的这些错误无伤大雅,代她受罚也从不让她知道,以至于金子菡到现在还搞不清楚云深不知处的家规。

就比如今天,明明已经过了宵禁的时间,她却毫不知情的带人进来。

还好她触犯的家规也不过是些抄书的处罚,不然蓝忘机可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虽然他严肃刻板,但是唯一的哥哥的意愿和感受,显然比他的原则更重要些。

魏无羡口不能言,一听三百遍更是急得差点跳起来。

“忘机,你且先解了魏公子的禁言。”

被解了禁言的魏无羡终于能一口气说个痛快,讲到激动处一脚踏上案台。

金子菡看到蓝启仁的脸色都黑了,对魏无羡怒目而视,她不忍直视的偏过头,在蓝曦臣面前一口一个“小古板”的说人家弟弟,真是太嚣张了。

蓝曦臣出于极佳的礼貌,等他说完才开口帮蓝忘机解释,“魏公子,你毕竟违反了蓝氏家规,也不能怪忘机打翻了你的酒。再者,江姑娘和江公子也是因为忘机说明原委……”

“兄长。”蓝忘机出口打断了他的话,他不是为了谁的理解和好感才去做这件事的,但这个解释确实让魏无羡对蓝忘机改观了。

“既然是误会一场,就回去歇息吧。”蓝曦臣带着笑意,像是看不懂事的孩子,充满了包容。金子菡看着他的眼神感觉有点熟悉,好像很久以前,自己也被他用这样的眼神看过。

她正想着,却被魏无羡的好奇打断了,“泽芜君,今天下午在山门口的时候,他明明还没有死啊。”

蓝曦臣的脸色一变,和蓝启仁对视了一眼,快步围到蓝忘机带回来的外姓门生前。

金子菡本没有注意到那边的人,被魏无羡这么一提醒,也跟着过去。刚刚到案台边,突然一个激灵,全身上下涌起一股寒意,“摄灵?!”

“傀儡?”她这一声叫出,蓝启仁立时反应了过来,面色也变了。

“而且是有人刻意制作而成的,可以被人操控的傀儡。”金子菡面色凝重起来,对于灵识的了解,当世应无人能出其左右,她一来担心有人试炼邪术为祸,二来更深层次的是担心如果一直找不到元凶,怕是有人会对琼华生疑。

“忘机,时间不早了,你先送魏公子和子菡回去休息。”蓝曦臣心里担忧,可却还是露出招牌的让人安心的笑容。

“曦臣哥!”金子菡一愣,随即着急的叫他,摄灵一事,他不欲与自己商议?

“听话,回去休息。”虽然语气仍然温和,可蓝曦臣的态度却强硬的没有商量的余地,又催促道,“忘机,送他们回去。”

金子菡扁了扁嘴,终于不甘心的随着蓝忘机一步三回头的好似在等蓝曦臣回心转意,可她直到踏出了雅室,也没能等到蓝曦臣改变主意,只能不甘心的离去。

她都出师接任琼华两年了,可蓝曦臣还是那副一直把她当小孩子的样子,她一方面享受这种被护着的感觉,可一方面却不喜欢被他当做小孩子,什么事情都被排除在外。

一路走来,她的闷闷不乐被魏无羡看在眼里,这幅情态像极了江厌离提起金子轩的样子,哪还能不知道她的女儿情思,“金姑娘,没想到啊,你居然也不能免俗。”

面对魏无羡,金子菡就没有什么说话的顾忌了,她本就不是江厌离那样害羞内敛的姑娘,也从来没掩饰过对蓝曦臣的心思,“那又怎么样?起码曦臣哥洁身自好,不像某些人,到处招惹小姑娘。”

“哎哎,你喜欢泽芜君就喜欢,干嘛还要踩我一脚?要我说,泽芜君还没我知情识趣呢!”魏无羡不满的嚷嚷,刚要跟她辩论个输赢,就被蓝湛横剑在胸前,识时务的咽回了自己不知廉耻的自夸迅速改口道,“我口出妄言了还不行么,我怎么能和泽芜君相提并论。”

蓝忘机瞟了他一眼,收回了佩剑,示意前面的精舍,“便是此处了。”

云深不知处为听学弟子准备的精舍离雅室更近些,金子菡自是在云深不知处有自己居所的。送走魏无羡,仅剩他们二人,两人一路沉默,却也不觉尴尬,毕竟两人相识已久,早已习惯了对方的行为模式。

“忘机,我有点担心……”金子菡虽未尽言,但蓝忘机已是懂了她的意思。

他眉间的冷意消散,却带上几分担忧,“我去找兄长。”

金子菡点点头,“你知道,与灵识有关的,我是最好的帮手。如果……你记得寻我。”

蓝忘机抿唇,“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 箭神后羿之第九章

    我陪着凌雪一步一步走向广播站,马上到达广播站的时候,楚天磊和盛熙出来了,霎时,四目相对,我和盛熙很识趣的走到了旁边,把舞台留给他们两个“因为你的话,延误我登机了知不知道”“知道,可我也知道,你对我也有情”楚天磊微笑着说“此话怎讲?”“因为,如果不是如此,你也不会出现在这儿,此刻的你,应该在飞往法国的

  • [综]审神者也是一把刀剪掉慈禧的羽翼

    从安德海的住处出来,外面的太监小李子已惊出了一身冷汗。“万岁爷,您,你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安公公他?”“他现在是我们的人了!”“那,万岁爷现在去休息?”“急什么?再去恭亲王府!”此时已是凌晨,恭亲王府门前,黑暗一片。“怎么恭亲王府这么黑?不点灯笼么?”楚霸天问小李子。“回万岁爷,恭亲王说是怕

  • 神王至尊秋水如泓

    太微天帝二十九万四千一百五十八年历,三月初十,火神旭凤堕入魔道,太微传位给长子润玉后到处云游,不问仙政。同日,润玉接任天帝一位,承帝玺,号六界,尊其父太微为九上天尊,迎水神之女锦觅为天后。还有两条突如其来的消息打破了天界持续许多年的平静。第一件,火神旭凤堕入魔道,于魔界魔尊身亡后继魔尊之位,天帝为此

  • 非凡神主之江湖恩怨(6)

    玄风没有杀过人,也不会什么杀人手段。天赋惊人的他修炼纯阳功可谓是进展神速,但是他也知道了自己的缺点,空有内力而不会发挥,也就是没有什么对敌手段招式之类。这就让玄风陷入了尴尬境地了,这江湖可不是什么讲理的地方,动不动就是决战什么的可是十分危险,若是没有什么保命的招数即使内力深厚也是一个空架子。纯阳功只

  • 女战神洗白录在线阅读突破水下憋气纪录! (求支持!!!!!)

    第六章突破水下憋气纪录!接下来的两天内,白岩一直在不断的进行着跳绳和单手拉飞机项目的挑战,希望每一次都能够有不一样的突破。而系统抽奖也是狗血,连续三天都是没用的东西。第三天,5月20号。白岩的挑战日。微博和各大媒体竞相想进行对白岩的报道,他们写了无数的文章和帖子渲染此事。吉尼斯官方很快就到达了白岩的

  • 战神苏戬传在线阅读第六章

    “味道如何?”众老头满含希翼的目光望着他,齐声问道。吴老头也不答话,闷声不语地复又拿起了勺子,再次伸向汤锅……几人一看哪还有不明白其中道理的?刹那间四五只手齐齐出手,将伸向汤锅的吴老头的手拦在了半空,其动作之迅猛,哪能看出这是一群年纪全部在花甲开外的糟老头子?顾老头动作迅速,一把就将勺子抢了过去,一

  • 全职男仆第十章在线阅读

    非常感谢世上哪有真情,全世界都知道我很低调,渣中之王,战者,帅哥小胖子,五位书友的月票,感谢所有书友的鲜花和评价票支持。还有虽然这书首日一千多收藏,成绩一般,但书友的月票给了作者信心,所以哪怕这书后面起不来,作者哪怕双开也不会太监,书友们可以放心收藏。感谢书友们的支持。

  • 虫族之意料之外第7章在线阅读

    天寂住所内一张百万载玄冰髓玉床上有两个洁白的茧,正是真在化形的冰雪二帝,不,应该叫天落雪,天凝冰。二人在各自接受天寂的一滴血后冲破了神界枷锁,再加上天寂将自己很久很久以前修炼的一篇功法给了她们,相信不久就可以化形成功了。至于失败,如果在他帮助下还会失败,那么也不用修炼了,找棵树撞死算了。天寂坐在桌子

  • 斗剑士杀手七煞

    冷温月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时冷宫玄月说,“那么你那时你身上的血又如何解释呢?”云月冷冷一笑,“我在府外待了一整夜,你说我一个弱女子会怎么样呢?”“沾上了血,难道就一定是别人的血吗?”云月的意思就是那血是她自己的。不过流那么多血,也是不可能的。“哦,那你的意思就是那些血都是你的。”冷玄月说,“既然能

  • 猎神第五章在线阅读

    郎中话音刚落,莫氏立刻红了双眼,随后身子虚弱地歪向一边。身后一位中年妇人--彩娘,赶紧上前搀扶着,莫氏满脸憔悴、身体依靠着彩娘,泪水不停得在眼眶里打转儿,终究是没忍住又将手中的帕子不停得半掩着在脸上擦拭。彩娘轻抚着其臂膀轻声安慰道:“夫人,咱们小姐吉人自有天相,胡郎中的医术又是远近闻名,您不要过于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