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完美人生!之光屁股的男人(下)(8)

2021/11/26 9:40:58 作者:碉堡小说家 来源:飞卢小说网
都市:完美人生!
都市:完美人生!
作者:碉堡小说家来源:飞卢小说网
无敌强者重生都市,过着爽到极致的完美生活!豪车,豪宅,游艇,飞机,私人庄园,有钱到爆!1武术,仙法,魔法,老子都会!(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为进一步提升阅读质量,作者正在精修本章,请稍后阅读,请看下一章节!

清明充值活动,充100赠500VIP点券!立即抢充(活动时间:4月4日到月6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兔崽子,放开我老婆第三章在线阅读

    风起云涌,飘飘然的绿色枝条因为巨型柳树的桎梏从而无法离去。当雨天其改变服装,利奥迅速配合躺在了地下,雨天其用变声器认真的说道。“如果你想要证据,请回想一下之前战斗之中的细节。”“若是详细观察,则会发现这里的每场战争都是沙尘暴动!而水木两国相互接壤,旁边更是泽之国的领土,为什么会这样!?”“不感觉很奇

  • [剑三+陆小凤]听风吹雪锋芒

    长陵不知铁面人心中被自己震了三番,她见时间紧迫,蹲下身去的解开他的手脚镣铐,又来回在他身侧转了两圈,放弃了解开铁骷髅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她从包袱里掏出一件黑色斗篷给他,道:“我知你并不信任我,你若还想出去,就跟着我,若是不想,就权作不见,我不可能拽着一个无心逃离的人离开墓王堡。”长陵说完这番话立即扭

  • 娱乐:开局明星大逃杀史上第一位出逃的主人公!

    《变形计》身为一款芒果台的生活类综艺节目!在节目中,城市主人公与农村主人公一个月的互换角色,从而制造出来看点。这个节目从一播出,就受到了无数人的热捧。城市主人公,暴戾、叛逆........无恶不作,农村主人公家境贫寒,却懂事乖巧。造成了巨大的反差!从一开始,就定下了格调,然后在这一个月的时间之内,让

  • 仙界德古拉在线阅读第六章

    紫衣尊者帮琉璃看了以后只说是用尽了法力身体虚弱才会昏迷,没有大碍过段时间就会醒来。也许和她练得武功有关,这段时间没有办法使出内力,好好休养。紫衣尊者也不想再追究这次任务失败的缘由了。“暮云,你们不是去找东西了吗?那东西找到了没有?”紫衣尊者不动声色的向暮云打探到。“义兄,我和琉璃本来是在寻找,没想到

  • 独孤残缺在线阅读第十章

    要说白夫人真关心白槿,莫说别人不信,就是她自己也不信。只不过上流社会就是这么回事儿,别管心里怎么想,面上总是要摆出笑脸来的。如今白槿都要跟戚嵘结婚了,她走这一糟,说这些话,什么问题都没有。然而偏偏就在之前,白槿才明确提过光脑的事儿,是以戚嵘不可能不多想。倒是白槿,还是那么副懒散的模样,看着将睡不醒的

  • 昆仑月在线阅读第八章

    眼看过了乡试,先生催着他明年春闱,偏偏他越是考的好,父亲越是不满,包拯心中便有些闷闷不乐。这天长工老周突然病了,包拯小时候放牛放羊,家中两个长工都很是照顾。老周以前还曾提醒他二嫂想要害他,包拯见老周身体不适,又不敢往包员外面前露面。父兄都下田干活去了,自己却不好闲着,正好心中烦闷,就替生病的老周出去

  • 十二剑诀在线阅读第八节

    背上的伤很快结痂,苏绾自己摸了摸,没感觉到痛。赶着羊去附近放牧,偶尔看到药草都会摘下来,放在随身携带的兽皮袋中。自从上次擦澡的时候两个人不太愉快后,苏绾每次看到宋屠苏都会觉得别扭,也就没问过她腹部的伤口如何了,可采药草却仿佛已经成为习惯看到了就忍不住采下来。“阿丑。”苏绾对着混在羊群中,假装自己也是

  • 大神宝宝在线阅读第8章

    刚进门的铃美听到有人喊自己,条件反射的看向喊自己的人,一看那样子应该是黄濑,但是她记忆里两人没有什么交集,所以她不认识对方才对啊!看着欢乐的朝自己摆手的黄濑凉太,铃美忍不住问道:“少年你谁?咱不熟,求不要乱攀关系好吗!”听到铃美的回答,大家都安静了下来,火神更是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看着眼前的局面。黄濑

  • 倾心计:世子太难追第五章在线阅读

    迷雾茫茫的山谷,隐约朦胧的岩峰,风啸山谷内哀嚎凌厉的山脉,缓慢向深谷移动的血腥草丛植物,都仿若诱惑妖娆妩媚的薄纱尤物,引人入胜浮想联翩,让人感到欲罢不能,十足的好奇心爆表啊。陈旭强烈好奇的看着白茫茫岩石山脉深谷处,转身朝标记的营地方向走去。当疲惫踉跄的步履回到坠机残骸的营地时,一种莫名的安全感突如遍

  • 网游之先让我抛个硬币战歌系统

    华山,清风寨!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这个隐匿在华山上的山贼窝竟然在清晨时刻响起一阵阵嘹亮的歌声。“狼烟起江山北望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心似黄河水茫茫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马蹄南去人北望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我愿守土复开疆堂堂天朝要让四方来贺”大约有三十多个山贼正在一片空地上,一边跟着带头的弱冠少年吟唱,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