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综]养成一只十代目之厨房失火又不是我家(5)

2021/11/26 9:49:21 作者:七千二白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养成一只十代目
[综]养成一只十代目
作者:七千二白来源:晋江文学城
请各位看前先移步温馨提示,非常感谢。—————————————27,某里世界教父,在他19岁这年因为一时心软放跑了敌对家族的人而被当众暴打。而为了锻炼自己这个没有首领样的弟子,第一杀手一脚将他独自踢到了日本。27:诶?什么?让我加入一个黑衣组织?我还有一个新的家教?某组织王牌:你有什么不满?27:不......没什么。本文CP:Gin。看前温馨提示:1.这是作者第一篇同人bl,因此会有OOC,会有bug,会有剧情不合理的地方,请被雷到的亲爱的读者们点击右上角的叉叉,不要在评论区嘴臭,影响他人观看

我扯了扯嘴角:“你乃行商,有钱赚自是好事。又何必纠结于我去住谁家驿馆?”

“公子说的极是,小妇人谮越,还望公子莫要怪罪。”

“夫人,我是要常住的。”我把剩余所有手势全部放到柜台。老板娘看我一眼,微摇了摇头,确是不知再想些什么。

不知不觉竟也过了不少时日,自己觉来甚为舒坦。平日无人打扰,驿馆也分外清静。

我一直惊异于老板娘的生活来源,他们的驿馆并无客人,但日子却并不紧迫。只我一个外人也不好多问甚么。

老板娘很随和,还有一个儿子,唤作燕则。日子久了,我自没必要再隐瞒女儿身份。同老板娘的关系也开始不错。只那燕则年纪不大脾气却臭的要死,整天拉着一副冷冷的脸虽然长得漂亮,可那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却不怎么招人喜欢。

那日照镜子发现很神奇的问题,按道理,我自醒来便不是自己的身体也就是所谓诡异学上的‘魂穿’。可是古人左右各一的耳洞习惯却在我这里得到了极大的颠覆。

现代时我的耳洞一共四个,全左侧,右侧则无。

而现在,依然……

我还是会时不时的想到那个对何事都淡淡的男子。想他如星辰般灿然的眸,想他和煦的笑,甚至、想念他身上淡淡的、若有似无的薄荷香……

也许,我早已忘记了来到这里的初衷……

“燕则!”我在厨房大吼,似面对豺狼虎豹般瞪视着案子上还余一半未切好的菜、锅里噼啪作响的油花、以及……灶膛里欲掉的柴……

苍天!我是有多么渴望一台微波炉和电饭煲?

难道他娘亲不在便可以随意欺负我依旧如无视他人般的无视我?

十四五岁的孩子谁家的像他那般不叫人省心?

居然,居然还能泰然自若、耳若无闻……

我可我再生气又如何?算了。反正厨房失火又不是我家的。

不过心里难免总要有些气不过,要怎么整整他才好?

“啊!”

话说,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这分贝究竟有多大,反正自己吓了一跳倒是真的。等回过神来时,燕则已经到了眼前,而我手里的菜刀也不知甚么时候被抽了去。而高过我一个半头的燕则则是皱着眉眼看着我完好无损的手……

“岑墨吟你鬼叫什么。”

“啊……哈哈、那个……阿则啊,你看姐姐我好辛苦的。你娘……那个你母亲临走时交待你要好好照顾姐姐不是?那万一姐姐我有个好歹或是一不小心把你家厨房给烧了的话你母亲一定会揍你的是吧?

还有就是……你会做饭的、是吧?”我是多么尽量的把笑容展现的狗腿一些啊!我是有多么的害怕火那玩意儿啊!我是有多么的不容易啊!

“你说完了?”他放下刀,连一个眼神都吝啬于给我,这小孩儿是有多么拽?

好吧。忍了!

“说完了,自然是说完的了。”

“我不会做。”

“恩,你不会……你不会做?”

“不会。”

我……再忍。小不忍则乱大谋,忍者英雄!

“那么,烧火总是会的吧?”我决定了、若是他再说不会的话,我是一定会和他拼命的……我的手在背后开了又拢,拢了又开。你倒是说话呀、说话呀!

好吧。我认输了,他有很乖的坐下去烧火了。被憋的内伤的人是我!

“我吃那个。”他闷头扒拉着白饭头也不抬,只得个空闲拿筷头指了指我的碗。

“凭什么?”我拿袖子紧紧护住身前的碗,好不容易才挑干净的刺呢!想的倒美。

“我不是小孩子吗?那你应该让我。”

“小孩子啊?”你有小孩子样子吗?我凑近他,他随样回视着我。

好吧,我颓然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把那白花花的肉送到燕则碗里。眼角瞥到那小子嘴角轻微的抽动,手下经不住哆嗦了下。是笑么?我揉了揉眼,却见他又若无其事拨起了饭。

奇怪,眼花了?

“那个、阿则?”

“叫燕则。”

懒得再跟他斗嘴,直切正题啊,“好吧。问你啊,刚刚你是在笑吧?”

如愿看到某人停手,略带鄙视的斜睨我一眼。这次倒是真的笑了,不过一定是讥笑,这个我还是能够看懂的。“你是吃饱了?”

“什么意思?”

我看着他一下一下,不疾不徐的拨完最后一口饭然后优雅的抿了口水,那最后的几个字伴着他离去的翩翩背影飘然而来……

“撑的了……”

梦里,再一次梦见职……

只有那模糊的一抹背影。那么熟悉的感觉,依旧抽搐的心痛……

陡然睁眼。我,是不是忘记了某些东西中最重要的部分?或者,有什么东西于他、于我,都有着什么不可或却的关联?

也许,我想起来了……

迅速爬起,穿衣。突然,我只想回去、只想回去……

也许,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使命,因为上天连哪怕丁点的提示都不曾为我凸显过……

也许,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宿世情缘,因为那本就无缘……

我只会觉得现下所经历的一切是那么的可笑呵!

耳边‘呼呼’的风声烈烈,我看不见所有的一切,心里只有那一个一直在寻找的答案……别的,我什么都看不见、全都看不见……

“墨吟?”

我稍微顿了顿脚步,却没有注意到燕则突然改变的称呼。

“燕则,你乖乖在家,我很快回来。”

道旁的柳树在后退、街旁的商铺在后退、似乎就连路上的行人,都在后退。只我此刻,却突然意识的一个最重要的问题……

我顿住脚步,抚着膝。重重喘气。

耳边脚步声响起,我想都没想一把扯过身前:“可以用燕形标志的是什么人?”

许久不见回话,我只急得想要一拳挥去,“你听不到吗?”

“我、我……你、你……你……”

“你什么你。”我松开拽住他衣袖的手,这才抬头看他,被我扯的脸红的像是煮熟的虾子。

“行了行了,我不再扯你。请问用燕形标志的人住在哪里?”

那人似看怪物一般看我,估计除了我,再没人如我一般不晓得那燕形标记属于哪里。

我再不耐烦,“你倒说是不说!”我气的要死,心里莫名的怒意不觉便全部施到眼前这人身上。

登时,他脸色煞白,估计能如我一般能够在大街上撒泼的女人并不多见。

他咽了口唾沫,“你若是要找那人,我……我倒是可以带你去……”

“那还不快走?”

“您……您先请……”他怯怯的看我一眼,复又快速低下了头。

我这才注意到不知何时,身侧已停了一辆颇为豪华的车撵,那赶车的仆役正目瞪口呆的看我……

美女渭桥东,春还事蚕作。五马如飞龙,青丝结金络。不知谁家子,调笑来相谑。妾本秦罗敷,玉颜艳名都。绿条映素手,采桑向城隅。使君且不顾,况复论秋胡。寒螀爱碧草,凤栖青梧。托心自有处,但怪傍人愚。徒令白日暮,高驾空踟蹰

我突然便开始觉得不好意思,讪讪的上了车。一路只瞧着窗外,再也不想多说一句。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喂,你不会是要把我卖了吧?怎么这么久还不到?”

“就……就到了,那……那里。”他撩开车帘,指了指不远处戒备森严的场地。

青砖白玉、银阶华宇。

每靠近那里一分,我的心里却越发没底。

那人……究竟什么来历?

即使答案就就在唇畔,只我还是……

“你……你怎么了?”

我摇摇头,抛去内心的杂虑看去,“叫我墨吟吧,是到了吗?”

他木然点头,我突然便觉得有趣。这人的行事风格倒让人觉得他比较适合活在明宋时期,“你叫什么名字?”

他愣愣的看我,半晌才迸出话来,“在下安期。”

我不由失笑,“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他们,都在琴台。”

“那还不快走?”

看我这副样子,他忙低下头去乖乖带路,再是不敢多接一句话了。

听到‘琴台’的时候,我本还以为是专门用来弹琴的台子,却原来不是。到那里时只他和一位绛衣公子坐在那里。

“职,安期来了。”我听见那绛衣公子如是说到。

“这个女子是……”那人瞅着我,问的确是安期。

不过似乎就连职也深对安期会同女子一起而深感诧异。于是忙转过身子,却不想那人口中的女子竟然是我。

“墨吟?”他皱着眉看我。

呵、原来我还真的是一厢情愿。

那绛衣公子回头看了看他,又望了眼面无表情的我,“原来你们认识啊?”

“却是认识,曾见过几次,倒是不怎么熟。”

我笑,“是不怎么熟,如职公子般地位显赫怎会熟悉像我这样的小人物?”

我看着他皱的愈深的眉,视若无睹。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

“墨吟……”

我不懂他眼中的神色是什么意思。鄙视?嘲讽?抑或担忧?我不该奢望,又怎么可能是担心呢?

“原来叫做墨吟,是书墨的‘墨’,吟唱的‘吟’?”绛衣公子笑问我。

“自然不是!”我望着忽而讶异的三人勾唇轻笑,“是胸无点墨的‘墨’,无病呻吟的‘吟’。”

安期一直没开过口,但此时却似乎忘记了初时的尴尬扭头问我:“有女子如此释义自己名字吗?”

我没理他,今天来这里是有正事要做,自是没功夫与这一干人来斗嘴皮子。况且燕则独自一人在家我也不甚放心。

“我还赶着回去,职。今天找你自是有事。”只我在唤出他名字的一刹那便看到突然变了脸色的三个人。

我可有说错什么?

“职……”绛衣公子眯着眼把玩着腰间坠着的穗子,脸色骤变。

安期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我点头,复又摇头。

“赵雍!”他忙看向那绛衣公子,原来是叫赵雍。

“难道你不是这个名字?”我盯着他,试图探向他游离的眼睛深处,然他却是没有任何的解释。

“他告诉你他叫‘职’?”赵雍抚着下巴,姿态撩人。未即我开口他继续道:“他自然是叫‘职’,不过有时候这名字也不是谁都可以叫的。这燕国国君的名字,你自然叫不得。”

我想,此刻我的脸色必是极不好看,突然我便明白那声公子的含义。此公子自非彼公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阳光终会破云而出在线阅读第10节

    从地心深处溢出的熔浆,如同刚出炉的钢水火红而炽热浆面不住的发出咕嘟咕嘟的沸腾之声听着让人头皮发麻。赤鬼御剑而下虽然下方的温度比上面要略高一点,但是刚刚红魔怎么会那样狼狈呢?不敢大意他驾驭着赤火刀缓慢的向下探去。当渐渐开始靠近着火灵芝时任然没有任何异常时,赤鬼松了一口气旋即心里骂道这红魔大惊小怪。“嘭

  • 地球最后一位修士第5章在线阅读

    这时的周毅也冷静了下来,有金手指总比自己战五渣在这个世界生存好,但是有些问题还是需要问“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做,亦或者说我以后该怎么规划?”铸仙池听到周毅冷静下来的分析,也是暗自高兴,连忙解释道“宿主目前应该努力进行自身修炼,这样才能管理好三界!”周毅目光微凝,仔细思索了一番,也确实认为它说的有理,靠别

  • 案中案在线阅读第9节

    次日,皇宫。早朝过后,皇帝姜宏远带着李兴李公公,到了御书房。此刻姜明渊已经到了,站在香炉之前,背后轻烟渺渺,似是仙道中人。“儿臣参见父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姜明渊跪地,施礼。“平身。”皇帝坐在椅子上,手中不自觉的摆弄了一下茶杯,却没有喝一点茶水。正眼看着这个他最心疼,也是最内疚的儿子,暂时不去想

  • [镇魂&女娲成长日记]抱歉我好像走错世界了在线阅读第3节

    司马懿听到背后传来的这声冰冷的质问,感觉那口气像是在说:“如果你不马上老实交代,下一秒就是你的死期”一样。这让他不由心急如焚,顾不上别的,脱口而出:“府上二公子司马懿!”这声回答得像是赌命一样,不过他说出来之后,自己心里的紧张也放松了几分。正巧这时身后这人一听他的回答仿佛犹豫了一下,好像对司马府二公

  • 老子是最强纣王在线阅读袅袅琴声意

    凡界四大帝城之一未央城,位于千牧森林以东、苍晤山以北。未央城乃是人族未央仙帝所建,未央仙帝是痴情人,爱妻皇华仙子在帝位之争中为小人所害,最后魂飞走散、身死道消,再无转世的可能,所以他特为皇华仙子所建,并题字“怡乐未央,长毋相忘”于未央城们。未央城辖地占地万里,磅礴大气、气势恢宏。而凡界四大帝城其他三

  • 魔灵邪帝内忧外患

    次日凌晨,卫羽卿早早的起身跑到军营的后山上。后山有百丈,站在山顶可以看到全军军营场景。卫羽卿坐在一团草地上看向远方,呼吸一口新鲜空气,自己全身感到得到前所未有的放松。东方的太阳正常升起,军营中的士兵也照常操练。早操结束之后,士兵都回到了自己活动区域,伙食房的士兵提着一桶桶的稀粥分发给各营士兵。突然一

  • 浮花烟雨第5章在线阅读

    被林战直直的盯着看,苏桃感觉无所遁形,纤长卷翘的睫毛不住颤动着,眼神四处乱飘:“那个……我猜的……”林战不置可否,又问:“第二,你为什么会改变主意,来帮我?”“我、我不杀、杀伯仁……”苏桃没出息地结巴了。不等她说完,林战嗤笑了一声:“想不到苏同志如此好心。”“呵……好说、好说,呵呵……”“既然苏同志

  • 洪荒:开局招魂盘古!一年之约

    “感谢这位大哥盛情,小弟却之不恭了。”何天磊一抱拳笑道。李笑天见何天磊大大方方的坐在自己面前,一副随意的模样,当下哈哈一笑:“知道我是李笑天,还如此气定神闲,你配和我喝酒。”李笑天一拍桌子:“小二拿酒来。”“名字只是一个代号,又不是你身后的刀,我有什么好怕的。”何天磊笑道。李笑天一愣,定睛道:“看来

  • 月本无光之短篇小说集在线阅读第3节

    这夜,鬼宿宫大堂内酒肉满桌,十几人正在议事。这时有人进屋报道:师傅小五子回来啦。话音刚落从门外走进来一人,看了看屋内的人,急忙跪在地上,此人便是夜入真武大殿的那个杀手。大堂正中,有把用汉白玉精雕巧琢的鬼骷髅大椅子,上面坐着一个人,此人正是南宫奎,天生一副丑鬼脸,细看来鹰腮鼠耳,九转狮子朱砂眉,环眼凸

  • 亡灵笔记第10章在线阅读

    一招!仅仅用了一招,禁卫军五名勇将就粉身碎骨。李元霸有意立威,以三成神力催动巨锤,所过之处人马俱碎!只有那匹神骏的白马还活着。如果不是李元霸刻意收敛了力道,那白马长得再神骏也没用。即便如此,那神骏的白马还是被吓尿了,马蹄一软就趴在地上,用马头讨好的蹭着李元霸的小腿。那怂包的模样儿,活像一只哈巴狗。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