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把表小姐撩过火之进宫(3)

2021/11/26 11:05:50 作者:希昀 来源:晋江文学城
把表小姐撩过火
把表小姐撩过火
作者:希昀来源:晋江文学城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接档文《朕抱错了媳妇》,戳专栏点收藏哦,简介最下)裴玉衡家道中落,亲人离世,寄住在姨祖母家,是个人见人嫌的孤女。府上长公子相貌俊美,家世显赫,年纪轻轻,身居高位,京城名门贵女争相讨好。裴玉衡打定主意,待姨祖母指一门婚事,就麻溜走人,对于这位人见人爱的长公子,唯恐避之不及。偏偏无论她躲多远,那长公子却总能顶着一张面瘫脸,在她面前晃悠,时不时给她暗搓搓的撑腰,不动声色把欺负她的人给撵走,好吃的好玩的,只一股脑子往她屋子里送。裴玉衡:说好的冷酷无情,铁面无私,不近女色呢!一日把

“王妃,王妃快醒醒。”又被人叫醒,她来这儿就没睡过一个好觉。容戈不情愿的踢了踢被子。睁开双眼。

“紫苏,以后能不能让我睡到自然醒,别总是吵醒我呀。”

“王妃,今天您得和王爷一块进宫去拜见皇上。您赶快起来梳洗打扮呀,王爷已经在用膳了。”紫苏说着去扶容戈。

“进宫?”

“对呀,要先去见皇上,然后还有太后和皇后以及各宫的娘娘。”紫苏解释着。

“王妃您先漱口。”

“王妃我替您靧面。”

容戈看着三四个丫鬟伺候着,还是不太能适应。

“你们都下去吧,有紫苏就行了。”

“是。”其他丫鬟齐声应答后退去。

“王妃可是觉得她们伺候不好。”紫苏一边替容戈整理发饰一边问到。

“我不太习惯罢了,紫苏其实你也不必这样伺候我。”

“可是紫苏哪里做的不好?”紫苏一听立马跪了下去。

“快起来,我只是心疼你们罢了,你们只是没能投个好胎而已,谁不是父母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呢?”容戈看着那些下人,卑躬屈膝的,她着实不忍心。

“紫苏能够一直在王妃身边伺候就很开心。”

“紫苏你多大了?”

“我比王妃年长两个月。”

“那说来你还是我的姐姐了。”不过容戈实际的年龄都二十三了。现在却用着这个刚满十八岁的身体。

“紫苏不敢当。”

“我以前对你不好嘛?”容戈看着比她还瘦小的紫苏。

“王妃一直待我挺好的,只是奴婢毕竟只是奴婢。”

“以后就是姐妹,没人的时候叫我容戈可好。”

“为何叫'容戈'?”紫苏满脸疑惑。

“是我喜欢的名字,总之就这样叫我,别再叫王妃了。”容戈是真心喜欢紫苏的。简单而纯粹,一心一意待她,也不知道她还要在这个世界待多久,那么紫苏就是与她形影不离的朋友了。

“王妃至从落水醒来后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是吗?那以前的我是怎样的?”

“以前你可调皮了呢,成日捉弄府里的下人。不过王妃本质不坏,都是开小小的玩笑。我记得有一次有个丫鬟因为母亲重病偷了夫人的首饰变卖,被发现后原本要被打板子,然后变卖的。是王妃求情救了她,最后还给她银子替母亲治病呢。”

看来暮成雪也是个心善之人。

“王妃还真是好看。”紫苏看着梳妆完后的容戈说到。

“都说了没人的时候不要叫我王妃。”

“紫苏一下子习惯不了。”

“那你以前都叫我小姐,现在叫王妃不也挺顺口的。”容戈说着还挠起了紫苏的痒痒。害得紫苏蹲地求饶。“容戈我错了,我以后会慢慢习惯的。”

“这还差不多。以后要乖乖听话啊。”容戈说完又挠了几下紫苏那并没有什么肉的腰。

“我错了,真的错了。”紫苏无处可逃的求饶。

陌上尘用完早膳还不见暮成雪出去。莫非昨晚开窗着凉了?结果他跑来就看见这在地上打闹的主仆俩。

“王妃一大早好雅兴。”

“王,王爷。”紫苏闻声立马跪下。

“紫苏起来,别动不动就下跪的,膝盖不疼吗?”

“起来吧”陌上尘说到。

“谢王爷!”紫苏听见陌上尘说起身后才敢起来。

容戈虽然明白这王府里他最大,自然都得听他的,但心里终究不是滋味,虽然她生在的二十一世纪也不见得是人人平等,但至少那个时代里的人们都在追求人人平等。她太难接受此刻尊卑分明的现实。

“看来王妃一大早心情甚佳,也不需要用膳了,那走吧。”陌上尘说完就走,也不给容戈回答的机会。

本来不饿的,他这么一说还真有点饿了,她从昨晚到现在都没吃东西呢。

“喂,你自己吃饱就不管别人啦。”暮成雪追上去质问。

“王妃如果能早点起,就能用膳了。”

一句话给她噎得死死的。

容戈就这样气冲冲的跟在陌上尘的后面,到了王府门口,一辆马车在门口等着,马车有点高,一个仆人蹲在马车旁,紫苏示意她踩着那仆人的背上马车。容戈去扶起了那个看上去年龄并不大的仆人:“谢谢,我自己来吧。”

仆人吓了一跳,“这是奴才应该的。”

“哪有什么应该呢?”容戈不理会跪在一旁的仆人,他们不会理解她的不忍心。就如同她也不能接受那生来的:尊卑分明。

容戈试图自己上马车,结果一脚没踩上去。也怪这衣服碍事,加上这副躯体有点矮,不然她手抓住马车的杆,是能够上去的。

陌上尘在后面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的这个王妃还真是说不出来的与众不同呢。

容戈正尴尬的面对眼前的马车,琢磨着不合理的设计时。忽然被人抱起来,然后就坐进了马车内。刚刚那是传说中的“轻功”?

“王爷好身手。”

“王妃还真是好生怪异?”

“是吗,没有吧。”容戈笑了笑,然后拉开了马车上的帘。这还是她第一次好好的欣赏这个陌生的世界。这么早路上就有许多行人来往。还有很多小贩叫卖。街道宽敞又干净。看上去也很繁华,这个国度应该还不错吧。

“停一下!”容戈突然探出头对车夫说,然后又回到马车内:“王爷可否给我点银子。”

陌上尘没说话,从腰间掏出钱袋。

容戈一把夺过钱袋打开,拿出一小碎银给车夫:“能否麻烦帮我去那个小铺前买两个包子呀,谢谢!”

她刚刚路过的时候闻到香味,真的饿了。

不一会车夫就买回来两个大包子,古人还真是实在,包子都这么大一个。话说她还不知道这个郁国属于南方还是北方呢。如果包子是甜的就是南方,咸的就是北方。

结果两个包子,一个甜的一个咸的。这她就头疼了。不过G市属于南方,她在湖里才穿越来的,而紫苏也说她落水被救才失忆的。那她改天得让紫苏带她去那个落水的湖才行。

“王妃是还没吃饱?”陌上尘看着她吃了两个大包子后发呆着。包子而已她吃得那么津津有味。

“呃,饱了,饱了。”容戈说着还打了个嗝。

“那既然饱了,钱袋是不是该物归原主。”陌上尘说着把手伸到暮成雪面前。

容戈情急之下没找到腰间的兜,直接塞进了胸前。“你既是我夫君,给夫人点银子不是应该的嘛?”

陌上尘对暮成雪此举是目瞪口呆。再加上她说的话,他竟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

“那,谢过王爷啦。”容戈心里美滋滋的。

她暂时还要在这个国度生活,没有银子怎么行。只是这点太少了,怎样才能挣到很多很多的银子呢?

马车停在了宫门前,容戈跟在陌上尘身后,双眼一直转个不停,内心忍不住对这宫墙感叹,这峻宇雕墙比她去故宫看的时候还要宏伟。可能是因为去参观故宫的时候是人山人海的游客,而这儿却是威风凛凛的士兵吧。

容戈就这样一路走到了皇上的宫殿外,等待着公公进去宣告。

不一会她就见到了这个国度里,高高在上的国君。这皇帝看上去也就四十左右。和陌上尘不说话的时候很像,冷冰冰的。大概是有一种皇帝的威严在。他笑起来的时候容戈都觉得笑里藏刀。

好在没待多久,皇上就让她去给太后请安。她也就被公公带走了。只剩陌上尘和皇上在谈话。

“辛苦公公了。”容戈走着把刚刚抢的陌上尘那一袋银子给了公公。因为她接下来要套话。她总得有个底去面对接下来的人。

“王妃客气了,这都是咱家该做的。”公公收下银子,笑呵呵的说着。

“我先前不小心坠落湖中,失了些记忆,公公可否对这后宫的事告知一二。也好让我心里有所准备,别丢了王爷的脸面。”

“王妃放心,太后娘娘对谦王甚是宠爱,想必也是爱屋及乌的。皇后娘娘是四皇子的生母,可惜四皇子夭折,后来再无所出,但皇后娘娘仁德一直吃斋念佛。大皇子的母妃去世后一直都是皇后娘娘在抚养。云贵妃是二皇子的生母,宫中大多事物都由她在代皇后娘娘打理,日常事物繁琐了些,脾气些许急躁。瑶昭仪是三皇子的生母,生性冷淡,不爱与生人交谈。雅妃娘娘是六皇子的生母,也是咱们五皇子的生母溪婕妤的妹妹,溪婕妤去世后五皇子一直养在雅妃娘娘宫中。今天您要见的应该也就这几位娘娘了。”

“公公好意我定记在心上,他日公公若有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在所不辞。”

说话间到了太后的寝宫,“王妃太客气了,都是咱家该做的,那咱家就先行告退了。王妃且进去吧。”

“谢过公公。”容戈说着,面对这即将踏进的门内又一次的未知挑战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还好刚刚她有陌上尘那一袋银子。

果然如同公公所说,太后对谦王甚是宠爱,她大概以为容戈真如圣旨所说:因为谦王对她一见钟情才娶的。对她也是爱屋及乌。

容戈生下来都没有爷爷奶奶宠爱,外公外婆因为妈妈执意嫁给爸爸而关系僵硬。太后还真的是个慈祥的奶奶。如果不是在这尊卑有序的国度里,容戈还真想叫她一声奶奶。

“听说丞相对女儿甚是宠爱,想必平常亦是好生教养,不知今日是否能领教一二?”说话的正是云贵妃,其实是容戈猜的。

太后旁边是皇后,都是吃斋念佛之人,看起来就慈眉善目的。

瑶昭仪既然是冷淡的性子自然不会主动交谈,雅妃是谦王的姨娘断然不会为难她。事实确如容戈所猜想。

“爹爹不忍心女儿受苦,不曾太过严加管教,过多束缚,自幼随心所欲成长,只盼我平安喜乐,雪儿怕是献丑,让贵妃娘娘失望。”容戈觉得这个世界说话太累了,她有时候都怕会不小心说脏话出来。

“怎么会,只是给太后娘娘解解闷。哪有献不献丑的,就图个开心。”云贵妃似乎不打算放过她。

容戈不解,丞相不是支持二皇子的嘛,按道理她也算自己人呀,这云贵妃是要闹哪样?难道只是想看她出丑丢谦王府的颜面?

只是她都搬出太后了,她不展示点什么怕是脱不了身了。

“雪儿不必有压力。”说话的是太后。她没说不让她展示一下,那就是非表演不可了。

只是她不会任何乐器。要不背首诗?只怕万一让她写怎么办,她可不会写古汉语呀。早知道会穿越她就学个古筝,琵琶啥的了。

“不如我给您来个有趣的表演。”容戈想她可以一边唱歌一边变魔术,这是她唯一拿得出手的东西了。她们的秘密培训基地也有教一些魔术,为的是练习动作快速。跳舞还是因为小时候太调皮被妈妈强制学了几年芭蕾,虽然后来就不练了,但总归有点舞蹈基础。

然后她唱了一首《送别》那是她唯一会的,稍微古风一点的歌曲了。边唱的时候,边假装跳舞,挨个走到跟前,把各位娘娘的手绢变到了自己手上,叠成了一捧花,然后又把花散开变没,再挨个变了回去。

这都是小把戏,但足以让她们震撼。

“好,好,好”太后娘娘兴奋的鼓起掌来。

大家见状也纷纷鼓掌。

“雪儿,过来。”太后说。

容戈笑着走过去。“这个发簪是当年太上皇送我的,他以前特别喜欢我跳舞。现在送你了。”太后依旧慈爱的笑着。

“谢谢太后娘娘,只是雪儿有一事相求。”

“你说孩子。”

“我能叫您皇祖母吗?您那么和蔼可亲,叫太后太生疏了。”她记得古代称呼奶奶为“祖母”来着。

“当然可以。我的乖孙媳。”

“谢谢皇祖母。”

容戈是真喜欢这个太后。

她虽然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世界,却拥有了疼爱的父母,现在又多了一个奶奶。是在弥补她曾经的缺失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武侠之天地争锋在线阅读第三节

    第二章修练小成要出山“恭喜大哥,有青书这个天才在,我武当第三代有希望了....”“是啊大哥,青书今年才二十吧,就已经是二流高手了,我作为他的七师叔感觉压力好大啊....”一个年纪在三十左右的青年数道;没错他们就是武当七侠中的五人,除了已经死的老五张翠山,双脚残废的老三侠俞岱岩;其余,老大兼掌门的宋远

  • 那年寒秋霜满山我是神医

    “咳咳,言雪姐,是我。”慕晴心的表情略显痛苦之色。孟无忧当即回过头来,死死地看着言雪,身上的气势顿时暴增,眼神冰冷无情。“放开!”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若虎豹般,带着掠夺的气息,他的浑身上下散发出不可一世的狂妄和霸道,森严冷漠的气息更是澎湃惊人。看得言雪是一阵心惊肉跳,仿佛自己是一只刚出生的羔羊,而对方

  • 洪荒:万变剑仙在线阅读第六章

    流水涧里的李凡和蛟龙此时还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已经发生变化,一方大帝陨落已经令不少仙门垂涎三尺。“小子快点上来,我带你飞出去,别磨蹭一会我不高兴直接/吃了你。”蛟龙知道滴血认主,已将加强了妖兽和主人之间血脉联系,如果主人身死,那么妖兽也活不了多久就会暴体而亡,那么对于自己来说是非常不值得的。萧央周身的戾

  • 光明神的新郎在线阅读第4节

    致亲爱的读者朋友们:黑夜之眼的奥秘其它几部,等把第一部写完就出其它几部,暂时不写,希望大家支持我。——作者:郝佟星宇。

  • 剑界传说才气化运,民兵进化

    两个民兵立刻举起手中的钢刀,跑到周易的面前,挡住那飞旋过来的大斧。撕拉。钢刀根本挡不住大斧,直接被砍成两半。飞斧砍在民兵刚刚从军士那边拿来的铠甲上,这看起来厚实的铠甲,却如纸一般,在飞斧面前,不堪一击。“怎么会?”周易看到民兵不要命的挡在自己的身前,却依然无法抵挡那致命的飞斧。民兵001全力抵挡住飞

  • 无敌进化系统之重生(1)

    孙悟空重生了!当孙悟空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处于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之中,他终于清晰地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自己的确重生了,从脑海中的记忆得知,他竟然是重生在千年之后的地球之上。???孙悟空实在搞不清楚,他为什么会突然重生到这个时代,而且自己的灵魂还轻易融合了“楚云”这个脑海中的记忆。

  • 乌鲁克斧王的圣杯战在线阅读公司危机

    上回说到王心如何的出生经过。这回主要讲的是什么?故事还在继续当中,请继续收看仙鹤传说。过了几天的时间,王勇从公司上回来,可见有王天在家,王勇对着王天道:“王天啊!给与我接你妈妈和弟弟呢?”王天自从有了一个亲弟弟,自然的高兴道:“当然愿意啊!”王勇点了头道:“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出发。”王天点了头。王勇

  • 龙珠:开局自在极意功在线阅读第五章

    时间2011-9-1215:29:49字数:42诸君!,顿号我捡回节操了,要更新叻!最快今天,最迟明天.......期待吧!!!!.

  • 武侠之江湖有梦在线阅读第4章

    “喵,别激动嘛,你仔细看一下菜单再说。”叶云收起了震惊,仔细的看起大黄的特长属性菜单。1.忠诚2.肠胃健康3.嗅觉灵敏4.牙齿坚固5.奔跑耐力好6.尾巴灵活……叶云又顺手翻了几页,77.指甲长得快78.能吃屎79.有皮肤病“我靠!这都是些什么鬼东西啊?这算哪门子的特长啊?!”叶云脑海里冲白猫嚷道。“

  • 网游之神职再现在线阅读第4章

    国教别院内,虞妲姬坐在椅子上嗑着瓜子,看着跑马场上孟蛟与呼韩耶洛赛马。武教习叔季(体育老师)乐得清闲,本来马术就是四夷的强项,让他教授他们,简直就是班门弄斧。“好耶,好啊!”随从们的爆喝声起伏不断。尼普在虞妲姬的旁边闷声不响。“喂,尼师兄,咱们也赌一赌,看今儿谁胜的场数多,就像他们一样,赌输一场输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