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扮演刀剑,被迫“暗堕”. [参赛作品]拜神

2021/11/26 11:02:53 作者:颜荀 来源:晋江文学城
扮演刀剑,被迫“暗堕”. [参赛作品]
扮演刀剑,被迫“暗堕”. [参赛作品]
作者:颜荀来源:晋江文学城
为了拯救世界,审神者得到【刀剑男士】系统,扮演各个刀子精到达各个世界,在保护历史的同时寻找拯救世界的办法。……嗯,你们或许会认为这段开头有些熟悉,这是我向隔壁同僚伴言借的开头。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一名审神者,编号S100,代号什百。在接受了这个秘密任务后,我套着刀子精们的壳子来到了各个世界,但是我很快就发现,他们总喜欢往我身上加戏。我真的没有经历过碎刀,我也没有被强迫做自己不愿意的事情,我也没有黑化,没有为了不让你们担心而隐瞒。我真的是一个真善美【伪】刀子精,真的不是你们口中的坚强忍受一切不公的小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故乡的雨是那么清新迷人,像情人般的呢喃细语,又像母亲的慈祥呵护,给人最真诚的抚慰与感动。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那座古刹历经千年的风霜,多少次的翻修重整依旧停留在那里,容纳了一代又一代的僧人,吸引了一代又一代的香客。

王明不知道是第几次做着同样的梦。

自从上次车祸过后有很长时间了,身体也慢慢调养好了,腿部的石膏也拿掉了,准备过几天去上班,但不知为何,王明这段时间总是做梦梦到以前,梦到故乡的事,主要是那座小时候和母亲奶奶去烧香拜佛的寺庙。

王明依稀记得那座寺庙叫黄莲寺,寺庙门前有片池塘,传说在太阳的照耀下能显示出朵朵金莲,有大佛下来传诵经文,普度众生,解众生之苦……

王明并不像其他小伙伴们那样对这个传说听的入迷,他也没有受到母亲奶奶的影响,对寺里金光闪闪的大佛不感兴趣,对里面的僧人更不感兴趣,只不过王明挺喜欢听寺庙里的钟声,悠远深邃,深入灵魂,不过是要交香火钱的,毕竟“人要衣装,佛要金装。”

后来王明渐渐意识到人相对于这个星球其他生物来说是不可战胜的主宰者,是个异类。

人类对其他生物进行征服与毁灭时也在思考自己,思考自己的来源,思考那相对于星球其他生物无与伦比的智慧与创造,或许人真的不该存在于这个星球上。

于是人类发展中出现了这样一类人,他们认为人是由“神”创造的,我们都是神的子民,只有“神”能拯救世人的苦难,带领世人去往彼岸或者上天堂,可事实证明没有哪件事是“神”干的,或许我们太低级了理解不了“神”,更看不到“神”为我们做的事。

渐渐的这类人吸引或者说洗脑了一部分人,聚集在一起成了符合法律的**喜欢的宗教,比如佛教。

富人求发财,穷人求保佑。

王明以前不信佛的,但是现在他才渐渐明白人的渺小,人力的不可抗拒,也许拜拜求点保佑自己以后能好过点。

其实王明心里也明白这只是种心理安慰罢了,他现在需要慰藉,游戏,小说,电视剧,电影等那些曾经的痴迷渐渐变淡了,满足不了他了,他也不敢也没钱去吸毒做那些极度诱惑的事。

王明跟母亲说想出去走走,跟朋友碰碰面,聚一聚,朋友们说庆祝痊愈,还要介绍女朋友呢。

母亲不放心,说他刚好不能轻易运动。王明绕着母亲蹦哒了几圈,证明他已经完全好了,绕着母亲转圈时王明感觉像是走过了全世界。

王明还记得小时候母亲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她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年轻的脸上散发出光芒,王明喜欢跟在她后面碰碰跳跳,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而那时母亲就是王明全部的世界。

可是岁月让曾经的女神饱经风霜,改变了容颜,转换了沧桑,还有被现实生活摧残的身体……

可王明无力抗拒,无可奈何,他改变不了时间,也改变不了现实,哪怕他已经是个大人,超出了法律规定的成年年纪很多年,但有时候很多事情与年龄无关,比如“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母亲见拗不过王明,就答应他让他出去,嘱咐他早去早回,要注意身体。王明答应了一声,就拿着手机和钱包,带上钥匙和纸巾,迫不及待的出门了。

出门不远,走到一个岔路口,左边是往市区方向,右边是往故乡方向。

王明压制住了内心到市区游玩的憧憬与期待,准备坐车到右边故乡方向,他总感觉那边有什么东西在召唤他,或者是为了那好多次的梦境,那座藏在记忆深处的古刹。

王明打开手机,叫了辆滴滴,接单的是位中年大妈,王明上车后就跟王明喋喋不休的炫耀着她的老公,她的子女……

王明自动过滤了这些,贪婪的望着窗外,呼吸着略带污染的空气,感受着周边的变化,静静的享受着这片天地。

到地方了,王明赶紧付了车费逃离,小跑了一段路后发现自己竟然不认识路了,主要是原来的某些建筑都不见了,但寺庙的轮廓还依稀可见,就在不远处,附近没看到人,不好问路,王明只好自己摸索着前进。

望山跑死马,王明没想到走了挺长时间的一段路,还是没到,本来想打道回府的,但一想到那个关于寺庙的梦境,那种莫名的召唤,就咬咬牙继续走下去。

越走越窄,原来是走到一个小巷口,这时王明才发现小巷口一边是还未拆迁的民房,另一边是寺庙长长的围墙。他对寺庙没有多少印象,今天才发现比他想象中的大多了。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人类对于未知总带有一丝恐惧,王明望着幽深的小巷,心里不免有些慌张,打退堂鼓的念头又起来了,但那种召唤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王明只好继续往前走。

天空阴沉了下来,下起了小雨。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始终一个人。

没了繁华声,走向了空门,折煞了一段光景。

听着雨声,盼着永恒。

前世今生,是否依旧情深意浓,跟随红尘浪迹一生。

渐渐的雨停了,太阳出来了,王明也看到了出口。

出口处有一棵小树,在雨水的滋润下青翠欲滴,显得更有活力,更有精神,似乎在欢迎王明的到来,王明心情一下好了很多。

王明加快了脚步,转个弯便来到了黄莲寺门口。门口有个小池塘,周围栽了一些树,周边都是田野,不远处有几户盖着几层楼的农村小洋房。

天空放晴了,太阳出来了,一切显得那么安静美好,也许他们才是最幸福的吧,外部环境的安静与寺庙保佑的安心让他们很多辈人扎根在这里,繁衍生息,如果没有天灾人祸,这里不失为世外桃源,在王明看来更像是天堂。

天堂地狱都在我们身边,有时只在一念之间。

我们总是喜欢说谎来掩盖自己,在掩盖中渐渐迷失了自己,有时候成魔,有时候成佛。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这一生。

看向寺庙门口,那曾经过多次翻新的朱红大门紧闭着,虽不高大宏伟,但**沉重,让人心生敬畏。

举头三尺有神明,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王明敲了敲门,声音回荡着,似乎穿过了时光隧道,传达到千年之前。

千年前是否也曾轻叩佛门,慰解红尘,斩断因缘。

不知不觉中王明抬起了头,仿佛看到了满天神佛,莲花飞舞,大佛涅槃。

牌匾“黄莲寺”三个金色大字在阳光的照耀下像是要飞起来,散发着无穷的韵味。

忽然想到了那个传说,回头走向了池塘,站在池塘边,静静的望着湖面。

水面因微风吹拂变得波光粼粼,阳光照耀在上面,折射出金色光芒。

王明站的时间越久,光芒也越来越强烈,王明慢慢闭上了眼。

王明在这金光中沐浴着,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身体每个细胞似乎都在呼吸,充满了活力,困倦一扫而光,整个人神采奕奕,内心的阴霾也一扫而光。

云彩遮住了太阳,光芒也慢慢消失了,王明依旧站在池塘边。

王明心中一阵后怕,如果刚才自己太过贪恋这金色光芒,往前走一步,后果不堪设想,将由天堂走向地狱。

池塘还是原来的模样,似乎千百年来都守在这里,不曾离开过,只是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人沐浴过这金光。

王明小时候跟随母亲奶奶来过很多次,也没发生过这样的事,跟那个传说也不相似,王明没看到他期待涌出的朵朵金莲,不过刚才的感觉如果有莲花的话能让他感觉到能踏莲升天,成神成佛。

回过头来走向寺庙大门继续敲着,敲了好久,还是一片寂静。

王明感觉心里有点发毛,同时也打消了翻墙进去的念头,感觉既得罪佛祖菩萨,也说不定会发生其他的怪事,他觉得应该不会再有刚才的那种友好体验了。

于是不再敲门,回头看了看池塘,再次来到池塘边时站了一会,发现没有了刚才的那种感觉,就开始往回家的方向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铠甲:从反派开始进化第3章在线阅读

    艾莉森向来是个说做就做的人,趁着脑子里还有想法,她就把初步的计划方法都列了出来,以至于第二天早上都将近九点了,艾莉森才从被窝里爬了出来。想着今天应该会有一个大约可能应该是小蜘蛛的人来带她看看纽约,艾莉森用了平生最快的速度收拾完,边吃早饭边等人。门被敲响时,艾莉森刚刚喝完最后一口牛奶,她赶忙小跑着把杯

  • 争锋万域不速之客

    薛济仁那日离开医馆的一个月之后。时值正午,我一个人正在后院烧烤,因为古代人一天只吃两顿饭,所以我经常给自己开个小灶。老薛那天离开的倒是洒脱,来招呼都不打就直接走了,把烂摊子直接留给我,光跟医馆里的人我就解释了好半天才把他们安抚住,特别是目睹了我和薛济仁动手小青衣,在他醒过来之后就一副要和我拼命的架势

  • 灵气复苏:开局一把斩魄刀在线阅读第七章

    稍后的谈话并没有进行多久,周防尊看起来对这件事完全不在意,只是因为忽然想起才随口提几句;而草薙出云本来担心的皱眉神色,也在听到是所谓的“帮派”问题后得到舒展;至于十束……还是有些担心的样子,不过好像也不严重?所以说现在这种草木皆兵感觉如临大敌的感觉……只有他一个人吗…虽然好像除了不死原弥拓之外的三人

  • 我在大茗当木匠女同学

    付博:诶诶!我们班几名女生你们觉得哪个比较可爱啊!俞弘:那个叫‘思红’的女生比较可爱吧!虽然看上去比较胖但是笑起来真的很圆润可爱啊!黄西:哈哈!你口味真他马的独特,看她估计有一百五十几斤哦!压你这小身板身上你遭得住吗?付博:肥胖女生怎么了?也有可爱的一面啊!至少对俞弘来讲有安全感。俞弘:我怎么觉得你

  • 家有夫人养成记在线阅读第一章

    云城音乐学院。江眠刚刚结束了一节钢琴课,她优雅的起身,拿好自己的书,正欲快步离开教室,却被人喊住。“江老师……”一个男孩子气喘吁吁的朝着她跑过来,留着一头细碎的短发,五官端正,颇有些不好意思道:“江老师,我还有些东西不明白,可以要你的联系方式,课下询问吗?”江眠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从包里拿出来一张名

  • 海贼:在红发船上当实习生打架

    走在这条是街道有不是街道的青石路上,身后街口处馄饨摊老人看到封炎的背影,也只是摇摇头,一把挑起担子,招呼着身旁的老婆子离开。他并没有告诉封炎,这条街并不安全,封炎这般的相貌与气质,独身一人是很危险的。只是向前走了几步,周围的行人越发的多了,几乎都是三五成群,由一个管家样或者老爷样的人带着仆从,一家店

  • 无限灵返之第七章(7)

    我哼着歌回到房间的时候,蓝猫的电视还没看完,他看的是一个动画片,深夜档的节目大家都知道,放的基本都是一些不可描述的内容,动画里一阵阵尖叫声传来,随即肠子血浆满天飞。我看的恶心,直叫他换台。蓝猫切了一声,换了个美食节目。怎么着,深夜放这玩意是想报复.社会?我去卫生间卸了妆又敷了个面膜,扑通一下躺在床上

  • [希腊神话圣斗士冥王神话LC]黄金时代之乞丐(7)

    天下东西南北四十州,闻名各不同。陵州因武,声势滔天可直逼作为都城所在的燕州,而亥州的闻名之处是因它的地处,西接商贾膏粱子弟聚集之所偃州,东临囊括不可计数海湾岛屿的东毗提诃洲,又是南都城燕洲至武地陵州的必经之处。南来北往东去西至,皆需借过于此。亥州边境,东渎镇,算得上是亥州较为偏僻的小镇,因其外是绵延

  • 跑男之我是大主宰在线阅读第4章

    叶朗惦记着庄小支的礼物,下了台就美美的过来了,结果就看见这货拿出了一条包装精美的……丁字裤。“这就是你说的礼物?”叶朗难以置信的拎着这东西在庄小支面前抖了抖,高岭之花的高冷脸都快维持不住。“多好看啊,我挑了可久了,而且老贵了。”庄小支顺手把裤子抢过来在叶朗身上比了比,“你看,多好看。”叶朗,……正推

  • 英雄联盟:究极骚套路主播在线阅读第10章

    不再躲避自己的心的李安楠,开始慢慢的接受了如今的家人。李安楠确实改变了许多,至少以前的她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每天都微笑着给家人一个拥抱。虽然在学着释怀过去,但李安楠却还是很迷惘。有时对着镜子洗漱的她,会突然发呆。刚从睡梦中醒来的她,盯着镜子里小小人儿的异色双眸,总会莫名地感觉很陌生。李安楠分辨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