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超神:开局签到银河之力在线阅读第5章

2021/11/26 9:35:48 作者:临九天 来源:飞卢小说网
超神:开局签到银河之力
超神:开局签到银河之力
作者:临九天来源:飞卢小说网
江浩意外穿越到超神世界,获得超神签到系统!“叮!恭喜宿主成功签到葛小伦!”“叮!恭喜宿主获得:银河之力基因,高级反虚空能力,最终裁定!”“叮!恭喜宿主成功签到刘闯!”“叮!恭喜宿主获得:诺星战神基因,弑神之力!”天使彦:神圣凯莎告诉我,江浩你是整个宇宙中唯一和我匹配的男人!江浩:让我签个到先!鹤熙:我可以不当天使女王,我只想留在你的身边!江浩:让我签个到先!……(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第五章 隰叔隐居,柳桑苦寻找;身落陷阱,蒙面人要天书

且说隰叔在柳家庄一住就是一年多。

第二年的五月,柳大以郎中的身份到山外打探消息,数月未归。

桑婆日夜担心,怕柳大遇到什么麻烦或有什么意外。

这天夜里,桑婆翻来覆去睡不着,好不容易熬到凌晨,天还没亮就起来给蚕添食。

她看桑叶不多了,就喊柳桑去拽点桑叶。

柳桑应声起身,却不见了隰叔,便问母亲隰叔哪里去了?

母亲喊了几声没人答应,说是不是到外边找清净处读书去了?

柳桑说她到外边找找,便拿了镰刀匆匆出了家门。

桑婆看天还早,就又回到屋子。

桑婆就躺在炕上想:自从隰叔住下后,发现他越来越不正常,总是神秘兮兮的在看什么书,老头子也和他一起看,还一起讨论,有时研究到深夜。

桑婆不识字,以为是研究医道什么的,也没在意。

可是有一次听柳桑说,隰叔看的不是父亲的医书,而是他自己带来的书。有一天夜里,她给他包书皮,发现这本书不仅书皮黄了,里边的麻头纸内页全都黄了。

柳桑还说,丈夫看这书很着迷,经常看到深夜。

一开始,她催睡,丈夫还听,后来就不听了。

再后来夜里就到外边去了,说是怕影响家人,到外边看书。

你说大半夜到外边能看什么书呢?

有一次柳桑跟踪,发现他在一棵大树下学习,跟前竟然亮着一盏灯,夜里那么大的风,灯却不灭。

结果到跟一看,这灯不是普通的灯,而是一群萤火虫的聚集,就像一个银光球,把书上的字照得亮亮堂堂。

柳桑奇怪,问隰叔。

隰叔说他知道这棵树下萤火虫多,就来这里看书,没想到他们就聚集在一起给他照明。这样,节省了家里的油,还不影响家人休息,自己也乐得个清净。

柳桑说,咱不怕费油,以后就在家看吧,外边天冷,家人也担心。

后来,隰叔就不出去看书了。谁知道今天怎么又出去了?

桑婆也觉得隰叔越来越不正常,每天神秘兮兮的,好像要做什么大事似的。

令她更担心的是,他一旦翅膀硬了,时机成熟了,远走高飞了,女儿这一辈子可怎么办呀?。

桑婆正想这些时,忽觉得院子里有响动。

她急忙本能地把灯吹灭。

她用舌头舔破一点窗户纸,见一个黑衣蒙面人正在院内左顾右盼,看无动静,便悄悄进了女儿房中,并听到有翻箱倒柜找东西的声音。

桑婆一惊,这是遇到贼了。

他想喊,可是一想不对,万一惊动了贼,自己一个孤身女人怕更遭不测,再说了,女儿房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随便他吧。

果然,蒙面人翻腾了一会儿,从女儿屋里出来,跳过墙头跑了。

再说柳桑拿了镰刀走进桑园。

她首先来到那棵大桑树下。

那是丈夫经常夜里读书的地方。

每次找不到他,一到这里,总会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树下坐着专心读书,跟前是一个萤火虫聚集成的小球。

而这次不然,除了纷飞的萤火虫星星点点外,树下没了隰叔的踪影。

柳桑的心一下子紧了。

他能到哪去了呢?

他不会不吭一声走了吧?

想到这里,她更害怕了。

因为隰叔不止一次跟她说过,他要奔晋,要找晋穆侯,要给父亲报仇。

她知道他是个胸怀大志的人,这里虽好,却不是他最终的归宿。

他的归宿是辽阔的大海,而不是这偏辟的小山村。

平时,每当说起这些,柳桑总是找出一万条不让他走的理由,说什么田园之乐了,世外桃源了,说什么跟养父学本事了,他都没有正面回应。

他也很明白,她是不会放他走的。

可越是这样,他走的决心越大,说不定会不辞而别呢。

柳桑越想心里越乱,便围着桑林喊了起来。

树上的夜鸟被她的喊声惊起,几声惨叫,向远处飞去。

她一边喊叫一边胡乱拽着桑叶。

她满脑子都是隰叔。

她把拽桑叶的包袱一扔,带上镰刀,朝山上走去。

她一边喊着一边来到了双肩垴下。

这是她射蟒救人的地方,是她和隰叔经常怀旧的地方。

他们在这里玩闹嬉戏,他们在这里抬头仰望。

她看到,那半山腰的两朵硕大的灵芝闪动着耀眼的灵光,在同她眨眼。

她曾在这里,多少次和隰叔谈起灵芝的故事。

而且,她是躺在隰叔的怀里,看着他的眼睛说的。

他还给他讲养父给她治病去毛的故事,还让他看褪去的毛发后留下的痕迹。每到这时,隰叔总开玩笑说她是狐狸精转的。柳桑就打他,两个人就在山上翻滚,一会你压住我,一会我压住你,满山腰都是他们的笑声。

闹够了,隰叔就一脸严肃地说:“不行,我不能这样,太幸福了不好。”

柳桑问为什么?

他说:“安逸快乐会丧失远大的志向,我还有大事没有去做呢!”

隰叔一说这个,柳桑就不高兴,于是二人沉默一会儿,最后还是隰叔来哄她。

柳桑想着这些,眼泪就扑朔扑朔往下流。

她走着想着,想着哭着,忽然脚下一绊,随着干裂树枝的脆响,她掉进了一个大坑里。

凭她猎人的敏感,知道这是掉进猎杀野兽的陷阱里去了。

可是,这一带,除了她和隰叔,很少有人来这里打猎。哪里会有陷阱呢?

她想奋力跃上去,可是陷阱下的圪针和上边的网套把她捆绑得像蚕茧一样。她于是拼命喊叫救人,喊叫隰叔。

这时,她听到一阵哈哈大笑。

陷阱口早已站了一个黑衣蒙面大汉。

大汉用刀指着柳桑说:“别叫了你,今天除了咱家,谁也救不了你。咱一不抢钱,二不掠色,咱只要一样东西。”

“你想要什么?”柳桑问。

“咱就想要你丈夫的那本书。”“什么书?我不知道,你是谁?”“你别管我是谁,把你丈夫那书给我,咱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否则,修怪我无情。”

凭柳桑平时武艺,周边一带,没有人是她的对手,可是,今天是有力使不上,英雄无用武之地。

这时,他想起了养父经常说的“屈而求伸”,于是就说:“你救我上来,我与你找书去。”

蒙面人人犹豫了一下说:“说话当真?”

柳桑说:“山里人不会说谎。”

蒙面人撤下网套说:“自己上来吧。”

柳桑站起,拽掉身上的圪针,嗖的一声跃了上去。

站定后,她不慌不忙地问:“请问这位壮士,想要什么书?”

蒙面人说:“就你丈夫一直看的那书啊。”

柳桑说:“我丈夫看的书多了,有医书,有武学,有巫术,你要哪一本啊?”“这个……”蒙面人也说不上来了,支吾了半天说:“就是周文王留下的那

个,什么经,我记不清楚了,你问下你丈夫就知道了。”

柳桑格格一笑说:“问我丈夫,别说他没有,就是有,他会给你吗,你真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啊。呵呵。”

“你给不给,不给,我就杀了你!”蒙面人举起刀说。

“你以为你能杀得了我吗,既然你知道我丈夫,那你一定知道我是谁吧?”

柳桑说。

“你,不就是个狐狸精转的长毛女吗,你不就是会射个箭打个猎吗?”蒙面人说。

“是啊,你不觉得你胆大包天了吗?”柳桑讥讽他说。

蒙面人知道这小女子要赖账,后悔放她出来。现在,只有靠武力了。

蒙面人上前一步,说声看刀,一刀劈下。

柳桑躲开,跟进一步,当头一柴刀,砍了下去。

蒙面人,右手用刀避开柴刀,左手却去撩开柳桑衣服,然后嘻嘻一笑说:“果然没毛了。”

柳桑见蒙面人非礼,大怒,飞起一脚朝其裆部踢去。

蒙面人腾空跳起,一脚将柳桑踢倒在地,然后上前一步,一脚踏住柳桑的胸口,高举砍刀问道:“你这奸诈女人,说,要命还是给书?”

柳桑知道现在说什么他也不会相信了,再说他想得到的丈夫的这书,一定不是一般的书,怎能答应给他,于是心一横说:“我丈夫没有你要的书,要杀要刮,随你!”

蒙面人见无指望,正要手起刀落……

这时只听蒙面人哎呀大叫一声,刀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柳桑睁眼一看,蒙面人右臂上中了一标,鲜血顺着捂着的手缝流了出来。

蒙面人扔下柳桑,起身跑了。

柳桑急忙跳起,眼前的竟然是隰叔。

柳桑一看是隰叔,一肚子的委屈像泄洪的闸门开了一样,泪水顿时涌了出来。她在隰叔身上又捶又打,一边嘟囔:“你去哪里了,也不吭一声,让我找得好苦。”隰叔哄了半天后说:“我知道你对我好,今天的事你也遇到了,我为什么要来这里,我想也不用解释了吧。”

柳桑停了哭问道:“他们想要你什么书,是不是我给你包书皮的那本书?那是本什么书啊?”

“这个,你还是不知道为好,否则,会有杀身之祸。”隰叔说。

“你明知道有杀身之祸,还要这书干什么,给他们算了。”

“这个你不懂,我所以不在家,就是怕给家带来麻烦。后来我在老桑树下,也被他们发现了,于是来到山上。”

“你在山上哪里?我怎么不知道?

“这个你就别问了,以后该告诉你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柳桑说:“好了好了,不想说就不问了,那咱快回家吧,我娘在家快急死了,你也不在,爹也不回,蚕也没吃的了。咱先去桑园拽点桑叶,然后回家。”

隰叔说声好,与她一起回家去了。

家里,桑婆把家里来蒙面人的事说给了他们。

柳桑也把自己在山上遭人暗算,险些丧命的事说了一遍,说也是蒙面人干的事。

桑婆说蒙面人去柳桑屋里翻腾过,不知找什么东西。

柳桑说是找书,找隰叔常看的那本书。

桑婆问:那可怎么办?

隰叔说:“看来,我不能在这里久留了。我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二人问为什么?

隰叔说:“我的行踪已经暴露,他们一定是从京城来的,有的是冲着抓我来的,有的是冲着书来的,无论冲人冲书,都会给你们带来麻烦,甚至给全村带来麻烦。我决定,今夜就走,谁问起,就说不知去向。”

柳桑早已哭成个泪人,她拉住隰叔说:“人家好不容易把你找回来,你又要走,你走了俺咋办?”

隰叔忙哄柳桑说:“我办完事了就回,躲过了风声就回,你放心好了。”

桑婆听了点头道:“公子说得是,只是不知你有什么打算,准备到哪里去?”隰叔沉吟了半晌说:“家父蒙冤去世,京城没有我的容身之地,我欲投奔晋

国,晋穆公和我父亲是世交。”

桑婆道:“大丈夫志在四方,哪里有窝里居的道理。其实,我早就看出,你不是久居人下之人,我家这个小庙是久留不下你的。该走就走,但是你要记住,这里永远是你的家。还有,桑桑她已经……”

“娘——别说了”柳桑红着脸止住了母亲说话。

隰叔听了一激动,然后问柳桑:“真的,你怀了我的孩子?”

“难道不是吗?我担心你一走,孩子生下来就见不到爹。”

“太好了,太好了,我要当爹了!这个家,我能不回来吗?”

柳桑再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隰叔说:“多则三年,少则两载,假如我能混个一官半职,就接你母子同去享福;假如我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就……”

柳桑立刻捂住隰叔的嘴。

桑婆说:“眼下兵荒马乱,世事难以预料,你要保全自己,我们一家老小可都在等你啊!”

桑婆说着也流下了泪水。

隰叔说:“那是自然,百善孝为先,你们对我这么好,有如亲生父母,还有我的孩子,我一定要保全我自己。”

桑婆说:“这我就放心了,不过,你要提前给孩子起个名,生下男孩叫什么?生下女孩叫什么?”

隰叔说:“等恩公回来,让恩公给起吧。”

桑婆掉了两眼泪说:“他,也怕没有指望了。,他神出鬼没的,我到现在也搞不清他的来历,哎!不说他了,回来就回来,不回来就不回来。”

柳桑说:“我娘的意思,是你给孩子先把名起下,我爹回来了可以再修改吗。”桑婆说:“女儿说得是,你就先把名起了吧。”

隰叔略思考后说:“也罢,男孩就叫正道,女孩就叫婵露,关于姓什么,等

我以后到了晋国再说吧。”

柳桑又问:“那你书的事,你可要保管好。”

桑婆好像也想起了说:“就是,书不能带在身上,它会给你带来杀身之祸。”隰叔笑笑说:“这个,我早有安排,你们就别问了。”

说罢大家各自回房休息不提。

第二天一大早,隰叔告别,桑婆柳桑千叮咛万嘱咐也自不必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鸣佐扉泉]幽灵在线阅读第五节

    斩天对魏无尘说道:“你是不是特别好奇我为什么千里迢迢的去那么远的地方,只为了你?”“傻子都知道你不可能无所求的帮我,想必你也有所求吧?”“确实,但是现在不能告诉你为什么,为师还有一份礼物要给你,说起来和你应该有点缘分。”“哦?师父快拿出来看看。”只见老者拿出一个不知何种材质的护腕,上下分为黑白两色上

  • 笨笨的一家第6章在线阅读

    第六章篮球社的社长小林浩二,是二年A班班长,为人热情讲义气,很受同学的拥护,从一年级开始,就对雅纪一直都很照顾。所以雅纪答应参加篮球社,固然是带了点强迫的性质,但更多的其实只是不想驳了对方的面子而已。当雅纪赶到篮球社的时候,小林浩二正带着一群人站在社旗下,热血沸腾的宣誓:作为大和民族的男子汉,我们要

  • 灵魂直播间之熊孩子的烦恼1(6)

    【主题】听说这里可以求助,所以我就过来试试我听迪克说,这里可以帮我解决问题,所以我就到这里来了。№0☆☆☆我才是最强的!于XXXX-XX-XXXX:XX:XX留言☆☆☆活捉一只萌萌哒的野生楼主!№1☆☆☆==于XXXX-XX-XXXX:XX:XX留言☆☆☆没有沙发只有板凳了~№2☆☆☆==于XXXX

  • 灵魂修补匠第10章在线阅读

    我和小林事务员进入侦探社的时候屋内一片寂静,江户川正双手环胸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叼着小饼干闭上眼睛认真思考,而对面的新人——国木田独步——双手紧握放在膝盖一脸紧张地准备接受接下来来自前辈的考验。听到开门的声音,江户川倒不是很惊讶,他看到小林桌子上的甜点时就猜到我会过来,只是不很开心地扫了我一眼就继续

  • 那些年我见闻的鬼怪第10章在线阅读

    “那家伙是伊修瓦尔人?难怪了……”阿姆斯特朗少校沉思道,那么斯卡至今所做出来的事情就都能解释了。“所以他有复仇的理由,不是吗?”阿加莎一口喝尽瓶中的酒。挥手道。“就算是为了复仇,他牵扯了多少无辜的人……,不过是用神灵的名义来掩盖自己丑陋的复仇心罢了。”爱德华的脸上写着愤怒。“无辜?”阿加莎嗤笑一声,

  • 灵魂师在线阅读第1章

    苏晚接到小丁电话的时候还在开会,挂了电话也就是皱了皱眉头,心内一叹,沈浩那个不省心的家伙又开始作妖了。会议已经进行了过半,苏晚这边的情况已经汇报完了,接下来的会议也就是听听其他经纪人的汇报,属于可以开小差的时候。低头翻了下手机里面的行程,确认了一下晚上确实没有什么其他的事,也就默默的放下了手机。会议

  • 华夏修灵纪第4章在线阅读

    陆轩一脸笑意的回到了座位,桌上已经放了两杯水,一碟花生,两瓶啤酒。“怎么这么久?”吴皓问,“看你这笑容,怕不是又干什么好事了。”“哥身体强壮,功能强大,岂是你能想象的。”陆轩脸色一正,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待会儿你就知道了。”“你倒是有自知之明,“吴皓撇了他一眼,“有时候我确实被你雷的发疯。”“你妹…

  • 未必明朝风不起莫名魂穿

    “夫人,用力啊,孩子马上就要出来了。”“快,去在换盆热水来!”迷迷糊糊的云枫忽然觉得浑身难受,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挤压。“哇!哇!哇!什么情况,我不是在睡觉吗,现在是闹哪样啊”好不容易在巨大痛苦下屡清大脑的云枫迅速思考着,。我不是在睡觉吗,,这是哪里啊????咦,有光诶,想着,云枫同学不由又努力了一把,

  • 向往的生活:湘西捞阴人在线阅读第9节

    所以她决定出宫,自己购买食材,可是没有令牌,正坐在院子里为难呢。韩彦一打开手机就看到小人愁眉苦脸的样子,不知觉的揪了一下眉毛,这是怎么了?“叮咚,小可爱遇到难题,是否花费金币200购买接决方案?”“是。“姜莹正在这边愁呢,袁姑姑来了。“公主,这是怎么了,怎么愁眉苦脸的?”袁姑姑不觉好笑,摇了摇头,还

  • 大佬,我要当顶流在线阅读第3节

    中考成绩放榜后,木樨村苘家坡来了各个学校领导,苘茎珊作为中考市第一名自然有很多的来村里面要人,她也成为村里面家喻户晓的人。苘影浅的分数线则是刚好过县一中,最后她们两个确不约而同的选择那泺县一中,苘影浅依稀记得,茎珊问过他要去那所中学,那个时候回答,还能够去哪里,她的分数线只够去一中的普通班,后来茎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