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近距离追竞[lpl]在线阅读第三章

2021/11/26 10:16:51 作者:雁回126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近距离追竞[lpl]
近距离追竞[lpl]
作者:雁回126来源:晋江文学城
不要点进来啦!!!写得很烂很烂很烂!!!快跑!!!作者只是在死撑着把坑填满!快跑!!!

“我说阿瑜,你认识那个女子么?”顾飞绯一见着烟儿的出现就立马回到了座位上。还没等着沈瑜生回话,胥烨就让身边的太监临连将烟儿姑娘领到了沈瑜生这边。

“沈姑娘,太子殿下说烟儿姑娘和您熟识,就让她坐在您的旁边。”临连说话从来都是不卑不亢,也难怪跟在胥烨身边这几年。

“好……好的。”沈瑜生红着脸应下了,憋了半天才憋出了个好的。顾飞绯在一旁挑了挑眉,有些兴趣盎然的看着沈瑜生别别扭扭的朝一旁坐了坐,给那女子让了让。

“阿瑜,再装当心太子给别人抢走了。”

沈瑜生倒是没再理他,只是专心的想着怎么从烟儿身上多挖点东西出来,可是不管她怎么旁敲侧击,人家都是腼腆的笑着,她只有扶额哀叹人家这教养呐。再怎么样她也是指明被赐婚的对象,这样防备着还真显得小心眼了,不符合形象啊,思及此,沈三的心情倒是莫名其妙的又欢快了起来,也开始剥着面前的葡萄开吃了,时不时还小声的和顾飞绯讨论了一下熙国皇城中的美女排行榜。如今有了这个烟儿,对于美人榜首他们两倒是很默契的意见达到了统一。绛引会倒是在平平淡淡中开始了,想来每年都是这个模式,大家也都对这些流程化的东西明白的很,沈瑜生是第一次参加绛引会,可前世大大小小的会也参加了不少,暗暗庆幸着开会终于没那些个冗长的领导讲话了。

接下来自然就是各种美女争奇斗艳的场景了,沈瑜生晶晶亮的看着台上走过一个有一个的美女啊,这节目不仅高雅,重要的是赏心悦目啊。顾飞绯也是享受的看着台上的表演,还不忘讽刺一下沈瑜生,

“就你那样不是有功在身,怎么比得过台上的这一个个。”

沈瑜生仿佛没有注意到顾飞绯的讽刺,只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说了一句,

“食色,性也。”

顾飞绯没忍住,刚倒入口中的一杯酒一下喷了出来,

“女人做到你这个份上也真是败笔。”

顾飞绯这一动静倒是引得了此时台上刚表演完的绿衣女子的不满,偏偏这女子也不是一个将就的主,右相家的千金小姐哪里容得下别人的半点异样。

“敢问绯衣公子可是对小女的表演有什么指教之处?”

这怒眉横竖的样子哪里有半分指教的诚意,倒是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你胆敢说半句不是试试?顾飞绯懊恼的看了一眼沈瑜生,却发现这位始作俑者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分明一副看好戏的模样,顾飞绯自然也不能辜负了这出好戏的精彩程度,

“宛如姑娘琴声宛若仙音,飞绯怎敢暗自腹诽,不过是听见旁边沈三小姐说美人在前,琴音仿佛都弱了下去。”

话一出口,在场所有人都处于石化状态,这难道不是赤裸裸的……调戏么?林宛如更是在台上羞红了脸,看着沈瑜生的眼神仿佛都能喷出火来。沈三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僵硬的看着顾飞绯,只见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我可没说谎。

“沈三小姐谬赞了,宛如猜想沈三小姐定是有更为过人的技艺,不知在绛引会上,沈三小姐会有着什么样的才艺呢?”

什么叫躺着也中枪,沈瑜生自反应过来,在心里早把顾飞绯骂了一个通透,但是也不得不做出一副矜持的模样来哄骗一下这些闲得慌的世人。

“绯……绯衣公子说……说笑了,林小姐……姐姿容……容……”

还没等沈瑜生把话说完,大家都觉得听她说话有些心焦,胥烨却在这个时候开口了,

“不知道瑜生小姐这次带来了什么样的才艺?”

沈三顿时有些伤心,她知道肯定有人打断她说话,但是她却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胥烨,在她的意识里,他们两是一伙的,不管她说话怎么慢,怎么出丑,他都是会站在自己这边。现目前的形式看来,这显然是她自作多情了。

“沈三小姐可是熙国未来的太子妃,想必才艺定当也有过人之处。”

“是啊……”

殿中的人早就按捺不住想要说几句了,一时间大家都兴致勃发了起来,沈三难得享受到这么万众瞩目的时刻,她突然感觉的一道复杂的目光自身边传来,她下意识的朝烟儿看去,人家分明在优雅的喝着茶,沈瑜生甩甩头,紧张了也不能出现幻觉啊,这简直太丢脸了。该应付的还是要应付的嘛,早知道今天来这绛引会必然不会那么容易混过去,有顾飞绯提前把事给挑出来,也难得由其他人来说,只怕到时候听到的讽刺的话就更多了。

“回……太子殿下,民女……可为大……大家献奏一曲。”

普普通通得过且过,既不失礼也不会遭人太多的诟病,这样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这样的做法很中庸。可是生活中总有那么些小插曲叫你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但最终还是得笑,因为她沈三要做一个大家闺秀。

“民女烟儿想为沈三姑娘伴舞,也好答谢太子殿下的收留之恩。”

美女要献舞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不但答应,还要答应得欢欢喜喜。沈瑜生看着胥烨眼睛中的期待,瞬间想暴走,一直告诉自己要心平气和,一定要心平气和,做人不能有这么强烈的危机感,要大度,大度才是成功的母亲大人。当她弹着半吊子的古琴看着面前身形袅娜,衣袂蹁跹的女子的时候,不禁也给迷住了,气归气,这种级别的表演她哪里在其他地方见过,顿时又觉得自己这次还是划算得很呐。

一曲结束,全场都鸦雀无声,所有目光的焦点自然都集中在场中间那个伏身如白莲一般的女子,连大气都不敢出,仿佛一不小心就会将那个恍若天人的女子给吓回天上去。不过,显然沈瑜生没有这样的觉悟,当时她只是觉得,怎么表演结束了却没有人表示表示,这也太不给表演者面子了,于是她自己巴巴的开始鼓掌,这一声响倒是惊动了周围的人,也纷纷开始鼓起掌来。

绛引会继续进行着,只是接下来的气氛都有一些不同,沈瑜生也说不上来有什么不同,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了,只是刚从台上下来的时候,顾飞绯仿佛是望着可怜虫一般望着她,这让她瞬间忽视了什么气氛不气氛的问题,又开始觉得相当的恼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七零之穿成早死大佬的渣妻[穿书]在线阅读我就是偏袒他怎么了

    学生会办公室门口——“潇雨,怎么他也来了?”楚子铭拉着安潇雨小声问道“知道我们谈话内容,死乞白赖的非要跟着。”安潇雨瞪着嚼着口香糖一副来看戏样子的许一诺“哦。”“你放心,他要敢说出去我第一个弄死他。”“不是吧,安潇雨?要不要这么狠啊?”许一诺收起看戏的表情问林然到了办公室门口看到那么多人有些懵问道:

  • 我的女友是四宫辉夜第10章在线阅读

    天奴只管闭着双目养神,小黄门以为他睡了,轻轻收起棒槌,起身要去,只听天奴既细的声音开口道:“王弼,你说杨戬是个什么样的人?”小黄门王弼吓得一激灵,忙转过身来复又跪下给他捶腿,赔笑道:“显圣真君么?奴婢也才见过他几次,长得是真俊,听说法力也......”“谁问你这个?”天奴不耐烦的一翻身坐起,推开王弼

  • 女尊:皇女王为妃(gl)在线阅读更新规则

    每天保底四更。1000鲜花加一更。200评价票加一更。五次打赏加一更。新书求求关注了。拜托投投鲜花吧。

  • 每天和男主互相伤害[穿书]第二章 春藏(二)

    这时,一个清秀的男人急匆匆的冲进病房,焦急地环顾四周,像在寻找着什么。直到视线停留在林敬予怀里的女孩身上那一刻,他终究还是来晚了吗?“年哥……”林敬予一下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潼潼呢?”尽管已经猜到了结果,但柳华年还是不愿意相信孔潼慧离世了,自己全心全意呵护的妹妹啊!可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啊!“华年哥,

  • 最后的徽章5

    NO.1让我们把时间拨回遇见唐昊那一年。那时恰逢春城雨季,连日阴雨连绵,太阳就跟欠了一屁股债的流氓似得,怎么都不肯从厚重云层中探出一丝光线。放晴的那天,我仿佛听见了天气预报主播松了口气的声音。难得阳光明朗,我抱着英语书躲到窗帘后面偷懒,心不在焉地翻着,书上排列的字母像鬼画符般在眼底跳来跳去。最后耐心

  • [快穿]女配对症下药第6章在线阅读

    少年不识愁滋味5就在九歌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将全家人包括仆从在内都暗示了一遍之后,镇子里发生了一件事。李家的老太太去世了。这并不是什么大事,甚至可以说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不过古莱镇只是一个不大的镇子,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会成为人们的饭后谈资,尤其是闲着没事的人,其中以女人为主。九歌就是在母亲与三位姨娘的闲聊

  • 魔帝夫君超甜的鱼腥草苦瓜包【捉虫】

    辛绔的主意确实是个好主意,辛燕本就生得水灵,像是才从冷水里捞出的桃,裹着粉腾腾的衫子,看起来可口极了,再加上嘴甜,一朵花别人鬓间,她愣是吹得堪比金钗玉摇,再将人捧得如天仙下凡。谁抵得住啊,一篮子的山花不消半时辰就没了,兜里铜板碰得脆响,辛燕的笑声也脆,犹如咬开的蜜桃,淌着甜蜜的汁水,挠得人心痒。虽然

  • 娘子她是祸水彼岸忘川

    瘦高男子定了定神,看了看从口袋中掏出一块怀表看了一眼,犹豫了一下转过身来。“可以,不过你要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不然我无法展开攻击”“没问题!我是怀着拼命的觉悟的”“你可真是个忠诚的好管家,留个电话吧”瘦高男子从口袋掏出一个笔记本。“别介,先救人呐!哪里还有时间留电话啊!”这时流氓们将女孩围在一个角落里

  • 将军快到本宫怀里来第5章在线阅读

    一夜无话,清晨的阳光透过树叶撒在了吴星的身上,一阵颠簸,吴星睁开了眼睛,但是眼前都是快速闪过的画面。吴星一惊,抬头一看就看见了小静,只见她一手提剑,另一只手提着自己,自己跟过小猫一样,动弹不得,吴星感觉自己很屈辱。“你醒了?”身后传来苏安垭的声音,吴星转头一看,只见苏安垭不知道用了什么法术,身后长了

  • 衍天大帝第8章在线阅读

    与此同时,看到母亲变化的雷浩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扑到床前,雷浩已经泣不成声了,“好不容易才有痊愈可能的,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娘,你醒醒,你醒醒啊,娘。”张帆已经顾不得灵力衰竭了,抓起霍云儿的手臂,残余的一点灵力全部涌出,在霍云儿体内运行一周后,张帆心已经沉到了谷底。霍云儿的情况比想象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