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我在破案世界称王我解封了!

2021/11/26 15:21:00 作者:捕猎的蛙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在破案世界称王
我在破案世界称王
作者:捕猎的蛙来源:飞卢小说网
当林哲穿越到平行世界之后,他发现:秦风已经在泰国和米国的唐人街扬名,成就了唐人街第一神探之名!方木也凭借极其恐怖的心理推理能力,成为国内赫赫有名的神探!关宏峰更是长久以来国内的十大刑侦队长之一!就连那紧邻着的东瀛,有一个叫做柯南的小学生,他竟是传说中的死亡属性侦探!…………林哲惊叹于这个世界的奇妙,更在获得破案神系统之后,在世界侦探排名之上力压秦风和神秘的Q!让方木发自内心的喊着林大师,恨不得与林哲来个十天十夜的终极推理!就连那异国东瀛的死亡小学生,每每见到林哲时,都满脸崇敬的弯腰喊道:“尊敬的

攻又一次失望而归,他没有找到白月光。

替身仔细思考过后,认为攻妈妈说的话不一定是真的。可是攻说的难道就是真的吗,攻和自己说,攻与白月光是假分手,十年后就会重新在一起。

那攻为什么会伤心呢攻为什么会玩命地工作呢?攻为什么总是不讲大四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这两个版本太不一样了,替身不知道应该相信谁,替身最后在心里想,如果容卿是真的爱池大哥的话,那他们是神仙眷侣。但是如果,如果,那个容卿不爱池大哥的话,我可以行动吗

替身想着,无论如何,我总是会陪着池大哥的,要是容卿没有按时回来,那么,他配不上池大哥。

攻躲着替身,他意识到自己分不清替身和白月光了。替身已经陪了他两年,工作上是得力助手,生活上也很体贴,情感上,更是他的唯一慰籍。

攻心动的那一刻便发现自己不是圣人,他是爱白月光的,可是过了七年了,他觉得累,觉得苦,心里开始怀疑,我找不到他,他没有故意躲着我吧。

攻一个月已经没见替身了,他刻意躲着替身,而且替身现在不是他的秘书,和他有接触的机会其实很少了。结果攻下班回家的时候,在家里遇到了替身。

攻妈妈亲亲热热地拉着攻说,“我以前不是资助一个孩子吗,你看看多巧,竟然在你们公司上班。你看看宁宁送我的玉,比你强,你都不知道给妈妈买。”

攻看了一下那块玉,觉得替身破费了,那块玉少说也要20万,虽然对于攻来说不算什么,但是替身只能住在小破楼里却买了这样的玉。

攻疲惫地感谢替身,说要把玉的钱还给替身。

替身当然不会收,攻妈妈也开始劝,攻看着妈妈,“那好吧。”攻心里委屈,“妈,我有点累了,我回去休息了。”

替身欲言又止,但是攻理也没理,攻听着替身把妈妈和爸爸哄得开开心心的,觉得非常荒谬,宁宁和卿卿非常相像,可是爸妈的态度却天差地别。

也不知道攻的父母为什么不喜欢白月光,他们都是攻很重要的人,可惜总站在对立面上,和白月光搬出去的四年他也很想回家看看父母,但是回家就意味着妥协,他一次都没有回来。攻的父亲还好,气都是冲着他的,可是攻妈妈,攻妈妈总是为难白月光。

过了一会儿替身告辞了,攻才下去吃饭,他热了热饭菜,坐下来正准备吃,攻爸爸攻妈妈回来了。攻妈妈生气,“热的时候你不下来吃,冷了又下来热,不知道天天心里怎么想的。”

攻话到了嘴边还是没压下去,“那您呢。”

攻妈妈反问,“我怎么了”

攻沉默了好一会,盯着攻妈妈看,“妈妈您是真心地同意我和容卿在一起了吗”

攻妈妈不自在但还是嘴硬,“当然了,你问这话什么意思”

攻放弃争辩,“没什么意思。我只是不明白您为什么要资助一个和容卿那么像的人。”

攻妈妈心越虚气越大,拍桌子吼,“你发什么疯!我在网上随便选的资助对象,都是书信往来,没见过面我怎么知道他和你的好卿卿长得这么像。”

攻爸爸也生气,自己妻子有轻微的心脏病,根本不能受气,就是攻离家出走那次刺激得她隐性病发作,后来更是要小心注意身体。

攻爸爸不怒自威,“怎么跟你妈说话呢道歉。”

攻敷衍,“妈妈,对不起。”

说完也不吃饭了,就想去把饭倒掉然后洗了,攻妈妈赶紧拉攻爸爸,攻爸爸语气软了软,“吃饱了吗?”

攻回答,“吃饱了”,攻去书房和爸爸谈,“爸爸,我想搬出去了。”

攻爸爸问,”又怎么了。“

攻非常坚持,“其实我早就应该搬走,爸,我已经28岁了。只是前几年妈妈身体不稳定我才一直住在家里,刚刚你也看到了,我会不小心惹妈妈生气的。”

攻爸爸同意了,“行了,知道了。你搬你的,我去和你妈说。”

晚上的时候攻爸爸就和攻妈妈商量儿子搬出去的事情。

攻妈妈开始不同意,攻爸爸就劝她,“儿子长大了怎么能不搬出去呢。”

攻妈妈闷闷地说,“还没结婚呢,算什么长大。”

攻爸爸笑,“28了还不算大,以后58了估计也不算大。”

攻妈妈不开心,“当然了,他在我眼里永远都是个孩子。”

攻妈妈问攻爸爸喜欢不喜欢替身,攻爸爸实诚地说他没怎么看。攻妈妈不满意攻爸爸的反应,“我喜欢他,我想让咱儿子跟他在一起。”

攻爸爸不赞同,“你喜欢也没用啊,关键是咱儿子得喜欢。”

攻妈妈叹气,“所以我才想让修池住老宅,我让宁宁天天过来,他们处着处着,不就喜欢了吗?”

攻爸爸无语,“哪有这么简单啊。喜欢就是喜欢,心里有了一个人,和其他人处多久都没用。”

攻妈妈打他,“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啊,你一点都不关心儿子。”

攻爸爸安慰她,“我关心儿子,更关心你,咱儿子到现在不过也就是个情感问题罢了,比社会上大多数青年都好太多了。但是你是身体上的问题,我不愿意你思虑过重,不愿意你伤心,不愿意你生气,也不愿意你管儿子的事情。”

“我们都这个岁数了,你跟着我青年吃了那么多苦,中年又聚少离多,到现在好不容易把公司交给儿子,我就想着我们过过二人世界,种种花,养养鱼什么的。”

攻妈妈羞涩,“呸。我和我小姐妹做美容,谁陪你养鱼。”但是同意攻搬走了。

攻的妈妈想,要不算了,自己儿子的事情,让他自己去想吧,自己反正做的已经够多了。不如多陪陪老头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与天同兽第二章在线阅读

    想要报仇,必须使自己强大起来。林义心想,被摸骨大师诊断为与神谕无缘,就能击退他复仇的心吗?不可能!他坚信,他的药浴针灸之法必定是有效果的,他一定要觉醒神体,开拓灵脉。青青摇着呆滞的林义,嚷嚷说道:“我才不是小丫头,我叫青青,是了大哥哥叫什么名字?”林义看向青青天真烂漫的脸庞,笑了笑道:“我叫林义,很

  • 过分纵容第6章在线阅读

    “刘星,你说,为什么不写作业。”周老师在讲台上大发雷霆了。身为刘星的初中班主任,他对刘星的意见可大了去了,调皮捣蛋,不好好学习,还带坏同学,经常打架,总是不完成作业,但是,都已经说了,这一次的作业很重要,一定要写,考试的时候绝对会考,怎么还不做作业!无可救药!太过分了!“老师,我生病了,不信你可以给

  • 另一个世界[火影]之第八章(8)

    李嘉一把夺过他的酒瓶:“老大,你心情不好跟我们说,别一个人喝闷酒。”何东停了车:“到了”纪菲白了他一眼:“你看老大还能下车吗?”莫子俊以经有些醉意了,但还不服输:“我为什么不能下车,菲菲你看不起我,我就要下车”。说完挣扎着站起来:“你看我站起来了,我这就下车。”被陈子渊一把拉回坐位:“老大,你想喝就

  • 跨时空的救赎之第十章

    “莉娅,你看今天的《预言家日报》,我们又损失了一名傲罗!”西里斯指着今天的报纸上面刊登的死亡名单,大声嚷嚷着,仇视的目光像毒蛇一样盯着斯莱特林的长桌。“我看到了。”黛莉娅叹了口气,她已经习惯了西里斯的一惊一乍,轻轻的放下餐叉,黛莉娅抽出手帕优雅的擦了擦嘴,“我想,这或许是某种意义上的警告,你看死的那

  • 傲视青春在线阅读第十章

    夏菡被说得脸红,秦宏深一脸愉悦,每个人都发了大红包,然后带着夏菡去人事部办入职。顾姿在后面带着于梦一起过来,很多老员工是知道于梦的,在她没跟齐丞结婚的时候,来公司的次数不少,后面就没来过了,不过公司的文化墙上挂着她的照片,作为三个创始人之一,新员工入职培训的时候,她也是重点介绍的人。她要来公司上班,

  • 维谷林莹

    X疆某座山,一个研究所传来吵闹声。赖红狄指着某人鼻子骂道:“你这个老鬼,有你这样当父亲的吗?把自己的女儿推进火坑,还让S法那些人知道,你给我立马叫龙玲回来,不然我跟你没完!”龙易盯着赖红狄叫道:“哼,我那闺女整天顾着林肃那小子,我让她过去看看真实的他让玲儿明白那小子为了达到目的连爱情都不要,还那么痴

  • 终极系列之龙傲无双在线阅读第三章

    入眼是一座破败的小村子,在秦宇打量周围的环境时,从小村子里走出来几个村民,一个白发彬彬的老人带着几个身着破破烂烂的村民向着秦宇走去。看着走过来的老者,秦宇连忙走到老者身前作辑道。“敢问老人家可是这座村子的村长,在下是主神(系统)派来的。”村长看着秦宇暗暗点头,为人亲和,不卑不亢,微微作辑道。“正是,

  • 网游之天启纪元在线阅读第一章

    宁静的晚上,静的可以听见风的声音。一位老人正在石头上打坐,忽然从远方传来了狼的叫声。但是老人的脸上并没有出现任何紧张的表情,似乎已经习惯了听见狼的叫声。狼的声音越来越大了。这时老人睁开了眼睛,脸上才突然显示出了疑惑的表情,淡淡的说出了一句话: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狼这时狼声忽然停了,突然才狼的方向传来了婴

  • 海贼之月光下的魔术师第三章在线阅读

    51L夫拉瓦戴迪楼上的梳理毫无意义。我全程看下来,毫无理解障碍,根本不需要你来小结好吗……52L要我坐上来么听梳理兄这么一梳理,感觉之前那位苹果味的直A癌说得也有点道理。楼主明明是喜欢渣A的,所以也不能说渣A强行吧。53L维兰少将的情人我感觉楼主有点单相思啊……如果按照“渣A误食不可描述药剂”这个设

  • 芊芊幽城在线阅读第六章

    顾枫越来越觉得这个案子棘手了。他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直发呆,突然手机屏幕亮了,是高雅的消息。——你晚上干嘛去了?“和路大叔吃了个饭,顺便问一下拖车绳的事”,顾枫回道。——噢,有什么进展吗?“没有,就只剩下脚印和拖车绳两条线索了,难啊!”——别灰心,压力不要大。“我真希望此时福尔摩斯附体。”——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