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小醍醐被送回家

2021/11/26 16:24:26 作者:山伏大宝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小醍醐
小醍醐
作者:山伏大宝来源:晋江文学城
【完结文《我的主序星是你》执政官携手夫人寰宇争霸】~~~~~~~~~~小醍醐文案~~~~~~~~~~~汝南袁氏的贵女醍醐自洛阳重返长安,在女社聚会中公开放话,要拿下金吾卫中郎将。曲江游宴上满座同僚都在笑他,就问九郎你怕不怕?崔九郎微微牵动嘴角,他已经等了太久。他记得,她却把他忘了,不过,回来就好。未料,醍醐不开窍。槃多婆叉,恶鬼来袭。长安从来不太平,是无数好儿郎以血肉铸就了太平。帝国的心脏,就是他们的战场。烫酒年少,且留肝胆照河山。~~~~~~~~~~~食用指南~~~~~~~~~~~~+《长安十

沈纪煜一听,忙八卦的凑到沈席容面前,笑的诡异,眼神止不住在两人间打量:“哥,你这有情况啊。”

也不能怪沈纪煜怀疑,他哥沈席容,帅气多金的代名词,帝都神一般的存在,多少女人趋之若鹜,但业内都知道他不近女色,甚至有传言他喜欢男的,今天居然主动跟一个陌生女人打招呼。

不过,还真的别说,他哥眼光是真的好,面前这个女人,一身纯白束腰裙,包裹着身体的曲线,肌肤如雪,精致美丽的脸庞,沈纪煜仔细打量下来,不得不被安浔完美的容颜惊的怔了几秒。

沈席容微微低头,原本的温柔之色转眼被冷色包裹,一股威慑之力袭压沈纪煜全身,他黑眸微抬,语气森冷:“还没闹够?”

看见他哥似乎真的生气了,沈纪煜立即伸手捂住自己的嘴,摇头如捣蒜,老老实实的坐回椅子上。

安浔莞尔一笑,礼貌的朝男人点点头,然后只当没看见对面气场强大的男人,走到许纯身旁,眼神指向沈纪煜,意在询问怎么回事。

“额,安浔,这个你得听我仔细说。”许纯拉住安浔坐到她身边,开始说下午发生的事情。

“我晚上不是和你约好一起吃饭的嘛,所以我下午就提前去酒吧值班了,谁知道这小屁孩儿带着他的狐朋狗友来酒吧闹事,我这暴脾气,我肯定忍不了啊,然后我就喊他出去单挑,然后就......”许纯无奈的摊手,继续道:“就......你现在看到的这样,撞到了警察,把我俩给带这里来了。”

起初沈纪煜还安安静静的听许纯说,一听到“小屁孩儿”三个字,立即炸毛,他一只脚踩在刚刚坐的椅子上,:“你睁大眼睛好好看一看,我是你爷爷!”

许纯闻言,直接嗲毛,双手准备开始撸袖子,这样子似乎要再干一架。

一旁的安浔,无奈的扶额,她真的是拿许纯这个小妮子一点办法都没有,果然和以前一毛一样,经不起挑拨。

她刚想制止,突然面前传来一阵猛拍桌子的声响,除了一直沉默不语的沈席容,另外三人吓了一跳,警官一脸阴沉的看着要打起来的许纯和沈纪煜:“你们两个能不能给我消停点......”他指着沈纪煜生气的吼:“你!毛还没长齐,好的不学竟学着跟人打架,别人说你两句,你就炸!”

“我......”

“我什么我,你给我闭嘴。”沈纪煜话还没说完,警官立即打断,瞪了他一眼,转而又看向一旁偷笑的许纯:“还有你!你笑什么笑,还有脸笑,你以为你打架叫伸张正义?我呸,你那叫蠢!”

警官骂完,沈纪煜和许纯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讪讪的坐回凳子上,终于都消停了。

门外有些穿制服的工作人员经过,被这一阵吵闹也都绕着道走。

这时,一直沉默的沈席容,突然起身,单手插在裤袋里,迈着步子走到安浔面前,他低头,深沉沙哑般的嗓音缓缓响起:“安浔,我们聊聊。”

“啊?”安浔没反应过来,一脸惊讶的看向近在咫尺的沈席容,她使劲在脑海中回想着自己是否认识这个男人,但无论绞尽脑汁都想不起来,她何时认识这么帅的人,她自己都不知道。

沈纪煜只在两人身上扫了一眼,立刻起身,非常识相的拉起还一脸懵的许纯,往外走,边走边说:“走走走,咱俩别搁这当电灯泡。”

“哎哎哎,沈纪煜你给我轻点,疼死老娘了!”

“快点的,慢慢吞吞的。”

许纯:“......”

安浔正想着该说些什么,余光瞥见转眼消失不见的许纯,立即内心把她祖宗十八代都翻了出来,骂了个遍。

许纯个死没良心的,留她一个人和这个大魔王一起,不是让她死的吗......

沈席容看着安浔窘迫的神情,不可察觉的低头一笑,他拿起放在椅子上搭着的西装外套,随手放在臂弯,深沉的看了一眼安浔:“走吧。”

“去哪?”安浔脱口而出,她都还没弄清楚这人是谁。

“我送你回去。”

她下意识的拒绝道:“不用不用,太麻烦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可以。”

沈席容闻言,冷眸微抬,声音听不出喜怒哀乐:“太晚了,你一个人我不放心,别让我说第二遍。”

得,这人还有强迫人的习惯,她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吧,安浔一边懊恼着,一边乖乖的跟了上去。

警局对面,停着一辆低调奢华的黑色保时捷,安浔跟着沈席容走到那辆车面前,她刚上车,前面的司机用像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她,安浔低着头不说话。

这可是他第一次看见沈总身边有女孩子,但往日的训练素质却又让他立即恢复正常。

“你家地址。”身边,男人沙哑微冷的嗓音响起。

安浔立即开口:“后溪春晓。”

然后,车子开始缓缓往她家的方向行驶。

一路上,安浔好几次想开口问出自己内心的疑惑,但男人似乎当她不存在一般,自车子行驶后,就一直在处理文件,冷冽而又俊美的侧颜,完了,安浔你给我把持住!你居然被一个男人的颜值而迷惑住了,万一他要是骗子呢,你可是有着大好年华,居然就这样上了一个陌生男人的车!

安浔越想越想抽自己两耳瓜子。

安浔沉浸自己的世界间隙时,沈席容早已放下手中的文件,他左手微微靠在旁边的车窗上,单手支撑着额头,双腿交叠,看着身侧脸色变幻莫测的安浔,微微叹了口气,语气无奈:“安浔,别瞎想。”

安浔被这突如其来的话,拉回了现实,她表现的有那么明显?

她敛了敛神色,狐疑的问出一直想问的话:“沈先生,我们之间......很熟吗?”

闻言,沈席容眸子低垂,深不见底,他缓缓抬手捏了捏眉心,语气透露着少有的温柔:“安浔,五年了,你终于回来了。”

安浔本来就懵,听完这句话更懵了.

五年前.....五年前她才刚刚出国,她与他怎么可能认识,安浔坐直身子,转向沈席容,开口道:“沈先生,你看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根本不认识你啊?”

难不成五年前她失忆了?安浔被这想法吓一跳,忙摇了摇头,她真的是越想越离谱。

“五年前,安老先生的葬礼上,我与你,有过一面之缘。”身边,沈席容微冷的声音响起。

“我爷爷的葬礼上?我怎么不记得我见过沈先生?”

这么帅的男人,别说一面之缘,哪怕只见一眼,她都不会记不住的。

沈席容刚想继续开口,看见安浔扯了扯裙角,抬眸不动声色的朝前面司机吩咐:“温度调高一些。”转而又看向安浔:“那天走的匆忙,只见了一眼,便记在心里了。”

男人的声音,清冷温柔而又富有磁性,低沉悦耳般的环绕在耳边,让车内狭窄的空气铺盖上一层暧昧的气味。

安浔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瞬间清醒,她差点要陷进他那漆黑的眸子中。

安浔你要把持住,把持住!丫的这个人长得也太好看了些吧,尤其是眼睛,她好几次稍不留神就要陷进去。

“什么时候回来的?”沈席容眸光微动,不经意间问了一句,熟悉的语气仿佛两人认识很久一般。

安浔闻言,大脑飞速转动,斟酌好语言才谨慎的开口:“今天上午下的飞机。”

沈席容看了眼身边女孩明亮的容颜,慢条斯理的问:“你怕我?”

安浔一听,内心开始呼救:沈席容他这种看着有钱又有势的人,本来就不是她这种势力单薄的人惹的起的,何况,身边一个气压极低,浑身冒着森冷寒气的恶魔级人物,她不怕才怪!

但她可不敢把真实想法说出来,安浔谄媚的一笑:“怎么可能,我遇见您这样帅气而又完美的人,开心还来不及呢。”

沈席容哪里听不出来她话里的意思,但却不说破,他看着安浔,语气是难得的温和:“你见到我,真的很开心?”

安浔立即点头,脸上笑意不减,她今天出门要是知道会遇见沈席容这种人物,打死都不出门!

她现在坐在真皮柔软的座椅上,周围全是沈席容身上的气息,真的是,如坐针毡。

车行驶了几分钟,终于停在后溪春晓公寓楼前,安浔瞬间松了口气。

安浔拿起自己的包,面带笑意,礼貌的同沈席容说:“今天谢谢沈总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安浔,等等,”安浔刚拉开车门,突然,沈席容喊住她,一阵干冽烟草香充斥着安浔鼻腔,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拉住车门,轻轻一带,车门又合上了。

她惊慌的抬头,不会这人不让她走吧,突然一张冷俊的容颜瞬间逼近在安浔面前,她吓了一跳,本能的往后躲,一不小心撞上身后的玻璃,在头即将磕上之前,突然一只宽大有力的手掌捂住安浔的后脑勺,这才免受磕到脑袋。

安浔还未开口,随即,头顶上传来一阵无奈的声音,只是一如既往的冷:“安浔,你躲什么?”

“你突然凑到我跟前,我.......”安浔语无伦次的看着他,眸子里透着嗔怪。

沈席容叹了口气,语气缓和道:“是我的错。”

驾驶位上的司机,这一次听完沈席容的话,是真的震惊到瞪大了眼睛,他刚刚没听错吧?沈总居然向别人道歉?而且还是一个女孩?

他是沈家几十年的老司机,是看着沈席容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冷漠又强势,王一般的存在,只有别人向他道歉,哪里会是他向别人道歉。

“纪煜顽劣了些,还请转达给你的朋友,莫怪。”

安浔皱着眉,眼看着越靠越近的高大男人:“你站住!说话就说话,别再靠近了。”

他突然伸手将安浔拉至他跟前,漆黑的双眸盯着近在咫尺的女孩,樱红的嘴唇泛着光泽,他真恨不得直接咬上去。

他头微低,只是在安浔光洁白皙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低沉沙哑富有魅惑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晚安,我的小安浔。”

哐的一声,安浔脑子瞬间懵了,她愣在原地,这是个什么情况?大魔王亲她?她呆滞了一秒,瞪大了双眼看向男人。

沈席容很满意安浔这般模样,他嘴角一勾,眉梢都染上一层笑意:“还不走?你再待下去,我可不敢保证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安浔闻言,几乎不带思考,直接扭头拉开车门,二话不说,落荒而逃。

身后,男人看着逐渐消失的背影,才收回视线,眸子内温柔之色退尽散去,瞬间恢复冰冷的神情,让人不敢靠近。

前面,司机王叔一脸欣慰的笑着:“沈总,看来这个女孩,对您来说,很特别啊。”他从来没有见过沈席容方才那般模样,眼里全都是她,和现在高高在上,杀伐果断冷漠男人简直判若两人。

沈席容看向窗外,似乎想到了五年前那个一身黑衣,明艳动人的女孩,原本布满寒光的眸光中闪过一丝温柔:“她的出现,让我觉得,我遇见了想让我一辈子珍藏的东西。”

“您想要什么女人,不是招手就来的?”王叔语气透露着疑惑问。

他沉吟半晌,开口道:“我怎么舍得逼她。”语气心疼又无奈。

黑色的夜色中,一辆低调奢华的保时捷,缓缓行驶在马路上,慢慢与夜色融为一体,消失不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明之少年大奸臣之第九章(9)

    又小又破的医馆内只有江黎一个人,就在他准备把身上这个碍事的假肚子拿下来的时候,忽然听见外面发出了什么巨大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人踹开了那两扇本就面临报废的木门!江黎心里一跳,下意识地拉好衣服,转过脸去便看到气势汹汹冲进来的男人!“封铭……”日!怎么又是他!封铭看着眼前脸色暗沉、嘴唇苍白的女人,黑眸中有陌

  • 独步修真路在线阅读第九章

    经过了漫长的排队,他们终于进到了扬州城里面。宽阔的街道,鳞次栉比的店铺,熙熙攘攘的人群,让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稻香村的人看的目不暇接。秋如风也惊叹的左顾右盼,虽然现代社会也是高楼大厦林立,却哪有眼前的古色古香。刘大海似乎熟悉道路,在扬州城里左拐右拐,一直未停。秋如风问他:“我们这是去哪儿?”刘大海说:

  • 零点循环血红小珠!

    傍晚,天边下着小雨。北海镇农贸市场,一名穿着浅蓝色背心,满身污渍的年轻人正忙活着。年轻人脸色苍白,头发散乱,神态间已略显疲惫,但仔细一看,他却有着一张清秀俊逸的脸庞,只可惜除了他的客人以外,街边路过的行人却很少有人正眼看过他,要么视而不见,要么就是带着嘲笑鄙夷的神色,原因无它,只因为他是一个卖菜的。

  • 似光亦似凉启

    小时候我一直不懂:为什么别人都跟父亲姓,而我却要跟母亲姓?是的,我父亲姓秦。而我,姓顾。一顾倾人城的顾。我的名字,就叫——顾倾城。父亲说,这是个很俗的名字,但是我用除外。因为我有一个倾国倾城的母亲,我的倾国之容,自襁褓中就已决定。而对于一个真正拥有倾城之颜的女子,没有任何人会觉得“顾倾城”这个名字俗

  • 冒牌愿望店在线阅读第四节

    “阴气+3!”“阴气+2!”“阴气+4!”“阴气+1!”“阴气+2!”……只见苏阳的系统之中,一道道阴气不停的刷新着,大量的阴气涌入苏阳的身体之中。原本如同普通人一般的苏阳,此刻浑身阴气环绕,如同一方恶魔。僵尸分为,白僵,黑僵,绿僵!道士分为,童子,方士,道人!厉鬼则是分为,野鬼,厉鬼,红衣厉鬼!这

  • R幻想实验空间在线阅读第10节

    “大猫哥哥,你不是要给你们家熊大五郎找个朋友,为什么要送给我呢?”小海虽然颇为眼馋那只穿着蓝色连帽恤的白色大熊,不过还记得弦一郎哥哥说的“君子不夺人所好”,十分严肃地推拒着。“可是我很喜欢小可爱啊~而且小可爱也为赢到他做出了很多贡献呢~”菊丸把熊宝宝往小海怀里塞,“而且我很喜欢很喜欢大五郎的,但是把

  • [火影]朱雀与乌鸦在线阅读第7节

    一下午的筛选结束,又观看了几场他们的比赛,虽然差强人意,或者说李浩宇根本不满意,但毕竟比赛临近聊胜于无,在胖子的劝说下最终还是选了两个,分别负责上单位和中单位。至于打野位的那个,李浩宇坚决的一票否了。理由只有两个字:“太菜”对此被选的人也是颇有微词,但看到李浩宇与胖子的训练时,他们被折服了,完完全全

  • 特种兵之配角逆袭问题

    刘添夏和许五口对着坐在桌旁。“咕咕”不知是谁的肚子响了。早晨的阳光下,双方的脸都红了。“咚咚咚”门外有人敲门。“我去。”刘添夏急忙起身。“一菲姐?!”刘添夏直勾勾地盯着胡一菲手中端着的炒饭。“你们这帮子年轻人啊,我看你们俩都不会做饭吧?外卖还是要少吃,呐,端进去吃吧。”胡一菲把炒饭递到刘添夏的手上。

  • 玄幻:我和诸天大佬玩吃鸡第八章在线阅读

    韭叶回到10多年前工作过的盛大夜总会,发现真的已经物是人非了。虽然名称和位置没有变,显然已经重新装修过了,不论里面还是外面,更加金碧辉煌,加上无处不在的水晶灯和玻璃镜子,一进去就能感到一种无边的通透和光明璀璨。原来的那些妈咪应该都是她这样的老妈级的了,小姐们也该都升格为老姐了。她们已经不可能还在这里

  • 不多不少,刚好一生在线阅读第三章

    白衣道人抱着女婴骑上四不像向着前方的雪山走去,雪山高万仞,万古冰封,百丈之上再无树木,冰壁立陡,冻雪如石,除奇人异兽不可上。他所在的村子实在是太小了只有那十几户人家,被这万仞雪山阻隔,偶有出村者也是绕路千里冰原,九死一生,几乎与外界隔绝,好在这冰原之内虽然寒冷但绝不缺乏食物,因人迹罕至往往有很多的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