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铿锵战刀风雪伤别离

2021/11/26 15:37:10 作者:张羽 来源:17K小说网
铿锵战刀
铿锵战刀
作者:张羽来源:17K小说网
我走上了从军之路,穿上那自己最爱的绿色军装.在经历磨练后意外的进入了中国最神秘最特殊的战队:血狼突击队;这是一支中国军方很多高级将领,外国高级间谍都不知道的特种作战部队;这是一支存在与现实和虚幻间的战斗群体;这是一支特殊的军人用自己的方式演绎特殊军人的神话.这是一支保卫国家安宁不可缺少的特殊的战斗部队;这更是一支有棱有角、敢爱敢恨、个性张扬、青春阳刚、身怀绝技的当代特种军人;他们唯一的武器是一把完美无缺,极具灵气确又十分诡异的狼刀;唯一能战胜他们的对手就是他们自己;[本书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

皑皑白雪覆盖着的城,万籁寂静,今年南域的冬天格外的冷,迎来了百年难得一遇的大雪。

一席红衣的女子,执着红色的油纸伞,背着行囊,站立在城门口,低低的伞沿遮住女子的面容,红丝系着乌黑的长发垂至腰间。

在距离女子两米远的地方,刚刚束冠的少年,雪打湿额前的碎发,浓浓的弯眉,黑瞳如曜石,俊雅非凡。

“素落。”不染而朱的薄唇,刚毅又性感,吐出清晰的字句,易欢满眼的深情盯着女子。

半晌,女子微微抬起油纸伞,梨涡浅浅,淡笑,露出整整齐齐的皓齿,似含着清风的眸,一眼可看穿人心。

“欢儿,去做你想做的事吧。”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泛着一丝丝的颤抖的声音,却是无奈的凄笑,这就是他们,恨不可长相伴,只可长相思。

她的心,当真从未给自己半分,那些日日夜夜的过往,难道她就一丝的不念。

“就此别过了。”女子转身,重新压低伞沿,踏雪而去,白茫茫一片里那抹如血的殷红,格外刺眼。

“素落!”他企图最后的挽留,可是却一时如鲠在喉,他将要去复仇,必是千难万险,难道要留她在他身边吗?

看着渐渐远去的,清瘦的背影,北风刮得狂乱,拍在脸上的雪,刺得他面颊生生的疼。

“师父。”乱雪纷飞里的少年嘶声力竭。

前行的女子,稍顿,白皙的手紧了紧伞柄,欲启的朱唇最后勾了一抹苦笑。

“素落易欢,我离君天涯,君离我海角。”女子心里默念,没有回头的继续,细看,潇洒离去的女子,清风明月,却是那般孤静,忧伤。

“素落,你我皆凉薄。”他最终任由她而去。

失魂落魄回到曾经和她居住的庭院,桌上的瓷盘盛着她前不久制好的冬蜜枣,那是他最喜欢吃的。

她知道她不离去,他便有了牵挂,可是,她走了,他唯有更加的牵挂。

次日,雪停,易欢关上那破旧的柴门,离开了清河。

花谷,冬雪凋谢尽所有芳华,唯有日灵花,五色的花瓣,在烈风中摇曳,有种说不出的韵味。

刹羽未曾料到花谷如此容易种植日灵花,倒也是因祸得福。

当年刹离怀着刹羽时中了寒毒,使得刹羽一出生便苦受寒疾折磨,每年初冬便发作一次,日灵花是极寒之花,其寒性虽然能压制住寒毒,减少疾症的折磨,却无法根治。

这几年里,刹羽在花谷时,等到初冬,素落便瞒着易欢偷偷跑过来,给刹羽熬着日灵花的种子,燃烧花瓣熏着整个房间,抱着那个骨瘦如柴,时时晕厥的少年,生怕他会抗不住这冰寒,长眠不醒。

蓝衣少年披头散发,面色苍白,躺在床榻上不停的咳嗽,全身寒气凝结,被病痛折磨的换了前几日的样子。

“月姑姑。”素落放下包裹,熟练的熬起汤药,“阿羽可是毒发了?”

“嗯,昨日开始的。”月姑姑之前是老王妃侍女。

“姑娘每年都来,可是公子还是不待见姑娘。”月姑姑叹着气,自从素落知道刹羽的病情便帮她照顾着刹羽,她对素落十分感激。

吃过晚饭,刹羽就干咳不停,吐了一大堆的血,脸上慢慢结上薄薄的冰。

“好冷。”素落抱来香炉,厚被,刹羽躺在床上蜷缩成一团,神志已经糊涂,开始胡言乱语,“娘亲,你来看阿羽了,南宫家不要阿羽了。”

“阿羽。”素落心疼不已,一勺一勺喂着刹羽药,“挺过今夜就好了。”

“娘亲,阿羽好冷。”素落熏了一屋子的日灵花瓣,淡淡的幽香,让人神清气爽,可是,刹羽仿佛身处冰火两重天,忽冷忽热。

“阿羽。”素落抱着刹羽,用手暖着他惨白的脸,月姑姑不停的给他喂着日灵花熬成的药水,喂了吐,吐了再喂,已经喂了整整一大碗。

榻上的刹羽痛苦不堪,素落抚着他眼眉的寒冰,清眸落泪,“阿羽,你要恨我一辈子的。”

北风在屋外狂嘶,拍打着窗户,素落渡着真气,她的师父被这寒毒夺去了生命,她日夜思念的儿子,她拼上命也不能让他有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英雄联盟之神途在线阅读第八章

    陆哲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他漂浮在九幽雷罡树的本体面前,绵远悠长的呼吸声从陆哲云嘴里呼出。他看到了乔老死去,看到了梦馨被她的族人强行带走,以及离去前对陆哲云说的那句我等你更是牵动着陆哲云的心。“为什么这么痛呢,这难以言喻的心痛感真的好难受。”陆哲云这般想到。梦中的陆哲云睁开眼,看着眼前的九幽雷罡树

  • 绝品武神第二章在线阅读

    “梦。”“夜歌。”“梦,喝我的血…吃我的肉吧!这样就能和你合为一体了。”“不,我不能伤害你…我不要!”“可我不要你死!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活在你身体里,和你一起活下去。”“不,我不要,夜歌,我……”“我爱你…梦……”昏昏沉沉的…眼前是一片无尽的黑暗。周围的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隐隐约约地,我听到了一个

  • 魔门天下之这我孙砸?(二)(5)

    这两个小孩儿拖着两件很大的衣服,眼神很是迷茫地看着周围。在场所有人都一脸懵:这是谁家的小孩呀?“这……”白远惊讶了,紧接着,他两眼放光,“嗖”的一下就蹲在了两小孩的身前,白远仔细地打量着他们,“这……太像了……诶!老蔚头儿,快过来瞅瞅!”蔚离听见白远的声音,这才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屁颠儿屁颠儿”的随

  • 超时空武侠传重制版之第十章

    西里特特在火焰当中凝视着那座巨大的王城。利普尔斯城,他曾经服务过五千年的国度。他的父辈们也一直为维尔图亚王城服务。从出生到死亡,他的胎盘和棺材全都在这个国度里。西里特特成年的时候就加入了禁卫军,他一步一步爬上了禁卫军首领的位置。那真的很难,而且他服务的魔王陛下天天游手好闲没有一丁点王族风范。后来他听

  • 我在港片世界当神探在线阅读第3节

    苏小透的成功逆袭,果然靠脸才是真绝色!苏小透大学生涯开启,想当然的就时间多了。有了电脑又有了时间,苏小透就各种开始琢磨着,如何才能接近大神。做粉丝的人吧,总会有着一种奢望,希望大神认识自己,希望被大神所熟悉,更希望和大神成为能说的上话的朋友。而这些希望,也是苏小透所希望的。但,他也是理智和腼腆的。虽

  • 凌霄武侠在线阅读第三节

    “你是谁?”“我问你是谁!”来人又重复一遍。子夜反应过来,看向现在她面前的人。朝日奈风斗。“我是子夜。”风斗瞳孔微缩,子夜,不是绘麻啊……他在得知家里有妹妹来的时候,还以为,是绘麻回来了,于是,他把所有通告都推掉,只为了回来见她一面。现在想想……也是不可能的啊。她都决定要走了,怎么会回来呢?子夜……

  • 我的末世修仙记克隆“零”,四道轮回!

    邪道与鬼道,双道斗法。双缕飘忽不定的虚影争斗至世界各处,所到之处,自有无辜生灵受难。仙道见此面露不忍,浮沉一扫。所修阴阳和五行规则,七色之光散出,修复万千本源受损的生灵。“疯魔战甲,疯战成狂。落日神枪,横扫千军。”魔道疯战成狂,身后突然化形万丈巨人。巨人穿云扶山,像那千万年前的擎天巨柱。举枪横立,横

  • 贤夫难得第4章在线阅读

    走出屋内,看着久违的太阳,伸了个舒服到骨子里的大懒腰,乔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哦不,是秦川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踏着无比坚定的步伐,虽说不认路但是走的要有自信,嘴角带着笑意的秦川正式上线,一个想要弄死主角的配角要马力全开了。很明显天阁作为听风大陆的顶级势力,建筑面积明显超过了秦川的认知,本以为自己兜兜转转

  • 神奇宝贝之我的穿越之旅走出乡间的少年

    十五岁那年的那个夏天,肖添力的命运发生了转折。在此之前,肖添力只是一个普通的乡村少年。与村里小伙伴所不同的是,他没有爹。知道秦香莲的故事吗?这个故事,在哪朝哪代都有自己的版本。添力的娘就是现代版的秦香莲。她在侍奉公婆,养育儿女数年之后,被她那大学毕业留在城里工作的丈夫抛弃了。民间故事中,喜新厌旧、忘

  • 叶先生的小娇妻第7章在线阅读

    在西站发现甄蘅的身影简直不要太容易。甄蘅是娃娃脸,出门总要携带身份证,以免出现被门卫怀疑是未成年人不允放行的事情发生。不得不说,那双大大的猫眼,让甄蘅更减龄了。甄蘅犹如金刚芭比一般拖着两个拉杆箱,向于非鱼狂奔而来。说自己不认识她,是不是晚了?于非鱼被甄蘅环住腰身,充满怨念的声音传入于非鱼的耳朵:“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