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正文

江湖赢家第一章在线阅读

2021/11/26 15:14:59 作者:一苇渡江人 来源:纵横中文网
江湖赢家
江湖赢家
作者:一苇渡江人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个来自现代的失意中年男子一不小心来到了明朝中叶,成为了妙僧无花的弟弟,看他在哥哥无花的阴影中,怎样一步一步在江湖上出人头地!这是一个糅合了楚留香和笑傲江湖的世界!

夜,笛声悠然,从地狱而出,飘零四散。

吹笛人眉间的烟火印记显示出她和身后红色烈焰印记大门的赤焰地狱有些许关系,这把玉笛是她自出生起就有的,母亲说,是九重天外天的宫宇正殿上的女娲玉石打造的,不知为何她半妖半魔之身会有这天界的仙物,问过母亲多次,都没有得到答案,便也不再执着于此。只是每一个月圆之夜,地狱大门打开,亡灵赶路之时,她都会站在这冥界地府和人间万世的奈何桥之间,看着这些生死薄上已经除名的人间恶灵,被运送至比地府还要深的赤焰地狱,奏一曲人间哀事的笛曲,也不知道是为这些恶灵脱离人间苦海奏乐歌,还是为自己几千年在这黑暗无垠的地底生活,奏悲歌。

她是秋水,没有姓,赤焰地狱执掌人的义女,冥界公主。

冥界之人忌讳在白日里行走六界,一是众生皆远离冥界,二是冥界里的人,乃半妖半魔之身,煞气深重,与人间,天界,乃至魔界,妖界都无法共存,只有天宫受刑之人,人间罪孽深重之人,妖魔两界修炼走火入魔,魔障缠身之人才会被发配到这地底炼狱。

今日的亡灵似乎比上月只增不减,听说现在的人间战乱四起,也难怪面目可憎的亡灵较之前多了许多,秋水的笛声还未结束,烈焰大门被打开,身着深紫色长袍,手持一把昆仑扇的女子,走了出来。

“姐姐,母亲四处找你,我就知你在这里。”

那女子看上去比秋水要小一些,也比她看上去俏皮一些,额头上同样有一个烟火印记,只是她的印记尚浅,她过来搂住秋水的左臂,将昆仑扇藏于身后,秋水打趣地说到:“母亲把这昆仑扇赠予你了?可是当作了你的法器?”

那女子将昆仑扇执于胸前,打开,丝帛的扇面显示出金色暗光,即使这地底,仍然可以看到这扇面上金线密布,昆仑扇乃天界爱物,是上古时期的昆仑山神随身佩戴的法器,后历经天宫大劫,六界骚动,辗转到了母亲的手里,传说这昆仑扇的扇骨是昆仑山神的坐骑天元兽的脊背骨打造,坚硬无比,可挡一切锋刀利剑,是一把不可多得的防身宝物。

那女子脸上得意地笑道:“母亲说了,上月押送妖界亡灵的差事干得不错,妖界难得没与我们起冲突,还乖乖将这些妖精的妖灵悉数奉上供母亲修炼彼岸花精,所以才把这昆仑扇赠予我,当作我的防身法器。”

那女子抑制不住脸上的笑意,秋水挟着她的手往殿内走去。子时,人间阴气最重的时刻,此刻殿内也燃起了冥火,人间用青油打火,而冥界,则用人间尸骨的尸油点火,母亲已端坐在殿内,此刻正在闭目养神,听到脚步声,睁开了眼,姐妹二人单膝跪地,异口同声地说道:“母亲安好。”

侍女送上了早已准备好的腰牌和衣服,这腰牌是冥界通往人间的凭证,每日子时冥府大门打开,魂魄归世,而冥界是半妖半魔之身,在人间行走多有不便,便可凭此腰牌畅通无阻。这衣物,是人间之物,清冽的玫瑰汁子香气,还有芍药的花纹图示绣在衣物上,香肩外露,酥胸半遮,任这人间男儿谁人看了都是移不动半步,只求耗尽毕生心力,也想与这衣着霓裳的美人,醉死温柔乡。

”秋水,慕禾,今日是月圆之夜,魔界长老也会去往人间,一切小心行事,万不可暴露自己的身份,若不到万不得已,不可露出你们的法器,招来无妄之灾。”

母亲叮嘱一番之后,姐妹二人换上衣服,去往人间。秦淮河畔,酒肆林立,船舶纵横,人间的大好时光在这烟花柳巷里仿佛都被放慢了脚步,即使身处群雄乱世,可这温柔乡里的恩客却始终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醉梦春宵。

白昼,姐妹二人是赤焰地狱的公主,入夜,丝竹声乐,酒醉灯起,她们就是这秦淮河畔最大声色场所水云间的大小掌柜,柳依依和柳苏影。在人间,谁人不知这水云间双艳,碧手媚眼,薄唇粉腮,游走在各路侠客与亲王贵胄之间,迎来送往,将这秦淮河上一半男人的魂儿都尽数勾了去。无数人散尽家财,一掷千金就为了与这两位掌柜同桌对饮,只是从这水云间立于此处起,每年能有此殊荣进入二位掌柜香闺的人,屈指可数。尽管如此,这水云间里的其他姑娘,都是人间的潋滟春色,直叫人心生流连。

今日不同,是水云间一年一度的千舞会,大小掌柜和各路头牌早已粉饰装扮完毕,水云间的大厅里也早早就搭起了舞台,围绕在舞台周边的是整整齐齐八张高桌,桌上有西域的美酒和楼兰进贡而来的精美酒具,水云间今日也破例允许女子进入,这里一下子挤满了人,有人是一掷千金为了上桌喝酒,有人是听说水云间的名声来一探究竟,而那些女子,不少也女扮男装偷偷溜了进来,想来看看这色艺双全的二位掌柜到底是何来头,竟引得自家相公流连花丛。

一阵骚动后,舞台下方的鼓点,笙和古琴合奏,一曲柔美玲珑的乐声起,蒙面的二位女子从天而降,身缠红色缎带,身姿婀娜地落于舞台中央,额间点缀了外邦玛瑙,媚眼如丝,只是一个回眸,台下的观众便失了神,丢了魂。

蒙面的二人正是柳依依和柳苏影,犹如一对缱绻的恋人,拥抱,分离,又将眼神死死地锁在对方的身上,伸出玉手将对方拉回舞台中央,抚摸,如同水蛇一样,一人在另一人的身下缠绕,仿佛一阵云雨之欢过后的不舍和贪恋,好像要把对方揉进自己的骨子里,融为一体,台下的看客被这热烈又带有勾引味道的舞撩得春心荡漾,不少人红着脸,还有一些女子一边说着:“成何体统!”一边退出了人群。这人间的礼教,道德,约束,和思想,与这烟花之地而言,不过是废纸,废话,所以当这乐停舞落,一众看客心里的痴嗔贪念早已临驾于礼节束缚,四书五经之上,都开始展现出最原始的人类欲望,直勾勾,**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叶罗丽精灵梦之夜玖诺冰在线阅读惩罚

    ”奶奶…您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田欢儿小声的说道,然后哭得梨花带雨似的,令人不由得也会生出怜悯之情,当田欢儿看到我这边,又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别人都看不到,只有我看得到,其他人都只看到田欢儿在哭,我看着她哭的样子,心道,演技这么爆棚,你简直可以去当一个演员了,不好意思我不吃这一套,这一套在我

  • 甄嬛传同人之婉柔传第9章在线阅读

    “小心!”令狐冲看到这一幕,不由的就是起身大叫道,但是身上传来的疼痛却是让他浑身一个抽搐,又是趴在了地上。“呵呵,这一刀,太辣鸡了。”易晨轻描淡述的一笑。旋即,猛地就是起身,不知何时,九叶剑已经是出现在他的手中,一剑过去,那九叶剑接近剑柄的最后一片玉叶赫然已经是从白色,到黄色,再到现在的紫色。还有那

  • 九龙劫君之灾难发生,梦溪穿越

    灾难发生,梦溪穿越随着一声巨响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外面的精灵们赶紧为躺在床上的人鱼国公主儒雅梦溪穿好衣服,只见人鱼国国王和王后紧急出现梦溪的房间里“梦溪,飞摩族紧急昨晚用药迷昏了我族大多数军队,今早已经进来我国首要之地,如今,只能前往飞鸟族躲一阵子了,溪儿啊,一会儿快点和你母后逃出去,我来压制他们”,

  • [妖猫传]清平乐在线阅读第一节

    东南军区,禁闭室[叮,宿主刷级成功,力量经验提升30][叮,宿主力量升为3级,力量x3,目前力量33,正常成年男子平均10]龙霄满意的看着禁闭室的天花板,不由得为禁闭室点了个赞。“新兵龙霄,你的禁闭时间结束了,回你的连队报道。”龙霄愣了一下,忙从床上爬了起来。“不是!纠察你再让我关会吧,我这好不容易

  • 血色小旅馆在线阅读第9章

    六圣兽伊奥气愤地望着前方不远处的空中航母,脸上多有不忿。“海皇,这些凡人也未免太过傲慢,竟然让你久等了这么长时间,要不要我过去教训一下他们?”伊奥随即转身,恭敬地向着董源请示道。貌似……这才过去了不到五分钟而已吧?好像也不是很长吧?董源心中腹议了一下,但也知道伊奥这是护主心切,旋即缓声开口道:“他们

  • 君爷的重生小娇妻第8章在线阅读

    看着准备驱马上前的郑远,一旁的齐乐山赶紧道:“旅帅,对面这几个都只是高句丽的底层军官而已,并不是他们的高层将领!”“正所谓兵对兵,将对将,这些骑兵让我们去解决就好了!”“而且我们也不知道高句丽人会不会有什么阴谋,旅帅还是坐镇中军比较合适!”随着齐乐山话音落地,郑远的脑海里响起了系统属性的机械合成声音

  • 摄像头系列第七章在线阅读

    云瑶转过身,看着浮生,缓缓开口,“你为什么要我们胜?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呢?”浮生轻轻笑了两声道:“我帮你们天界胜的前提是我要你向我保证一定要诛杀魔君裂蠡?”“诛杀魔君?难道你想取而代之?”“这不是云瑶上神该关心的事了?你只要知道我们各取所需罢了,你想要玄尘上神在这场神魔大战中无恙?便答应与我的合作。”

  • 道门第四祖之异世穿魂(2)

    痛......一股剧烈的疼痛油然而升,刺激着古系苑的神经,一股绞心的疼痛遍布的全身,一阵又一阵的疼痛犹如万般大浪一般朝她涌来,一波又一波。身体好像被抽离了,由于疼痛,她的眼中剩下黑暗。她觉得身体很轻,瞟了又飘,忽而重重的坠落,忽而停下,这种感觉很难受,甚至令她怀药作呕,身体像是突然被什么东西拉扯下去

  • 逐鹿天下在线阅读劫后

    “佩服!”轮回之主说道,“盖兄,此次是我等三人不是,就此告辞,不过看盖兄气色,估计命不久矣,若是需要我等帮助,可以传信。告辞”说话间,轮回之主等三人的身影寸寸消散。原来这三人并不是真身前来,他们的生命之力枯竭的太厉害,竟是连真身行走宇宙都有些吃力,因此这次前来捡便宜只是一道元神化身。盖九幽缓缓坐下,

  • 末世刺客行在线阅读第二章

    三十年后,妖界监察殿异妖分院。外面大雪依旧在下,伏萝从深沉的梦中醒来,脑海中还有些昏昏沉沉,疲惫感席卷全身,她索性又躺了一会。闭目养神,她只有在这时候能难得的感到一会儿轻松。谁知,这一闭眼又睡过去了。这一次无梦,再次清醒时,就看到心理医师郝姑姑坐在她房间中看书。“郝姑姑…您怎么还在这。”伏萝坐起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