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孤星医圣在线阅读第7章

2021/11/26 16:30:00 作者:履约 来源:纵横中文网
孤星医圣
孤星医圣
作者:履约来源:纵横中文网
在这片孤星大陆上,有些人可以借助星星的力量进行战斗、修炼,而这些人被称为星尊……

第七章

老爷子寿辰一过,第二天,人就走了差不多,相比昨晚的热闹,凭添几分清寂。

顾卿月因为学校有课,耽误不得,顾思敏特意来送她:“以后去淮市找你玩哦。”

顾卿月应声道:“好,我等你。”

顾母同家里的长辈又说了几句话,母女两上了车,这次仍旧是余叔送她们母子两前往雁江机场。

上次来的时候在下雨,这会走,也是淅沥小雨。

路上,顾卿月同顾母谈起顾珩生来,顾母感慨道:“大房的三个孩子,都是高智商,可惜只剩下你三叔一人。”

顾卿月清楚,顾珩生的母亲是顾老爷子的第一房夫人,据说去世的早,顾卿月迷茫道:“我没有一点印象。”

“大夫人走的那年,你还未......”余叔顿了两秒,又接着道,“还未出生。”

顾卿月清楚余叔未说完的话是什么,她眼睫微敛。

顾母握了下顾卿月的手,去看她的神色,顾卿月抬眼,露出了个笑脸。

航班在淮市机场落地时,已是中午。

顾卿月的姐姐苏熙来机场接母女两,苏熙穿着黑色一字肩毛衣和同色系的针织裙,身形高挑,气场压人。苏熙早年做过模特,因本身气质出众,这会在这人来人往的机场,还是引起不少行人目光。

顾母接了个电话,临时公司有事,拦了辆出租车走了。

顾卿月同苏熙一辆车,苏熙递来一杯丝袜奶茶。

两人是重组的家庭,没什么血缘关系,但因为相处时间久了,倒也跟亲姐妹无异。

苏熙拿下手腕间的黑色皮绳,将长发拢成一把,问:“这几天在雁江市过得怎么样?”

顾卿月喝了口奶茶:“还行。”

苏熙笑笑:“你爷爷呢,身体如何?”

“挺好的。”顾卿月皱眉,说,“看不出什么来。”

苏熙笑言:“我问了个傻问题,你这么怕你爷爷,大概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了。”

前几日,要前往雁江市时,顾卿月在顾母面前好一番折腾,先是装胃疼,什么法子都试过,最后还是乖乖上了飞机。

现在想想,顾卿月也有几分不好意思,她讪讪道:“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怕他。”

苏熙又问:“今天先回家里,明早再回学校”

“好。”

姐妹两回到住处,苏熙道:“阿姨已经备了午饭,你进去吧,我还有事要处理。”

顾卿月点头,知道苏熙是个大忙人,如今手下管理着一间工作室,不似她,家里最清闲的人。

她关上车门,透过车窗,说:“开车小心。”

苏熙在车里冲她点头,又说:“要吃什么宵夜,发信息给我,晚上给你带回来。”

顾卿月看着苏熙将车开走,这才折回屋里。

“回来了”徐姨,“给你做了你爱吃的菌菇番茄面。”

顾卿月脱了外套,搁在沙发上,笑嘻嘻道了声谢后,又去洗手间洗净了手,这才在餐桌上坐下。

她今早食欲不佳,只喝了一瓶牛奶,这会是真饿了,她舀一勺鲜汤送入嘴里,不禁弯眼赞道:“好喝。”

徐姨自然是欢喜,又去厨房洗了一个香梨,切成片块,装入盘里,给她放在餐桌上。

顾卿月填饱食腹,回到房间,门口处堆着这几天寄来的包裹,是她前几日购买的书籍。她从抽屉里拿来一把小刀,沿着透明胶布划上一刀,纸盒应声破开,她将书本取出来,随意拿了一本,趴在床上翻阅。

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醒来时,是被好友舒淼淼打来的电话吵醒的。舒淼淼是顾卿月的高中同学,高考毕业后,舒淼淼和顾卿月又考入同一所大学,这缘分实属难得。

顾卿月躺在床上,那端舒淼淼轻声道:“卿月,你从雁江回来了吗?”

“嗯,刚到家了。”

“哦,什么时候回学校?”

“怎么了?”

“突然想看电影,找不到人。”舒淼淼如实道。

“明天回去,明晚陪你看,好吗?”

两人又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门外有说话声,好像是苏晏礼回来了。顾卿月下床,开门出去。苏晏礼刚好从门口经过,闻声,停下脚步:“卿月,睡醒了?”

顾卿月嗯了声,又问:“苏叔叔,我妈回来了吗?。”

“晚饭前应该会回来,怎么,找她有事?”

顾卿月摇头:“没,就问问。”

苏晏礼:“中午你姐去接的你?她人又跑去哪了?”

“她说工作室有事,要去处理。”顾卿月说。

苏晏礼点点头,又说:“刚坐飞机回来,也累了,你去休息,等会开饭了,让徐姨上楼叫你。”

顾卿月掩上门,走到床边坐下。

这会困意尽消,也不想睡,顾卿月拿来手机,无意间点到通讯录,她逐条下滑,看到最后一则联系人,备注名是#。

那天在电影院挂了顾珩生的电话,下意识存了号码,这会盯着这个#,,顾卿月想了想,还是将备注名改为顾珩生。

六点时,顾母回来,徐姨上来喊顾卿月下楼用晚餐。

苏熙没回来,顾卿月洗了手,在餐桌旁落了座,她中午吃得太多,其实这会倒也没有饥饿感,只添了小半碗米饭。

顾母看了眼她瓷碗里盛的饭,关心道:“胃口不好,就吃这么点?”

顾卿月笑着摇头:“不是,中午吃太饱了,这会不大饿。”

苏晏礼笑眯眯道:“晚上饿了,让徐姨给你煮夜宵。”

用完晚饭后,顾卿月又陪着顾母坐了会儿,便回到房间。

苏熙是晚上十点回来的,带了点夜宵。

顾卿月去开门,苏熙看了她一眼,说:“睡下了?”

顾卿月摇头:“在看书。”

苏熙眨了眨眼,问:“要不要一块去地下酒窑喝点酒?”

苏熙身上依稀可闻清浅的酒味,顾卿月点头说好。

两人悄悄溜出房间,这套公寓很大,有专门的地下酒窑,顾卿月第一回来这时,是苏熙带她来的。那会苏熙刚满十八岁,顾卿月才十二岁。

地下的酒窑的设计偏中风,贴墙摆放的一排排实木橱酒柜,酒柜上方便是几幅墙画,大理石瓷砖和实木地板将这空间一分为二,总得来说,凭着酒窑的风格依稀可以看出主人家有几分底蕴。唯独吧台上空垂下的一盏奢华水晶吊灯例外,就像被墨染黑的宣纸上,突然出现一点蓝,突兀,怪异。

顾卿月挨着吧台坐下,她一手拄着下巴,抬眼盯着那盏吊灯:“我小时候,总担心它有一天掉下来砸到我,然后我脑浆横流的躺在地板上。”

苏熙失笑,从酒柜上取出一瓶香槟,放入冰桶中,缓缓道:“这和我读书时候有点像,那会一到夏天,每回上课时看着教室里的呼呼旋转的吊扇,总是在猜测它哪一天寿终正寝,就掉下来,那时候我该怎么躲,才能避免遭殃。”

顾卿月眉眼微弯,说:“我第一次来这儿,还是你带我来的。”

苏熙想起往事,叹了一口气:“对,后来我还被我爸训了一顿。”

两人相视而笑。

那会苏熙心情不好,自然要大醉一方。顾卿月因为是第一次喝酒,也不清楚自己的酒量,也就陪着苏熙喝,最后两人直接睡在酒窑,还是第二天苏叔叔同顾母在酒窑找到两人,两人才醒来。

顾卿月说:“那是我第一次喝酒。”

“你妈妈把你照顾得很好。”苏熙如是说。

顾卿月玩着桌上的红酒架:“是,她很疼我,我很幸运。”

苏熙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将冰镇的香槟取出,给顾卿月斟上一杯,又叮嘱了句:“别喝多,喝多,我不好交代。”

话虽是如此,但两人又再一次喝醉,醉宿在地下酒窑。

第二天,自然是被冻醒的。

顾卿月回到房间洗了个热水澡,身子这才暖和些许,吃了早餐。

顾母要去公司,顺便送她回学校。

顾卿月打了个喷嚏,顾母说:“别是感冒了?”

“应该不会。”

顾母又说:“你和苏熙的感情倒是挺好,我那会还怕你们两相处不好,看来是我多想了。”

顾母决定结婚时,那时顾卿月才十二岁,顾母跟她谈论过,询问过她的意见。大意是她要是不同意,那她这件事也就算了。

顾卿月不是自私的孩子,自然希望她后半生的日子,有人来陪她。

顾卿月笑了笑。

车子一直驶到宿舍楼下,顾卿月下车之际,顾母又叮嘱她:“记着冲包感冒冲剂。”

顾卿月应声道:“好。”

她从包里拿出钥匙锁开了门,舍友还在熟睡,走廊里不少同学出来装热水。

她轻手轻脚的换好包,即便再放轻动作,还是闹出些许声响。舒淼淼拉开床帘,探头见是顾卿月,用气声道:“你回来啦”

顾卿月点点头,舒淼淼爬下床,给了顾卿月一个拥抱,片刻后,她吸了吸鼻子:“卿月,为什么,我在你身上闻到一股酒味。”

顾卿月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姐刚发明了个新的护肤方法,据说泡红酒澡,能美白皮肤。”

“去你的。”

很快,其余两位舍友也起床。

这周末是顾母的生日,周四,顾卿月拉着舒淼淼到当地的高档首饰店买了一副耳坠,打算作为给顾母的礼物。

临近家门口,顾卿月接到了顾思敏的电话,这是她从雁江回来,顾思敏第一次联系她。

两人聊了两句,顾卿月推门进去,忽然听到顾思敏说:“三哥到淮市了,你看到他了吗?”

顾卿月正弯身换鞋,闻言,动作微顿,她的目光落到玄关处的一双男士slivano lattanz休闲皮鞋,鞋码略大,不是苏叔叔的码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踏莎行第10章在线阅读

    我是夏雪,我到过死神世界,我认识了我的家人,唯一的遗憾是没有做好白哉大大的迷妹子,没有和他牵手,没有和他拥抱,没有和他认识,难道就算是穿越了,我也只是一个小透明吗?--------------------------------------------------------------------

  • [综]818我那个废柴恋人在线阅读第九章

    “不行不行,真喝不下了,醉了醉了。”容茶努力瞪大眼睛,试图向还在给他敬酒的修士传达自己的醉意,奈何自己的眼神从来没有人领悟出过其真正的意思,依旧被人乐呵呵的灌了一坛子清酒。自那个令人喷饭的“风一样的男子”表彰大会后,容茶就被乌泱泱又扩大了一倍的人流簇拥到了同福客栈,一波又一波修士赶着给他敬酒,哪怕为

  • 总裁的新婚下堂妻第2章在线阅读

    她的……爸爸?虽然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但,能够亲自来接自己的女儿,相信他对自己的女儿的心意是天地可鉴,日月可表的。门外走进了一个面容憔悴的男人,三十多岁的样子,脚步有些凌乱,见到孔梓真之后,又是心疼又是自责,和薛亮道谢又道别之后,带着她一路走到了校门口的一辆破旧的桑塔纳。一路上,叽里咕噜的说着什

  • 商女皇妻:殿下,请入帐在线阅读第八章

    山中无岁月,对于俗世来说同样如此东都市数日没有出过家门的烛少辰走在大街上,看着这依旧忙碌的人们,他感慨到,该来的还是会来的,越到后面他的心里越发不安。烛家人还在积极备战,不论何时,只要危机出现,烛家这炳尖刀都能迅速顶上。“走吧,我们还是上后山去炼体!”回家叫上龙世杰,两人开车又往山上驶入。来到一块巨

  • 通玄踏天在线阅读第三章

    等到张义山已经带着儿子和儿媳们回来时,天色已经黑到伸手不见五指了的地步了。刘氏出门来迎,抱怨道:”可算回来了,也不看看什么时候了,都看不见了,还在地里头待着,我正说要去喊你们回来呢。饭都凉了!”“这不都回来了吗!十几亩的呢,不抓紧点怎么行!”爷爷不满的嘟囔到。在孩子们被面前抱怨这些,有损他身为一家之

  • 水国风云之初出茅庐第9章在线阅读

    那些心怀歹意之人方清自然不会放过,倒也并不是他心狠。只是若是这些人离开了苗疆或许会给五毒教带来极大的麻烦,五毒教中人淳朴,又救他性命,阿兰也为五毒教中人,孰轻孰重,方清分得很清楚。郎有情妾有意,方清和阿兰择日准备成亲,教中之人成亲可是五毒教一大喜事。大家都开始忙的热火朝天,身为教主的无音忙的昏天黑地

  • 魔卡大陆[制卡]第四章在线阅读

    陆追源说完这句话,很久都没得到回应,实验室里的空气像是凝住了。男人眼底的情绪分辨不清是绝望还是悲凉,嘴角还未来得及收干净的嘲讽笑意,也一点一点,慢慢地消失殆尽。“真悲哀。”良久,他麻木地翕动着嘴唇,“男人连当种马的价值都快没有了……真悲哀啊。”她忽然回过神来,干嘛跟他说这些?沟通的目的是劝说他留下当

  • 月明如素在线阅读第七节

    很久很久以前,一只有着诡异卷毛的白猫和一只喜欢恶意卖萌的黑猫再加上一只笨到可爱的大猩猩一起出去玩,他们先后碰到了猩猩暴力女、人妖俱乐部头牌、抖S星王子和爱的战士蛋黄十四。啊~对不起,拿错剧本了…………关于鸣人的养成计划,我从没想过执行起来会有这么多的困难。我将他捧在手心里,恨不得把全世界的一切美好都

  • 河鹄在线阅读第八节

    “看这阵法颇为复杂,启动阵法需要的灵力都不是练气期修士能承受的。”学院牛老师并不看好罗奕的阵法能够成功。小广场上没有入定的只有四人。李陆夜、董飞桓以及被罗奕唤醒后还瘫在地上的陈月儿、林双全。四人早就发现了罗奕的动作,陈月儿和林双全被三倍重力压得根本没法开口说话,董飞桓停下自己不断琢磨的剑法,看着罗奕

  • [综漫]秋人总是很心累老夫算天不算人「中」

    那小厮刚看到这张家大少时,以为是要来赏脸吃饭,最饱满的笑容已经酝酿好了,手中的锣鼓因为过度兴奋,颤抖无比。这位爷要是高兴了,那么赏个百八十两银子,自家老母的病说不定就能解决。可听到后面的话,笑容僵的不能再僵,手中锣鼓落在地上……砰!那是锣鼓落地的声音砰!那是心碎的声音身后两名壮汉上前一步,满脸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