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我能纵横末世之罕巴·新芽(2)

2021/11/25 23:09:52 作者:天地无用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能纵横末世
我能纵横末世
作者:天地无用来源:飞卢小说网
诡异的重生到末世伊始,程铭凭借着先知先觉和神秘系统赋予的能力,在末世中飞卢捭阖。天上飞着金翅大鹏雕,地上飞奔着肯泰罗,左手天脊骨狱息,右手霜寒九州,程铭俯视芸芸众生!(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许多福:“你不是罕巴?”

“罕巴是部族里最强壮的勇士,我怎么能是他呢!”

许多福盯着他,见他脸上的神情不像是在说谎,一个人夸自己能夸得如此的真心实意,那脸皮也忒厚了一些。

“我叫新芽”

单纯的远古巫族并没有涮救命恩人的超前想法,罕巴的情况有点特殊,他是真的不记得许多福了。许多福初步判定眼前这情况跟失忆扯不上什么关系,仅仅是因为罕巴有双重人格。

一个自称罕巴,一个说自己叫新芽。罕巴闭着眼睛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匹狼,这位新芽看人的目光都软软的,分明是一只绵羊,明明是同一具驱壳,两个人的气质天差地别。

许多福腹中饥饿,寒风吹得她瑟瑟发抖,同新芽大眼瞪小眼。

半响之后,许多福腹部响起了嗡鸣声,她用手术刀割下一块“兔肉”,旁边的新芽见这情况,熟练的升起了火。

新芽:“我最会烤绒绒兽了。”

许多福没有搭话,她发现新芽是个话痨,因为紧张所以不停的想跟她交流,事实上许多福才是最应该紧张的那一个。

两个人对坐烤肉,大约食物是建立友好关系的最佳桥梁,气氛渐渐融洽。发现巫族有保存火种的办法,明显也食用熟食,许多福也松了一口气,她提出了想要去南方部落的想法。

新芽:“我平时只部落的附近做一点采集的工作,没离开过部落太远,这里我没来过。”

也就是说并不认识路,许多福呼叫322。

【资料中只有南方部落的大致方向,无领路者的情况下至多有20%的可能性找到南方部落,许小姐死亡的可能性为100%。】

许多福:“……”

许多福的肉烤焦了,她从来没有如此粗狂的烤肉经验,新芽的烤肉却外焦里嫩,刚刚好。她只能无奈的接受新芽的馈赠,吃上了味道绝不算好的烤肉。火候确实恰到好处,但兔子肉很腥,肉质倒是嫩,可没有调味品也是白搭。

322趁这个机会给她细讲“巫”的特殊性,她这个身份对普通巫族人来说是很神秘的。

巫族的传承有点奇怪,不是师傅传给徒弟、老人传给少年人,巫族的传承是天选,左手心有五颗红痣的人是巫中之巫,是种族中的天选者,每位巫都有上天赐予的本领。

根据巫本事的不同,大致的分为三类:巫医、巫卜、巫乐。这些技能都是生来就会,就职方向乃是天定,不能自己选。而巫大多身体孱弱,身上巫族的特征没有族人那么明显,甚至可能无限接近于“人”。许多福还是用的自己的身体,巫族人也不会奇怪。

“巫”是普通族人对巫中之巫尊敬的称谓。

新芽心很大,甚至没问问许多福的来历,也不知道许多福是巫就有问必答,还是许多福先将自己的来历跟他说了一遍。

322先前就给许多福做了一个背景设定,她本是小部落供奉的巫医一名,部落遭遇袭击后想要投奔南方部落。巫族小部落无数,有十来个人就敢说是一个部落,遇到袭击这种小部落全灭都是很正常的,这个背景很不好查证。远古时代的巫族人没有太多的弯弯绕绕,未必会细问她以前的生活,很容易蒙混过关。

新芽知道许多福是巫,态度有很大的变化,率先站了起来:“要下雨了,我们要去个能避雨的地方,巫不能淋雨。”

许多福:“为什么?”

新芽:“巫都很弱,淋雨会生病的。”

许多福:“……谢谢哦!”

后来许多福才知道,巫族人可以根据空气中的湿度来判断天气,这是他们的天赋技能。

新芽看起来像是个生活小白,实际上比许多福不知道强到哪去了。他带着许多福穿过草丛,走到了一片巨树林中,其中一棵树上有一个古古怪怪的像是鸟巢一样的东西,不过可比鸟巢大多了。

新芽:“巫,这里有个巢。”

新芽说巢的语气分明是在说——“这里有个房子,许巫你快来看呀!”

住在树上确实可以隔绝大部分野兽的袭击,而新芽攀着树上垂下来的蔓藤,“嗖嗖嗖”的就爬上了树。

许多福只能在树底下惊叹:“好高啊……”

她没有办法像新芽一样抓着蔓藤就爬这么高,是由新芽将她拉上去的。她抵达了巢之后,发现这其实是一间树屋。且这间树屋的材质非常的特别,修葺的材料有土、石、树枝、草、叶等等常见的好获取的东西,这些东西包裹在透明的不知名材料之中,建造了这个巢。

这个巢十分的破烂了,新芽离开了巢穴,不一会就又回来了,他解下蔓藤,背上背着的一大坨东西就掉了下来,因为用一片巨大的树叶裹得严严实实的,许多福还真没看出里面是什么。

许多福:“你身上还有伤,不能一直动。”

新芽软软的笑:“不动会坏掉的,我建巢很拿手的,一点不费力气。”

许多福不懂新芽的理论,见伤口确实没有崩裂渗血,本人似乎也没有感觉不适,可能真本世界的经验在崦嵫大陆根本不适用,这样一想,许多福也就没有多说了。

新芽抱回来的大树叶许多福没有乱动,他又去了两趟,一趟带回来一些软软的草,这种草是绿色的,却非常柔软,触感和干草类似,新芽让许多福坐在上面休息,这种草还能保暖,一直在发抖的许多福顿时觉得温暖多了。最后一趟,新芽带回来一些枯树枝,打开第一次带回来的大树叶子,里面是淡绿色的像是果冻的物质——啫喱状的。新芽将树枝填补进漏了大洞的巢的顶部,然后将草和一些碎石子放进去,之后将“果冻”一层一层的糊上,直到完全包裹住漏洞里填进去的树枝、草石为止,再用点燃的火小心的烤。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啫喱状的绿色物质在升温的情况下变得透明、无色,而且变硬了。

巢的大小破损处都被一一修补,屋内很快就暖和了,一场大雨倾盆而至,许多福在火光中闭上了眼睛。同时,她的思绪沉到了系统空间。322在系统空间里面的形象是一个金色的小光球,它见许多福进来,慢悠悠的拉开任务面板。

322:【许小姐,你的任务已经刷出来了】

任务一:崦嵫大陆图鉴收集(进度0%)

任务二:结庐而居,巫医超神(进度0%)

限期为八年,两个主线任务的进度达到百分之百,才能回到真本世界。任务是根据员工的情况量身打造的,先前322也告知了,具体任务得在她进入了崦嵫大陆之后才会刷出来。因此,许多福也是刚刚才知道自己的任务内容。

关于任务一,322没有多做解释,很干脆的丢给了她一本巨大的图册,翻开第一页有两张照片,一张是森林和被新芽修缮完成的树屋,下面有一行小字,写着‘南方巫族部落巢穴’,另一张是龇牙咧嘴的绒绒兽。任务一的进度从0 %变成了0.01%。许多福立刻就懂了,任务一的意思简单点来说就是——世界那么大,你要多走走。

许多福:“任务二是什么意思?”

322没有卖关子,很直白的说:【许小姐需要建一座医馆并成为神医,由于任务内容太过笼统,我们将对此目标进行量化考核。】

许多福很快知道了考核的方式,她需要完成一个个小任务来推进主线任务的完成率,目前任务页面只更新了两条新手任务。

[新手任务(1):救治南方首领的二儿子罕巴/已完成~奖励结算~绒服(1/1)]

[新手任务(2):发现巫族南方部落/未完成]

任务奖励会存放进系统仓库,许多福可随时取用,但一经取出就不能再放回去。新手任务(1)完成之后,巫医超神的任务进度变成了0.01%。

许多福:“总共完成多少个小任务才能完成任务二?”

对于许多福的询问,322语重心长的说:【许小姐,你得先活下来。】

许多福:“……哦”

好有道理,我无言以对。经历过下午的大兔子袭击,许多福非常认同322的话,到达新世界就受惊讶,她的情绪也高不起来。

322大概是看出来了,电子音难得带着安慰:【许小姐,我们给你准备了巫医这个身份,很能保证你的生命安全。成为南方巫族部落的一员之后,你会受到周密的保护,要做的只是弄几块田,盖几间房子给人瞧瞧病,时不时收集几张图鉴而已。放心,这是正经种田文,保准把一切都给你安排得明明白白。】

322到目前为止都还是很可靠的,许多福稍稍放心。

……

早上醒来的时候,两个人格已经完成了交换,许多福面对的是一张冷酷的脸,罕巴上线了。一看到是他,许多福心里下意识升起几分防备,拉开了与他的距离。明明是使用同一个高大壮的身体,新芽就很有亲和力,甚至可以说是软萌,罕巴才像是真正的原始人,身上带着一种令人惊惧的野性。

“巫”

发现她醒了,罕巴递给她一块黑炭样的东西。许多福接过来细细看了很久,才发现这居然是一块兔子肉,顿时有些无语。

罕巴手上拿的那一块比她手里这块还不如,可他面不改色的咬得嘎嘣脆,询问过许多福之后,还将剩下的兔子肉都吃完了。

外面灰蒙蒙的,哗啦啦的下着雨,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了。这雨点打在身上必定是很疼的,此时肯定不能出行。

“我叫许多福。”

这个发音实在是太难了,而且没有巫族人的名字是三个音的。

罕巴:“巫的名很奇怪。”

无奈之下,许多福只能让他叫自己“许”,罕巴就叫她“许巫”了。这个罕巴显然没有新芽的记忆,他认为是许多福救人救到底带他来到这个巢的。

许多福:“你知道新芽吗?”

罕巴:“没听说过”

罕巴记忆有断层,却也没有纠结,他认为自己当时是晕过去了,许多福也就不多言了。

听了许多福的“身世”之后,罕巴同意带她回南方巫族。

罕巴:“许巫有神奇的能力,部落会接纳你,等雨停了,我们就回去。”

后来许多福才发现,并不是她起得太早了天没有亮,而是崦嵫大陆的雨天就是这样阴沉沉的,白天的能见度也很低。直到柴火都烧没了,雨才停了。

罕巴告诉她可以启程了,许多福背起包跟着他。

只见罕巴抓着蔓藤跟人猿泰山似的一荡,快速落到地上,等了半天没等到许多福下来,抬头疑惑的看着树屋边甚至头往下看的许巫。

许多福:“……我下不来!”

罕巴:“……”

一路上植被都很有特点,有一种树的叶子很大,这种叶片就是新芽昨天用来装“果冻”的容器,确定新芽用不上大叶子之后,许多福研究过大叶子,发现这种叶子的纤维密集,十分的坚韧,她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将边缘扯破,难怪能用来包裹东西。

还有一种树,树上面是有果实的,这种果实外皮是墨绿色,篮球大小。罕巴爬到树上摘了一个用石头砸开,里面是白色的硬块,他掰开一块就丢进嘴里,剩下的半个给了许多福。

322:【这种植物数据库中有记录——果果树,一般高达二十米以上,通常五至六年开始结果,成熟的果实呈卵形,内为白色块状物质,除含蛋白质外,还有丰富的碳水化合物……】

大概的意思就是可食用,无毒,营养还很丰富,脂肪含量却非常低,好东西。

果实尝起来有丝丝甜味,总体来说过于寡淡。许多福用大叶子将它裹起来,放进了背包里面,趁机将绒服拿出来。这件绒服被压缩到了最小,拿出来抖开能把许多福从头裹到脚,轻便又保暖,如果不是罕巴在旁边,许多福一定舒服的叫出声。

实在是太暖和了。

罕巴看了看天空:“我们要找可以住的地方。”

许多福:“还很远吗?”

许多福本以为罕巴重伤之下,不可能离开部落太远。她已经走得小腿酸胀了,觉得应该要到目的地了,罕巴这时候却说要睡一晚明天再赶路。

“近了,但要下雨了,”罕巴:“不能在雨中行走,会生病。”

不能在雨中行走,要生病——这句话是许多福来到大陆之后听到的第二次了。

罕巴很快找到了一个巢,可这巢比昨天夜里的那一个还破,看顶部的情况下雨了是挡不住雨滴的,多半得漏水。罕巴一进屋就坐下了,毫无要再出去的意思。

许多福:“这巢,你不重修一下吗?”

罕巴:“许巫,男性的职责是外出打猎,为部族带回足够的食物,只有女性才会筑巢。”

许多福:“……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挥舞第9章在线阅读

    宇再次回到了家中。疲惫感席卷了全身。虽然并非肌能的劳顿,他的大脑却昏沉得成了肩膀上的负担。伸手摁了一下开关,没有一点反应;冰冷而昏暗的房间。他忽然有些害怕——或许自己并没有醒来呢?在大腿上猛地揪了一下,痛得跳了起来。他很早就已经回来了。呆呆地望着走廊的尽头,他尝试着迈了一步。一步,又一步,没有任何异

  • [综]可是我又忘記了在线阅读第一章

    森鸥外端坐在座位上已经僵硬了片刻。高档红木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他和一个十二岁女孩的亲子鉴定。结果显示这个女孩和他的基因匹配度达到99.97%。也就是说,在这份报告完全真实的情况下,这个女孩是他森鸥外的亲生女儿。现年36岁,事业有成的森鸥外真真切切体会了一把从天而降亲女儿喜当爹的感觉。他需要缓一缓。有个办

  • 茶香橼在线阅读楚轩的心动对象(跪求收藏打赏)

    这个世界上没有捷径可走!这绝对是一句至理名言。即便是对于拥有系统在身的楚轩而言,之所以能够取得今日辉煌的成就,如果说只是系统的帮助,那肯定是不对的。二十年,在得到系统的这二十年中,楚轩真的付出了太多太多。二十年中,楚轩能够和家人一起吃个团圆饭的机会屈指可数,在得到荣誉的同时,楚轩也失去了很多很多,十

  • [哥谭]这个杀手头好冷在线阅读第六章

    妲己静静地站立在门前,任由清晨的温暖阳光洒在她身上,黑色秀发披散,脸上带着慵懒,在酒馆内引起了不少的口哨声。只是,谁能想到,这么一个野性十足的少女,昨晚上是在地上和衣而睡的?“这chuang也太硬了,下次换家好点的!”李白从后面跟了上来,在异界睡的第一觉,说实话,并不是很舒服。妲己气的咬牙,李白不但

  • 对立面在线阅读第一节

    许久,沈苍生才醒过来。周围是哭的梨花带雨的春兰,还有一脸担心的成熟美女秋香,两女都是担心沈苍生的情况。要知道,在以前,沈苍生是奇才的代名词,但是现在,他是一个病秧子,上天很是无情,给了沈苍生傲人的天赋,但是却收走了健康。“少爷,你醒来了!”春兰激动道,擦着泪水。沈苍生点点头。秋香默默的看着,但心中的

  • 恋人不思议在线阅读人心险恶江湖路

    漠北的天说变就变,中秋节离开的时候还有些秋凉的感觉,这几天又是寒风刺骨了。简陋的马车终究阻挡不了什么寒风,车厢里的那个中年人,咳嗽也是越来越剧烈了一些。“莲姐,明天这时候就到天山脚下了,你别太着急,陈叔叔没事吧”。“弟弟辛苦你了,等找到雪莲,姐姐会重重答谢你的。”两人的这份关心,不知道有几分真。“莲

  • 甄嬛传之富察贵人在线阅读第6节

    尤雨苏醒过来后,像是做了一场梦。或许是花液的缘故,尤雨的眼睛反而更加炯炯有神,而且语言反应能力更灵敏了。蓝裔呼来藏在尤雨卧室里的飞行器,接他们回到了尤雨的家里。从窗户里蓝裔把尤雨送进卧室,安顿好她,说了声谢谢的话,又急着飞去了黑泥湖畔。蓝裔要展开第二轮攻击。湖畔静悄悄的,怪味熏人。月亮虽然是圆的,但

  • 开奖【捉虫】

    从omega婚前培训所出来的时候,莫凝渊的脚步都有些虚浮。他抬头看着天,突然笑出了声。活了两世,见过战场上的硝烟,也见过黑暗中杀人不见血的勾当,甚至还从死人堆里爬出来过,但惟独没有见过刚才那阵势。内核是个alpha的莫凝渊,面对着刺激的画面,第一次有种怀疑人生的感觉,觉得在房间里呆着比在战场上呆着还

  • 平行线第五章

    九溪古街。奶茶店前的侧立伞下,郝意戴上墨镜,换了连帽衫牛仔裤,跷腿在乳白色的休闲椅上,路过的小姑娘居然还给他拍照。难得打扮得正常起来,这家伙的颜值还挺抓眼。温景煦面无表情地在他对面吸了口果汁。可惜是个不定时抽风的正太。“表哥轻松点儿,不就过来转个圈吗?反正李怼怼前两天又出国了,你在华锐呆着没意思,翘

  • 空间之剩女的田园生活第1章在线阅读

    大夏国,奇风谷,隐玉山庄。陆鹏懵懂站在一间新房外面。两个时辰前,他穿越了。然后从记忆里得知,自己原来是魔教前任教主陆天与的独子。现任教主谢红萧是自己从小订下的未婚妻!由于自十岁起身患怪病,无法修炼武学,所以这教主之位才会传给了谢红萧。谢红萧是个不世出的绝世天才,十四岁就练成天霄魔功,十七岁继位,对内